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堕风 > 第一章 从下水道穿越的青年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cz,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真是的,周围的小家伙见到我就跑,都好几天没吃到血食了。”一头周身呈现赤红之色的血牛吃了一会儿嫩草后,不禁跪坐下来想到。

    “咦?”突然间,这头血牛看到一个身穿白袍的青年男子,当即高兴的“哞”的一声,直接朝着后者冲去。

    那道身影仿佛才注意到这头牛的存在,似乎被吓的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太好了,我终于又要尝到美味的血……”那头血牛见到面前跌坐的青年,不禁暗自高兴起来。

    只见寒光一闪,一道光影在那血牛的脖子上闪电般一绕,就听那血牛兴奋的声音嘎然而止。就看那牛脖子上浮现出一圈细小的血线,接着头颅一歪,骨碌碌的滚落在了地上。

    年轻人瞟了一眼地上已经失去生命的妖兽,旋即从储物袋中拿出一条白色的手帕,将自己沾了少许血迹的面庞擦了擦,弯腰仔细的检查起地上的头颅来。

    “不错!看来叶执事说的是真的!一个炼气三层的血牛!”青年拿出一个小巧的玉瓶,对着尸体念了几句咒语,只见那尸身上浮现出一团灰色的气体,进到了玉瓶之中。

    “Yes。”青年男子不由低声说了一句。然后四下看了看,便将手搭在了妖兽尸体上……

    不一会儿的功夫,青年男子便迅速的离开了这个他蹲守了近三天的地方,消失在了郁郁葱葱的山林中。同时不见的,还有那血牛妖兽的尸体。

    ……

    “二十年份的兰心草两株,五十年份蚀骨花一株,百年鬼脸蘑菇三个,这是……哦?这个是宗门任务中练气三层的血牛精魄,这可是好东西!”

    宽敞而又阴森的大殿中,一位身着灰袍的中年人,衣服上面绣了一个大大的“执”字,突然看见玉瓶中那团灰褐色的牛形精魄时,略显惊喜的说道。

    “叶叔,这就是那血牛的精魄。怎么样?我办事,你还不放心吗?”面前的青年大大咧咧的站在对方面前,一脸得意的模样。

    “哈哈,别人我不敢说,但是你项天说的,那绝对不会错的。”中年执事心情大好,赞赏着看了项天一眼道。

    那名叫项天的青年眼珠一转,看着面前的中年修士:“叶叔,这其它的低阶草药,也没太多贡献点。不过这血牛精魄,宗门里可是发布任务的,做叔叔的可不要私吞哦?”

    “真是的,你小子放心好了。再怎么说,我也是身为御魂宗的一名外堂执事,难道会少了你这点东西不成。”中年人见项天开起了玩笑,却是没好气的白了后者一眼。

    御魂宗,万魔门的分支。在其手中控制的地域极其辽阔,国家无数,人口大约有七、八亿的样子。

    而御魂宗每五年就对外进行一次灵根测试,如果你被选中了,哪怕你原来是乞丐出身,进入万魔门后的身份都要高于世俗的王侯将相。

    在这个世界上,无论正门邪教,想要经久不衰的传承下去,不是只靠一两个高手就可以的,所以宗派传承就显的尤为重要。而修仙者,更是对其极为看中。

    要说这修仙,也并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前提条件是身具灵根才行。而身具灵根者,两三万人中才能出现一个,而其中又有八成是废灵根,此生无望练气期。其余两成则优劣不一。所以真正能够修仙的人,十万人里能出一个就不错了。

    “嗯,这些灵草,多少上了些年份,能值六十九贡献度。而这血牛精魄嘛,练气三层应该是三百,但是这精魄是普通妖兽,所以减半,加上原有的六十九贡献度。一共二百一十九贡献度。”

    “血牛是宗门任务,额外奖励法决《水剑术》一本。哈哈,项天,这可是你半年来获得的第二个法术了。”那位叶姓修士看了项天一眼,大笑着说道。

    项天对于叶姓修士的话,貌似没有太过注意。只是一道肉眼看不见的光芒闪过,才让项天嘴角露出一丝愉悦的弧度。

    “叶叔,帮我用两百贡献度兑换两坛上好的‘百草香’,一会儿咱爷俩好好喝上一顿。”

    “唉,你小子还是自己喝吧。现在你修为太低,就不要将这好东西浪费在我身上了。”那我叶姓修士欣慰的看了项天一眼,摇头拒绝。

    “叶叔,若是没有你的话,半年前我早就死了,这‘百草香’又算的了什么。”项天一听,神色肃然道。

    那叶姓修士听项天说道这份儿上了,也只好苦笑着点了点头。

    …………

    半年前。

    “项天,你们组的代码做完了没?老师现在正催呢。”

    “哦,知道了,再给我半小时,还有两行代码错误。”

    “行,那你快点。”

    当时的项天,是一所三流大学计算机系的学生,在班级中也是不上不下的那种。也正是因为他的学习一般,所以代码到现在还没打完。

    “到底是哪里错了?唉!”项天看着电脑屏幕上,如同蝌蚪文一样的代码,不仅有一种呕吐的感觉。

    “算了,还是出去放松一下吧。”合上了电脑屏幕,随后把眼镜摘下。项天揉了揉发涨的脑袋,起身从学校寝室出去了。

    ……

    “传球,传球。”

    “传不出去啊,算了,看我的三分球。”

    嘭!一个货真价实的打铁。

    “唉,没意思!”项天看了看宿舍楼旁边的篮球场,场中那几个所谓的“神射手”激战了十多分钟了,一共就进了四球。

    “都快深秋了,是该多穿点儿了。”看着自己单薄的衬衫,项天无所谓道。

    不是说项天家中贫困,买不起衣服。只是项天属于厄提米修斯一类,后知后觉,无聊的度过这空白的青春罢了。

    “怎么了项天,这么颓废。”一道略显仓促的声音自项天耳边响起,不用看来人,项天也知道是谁。

    “没什么事儿,就是代码差了两行,有些心烦,想出来走走。”项天苦笑一声,却是将原本死寂的神色隐藏了下去。

    只见对面一位一米六五左右的女生,身材略显壮硕,让人一眼就看出其身上的“男人味儿”。看着项天略显发苦的脸色,那女生一巴掌拍在了他的肩膀上,旋即道:“没事,不行就让小王整一下。别一天天跟个行尸走肉一样。”

    项天对她的话不置可否,其实两人原本就是一个地方考上大学的,心里难免有一种“他乡遇故知”的感觉。而且后者并不是毒舌,特意过来损项天的,只是她性格相对于其他女生比较直接,并没什么恶意。

    “嗯,行。我会注意的。恬语,谢了啊。”项天勉强一笑,心中的苦闷也是少了一些。

    随后二人又闲聊了两句,便各自分开了……

    “呼,哎呀,大学四年哪!”项天双臂一展,伸了个懒腰,突然感慨了一句。

    扑腾!

    “卧槽!井盖怎么没了?”还好项天反应快,虽然刚才没注意脚下,直接迈进了井里。不过还好,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其未被收拢的双臂直接向两侧一伸,就将自己的上半身,支撑在了井口之上。

    “尼……玛……”经过了最初的惊慌,项天也是冷静了下来。虽然一个宅男并没有什么爆炸性的肌肉,但还是能将自己从井中给撑了起来。

    只见项天额头青筋暴起,嘶吼了一声,眼看着就要从里面出来了。突然“嗖”的一声,项天只觉得眼前一花,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石头就朝项天脑袋上砸来。

    “完了。”井盖儿?石头?是谁在暗算我?

    项天只觉脑袋一晕,双手一松,本来马上就要出来的身体又重新掉入到了下水道里。

    “尼玛,老子居然进了下水道。这是要变成超级玛丽的节奏啊。”项天在地球上最后的话语,却是没人听见了。

    ……

    “嗯?我怎么一点都不疼……我去!这是哪里!啊!”待项天睁开了双眼,就发现他正坐在一块碧绿的草地上。可是老天仿佛是在故意作弄他一样,还没等他惊讶、恐惧以及慌乱的话语说完,只见一条巨大的蟒蛇张开了血盆大口,朝项天扑来。

    “哼!”

    未等蟒蛇扑将上来,只听远方一道怒哼之声响起,却是将项天震的脑袋里“嗡”的一声,当场就要昏倒。

    “吸!”一道黄鹂般清脆的声音中项天心中响起,后者只觉脑中浑噩状态立刻消失的无影无踪。待其再次睁开眼睛,只见一条长约二十多米的花色巨蟒,正与一名身穿灰袍的中年男子激斗起来。

    “尼玛,这是我走错片场了,还是打开方式错误啊!”项天目瞪口呆的看着前方一人一蛇激斗良久,脸色苍白的说了一句。

    那中年男子似是发现项天无恙,神色稍显惊讶。只见前者双手一错,一只三米大小的巨爪直接抓向了巨蟒。

    “嘶。”那条巨蟒似乎知道这巨爪不好应付,旋即周身盘起,展开了防御姿态。

    “尼玛!”项天也不知哪来的勇气,抄起身边的一块石头,直接砸向了巨蟒。

    ……手机用户请访问m.biquge.cz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