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堕风 > 第十一章 传道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cz,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嗯?小辈,你究竟是何人!为何知道贫道身份!”那位名叫余化的大汉双目一瞪,厉声喝道。

    “怎么会不知道,这把刀名为‘天罗化血神刀’,封神之战中可是出了名的。而它最后一任主人,就是商王朝的汜水关守将余化,虽是副将,但战功赫赫。再加上后人对前辈的描写,我又怎能不知道?”项天低笑了一声,不过眼中却是冰寒无比。

    如果项天没有记错的话,在《封神榜》记载中,这余化可是榜上有名,最后被封为“孤辰星”的。如果这把天罗化血神刀真是《封神榜》中的那柄,那么这位眼前的余化又是怎么回事。

    “小辈,难道你是我截教的某位徒孙,受老祖庇护,历经轮回流落到此界吗?还有,当初封神之战结果如何?”那余化双手抓住面前的囚笼,紧紧盯着项天道。

    项天脚步不着痕迹的向后退了一下,心头一转,便说道:“我的确是从华夏之地穿越至此的,其中过程倒是有些繁琐。倒是封神之战,若前辈愿意听,那晚辈就讲讲。”项天不着痕迹的略去了自己的事情,又将自己了解的《封神榜》中的剧情告诉了余化。

    余化没有打搅项天,而项天也开始述说着通天教主当年所布的诛仙阵被破,广成子摘去诛仙剑,赤精子摘去戮仙剑,玉鼎真人摘去陷仙剑,道行天尊摘去绝仙剑时,其双眼微微有些闪烁,却没有打扰项天。

    项天见此,又将通天教主怒摆万仙阵时,长耳定光仙被策反,四圣破了万仙阵的事情说了出来。随后通天教主欲重炼地火风水,却在此时鸿钧老祖收回三清,令其不得外出时,余化也是呆立半晌,久久不语。

    “前辈,这些都是数千年之后的一位名叫许仲琳的书生写的,不一定就是真的。还是……”项天看了一眼余化,不由出声劝慰道。

    “哼,难道区区一个许仲琳就敢胡乱造假,不要说他是一介凡人,就算是那些金仙也不敢胡乱杜撰。想必是他机缘巧合之下得到了一丝天道记忆,从而写出了这《封神榜》。不过你倒是个怪胎,一介凡人居然能到这个世界,想必你也是一个有大机缘的人啊。”不待项天说完,余化便打断了他的话语。

    “当年太古三大凶阵,我截教占其二,师祖更是法力无边,创出了堪比三大凶阵的万仙阵。”

    “当初三圣拟定封神榜确有其事,师祖知晓门下在封神榜上有名者甚众。这其中就有贫道,然贫道得吾师传承,习得太古三大凶阵之都天十二神煞大阵。师祖不愿贫道进入封神榜,没了这凶阵之名,便在化血神刀上施加万天四魔象阵,将我一缕精魄事先打入此刀内法阵之中,从而屏蔽圣人之下的神识,力保我教道统不灭。”

    “只可惜那元始天尊居然有所察觉,于是贫道便先其一步,伤了众多阐教门徒,让其知道我余化的厉害;再让师父假装不识那杨戬面目,给了他化血神刀的解药,最后贫道假之不敌被其枭首。而贫道宝物尽毁,化血神刀也自行飞去,不知所踪。那封神榜上的我自是我的主魂,故而那元始天尊才放下心中疑虑。”

    “不过我虽然瞒过了他们,但是元始天尊还是心有疑虑,之前刀身上的符文禁制就是其暗中下的,而我也因此被困数千年。”

    听着余化绘声绘色的描述这当年的秘辛,项天才知道,原来这个《封神榜》中的一位小小商朝副将竟有此等心机,怪不得能爬那么高的位置啊。对敌人狠的人不可怕,可怕的是对自己更狠的。

    “额,咳咳。前辈功法通玄,不过也确实难逃圣人算计。其实对于封神之战的结果,也是因为通天祖师太过耿直所致,不然也不会在前期遭到他两个师兄算计;后期又遭四圣算计。可惜,可惜呀。唉~”

    说实话,项天在看《封神榜》的时候,通天教主的吃亏就是因为他的过分优秀,教化大众,致使出现了“万仙来朝”的景象。又在鸿钧老祖的弟子中最为得宠,不引得其他圣人嫉恨才怪呢。

    “当年我截教门徒的确是以天地灵兽居多,虽然其悟性相较于人来说要差上一些,但是因为门徒众多,却是在三教并立时,实力排在第一位。遭人妒忌,也实属正常。”余化看了项天一眼,神色略显平静道。

    项天见此,脸色倒是有些奇怪:“前辈,您好歹也算是截教弟子,本门道统都差一点保不住,却为何这般平静啊!”

    “哈哈,那已是数千年前的事情了,而我不过是一缕残魂,不日便要消散,又有何悲痛,况且当年掌教大老爷有此一劫,也是妄动了嗔念。现在看来,哪怕是圣人,也少不得凡人心态。唉!”那余化看似浑不在意,竟以一个客观的角度陈述这件事,倒是让项天惊异了一下。不过后者没有发现前者的眼神深处闪过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哀痛之色。

    “前辈!你说你这道残魂不日便要消散?这是什么意思?”项天突然心中一动,惊讶的看着余化道。

    “不错,那阐门封印困我数千载岁月,让我想的计划付诸东流,这道残魂也是依靠这化血神刀之利才能残喘到今日。如今此刀已认你为主,却是断了我最后生机,你也不需要在这么盯防我了。”似是看出项天心中所想,余化残魂轻笑了一声,倒是不太在意。

    “他说的没错,而且对你也没有恶意。”一道稚嫩的女声响起,只见这片血腥的空间之中,突然多出了一位五岁女童。

    “碑灵,你怎么来了?”

    “你就是在这小子身边的神秘强者了?”

    两道不同的疑问竟同时响起,只见碑灵那秀气的眉毛略微一蹙,旋即看着这余化道:“说实话,这小子是我从你们那一界带过来的,不过你放心,我对他也没有恶意,而且,这小子还是我的主人呢。”

    那碑灵不等余化发问,抢先说道:“我最终的目的是为了培养他成为最强的存在,而你也可以将你们截教传承交给项天,反正项天也是你们华夏之人,不如就让他发扬光大如何?”

    那余化眉头一皱,却没有想到对方竟将他的算盘全都说了出来,当即道:“既然这位小辈是我华夏之人,那这传承交给他也并不是不可以,不过我有个条件?”

    “让他拜你为师吗?这个没有问题!”碑灵小手一摆,大方道。

    “拜师是必须的,但不在这条件中。”余化怒哼了一声,随即深吸了口气道:“其实三教订立封神榜,分封三百六十五路神明,这只是其中一个目的。而另外一个目的就是借此封神之战的冲天血气,来镇压名为‘孽’的邪物。不过这种邪物对你来说太过遥远,就连我们的掌教大老爷也不敢与之争锋,若是你将来可以回去的话,或许能了解一二。

    “前辈的意思是想让我灭了那个叫做‘孽’的邪物?”项天一听,倒是有些糊涂。

    “我并非让你去直接杀了它,只要你尽力而为即可。”余化略带不屑的看了项天一眼,讥笑了一声。

    “这没有问题。”项天想了一阵,竟一口答应了下来。

    对于现在的项天来说,能回到地球的事情都太过遥远,更何况要对付那个叫“孽”的邪物。再说了,若是真有实力回去的话,身为一个正统的华夏人,项天绝对会尽自己的一份力的。

    余化看了项天半晌,也是点了点头道:“好了,既然你答应了,那我就将掌教所留之物托付与你,看在同为华夏一族,我也就不用你立誓了。”

    项天听得余化之言,当即也是松了口气,毕竟项天已经开始踏入修真界,对一些天道誓言也冥冥中有了一丝感应,若是自己真在此立誓,那日后突破时,难免在心里留下一丝漏洞。

    项天闻言,也没有再多问,既然双方已经商量好了,那自己也不再拖拉。当即一出手,激射出一块半尺大小的玉简,悬浮于半空之中。

    余化见此,只见其袖子一抖,将那玉简摄了过来,旋即向头上一贴。过了小半个时辰后,余化这才将其传承尽皆刻录在玉简之中,还给了项天。

    “我不过是一缕残魂,现在时间也所剩无几,我也就长话短说了。这玉简中记载了不少左道之术,与你所修炼的功法也是相辅相成。”做完了这些事情的余化,其所凝聚的魂魄也渐渐变得模糊不清了起来。

    “还有一点,待我魂魄消散之后,困住我身体的牢笼会自动汇聚成一块石碑,上面记录了‘万天四魔象阵’的阵图以及使用方法,还有此空间的详细功能也尽在于此。至于我所掌握的都天阵法,分别刻在了这周围的十二根巨柱上,你若想学,可直接参照上面所留即可。”余化说道后来,身体愈发的飘渺。

    ……

    (关于“孽”这个邪物,只是文章中后期的一条支线。内容上会很精彩,但绝对不是结局。)手机用户请访问m.biquge.cz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