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堕风 > 第四十四章 约战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cz,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云薇长老听见有人叫她,这才回过神来,随即看了看面前所站之人,不禁恍然道:“哦,原来是掌门师兄的弟子啊,你叫乌天是吧,把你的丹药拿来看看吧。”

    “是!”乌天闻言,恭恭敬敬的将手中的丹药交到了云薇长老的手中。

    “师弟,你来看一下吧。”云薇瞥了一眼眼前的丹药,倒是有些兴趣缺缺。

    “一共炼制了两颗丹药,一颗劣质级丹药,一颗普通级丹药,此丹适于恢复伤势,效果中下,勉强算得上合格了。这小子能用一年多点的时间,就达到这一步,这天赋也算不错了。”

    丹青子也没有接过丹药,只是其瞟了一眼,就将这乌天所炼制丹药的底细给说了出来。

    “哦,是这样啊。”云薇倒是有些诧异了一下,随即吩咐旁边弟子道:“你去拿一枚丹师令牌给乌天,顺便给他登记一下就行。”

    “是!长老。”那名执法弟子恭敬的点头称是,随即领着乌天去了后堂。

    “秦师弟,刚才这里发生了什么事?云薇长老他们怎么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啊?”来到后堂之后,乌天再也压制不住自己心中的疑惑,低声对那位执法弟子道。

    “乌师兄,你可能不知道。刚才有一位幽冥洞的弟子,其炼制的丹药品级我也不知道,反正只知道他后来被云薇长老他们直接领到了其它地方,不过半盏茶的功夫就回来了。”

    “而且回来之后,云薇长老和丹青子长老的态度也有所改变,貌似跟那位弟子的关系很不错。”那名弟子也是有些奇怪,见得乌天发问,当下一五一十的回答起来。

    云薇长老的脾气,乌天也有所了解,只有对方身份颇高,或是丹道一途天赋极佳的人,前者才能有如此行为。

    “幽冥洞的?难道是他!”蓦然间,乌天好似想起了什么,脑海中不自觉的浮现起了那道身影。

    ……

    小半日后,项天并没有返回住处,而是遁光一转,去往了御魂宗的百宝殿。

    项天来到了百宝殿内,只见一位矮小青年上前道:“在下谷茂,是这里的执法弟子。不知这位师弟来此需要兑换点什么,这里的丹药,炼器材料,或是灵器法器都很齐全,师弟若有疑问,可随时来问我。”

    项天见此,当即拱了拱手道:“原来是谷师兄,在下幽冥洞项天,特来看一下丹方和灵药的。”

    “丹方?灵药?”那名谷姓弟子有些诧异的看了一眼项天,随即道:“师弟请跟我来。”

    见得那名之法弟子引路,项天也跟了上去。这百宝殿之前也来过一趟,不过上次太过匆忙,却是没有来得及查看这里的宝物。

    二人来到了百宝殿的第三层,只见那弟子手中竟多出了一淡金色的玉简翻看了起来。

    片刻之后,这名弟子转过身来,对项天说道:“师弟,宗门内的丹方都在这第三层里面,若是师弟要寻找灵株的话,却是要到第二层去找了。”

    项天又询问了一些东西的具体位置,这才告谢了一声,各自分开了。

    待得那谷姓青年走后,项天神色淡然的在原地站了一会儿,随即向着第三层深处走去。

    ……

    嗡!

    第三层的丹方兑换处,只见周围墙壁镂刻了大量线条,古朴凝重的丹纹古鼎雕像栩栩如生,项天刚一进入到这片区域,只觉身体猛然一沉,当即有些骇然的看着周围。

    这股散发着莫名的威能并没有持续多久,在其探测到项天腰间的那块丹师令牌时,项天只觉着周围空间一阵颤动,随即便消散开来。

    “怎么回事?这里竟然这么压抑。”项天活动了一下身体,这才有些疑惑道。

    “桀桀,你小子放心好了,这只是百宝殿对你的探测罢了。啧啧,还真没想到啊,你小子居然还是个炼丹师。”

    就在这时,一阵阴冷的笑声突然从背后响起。

    “谁!”项天只觉寒毛一炸,迅速的回过身来。

    “桀桀,小子,你的警惕性好一般啊!”待项天定睛一看,只见对面之人时身穿一套血红色衣袍,面色惨白,形容枯槁,只是两只眼睛极为突出,一副择人而噬的模样。

    杀气!项天眼瞳深处猛然一缩。自从觉醒圣修之瞳后,项天对于周围的气息非常敏感,尤以杀意最甚。这来人突然出现在项天面前,行为动作也是极为怪异,怕是有些麻烦了。

    “你是什么人!”见对方没有作答,项天不由得再次厉声问道。

    “嗯?”那人怪笑一声,旋即一股凌厉的气势猛然间爆发出来。

    “好强!这人是谁?”项天一连退了好几步,这才稳住身形看着面前,不由得暗自惊疑不定起来。

    “你是项天吧!”那人阴测测的看着项天,森然说道。同时,其体内散发出的波动也愈发的强悍起来。

    项天知道,如果再这么下去,对方恐怕就要下杀手了。事已至此,项天只得深吸一口气,沉声说道:“不错,我就是项天,不知阁下前来有何贵干?”

    “桀桀,你不是要问我的名字吗?”那人又是一声怪笑,戏谑的看着项天道。

    咔嚓!

    项天眼中怒气一闪,手掌不由的紧握起来。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居然被对方连番戏耍,换做是谁也受不了啊!

    “哼,无名鼠辈,我又何必知道你姓名。”既然对方不怀好意,项天也懒得和他多做废话。

    对面之人双目一瞪,随即一股恐怖的气势对项天铺面而来。

    “小子,嘴巴倒是挺硬,希望一会儿你还能这么硬气。”那人咧嘴一笑,露出了森白的牙齿,随即消失在了原地。

    “不好!”项天只来得及低吼一声,就感觉到一股巨力从胸口处传来。

    嘭!

    一道低沉的音爆之声突然从百宝殿内响起,只见那怪人站在项天原来的地方,面带一丝残忍的笑意看着前面。

    “记好了小子,我叫林昆,是白豸洞上一届弟子。桀桀,怎么样,知道我今天为什么要来了吗?”

    “噗!咳咳。”项天被这名叫林昆的人一腿踢到了墙边,登时就喷出了一口鲜血,趴在地上急速的咳嗽起来。

    项天猛吸了一口凉气,这才看着面前的那人,前者面色浮现出一丝不正常的潮红,恨声道:“林昆是吧?好,你是第一个将我打成重伤的人。我不管你是白豸洞的还是黑豸洞的,既然你挑衅在先,那日后我就算是把你杀了也怨不得我了。”

    “嗯?杀我?”林昆倒是被项天说的愣了一下,随即哈哈大笑道:“好小子,有魄力,不过就你这练气六层的实力怕是不行。我先问你,你可知道司徒契?”

    “司徒契?”项天一手捂着胸口站了起来,一脸阴狠的盯着林昆道:“哦,我想起来了,当初我和几位师姐去焕庭会时,确实碰见一个叫做司徒契的小子。那小子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被我在拍卖会上耍了一次。怎么?你想替他报仇。”

    项天虽然一直在喘着粗气,可是心中却急速转动了起来。司徒契的死不过月许时间,看来已经被白豸洞发觉了,至于为什么查到项天这里,他自己也有些惊疑。

    “只是耍了他一次?嘿嘿,那还真是奇了,难道那小子会因为这个就消失了一个多月?”林昆似笑非笑的看着已经站起来的项天,阴声说道:

    “小子,实话告诉你吧。那司徒契是我的表弟,当日他出去时我也知道,而且他已经在外面被人给杀了。不止如此,就连和他一起出去的师弟们也是一个都没回来。”

    “我后来仔细的查了一下,当日和他有过接粗的人貌似只有你们幽冥洞了。当时我就将怀疑对象放在了你们几个人身上,但是却不敢肯定。”

    “不过我前几日忽然听说,你小子竟然以一敌三,将你的师姐们都给打败了,这才让我有些肯定,你小子就是杀害我表弟的凶手。”

    说到最后,林昆的声音开始变得嘶哑起来,而其本人,也一步一步的向项天迈去。

    项天这时才明白过来,看来当日小比时其实力有所暴露,这才招致今日的灾祸。不过既然对方已经来了,那项天自然也不会让其随意揉捏。只见其冷笑了一声,撇了撇嘴道:

    “什么嘛,原来是靠这种消息找上的我啊。好,既然你认为我是凶手,那你我二人不妨找个地方打上一场。若是我输了,那我就是凶手,随你处置;若是我赢了,我也不要你道歉,只要你到时能逃得性命就可以了。”

    林昆闻言,竟哈哈大笑起来,旋即瞥了一眼项天,讥讽道:“好,我倒要看看你小子有什么能耐跟我斗。别说我欺负你,我给你十天的时间养伤,十天之后,就来御魂宗后山上一决胜负。”

    项天入宗这么长时间,哪里受到过这种对待,只见其阴狠的看了一眼林昆,眼中似有血光闪动道:“好,十天之后,御魂宗后山,到时你可要洗好脖子等着我!”

    ……手机用户请访问m.biquge.cz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