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堕风 > 第九章 百鬼幡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cz,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项天本来对那晶石也有些许怀疑,不过见碑灵落落大方的承认了,倒是没有再多说什么。

    “不过我先告诉你一声,因为此次你猎杀鬼物并没有遗留下东西,所以镇界碑也没有帮你转化出来任何物品。值得欣慰的,也就是略显增长的神念吧。”碑灵好像想到了什么,语气一转道。

    项天闻言,面色显得平静异常,但是其眼神中却闪过一丝激动之色。

    虽然自己平时杀完妖兽之后,镇界碑都能将其尸体中有用的部分转化为适合其修炼的东西,但是那些东西毕竟只是辅助物品,而且项天的手里已经有不少了,所以也不会太过在意。

    而此次猎杀鬼物,从其结果来看,项天固然没有得到那些辅助的丹药,灵草种子。不过其神念却是永久性的增长,相较与那些辅助东西,自己实力的增长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有利。而昨天的神念增长,足以抵得上项天两年的神念苦修了。

    “好了,我先恢复一下身体,此番动作下来,心神损耗极大,精血也有些亏空,若是不用镇界碑里所炼出丹药的话,恐怕今晚的行动必须要取消了。”感受了一下自身萎靡的气血和略显滞涩的法力,项天也不假思索的做出了判断。

    “不错,虽然你现在丹药也有不少,但是你连番动作,身心难免有些疲惫。今晚还是先休息一番,顺便将这黑色大刀吸入体内好好蕴养,明天晚上再行动为好。”那碑灵也是沉吟了一会儿,旋即说道。

    ……

    四个月后,御魂宗执事殿。

    “项天,你小子还真厉害啊!一走就是小半年,若不是知道你小子机灵,我还以为你被那些妖兽给吃了呢!”叶轮看着眼前的黑袍少年,不禁略带欣喜道。

    “叶叔言重了,我也是为了在外磨砺一番寻求一丝机缘,这才失踪了些时日。这不,我把宗门内的一些任务物品也一并带来了。”项天刚说完话,就拿出了自己身上的储物袋,向前就是一推。

    已经来到这个修真界快一年了,现在的项天相较与刚来时,却是多了一丝稳重,少了一丝稚嫩。恐怕连项天也没有发现,随着自己在这个世界上的磨砺,他身上的气质也在不断地发生变化。

    “哦?看来这小半年的时间,你倒是收获不少。”项天身上的气息又怎能瞒得过这位叶执事,前者这段时间虽然是猎杀鬼物,但是其身上残留的那淡淡煞气,却是显露了出来。

    “还可以吧,我也是在生死搏杀中突破了练气五层,这才赶了回来。要不然就以宗门那些月供,恐怕也不会在这次小比上有所作为。”项天神色一黯,略显郁闷道。

    “放心好了,如今那帮小崽子,修为也不是很高。亲传弟子我是没有见过,不过像你这样的外门弟子,单以你幽冥洞来说,恐怕练气三层巅峰就是极限了。”叶轮却是未想到,项天现在的郁闷其实是装出来的,当即劝慰道。

    “练气三层巅峰!没有突破四层的吗?”这次的项天,可是货真价实的惊讶了,记得自己在出宗猎杀鬼物时,就已经突破三层的桎梏,达到了四层初期。却是没有想到,如今自己以五层修为回来,其他弟子竟没有人将他超越。

    “没有,他们不像你每一次任务都在生死搏杀中度过,从而不断的突破自我极限。所以练气三层对他们来说,已经算是不错了。”叶轮耸了耸肩,话语中难免对那外门弟子有些失望。

    “呵呵,人各有志,毕竟命就一条,他们现在还年轻,当然不想就这么平白无故的拿性命开玩笑。”项天点了点头表示理解,原本心中有些紧张的情绪也得到了缓和。

    “那你还这么拼命?说实话吧,其实我原本对你的期望也不是很高,最初也只是想找一个接班人而已。不过你的表现实在是太令人惊讶了,甚至是我也不禁对你产生出一丝钦佩来。”叶轮倒是对项天没有太大顾忌,就将心中所想说了出来。

    “叶叔言重了,我等修士所图之物,也不过是为了那一丝渺茫的长生而奋斗罢了。而我,却只是那芸芸众生当中的一员而已。”毕竟之前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哪怕这个世界上的修士也未必能理论过他,所以项天对待事物的看法上,也是比一般人看得要透彻许多。

    “嗯,要是御魂宗的修士都有你这想法,那我御魂宗早就独占东域了。好了,我还是先看看你带来的东西吧。”叶轮见项天如此老道,原本还想对其传授的经验却是不需要再多说了

    “这些是……”那叶轮拿起项天的储物袋,神识粗略的一扫,当即轻“咦”了一声。

    “嘿嘿,一共两百颗鬼煞石,足以应付我这半年给宗门的贡献了吧。”项天咧了咧嘴,眯眼看着叶轮一眼。

    “这些鬼煞石的品质虽然不高,但胜在其数量庞大。项天,你想换什么?”对于项天所拿出的东西,叶轮也是有些惊异。看来项天这些时日也不是白过的呀!

    “百鬼幡。”

    ……

    出了执事殿,项天便悄然回到了幽冥洞的洞府之中。

    眼看着小比还有一个多月就要来临,项天在接下来的十几天里,除了去了一趟宗门坊市找了一次罗亿之外,便再没有出过门。

    而项天这十几天里一直待在洞府之中,一边养精蓄锐,一边炼制百鬼幡,还有为解开黑色大刀的下一处封印,做着最后的准备。

    百鬼幡,顾名思义,就是容纳数百只鬼物的旗幡。一般的鬼系幡旗,都是以容纳鬼物数量,品质多少从而进行判定的。

    若是下品法器级别的鬼系幡旗,最多就能容纳十数只鬼物,在单体召唤上,效果也有限的很。若是到了中品级别的幡旗,那么其鬼物的容纳数量就将近百只。

    而上品的,也就是项天此次兑换的百鬼幡,此幡可容纳数百只的鬼物,一经祭出,单说这鬼啸之声,就能吓坏一些心境不稳的修士了。项天此次将其兑换出来,却是又多出一个杀手锏。

    只见项天将神识沉寂在镇界碑中,旋即从中抽出了一只普通的鬼物,花费了小半个时辰,这才将其炼入百鬼幡中。随后,项天又如法炮制的炼化了十几只普通鬼物,以及一只练气一层的鬼物,这才意犹未尽的停了下来。

    百鬼幡其中有一个功能,那就是只要幡中的鬼物威力,强于被炼化的鬼物威力,而且有充足的时间,那些鬼物就会自动被其炼化。项天也是因为这点,这才主动的先炼化十几只来,余下的就可以让百鬼幡自动运行,而项天只需要不定时的输送法力即可。

    整理好了百鬼幡,项天这才将目光投向了那原本的黑色大刀上。

    不过此时整把刀的模样,变化的可谓是天翻地覆。如今的大刀,依然是六尺巨刃,不过其刀身之上的黑色已经全部褪去,转而变成了纯净的银白。而那普通的刀柄,此时也已被血红之色取代,而刀柄的尾部,则出现了一对模糊了兽头。

    ……

    一个月前。

    “项天,对于这把刀,你现在有什么打算吗?”

    “打算?当然是给它解开下一道封印啊!”项天略显奇怪的看着碑灵说道。

    “不,我的意思是,你最好先将这件事放一放,等到回宗之后再进行解封。”此时碑灵的脸上,竟透露出一丝与其外表年龄不相符的凝重。

    “我可以知道为什么吗?”项天知道碑灵不会无的放矢,旋即问道。

    “很简单,经过先前的努力,现在这把刀已经由黑转为血红,现在的封印,也只差柄尾处的模糊兽头没有显现出来。对于这些封印类器物,它们一旦解封,其破封之时的气息便会传播开来。对于这点,现在的镇界碑也无封锁之力。”

    “当务之急,就是回到宗门,然后兑换一面百鬼幡。只要将百鬼幡炼制成功,那么你在解开这把大刀的封印时,其散发出来的鬼气波动,就会自动被百鬼幡所吸收,蕴养百鬼。若真要是露出那么一丝波动来,你也好解释,就对外说你正在炼制百鬼幡。”

    “反正这刀与百鬼幡同为鬼系器物,倒也不会惹人怀疑。还有一点,你此行所抓捕的高级鬼物实在太多,若是拿出来的话也容易暴露你的实力。现在倒不如将其全部被这把刀吸收,其他的炼制在百鬼幡中,这样一能有助于你的神念增加,二能炼制出一个适合你现在实力的百鬼幡,三能更有把握的解开这一层封印。”

    “有此三点,我想你也知道该怎么做吧。”碑灵没有像以往那样没有耐心,反而详述利害,对项天说道。

    正因为番对话,项天这才延长了解封那柄大刀的时间。

    ……

    十天后。

    “练气三层鬼物两只,二层鬼物五只,一层的十七只,剩下的都是不入流的小鬼,终于全部祭入到在这百鬼幡中了。”项天看着百鬼幡将其这四个多月所捕获的鬼物一股脑的炼进了百鬼幡中,其心中也不禁抽搐了一下。手机用户请访问m.biquge.cz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