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堕风 > 第七章 诡异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cz,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天伤城。

    项天出得马车后,便仔细打量了一番这座城池。看着如今城墙上还保留着战乱时期的痕迹,前者也可以想象的到,当初的战争有多么惨烈。

    “前世倒是没去过什么名胜古迹,战乱之所。不过今日第一次见这天伤城,感觉还真是有些复杂呀。”看着这座城池的城墙,项天却是在城外伫立了半晌。

    “仙师,既然您已经到地方了,那我就先走了。”车夫见项天这般模样,也能看出对方是第一次看到这种地方,心中感触颇多,但终究还是上前说了一句。

    “嗯,好了,你可以走了。”项天头也不回地道,自己也是走进了这天伤城中。

    来到天伤城后,项天便找了一家客栈住了下来。这里用的是世俗中的黄金白银,项天出门前用两斤精炼玄铁兑换了数百两白银,一时间倒也能过下凡间阔少爷的生活。

    “小二,先给我来几道这里的招牌菜,再来了一斤烧酒。”项天看着这间略显华贵的客房,旋即对身后的小厮说道。

    “没问题客官,您还有什么吩咐?”那小厮一听,急忙赔笑道。

    如今的天伤城中多是一些商贩,常住的百姓相对少些,所以对于南来北往的人,这些小厮打眼一看就知道对方的身家如何。项天虽然只是御魂宗一外门弟子,那其练气四层的修为,却也衬托出与其他凡人的不同。这小厮也算机警,就这么殷勤的伺候着。

    只见项天随手拿出一锭银子抛给那小厮,说道:“听说这座城里经常有厉鬼出现,你且与我说说,这锭银子就是你的了。”

    “呦!客官,您这就算问对人了。我听说啊,这天伤城闹鬼的事儿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据说只要被鬼盯上,那绝对活不过第二天啊。”

    “不过城内发生的较少,大多都是发生在城外不远处的一座乱葬岗。那里白天的温度都相对的低上几分,到了晚上更是鬼啸不断,所以在那里,一般人都不会过去的。”那小厮只觉手中一沉,就见得一大锭银子在其手中。也不敢怠慢面前的这尊大神,当下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嗯,好了。你先下去吧,记得回头把我要多东西端上来。”项天挥了挥手打发走了小厮,心中也是有了一番定计。

    第二天一早,项天就从客栈出发,不出一个时辰,就到了店内小厮说的那处乱葬岗。

    不出项天所料,这乱葬岗就是其中一个鬼魂聚集区,单单这随处可见的骸骨,就知道这里不是普通人多待的地方。

    项天毕竟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也不敢深入。只见其左手拿着阴阳盾,右手握着从罗亿那里附赠的黑色大刀,手腕挂着那串佛门舍利。如果仔细看的话,还能发现其袖口中还藏着一把左轮。

    这左轮里可不是普通的子弹,而是项天辛辛苦苦制作的灵类子弹,子弹上刻了一圈圈灵纹,却是极其克制鬼怪的那一种。

    项天小心翼翼的绕着乱葬岗外围走了小半圈,找了半天却是连半个鬼影都没看到,心中不禁纳闷:这里的鬼魂难道集体放假了?

    看了看天上的烈日,却是快到正午了。项天暗骂自己太过心急,这鬼魂乃是阴性灵物,除非是极为厉害的鬼魂,否则白天行事对自身的灵体有着极大的伤害,而厉害的鬼魂只会在阴气更加浓郁的内部,一般的时候不会出来。所以,现在这里可以说是一个相对安全的地方。

    没有办法,项天只能找个地方等到晚上。闲来无事的项天翻开了水剑术的本子,看着上面记载着的练习方法,细细琢磨。不过令项天没想到的是,在他翻看水剑术时,放在一边的那柄黑色大刀却缓缓的吸收着周围那些稍显淡薄的鬼气。

    ……

    临近傍晚,乱葬岗的附近也开始出现了一些动静,项天只觉得一股阴寒之气笼罩了整个乱葬岗,令其汗毛都立了起来。随手握住放在一边的大刀,有不着痕迹的拿起了阴阳盾,项天警惕了看了看四周,却见得远处开始有几点幽火飘荡着,冷风吹过令项天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战。

    犹若鬼哭狼嚎般的呼啸声让项天的心头警惕了几分,这乱葬岗白天看着倒是还好些,可一到晚上,愈发的阴森恐怖起来。仔细的看了半晌,项天这才开始继续在外围寻找。

    此时太阳已经完全落山,而今夜的月色也是暗淡无光,让这片乱葬岗又添加了几分恐怖的色彩。连续一个时辰的搜索,项天一无所获。就在项天快要放弃的时候,忽然心头一阵警兆,吓的项天急忙催动手中那串舍利珠。

    “吱吱”

    一阵急促的声响从背后传来,项天闪电般转身,忽然发现前方有一只半透明灰色的鬼魂。此鬼魂周身隐隐浮现一丝血红色,正朝着自己龇牙咧嘴,丝毫没有畏惧舍利带来的威胁,眨眼之间,又是猛然扑来。

    “呼,运气不错,似乎是一只练气一层的战魂。”一般的鬼魂中,战魂的品质最佳,暴戾之魂其次,怨魂等排其三,有意识的普通鬼魂排其四,无意识的游魂最为劣质。项天第一次便碰到了一只战魂要说这运气值也是蛮高的。

    项天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努力让自己的情绪平静下来,在宗门里这种突然偷袭自己的猎物有很多,面对这种情况,自己还是很有一套方案的。项天先是飞快的向后退去。迅速的观察起乱葬岗周围的环境,以免一会儿战斗时出现失误,这里毕竟不是游戏,死了就活不过来了。

    铛!铛!铛!

    连续三道金戈之声响起,项天只觉的连续三股巨力突然冲击在了盾牌之上,让其左手的手腕处猛的一痛。

    “嘶”项天倒吸了一口冷气,没想到这里温度居然这么低,吸进来的阴气差一点将其五脏冻住。

    “喝!”借助阴阳盾的缓冲,项天这才看清对面的鬼物长着什么样。只见一匹似马似虎的鬼物冲项天咆哮了一声,又开始发起了冲击。

    铿锵之音连连不绝,随着鬼物的再次冲击,项天竟一把将大刀架了过来,向上一提,又是与鬼物拼斗了四五个回合。

    “大致确定了,原来是一只实力为练气二层的鬼物,倒是小看它了。”几番交手,项天也判断出来对方的虚实,只见项天左手盾牌一架,猛的就对着鬼物冲击了一下。只听“嘭”的一声,那鬼物一个趔趄,竟是没有站稳。

    项天在外打拼半年,战斗经验也极为丰富,在克服了最初的恐惧之后,也慢慢的进入到了战斗状态。

    只见其手腕一翻,大刀一立,旋即右手食、中二指并起,竟发出了一条淡蓝色的光芒,直击鬼物。

    “吼!”一声凄厉的嘶吼声从鬼物口中响起,项天不进反退,一口气退出了鬼物的攻击范围。

    “嗖!砰!砰!砰……”拉开距离的项天并没有闲着,黑色的灭魂刀直接甩出直击战魂胸部,袖口中的左轮滑到手中。再次朝着战魂头部连开六枪。

    “吼!吼!吼!”子弹后发先至,但是对面的战魂只中了两枪,并不是战魂的速度快,而是项天的射击水平有限。不过那柄黑色大刀却直接扎进了战魂的灵体上。

    “吱,吱,吱……”

    现在的这只战魂已经虚弱无比,就在项天准备收了这战魂的时候,插在战魂身上的大刀焕发出了幽暗的黑光,战魂的叫声中也掺杂了一丝前所未有的恐惧。随后就见那鬼物漆黑的身体愈发黯淡,最后一点一点的被那黑色大刀所吸收。

    “叮。”只见那黑色大刀光华之色一闪即逝,就见面前一米粒大小的白色颗粒浮现而出,旋即一道流光没入到了项天的眉心之中。

    “啊!什么东西!”突如其来的变故吓的项天大叫了一声,不过其恐慌的情绪还未蔓延,碑灵在其心底的一句话让其瞬间冷静了下来。

    “叫什么!别自己吓唬自己,刚才那东西是极为纯净的神念之力,对你的神识有极大的好处。”

    “神念之力,难道是夺舍!”项天闻言一惊,急促的说道。

    关乎自己的性命,任何人都不会像书上写的临危不乱,所以项天有如此情绪,也在情理之中。

    “喂!我都说了,这是纯净的神念之力,根据其残留波动,貌似是原来那只鬼物的精神力。而那鬼物的其它东西,例如三魂七魄,则被这把刀所吸收了。”碑灵也悄然浮现而出,有些惊异的看向了这柄巨大的黑色大刀,啧啧称奇不已。

    经过了最初的恐慌,项天也慢慢的平静了下来,只见其身上未做动作。却是将神识勘查了一遍,这才惊异的发现,自己的神识居然涨了十分之一。

    “不对啊!这把黑色大刀竟有如此功能,那为何其他修士未曾发现?”仔细看了看面前的这柄大刀,项天却是完全没有头绪。

    ……

    (艾玛,主角终于要开挂了……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biquge.cz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