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堕风 > 第二十三章 相邀焕庭会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cz,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至此,四强赛的名额不出意外的被老祖的四位亲传弟子获得,郭雄王筹也是顺利的进入十六强,不需要挨鞭子了。

    四强赛,是在五天后举行,而在这段时间内,却是其余弟子将争夺各自的最后排名。项天如今已经进入四强,却是不需要再关注这方面赛事了。

    ……

    “项师兄,这是王师姐给您的信。”待项天回到洞府门口,却看见一位外门的女弟子。后者看到项天后,面色微红的拿出一封信交到了项天手中。

    “王师姐?”项天疑惑的拿过了书信,看了那名女弟子一眼,后者好似察觉到一般,当即把头低了下去。

    “好了,这里没你的事了,你先去吧。”项天看了看这封信笺上的字迹,随即对那名女弟子道。

    “是,项师兄。”那名女弟子偷看了项天一眼,见后者正在看那张信笺,眼中随即露出了一丝失望之色,躬身退了下去。

    “‘王月嫣字’?看来是那位三师姐了。要我去焕庭会赴约,这倒是奇了。”项天信笺未拆,却是用神识将里面的内容都看了一遍,不禁喃喃自语道。

    ……

    御魂宗门外三四十里处,有一出方圆数里的大型集市。这一天,项天踩着百鬼幡就飞到了这里,刚到此地,便落了下来。

    “天哪,是百鬼幡!”有明眼人一眼就认了出来这御魂宗的招牌,当即都自觉的给项天空出了一块地方。

    待项天一落地,这才收了百鬼幡。今天的项天不同于以往执行任务一样身着劲装,一脸煞气。只见其今日一身白衣,腰带一白色挂坠,手持一张白纸扇,就这么一身白的站在那里。

    “小天,我在这里。”项天还未打量周围的景象时,只听一道清脆之声响起,却是有些耳熟。

    “唉?飞儿师姐,你怎么在这?”项天倒是没想到在这里居然能碰上燕飞儿,不由道。

    只见那燕飞儿素面朝天,略显一丝少女的青涩,而在其身边,却跟着两位窈窕的身影。其中一道身影快步上前,看了看项天道:“哇,你就是项师弟喽!我叫王月嫣。之前的那封信就是我写给你的。嘻嘻,你在小比的战斗我看了,那打的叫一个快啊,不出一个呼吸,对方就被你打下台了,咯咯咯。”

    项天:“……”

    眼前的这位少女身着玄衣,体态优美婀娜,亭亭玉立,不但给人一种青春可爱的感觉,还有一种含苞待放的青涩,让人恨不得轻轻抱在怀中。

    “原来是三师姐!在下项天,见过三师姐。”项天见这面前女子伶牙俐齿,竟一口将其噎住,不由的讷讷一声。

    “好了月嫣,你就不要再取笑小师弟了。”这时,燕飞儿旁边的另一名女子裹着一身黑衣走了过来,项天看着面前这位女子,不用说,这一定就是大师姐了。

    这位大师姐也是一个美人胚子,不过只能算的上是好看,相比于燕飞儿二人却是有这不小的距离。

    项天对这位大师姐的第一印象就是娇小,第二印象就是冰冷。可爱的娃娃脸上流露出一丝与其不相符的冷漠,哪怕她现在笑的时候,项天也没有从她眼睛里看出半点感情。与燕飞儿和王月嫣站在一起时,谢琳整个人都矮了大半头。项天的这具身体是直接穿越过来的,如今二十多岁的身体已经发育完全,所以眼前这位大师姐,身高仅仅到项天的胸膛处。

    “我倒是忘了,这期弟子几乎都是十五六岁啊!”项天不着痕迹的看了谢琳一眼,当即笑着道:“这位就是大师姐了吧,我在外门时就听说过师姐的事迹了,今日一见,真是三生有幸。”

    “师弟言重了,这次王师妹邀你过来,一是让我们这些亲传弟子熟悉一下,二是在这里换些宝物,师弟以为如何?”不知道为什么,项天感觉这谢琳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声音却是愈发的冷漠起来。

    “在下正有此意。”项天见谢琳语气如此冷漠,自然也不会上前献殷勤,淡淡的说道。

    “小天,我们走吧。”燕飞儿貌似感觉到了周围气氛有些不对,连忙说了一句。可王月嫣更直接,竟拉着项天走进了这集市中。

    “师姐,你刚才怎么了?小师弟刚跟我们见面,师姐为何如此对待他呀?”燕飞儿见二人走了出去,自己却是慢了一步,回身对谢琳道。

    “没什么,只是对他的做法感到恶心,明明可以直接把人杀掉,他非要慢慢折磨。师妹还是离他远点好,免得被这个心里有病的人惦记上。”谢琳毕竟是小女孩,见项天走了,心中的情绪竟全部写在了脸上,不禁厌恶道。

    “师姐,小师弟以前身处外门,难免沾些恶行,既然我们是他的师姐,那就更应该帮助他改正过来了。”燕飞儿看着王月嫣和项天越走越远的身影,不禁劝慰起来。

    这位大师姐哪里都好,就是看不惯血腥,项天当日举动,却是让谢琳的第一印象降到了最低。

    谢琳又听燕飞儿劝了两句,这才快步跟上远处的项天二人。

    刚刚在外围,项天还没有感觉到这焕庭会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不过他这里刚一进来,这才感觉到这里的繁华。

    修真界中,虽以各大宗门为主宰,但是数量最多的却是这些散修。对于项天他们这样的宗门弟子,每个月都有月供发放,平时淘换个法器之类的也有固定地点。相比之下,散修的待遇可有些凄惨,自己赚得灵玉后,还要防止被别人抢夺,买个好点的法器,都怕被人给暗处做掉。

    所以在焕庭会这种场所,大部分的修士都是散修,他们以物易物,运气好的话还能宰几个肥羊,或者淘几件宝贝。这些散修中也不乏明眼人,在项天他们一进来时就盯上了,与散修不同,这些宗门弟子的气质与他们截然相反,穿着更是华丽,要是在他们这些肥羊身上赚上一笔,那绝对足够他们半年的买卖了。

    只见项天四人一进来,就被众多买家围了上来,对着项天他们就开始鼓吹自己的东西。

    “这位小哥,买灵符么,我这里有高级的兽符,本来五十灵玉一张,看小哥跟我有缘,四十五灵玉卖你了。”一位满脸麻子的青年,呲着牙拿着自己的黄纸灵符就鼓吹起来。

    “这位仙子,我这里有上等的水玉手镯,价格便宜,款式新颖,快来看看吧。”一个半老徐娘招着手对着谢琳道。

    项天没想到这场面居然会这么火爆,而自己的一只手还被王月嫣拉着,另外一只手竟被赶上来的燕飞儿给拉住了,一时间腾不出手来,倒是不好发作。而谢琳身材娇小,竟然没经得起这些商贩的拥挤,一头顶在了项天的背上。

    “都干什么呢!闪开闪开。”就在项天四人被这些小贩吵的头痛欲裂时,一道厉喝之声突然从对面传了出来。

    “是白豸洞的司徒契!”有明眼人看出来人是谁,当即尖声叫道。

    在场都是生意人,大多数都能看出来人不同凡响。又被对方的冷峻眼神一扫,一个个噤若寒蝉,不敢再合围,退散了开去。

    待人群散后,项天见到一道高壮的身影缓步而来,步伐沉稳,面带一丝刚毅之色,在其身后,跟着四名灰袍修士。

    “什么嘛,居然是司徒契那个家伙。”王月嫣半晌回过神来,看着远方走来的这位高大青年,不由的皱了皱眉头道。

    “你认识这个修士?”项天听得一愣,没想到王月嫣居然会认识对方。项天转头看了看快步走来的壮硕青年,也不由的一愣,看对方这架势,貌似对王月嫣有点想法啊。

    “月嫣,没想到你会在这里啊!这位是?”没等王月嫣对项天解释,对面的那名壮硕青年便一脸喜色的迎了上来,不过在看得王月嫣和项天的暧昧动作时,竟没有对旁边的燕飞儿打招呼,面色阴沉的打量起项天道。

    “是我师弟啊,怎么了,你难道有意见?”那王月嫣哼了一声,神色略显挑衅的看来司徒契一眼。

    “尹云?原来是你。好,好,好。”项天击杀尹云的事只是在幽冥洞内传开,其他洞府不可能这么快就知道,所以这位司徒契还认为尹云没死,而且现在还要跟他抢人呢。

    “这位师兄,我不是尹云,我……”

    “够了,尹云,别他吗做了事不敢承认。我本来今天不打算跟你计较,没想到你居然这么胆小怕事,看来你在金屋子里呆惯了,不知道我司徒契的厉害呀。”对面司徒契怒声打断了项天的解释,只见其周身黑气缭绕,却是要发作起来。

    “等一下,等一下。司徒师兄,他的确不是尹云,我以前在执行外门时见过他,他叫项天。”这时,司徒契后方了一位俊朗修士似乎想到了什么,只见其面色一惊,竟将司徒契给拦了下来。随即这位俊朗青年朝着项天笑道:“项师兄,好久不见了。”

    ……手机用户请访问m.biquge.cz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