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堕风 > 第三十六章 神秘来客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cz,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碑灵见此,当即清了清嗓子道:“因为有镇界碑的关系,这两种力量无法对你进行直接伤害,反而成为了一剂补药,凝于你双眼之中。”

    “既然你是那个世界的人,那么这股神秘力量,我想你一定有所了解。”碑灵面色奇异的看了项天一眼,淡淡道:“那股力量的波动,有些跟你手中的那串舍利相近,却略有不同,你知道是什么吗?”

    “舍利?”项天拿出了从罗亿那里淘换来的舍利珠,低头沉思了一会儿,旋即凝重道:“看来当初的封神之战,其中的复杂程度,远远比我想象的还要夸张许多啊!”

    项天在这片空间中来回踱了几步,几次欲言又止,最后化为了一声叹息道:“碑灵,这股力量,我想我知道是哪个势力暗中留下的。不过这件事,你我二人最好还是先将其放下,以我现在的实力,还远远达不到涉及此事的资格。”

    “既然你说的这两股力量已经为我所用,那么之后的事情,之后再解决。现在说说我吧!你刚才说此事是福是祸还两说,这是什么意思?”

    碑灵见项天不想在此事上多做解释,也没有强求,而是主动说道:“好吧,那我就仔细的跟你说一下。因为这两种力量本身,俱是含有一丝天道法则之力,化血神刀所含为恶,那股神秘力量为善,加上镇界碑的炼化,这才出现了截然不同的法则之力,却完美的融合到了一起。”

    “幽冥老祖说对了一半,你这种法则的确有邪恶的一面,是你化血神刀能力所化,而另外一半却是善良的一面,是那股神秘力量所化。现在二者结合到你的身上,从而让你自行领悟了善恶道这种天地高级法则。”

    “你的双眼,就是这种法则之力的外在表现。如你面前的这块石板上所留,‘圣修之瞳’就是其结果,现在让我来告诉你圣修之瞳的三种存在状态。”

    碑灵说道这里时,其目光不自觉的开始瞟向了项天的双眼,缓缓说道:“第一种状态,就是将其转化为圣瞳,可将自身所积累的功德引于其中,用功德精华加深你本身的根基,提升资质,免除自身所有负面影响。如果有可能的话,还可以兼修其他种修炼方式,互不冲突。”

    “二是将其转化为修罗瞳,可将自身作恶所积累的业力封印,并吸入到双眼中。而后可随你心意,将业力的精华炼制成适合你的兵器铠甲等战斗所用之物,厉害异常。”

    “在你获得圣修之瞳后,转化成以上任意一种瞳孔都可以让你成为无敌的存在,可你偏偏选择了第三种。”

    “这第三种是圣修双瞳并存,兼得二者优点,使之内外统一,若是大成,远远不是之前两种可比。”

    “不过问题就出现在这里,因为你得到的是完整的善恶法则,所以你必须要将两者的领悟程度达到一种微妙的平衡状态。若是两者差距过大,那么……”

    项天听到最后,却是开口打断道:“那么其中领悟较为彻底的法则之力,就会将相对弱小的法则之力给吞噬掉。而造成的结果,就是二者的战场,也就是我的身体会遭到严重的破坏。其后果,就连你这个镇界碑的碑灵也不敢预测,对吗?”

    碑灵倒是没想到项天居然会打断她的话,不过在听到项天的推测时,倒也不由的微微点头道:“的确,如果真的变成那个样子,虽然我可以保证你不会有太大的伤害,但是你多年参悟的其中一种天道法则会被吞噬,想必你的实力也会下降不少,若是这样的话,未免有些得不偿失了。”

    项天闻言,当即有些惊异道:“如果失败的话,只是损失一种领悟的法则?本身不会有太大的伤害?”

    碑灵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旋即傲然道:“废话,你以为镇界碑是摆设,只能帮你炼炼丹,养养花什么的吗?哼!我告诉你,现在只是镇界碑没有完全发挥它的力量,否则你哪怕同时参悟一万种互相冲突的法则,我也能保你顺利的将它们领悟透彻,而你本身却不受伤害。”

    咕嘟!

    项天吞了吞口水,眼睛瞪得大大的看着碑灵,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碑灵见此,也知道其心中的震撼,当下不由的更加得意,竟开始哼起了小曲。

    “如果只有这种程度伤害的话,我倒是可以接受。”项天思前想后,旋即面色平静道。

    “哦?真的?”碑灵看了项天一眼,又提醒道:“我可告诉你,如果他日失控之后,或许你没有什么事,不过你身边的人恐怕要遭难了。所以你还是小心为上,切不能胡乱参悟,懂了吗?”

    “哎呀!放心好了,我知道分寸的。”项天有些不耐烦的挥了挥手,心中的那一抹阴霾却是消散了不少。

    “你真的知道分寸吗?”碑灵见此,倒是没有继续劝说,而是用她一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喃喃自语……

    一连七日,项天都在自己的洞府闭门不出,哪怕是前来拜访的一些外门弟子,都被看守的仆从毫不客气的拒之门外。

    待到第八日,盘坐在洞府中闭关的项天忽有所感。只见其伸手往怀中一伸,竟摸出了一张玉符来。这玉符看似普普通通,但其形状却如一个漩涡一般。

    “真没想到,罗亿那里居然这么快就有消息了,那些人我倒是要见识见识,看看他们到底是干什么的。”项天一边把玩着手中的玉符,一边喃喃自语。如果仔细看的话,却能发现这枚玉符中间,似是有一道细微的裂缝。

    ……

    再次来到了这宗门外的坊市,项天这次倒是轻车熟路,七拐八拐的来到了一家不起眼的店铺。

    “呦,这位客官,您想要点什么?不瞒您说,我们这家店铺里,丹药符箓应有尽有,物美价廉,童叟无欺。”一名小厮打扮的修士看了一眼进入店铺中的项天,不由的热情上前说道。

    “‘我要丹药,数量不少;我要符箓,二十多五。’你将主事的人叫来。”项天看了小厮一眼,随即低声道。

    那名小厮眼中精光一闪,随即恢复如常道:“承蒙惠顾,灵玉二百。客官稍作歇息,我这就去叫一下掌柜的。”

    项天拿出两枚中品灵玉递给小二,又接过小二捧过来的数瓶丹药和一打符箓,这才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

    “吗的,罗亿这个死奸商,找人对个暗号都要二百灵玉!看我以后怎么教训你。”项天自行倒了一杯茶,就这么旁若无人的喝了起来。

    过了片刻,原先那名小厮从后房走了出来,对着项天歉意道:“客官,真不好意思。我家掌柜行动不便,不能出来面见客官。如果客官不介意的话,还请移步后厅,掌柜会在那里等候。”

    “也好,那么在下就讨扰了。”项天抿了口茶水,这才放下杯子,笑着说道。

    ……

    “项兄,多日不见,别来无恙啊!”待项天到了后厅,只见一位身穿华服,身材挺拔,但面色颇有一丝颓废的青年道。

    “呵呵,罗兄相邀,在下安敢不来呀!”项天略微拱了拱手,当下找了一把椅子坐了下来。

    那站在项天前面之人正是罗亿,后者见项天动作,倒也不太在意,朗声说道:“项兄,你想见的人,我如今已经打好关系了。不出你所料,那些人貌似对这‘天辰棍’极为看重,虽然他们表现的不为所动,不过从其神态上却能看出,他们还是对这件灵器很渴望的。”

    项天看了看时间,略一沉吟道:“今日几时见面?”

    “项兄稍安勿躁,还有不到一个时辰。”罗亿一直在观察项天的神情,可是后者自从进来后,其面色就没有太多的变化,倒是让罗亿不禁有些郁闷。

    如今身为地下暗商的龙头老大,罗亿察言观色的本事,可不是别人能学得来的。虽然其阅人无数,不过这项天心里在想什么,他倒是一直没有弄清楚。

    好在其从事暗商多年,倒是练就了一副伶牙俐齿,跟项天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了起来。

    项天虽然心事重重,但也不好随便应付罗亿,加上两人来往多次,倒是显得颇为健谈。

    半个时辰之后,只见前厅内闪出了一个小厮,快速来的罗亿面前,低声说了几句话。

    “哦?你确定对方只有两人?”罗亿一听,眉头不由的一皱,当下吩咐道:“你去将那两人请到我的客厅中,不得怠慢,听到了没有。”

    “是!”那么小厮当即应了一声,这才小跑着原路返回。

    “罗兄,可是他们?”项天待小厮走了之后,这才转过头来问罗亿道。

    “嗯,之前他们来的是三个人,这次居然少了一个?这样,项兄到时可在偏厅坐着,听我咳嗽为号。到时我自会让项兄见见这些人。”罗亿摸了摸自己的下巴,低声说道。

    “没问题。”项天看了罗亿一眼,随即无所谓道。

    ……手机用户请访问m.biquge.cz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