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堕风 > 第二十八章 大阵斗妖邪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cz,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项天伸手一招,那凌潼的储物袋便摄在了他的手上,前者随手抹去了上面的神念,翻出了之前那枚玉符,喃喃说道:“司徒契,既然你不仁,那就别怪我不义了。”

    ……

    一盏茶的功夫后,御魂宗外三百里处,只见数道遁光从远处飞射而来。

    “差不多就是这里了,根据凌潼的情报,那项天就在这附近。”现在已临近傍晚,此处竟有数人鬼鬼祟祟的细声低语起来。只见一位壮硕青年抬起头来,正是之前与谢琳她们分开的司徒契。

    “师兄,我们这样真的好吗?要知道,那项天可是幽冥老祖的亲传弟子啊。要是我等把他杀了,恐怕这件事就闹大了。”有一名虎头虎脑的年轻修士,略显忐忑道。

    “哼,一名老祖的亲传弟子?你看见我杀他了吗?”司徒契眼中厉色一闪,随即盯着那名说话青年道。

    “额,没看到。”那青年神色有些躲闪,畏惧道。

    “你不说,我不说,大家都不说,哪怕那幽冥老祖也不会查到我们头上。那项天的富有你们也不是没看到,就说那上品灵玉,他就毫不肉痛的拿出了三枚之多,若是我等得了他身上的灵玉,那我们日后的修炼资源也不需要那么紧缺,不是吗?”司徒契一边说着,一边舔了舔嘴角,眼中的贪婪之色毫不掩饰。

    周围弟子一听,顿时凶光外露。不错,像他们这些外门弟子,一年的修炼资源都不到一枚中品灵玉,而亲传弟子的资源,一年也不到一枚上品灵玉,若是能在项天身上捞些油水,那足以顶的上他们十多年的奋斗了。

    修真界就是这样,在凡人眼中,这些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神仙一个个的不喜外物,风轻云淡。只有你接触到了这一层次,你才能知道,这些修士并不是淡泊名利,而是那些东西他们看不上,若是真有让他们动心的东西,那么这些修士争抢的激烈程度,却是要比凡人夸张数百倍。

    “司徒,听你的意思,那项天好像不简单,此次的劳务费,我可要多分一成。”这时,一位身形修长,面色阴柔的青年,正一眨不眨的盯着司徒契道。

    “花哥,不是吧。你要是多分一成,那我们之前的分配方案又要重新规划,这可不合理啊。”司徒契看了一眼面前的阴柔男子,眉头随之一皱。

    “怎么,难道我花霖说的话现在都没人听了吗?司徒契,你若是不答应也行,不过相对而言,我也不会出手。呵呵,那项天的厉害我也有所耳闻,就凭你们几个,不好说。”花霖看了一眼司徒契和周围弟子,神色不屑道。

    这位花霖,是白豸洞的另一位亲传弟子,排名第二。之前与司徒契他们一同来到此地后,便自行离开了,所以项天他们与司徒契一伙会面的时候才没有见到他。

    司徒契听到花霖的话时,面色倒是极其的不好看。后者说的话没错,之前自己就接触过项天,那个人的年龄可比这些些弟子大上七八岁,城府极深,加上其实力强横,又杀过亲传弟子,这才让其颇为忌惮,找来花霖帮忙。若是自己这些人单独去找项天,哪怕能打过他,也未必能将他留下。

    那花霖也不说话,就这么一直看着司徒契,马上就要天黑了,待会儿若是那凌潼将人给跟丢了,这些人的计划可就全泡汤了。司徒契也知道花霖的心思,自己现在也一时间没了主意。

    过了一会儿,司徒契看着在那里兀自淡笑的花霖,咬牙道:“好,我就多让给你一成,不过我希望,你出的力能对得起这份东西的价值。”

    “哈哈,好说,只要碰到那项天,我就绝不会让他好过。”花霖淡淡一笑,神色怡然,旋即道:“你现在联系一下凌潼,看看项天现在在什么位置,我等也好前去将其击杀。”

    司徒契看了花霖一眼,随即默不作声的拿起了手中的通讯玉符,旋即在上面使了些法决,只见几道荧光闪过后,这才变成原来的模样。

    过了一会儿,只见那玉符再次亮了起来,那司徒契面色一喜,又张口喷出一口黑气,这才显露出上面的内容。

    “凌潼说的地方离这里不远,我们赶快走。”那司徒契招呼了一声,众人便跟着他走去了“凌潼”提到的位置。

    ……

    一刻钟后,司徒契一行人来到了目的地,此时已到夜晚,一轮皓月悬挂于天上,明亮的月光倾泻下来,使得深处荒山之中的司徒契几人,也能快速的辨明方向。

    “司徒师兄,你看。”未等司徒契等人有所行动,便有一位弟子急促的低声说道。

    司徒契顺着那名弟子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前面不远有一道人影,此时那道人影正盘膝坐于一处山头之上,吐纳着皓月中倾泻下来的月华之力。

    司徒契花霖对视了一眼,随即有向周围的人打了个眼色,这才对着那道人影所在的方向慢慢的过去。

    不一会,花霖、司徒契五人分成了五个方向,已经离“项天”不到三十米的距离。而“项天”好似没有发觉一样,继续吐纳着月华之力。

    “动手。”司徒契低喝了一声,只见其身形一动,便提着一把大刀砍了过来,而那花霖后发先至,竟先其一步赶将上去,双手成爪,一把抓下。其他人也不甘示弱,纷纷掏出法器扑来过了。

    那花霖一爪抓下后,双手竟然从中间一穿而过,而其因为发力过猛,竟收不住余势,身体也随之穿过了一半。

    轰!

    就在这时,“项天”的身体一阵收缩,随即光华大放,直接爆炸开来。

    “噗嗤。”花霖因为身体就在爆炸中心,竟连惨叫也没有发出,就这么被炸的灰飞烟灭。司徒契也好不到哪里去,因为太靠近爆炸中心了,所以自己没来得及防备,竟也炸的直吐血。其他弟子相对能好些,却也被吹的东倒西歪。

    “太阴之气,五行之力,乾坤扭转,天地变换,叱。”这时,只见一道破风声响起,那司徒契一伙周围,竟出现了五枚灵气逼人的上品灵玉,借助这阵法之威,五枚上品灵玉中的灵气,纷纷转化成了金木水火土五种属性的五行之力。

    “项天!是你!”那司徒契被突如其来的变化给吓了一跳,待看清了来人之后,又是一阵气血翻涌,连喷了好几口鲜血。周围剩下的弟子看见了,面色也随之惨白起来。

    “是啊,当然是我,如果不是我,谁会这么好心让你下地狱呢。”项天手持着一枚玉符,面带微笑,而其目光却是冰冷一片。“放心好了,凌潼那小子已经先去地府报道了,你现在下去是不会寂寞的。”

    项天手里的玉符一扔,随即双手连连变换法决,只见这大阵的光束愈发的明亮,而在阵中的众人压力也是越来越大,渐渐有些顶不住了。

    “啊!”身处阵中的司徒契几人呲牙欲裂,五行之气的瞬息转换,时时就如一把把利剑冲击在众人的身上。此时司徒契心中也是后悔不已,自己干什么不好,非要过来惹这项天,现在自己这些人可谓是九死一生,悲催不已。

    项天看着被大阵围攻的数人,脸上的笑容愈发的灿烂,而其眼神中也是更加的冰冷。

    此阵名为“五行灭却阵”,是“六合幻灭阵”的简化版,虽然威力小了不少,但布阵时却是不需要用到阵旗,直接利用手中的灵玉就可以了。项天师从余化,这阵法也是其临终所留。那余化当初也是精通左道之人,这种小型阵法,却是信手拈来。

    这时,大阵中的诸人已从刚才的爆炸中清醒了过来。不过这耽误的时间实在太久,而大阵也通过这些时间,从附近方圆数里内,吸收了足够多的灵气,威力不降反升。只见一道道五色光柱穿梭在大阵之中,每一次与司徒契他们的碰撞,都引发出一股可怕的震动。

    “什么!”司徒契一把长刀在手,不停的抵御着周围不断射过来的光柱,未过十余息的功夫,那把长刀竟然隐隐出现了一丝裂纹。

    项天暗道了一句时候差不多了,紧接着手中法决一变,那大阵居然开始快速的转动起来,并迅速的形成了一道灵气龙卷风,渐渐缩小起来。

    嗤嗤。

    狂暴的灵气龙卷风缓缓缩小,而此时那些外门弟子也法力耗尽,只能眼看着那灵力龙卷风渐渐逼近,随即被绞了进去,使得那五色光华的龙卷风中,多了一丝妖异的鲜红。

    “啊!可恶啊!项天,你敢杀我,我家老祖一定不会放过你的。”看着威力越来越强的龙卷风,司徒契面色狰狞的看着项天,厉声咆哮道。

    “你家老祖?呵,好啊!那我就拭目以待,可惜的是,你却永远看不到了。”项天看了阵中的司徒契一眼,本来的笑容中竟多出了一丝讥讽,随即摇了摇头,继续催动着大阵。

    ……手机用户请访问m.biquge.cz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