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堕风 > 第八章 祭炼黑刀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cz,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这还不明白,你别忘了,原先其刀身上可是刻录着不少的封印,如今那些封印已被全部我取出,这才显现出来此种功能。若是真如你所言,这黑刀原本就具有这功能的话,那它也轮不到落在你手中。”碑灵没好气的白了一眼项天,指了指这黑色大刀。

    “这上面的封印符文,虽然已经被我取了出来。不过这些符文我却没有摧毁,而是将它们保留下来以作研究,若是运气好的话,你或许还能得到一些关于那些符文的知识呢。”

    “这么厉害!”项天越听越觉得玄乎,待碑灵说完最后一句,项天不由的眼前一亮。

    “事情还未发展到那一步,你也不必抱有多大期望。”碑灵似是看出项天所想,却并未多说什么,而是语气一转道:“不过我劝你,现在最好还是把这黑色法器给解封了再说吧,我能感觉的到,这件法器的全盛时期,貌似你宗门的任何人都驾驭不了。”

    “那我就能驾驭的了了?你别忘了,我现在只是练气四层的小人物哎!”

    “笨蛋,不是有我在吗。这柄大刀虽说本来的威力你掌控不了,不过我可以催动镇界碑对其进行压制。再说了,你想把他完全解封,哼,等过个几百年再说吧。”碑灵看了一眼一脸纠结的项天,强忍笑意的说道。

    几百年!不是几百天?项天听着碑灵的幸灾乐祸,倒是出奇的平静,搞得碑灵一头雾水。

    项天也不再多言,直接拿起了这把黑色大刀。或许是神念略显上升的原因,待其神识在这刀身上扫过时,却是敏锐的发现了这把黑色大刀竟变得与原来有些许不大一样。

    漆黑如墨的刀身上多了一丝微不可察的银白,厚重的刀柄也同样多了一丝暗红,而刀柄的尾部也有了些许变形。整个刀身看起来少了一丝阴森,却多了一丝血腥。

    项天左思右想也不知道为什么变成这个样子,或许是狩猎的鬼魂不够多的原因,所以没有将这把刀的秘密挖掘出来吧。

    “既然这样,那就让我看看你这把大刀到底有什么秘密吧。”喃喃自语了一声,项天深呼了一口气,当即原地盘膝坐了下来。刚才一连串的战斗下,项天无论是法力还是心神,都有一定程度的消耗,所以想要继续猎杀鬼魂,必须要先休整一下。

    大约一盏茶的功夫,项天这才站了起来,此时的项天,气色比之前要好上不少。随即其脚步一抬,便又开始在这片乱葬岗搜寻起来,若是幸运的话,或许天明之前,自己还能再碰到一只鬼魂呢。

    有了第一次的经验,项天这次开始变得非常有耐心的在这乱葬岗外围巡视。大约两个时辰后,正在搜寻的项天只觉的汗毛一炸,当即纵身一跃。

    砰!

    只见黑影一闪,一只鬼物冲着项天原来的地方攻击了下去,待项天仔细一看,却是一只三米多高的人形鬼物。对方只是练气一层,其威力远远不如项天前一只鬼物。

    项天也不含糊,又是进行了一番战斗后,此次战斗却是比上一次要轻松的多。而这只鬼物最后也是一个不察,被前者的黑色大刀击中,消散于黑色大刀之下,一个芝麻粒大小的白色颗粒从中显现,再次没入到了项天的眉心之中。

    看着离破晓不到小半个时辰,项天寻思了一会儿,便启程回客栈去了。

    ……

    客房中,一位面容俊朗,身着紫黑色劲装的青年,正盘膝坐于床上。身前只见一六尺大刀悬浮在半空之中,缓速旋转着。

    这时,青年胸前一团灰黑色的光华闪现出来,不过因其穿着颜色略显近似,倒是不怎么容易被发现。

    嗤嗤!

    瞬息之间,一缕缕细如发丝般的灰黑色光束自项天身前激射而出,最后纷纷落入那黑色大刀之上。

    叮当的敲击声,如珍珠落玉盘般清明,那黑色大刀的刀身上竟有一丝血红之色闪过,旋即血光大放,竟将那灰黑色的丝线弹开。

    “乖乖,看来这黑色大刀还真不是凡物,竟能将镇界碑中的镇界丝线给震开,若不是发现及时,想要炼化它却是要多费一番手脚了。”青年看了看面前悬浮的大刀,惊悸之色一闪即逝。

    “哼,不要说这些没用的,一会儿待我用镇界碑的本源之力将其灵性镇压后,你就催动精血将它炼化,明白了吗?”客房的一侧突然显现出一位五岁模样的小女童,兀自看着眼前雷打不动的黑色大刀,转身对青年道。

    “放心好了,时机一到,我便立刻将其炼化。”青年现在的模样也有些狼狈,其头上豆大的汗珠滚滚落下,面色苍白,整个身子坐在那里摇摆不定,一副要挂掉的样子。

    此人正是项天,早在买下这黑色大刀时,项天就想将它祭炼一番,不为别的,就为了那刀身上的华夏族篆文。

    要知道,普通修士所用的法器都是稍稍用法力炼制一番即可,即使坏掉,也不会对自身有太大伤害。

    不过祭炼可不一样,一般的祭炼都是需要用主人的精、气、神来进行蕴养,使其与主人更加契合,从而将威力增加。若是一朝损毁,那么与其心神相连的主人也会受到不小的创伤。

    还有一点,那就是因为祭炼的难度苛刻,加上之后也要不断对其培养,所以一般修士也没有几件祭炼的法器。而项天想祭炼此物,可见其用心良苦。

    当项天真要祭炼此刀时,却出现了一个不小的意外,那就是此物不能进行炼化。好在其身边有一个见多识广的碑灵,一语道破了其中玄机。

    “你所看到的只是整件宝贝的外壳,跟其核心没有任何关系,当然不会被炼化。若你真想祭炼这东西,那么就要想办法把他的核心给引动出来。”

    ……

    也正是因为碑灵说的一番话,才有了当时先杀鬼物,随后炼化的局面。

    对于此刀的抗拒性,哪怕是碑灵也不得不承认,以她现在所能调动镇界碑中的镇界之力,也只能勉强将其束缚住,不然就以她的性格,哪里还会让项天用精血将其炼化啊。

    只见碑灵深呼了一口气,竟伸出了自己胖嘟嘟的小手,如幻影一般在空中打下了数道法决。

    噌!一道肉眼可见的光华自项天胸口大放,竟一举包裹住那黑色大刀所释放的血红光芒。

    “看来还需要用到这个。”碑灵可爱的小脸此刻极为凝重。只见其一只手掌伸了出来,一块四四方方的晶石出现在其手中。

    “去!”碑灵小脸一肃,一把将那晶石投掷到黑色大刀顶端。

    待晶石出现在黑色大刀之上,只见其光华大放,瞬间就将那血红光芒给压了回去。而那黑刀也仿佛遇到了克星,只听“嗡嗡”之声响起,旋即铿锵一声插在了地上。

    “趁现在!”碑灵见此,当即娇喝了一声。

    “以血御气,运气凝神,凝魂聚魄,抱元归一,叱!”项天未等碑灵说完,也是瞅准时机,念动法决,一口精血就喷了出来。

    “给我进去!”只见碑灵神色一厉,迅速催动镇界碑,将项天所喷出的精血生生的强压进了这大刀之中。

    “嗡!”那黑色大刀悲鸣一声,旋即光华尽收,又重新变回了那把平淡无奇的黑色大刀。

    “呼,啊呀!累死我了。碑灵……呼……谢谢你。”项天见那黑色大刀被祭炼完毕,就觉得脑中一晕,便四仰八叉的躺在了床上。

    “哼,别以为这么一句没营养的话就能让本姑娘高兴,既然此事已了,那我便回去了。”碑灵没想到项天居然对她说了一句感谢的话,一时间倒是显得手足无措,小脸微红。旋即只见其娇哼一声,跺了跺脚,竟化为了一道流光钻进了项天的身体之中。

    ……

    两个时辰后,项天这才勉强的坐了起来,只见其从储物袋中拿出了一个玉瓶,倒出两粒丹药,一口吞了下去。

    “看来这祭炼还真不是一般人能受的了的,自踏入这个修真界以来,我第一次觉得自己竟这么没用。”经过了丹药的补充,项天原本惨白的脸色也出现出了一丝红晕,旋即自嘲道。

    “你没用?我告诉你,就先前我等出的力气,都能祭炼上百件法器了,若是你没用,那整个修真界的修士,不全得羞愤的集体自杀呀。”碑灵似是感觉道了项天的郁闷,突然在心中娇叱了一声。

    “哈哈,我明白的。”经过了这段时间的接触,项天也能感觉出来这位碑灵是典型的面冷心热,而两者的关系,也比之前要好上不少。

    “对了,先前帮我祭炼黑色大刀时,你在中途抛出的那晶石我看着怎么有些眼熟啊?”项天略微喘了口气,却是有些疑惑道。

    “当然了,那晶石里包含的,就是原先那黑色大刀上的封印符文,我当时用镇界碑压制其气息外窜,而那晶石才是让你成功祭炼的关键。”碑灵听到项天的疑问后,想也不想的就对项天解答起来。

    (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biquge.cz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