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堕风 > 第五十章 三戏林昆定生死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cz,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项天!”在后面追击的林昆闻言,不禁呲目欲裂,悲愤咆哮道。

    “咯咯咯,师弟,你别吓到他,否则他若是走了,那就没东西玩了。”一阵银铃般的笑声从项天所在的方向传来,让远在后面的林昆听得不禁有一股吐血的冲动。

    “你这贱婢,待我一会儿将你们掳来,必要让你们受尽屈辱!”

    “就凭你,哼,我实话告诉你,我们姐妹都是幽冥老祖的亲传弟子,你也配杀跟我们说话。”那女子的声音还未停下,反倒变本加厉的骂了起来。

    项天、谢琳还有王月嫣三人,均是目瞪口呆的看着在他们面前撒泼的燕飞儿。兀自不敢相信这就是平日里不苟言笑燕飞儿,幽冥老祖座下的第二大亲传弟子。

    “看你那着急投胎的语气,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是追我们,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把自己切了呢。我……”

    不得不说,这位平时闷声闷气的二师姐骂起人来,嘴炮功夫竟然如此了得。本来片刻功夫就能追上项天他们的林昆,愣是被骂的远远吊在后面,免得听得更加清楚,先把自己气死。

    “嘀嗒。”一滴冷汗忽然从项天的头上落到了手上,而这时手中冰凉的感觉才将项天从呆滞的状态下拉了回来,继续埋头催动着百鬼幡。

    “月嫣,二师妹平时跟你说话时都是这么额……能讲吗?”谢琳这时偏头看了一眼偷笑的王月嫣,低声询问道。

    “咯咯咯。”被叫道的王月嫣再也忍不住心中的笑意,竟直接躺在了百鬼幡上打起滚儿来。有好几次都差一点从上面掉了下去,吓得项天不禁一把将其抓在手里。

    “大师姐,其实二师姐她平时坏水多的是,只不过不用罢了。现在那林昆既然没追上来,那就先让他领教一下燕师姐的口水吧。”好不容易将笑意压下,王月嫣这才对谢琳道。

    这一男一女骂了足足半个时辰,双方的距离却是始终都没有变化,这也让操控百鬼幡的项天不禁暗送了一口气,旋即又对林昆默哀起来。

    双方一路骂战下来,林昆一共说了不到三句话,其它的都是燕飞儿为主导,可见其嘴炮功夫了得。

    “师姐,可以停下来了。我这里已经准备好了,就在此地结果了林昆吧。”项天这时忽然站了起来,只见其看来燕飞儿一眼,强装淡定道。

    “这就可以了?”燕飞儿好像意犹未尽,听得项天说话时,前者也是有些愣了愣。

    “嗯,我保证,绝对可以。”项天见燕飞儿如此表情,不由的狠狠点了点头,一副信誓旦旦的样子。

    我了个去的,你都将一个比你高上四五层的练气期修士骂得不敢上前追赶了,难道我还能怕他不成。

    项天在心里嘀咕了一句,可双手却没有因此停下。只见其双手一拍,这百鬼幡便降落到下方的丛林之中。

    “嗯?哈哈哈,怎么样?没法力了?刚才不是骂的挺爽的吗?再继续骂呀!”也不知道林昆是被气糊涂了,还是没看出来项天的破绽。见得四人均落了下来,前者竟直接催动着飞行法器,落到了四人身前。

    “诸位师姐,你们先退下,我单独会会他。”见到林昆大大刺刺的快速来到自己面前,项天也不由的低声对谢琳三人道。

    “师弟,你!”谢琳还待说什么,却看到项天眼神中的那一抹坚定,后面的千言万语只汇成了一句“多加小心”,便拉着燕飞儿和王月嫣来到一边。

    “哼,小子!将刚才骂我的那个贱婢交出来,我可以给你一个痛快。”林昆阴测测的盯着谢琳诸女,随后回身对项天说道。

    “……”项天。

    “我想你知道怎么选择,是吧?”林昆见项天面无表情,不禁眉头微皱,阴声说道。

    “万鬼缠身,现!”

    轰!

    “啊!可恶!”项天出招竟趁着林昆说话的间隙施展了出来,后者仗着自己修为高强,就这么大摇大摆的站在那里,一时间竟被项天偷袭得手。

    嘀嗒,嘀嗒。

    林昆先前被项天偷袭了一次,左眼暂时失明。不过现在可以肯定的是,一块不大的碎石射进了他的右眼中。如果没有项天手里那种逆天级的回血丹的话,这林昆只能做一辈子独眼龙了。

    “这是还你百宝殿所赐。”待得灰尘散尽,项天再次显现出来。不过其现在浑身披着一层薄薄的银白色铠甲,将其包裹的严严实实,不留一丝破绽。

    “鬼气化甲!”几度被偷袭的林昆还未来得及暴怒,就看到面前模样大变的项天,惊声叫道。

    “宾果!奖品就是你的命!”衣甲中的项天似是轻笑了一声,不过待其说完最后一句话时,周围的杀意开始弥漫了起来。

    只听见“唰”的一声,原地的项天瞬间消失不见,林昆只觉一股劲风疾驰而来,当下不由的将双手向前一架,雄浑的法力不要命般的自双手处喷涌而出。

    轰!

    电光火石之间,项天避过了林昆的双手,飞身一脚踹在了其胸口上,而林昆也不是省油的灯,只见其口中一吐,一颗黄豆大小的黑色珠子便对着项天激射而来。

    “豸甲弹!师弟小心!”谢琳见多识广,竟一眼认出了这颗白豸洞独门暗器,当下不由惊呼一声道。

    “桀桀,晚了!”林昆阴笑一声,只见其伸手一招,那颗黑色珠子便凭空爆裂开来。

    “轰!”

    “桀桀,你……”林昆本想上前讥讽几句,不过当他再次看到项天时,已经到嘴边的话不禁咽了回去。

    “呵呵,不好意思,本人生性谨慎,刚才用了两件防御法器。”只见浑身包裹着鬼甲的项天手中,竟拿出了一面盾牌来,低沉的笑道,而其本人这没有受到半分伤害。

    “啊!啊!啊!可恶啊!”林昆不甘心的咆哮了一声,只见其脚步一动,瞬间消失在原地。

    “哼!跟拥有万鬼缠身的我斗,现在的你浑身都是破绽。”项天说的不错,当这“万鬼缠身”法器包裹住自己的时候,其全身的各项机体能力都提升了数倍,现在的林昆对他而言,就如当初对战尹云的感觉一样。

    嗡!叮!叮!叮!

    一点寒芒飞射而出,项天瞬间将林昆的动作封锁了起来。

    “林昆,你一而再,再而三的逼迫于我,我若不将你碎尸万段,难消我心头之恨!”凌厉的枪法虎虎生威,瞬间将林昆逼入了下风。

    “乌金枪,亮银甲,师弟好帅啊!”一旁的王月嫣,看着项天层出不穷的法器,以及后者打斗时的身姿,眼中不禁闪过一抹异彩,娇声助威道。

    “贱婢,留你不得!”林昆也未曾想到,本来几天前可以肆意揉捏的项天,如今却将自己逼到了绝境。就在刚才他用毒虫攻击的时候,对方竟然还拿出了一串舍利子,瞬间将毒虫炼化。而其他法器却是没有品级过高的,毕竟他也不是亲传弟子啊。,

    就在这时,王月嫣的加油助威彻底激怒了林昆,只听林昆怒吼一声,随即周身黑光大放,磅礴的法力波动瞬间就将欺身上前的项天再次逼退。

    只见其眼中厉色一闪,竟跳出了战圈,飞身就要上前去抓王月嫣。

    “你这贱婢,我今天就算是死,也要拉你做陪葬!”

    项天好似后继无力,在被其逼退之后,就再也没有上前阻止。

    “师妹小心!”见得林昆扑了上来,谢琳也是急速上前。只见其单手一招,一面巴掌大小的盾牌迎风飞涨,待林昆来时,已有半人多高。

    铛!

    金戈之声两者中心处响起,谢琳借此反震之力拉着月嫣二人抽身急退。当初幽冥老祖见得项天毁去了前者的盾牌,暗中又再次送了她一面极品法器级别的盾牌,比项天的阴阳盾还要好上三分。

    “该死的!”那林昆见做了无用功,心中也是不由得一凉。

    就在其心中萌生退意之时,只见周围景色豁然大变,滚滚黑烟自四方升腾而起,刹那间将其包裹在了中间。

    “天地无极,乾坤借法,万天四魔阵,启!”

    声若洪钟的喝声如魔音入耳,林昆一听,当即旋风般的转过身来,面色惨白的看着项天。

    而这时,项天已经从万鬼缠身的状态下脱离了出来,只见其一脸微笑的看着林昆道:“林师兄此行辛苦,项某也是要好好招待一番,这万天四魔象阵就当是道友的临别的陪葬之物吧。黄泉路远,一路走好。”

    林昆哪里不知道其中厉害,单看这四面风暴,就不是他所能脱离出来的,当下不禁心中一动,厉声喝道:“项天,咱们有话好好说,我知道,那司徒契的死有些蹊跷,待我回去查明,自然还你一个公道。”

    项天看了林昆一眼,讥讽道:“没关系的,其实那司徒契的确是我杀的,这一点你猜对了,所以也不需要你再去辛苦的去调查了。还有一点,我之前说好了要玩死你,怎么能食言呢。”

    项天说完,只见其法决一变,困住林昆的阵法外围,竟浮现出了数十只鬼仆,只见那些鬼仆缓缓将鬼气注入到法阵之上,旋即这万天四魔象阵中的威力提高了数倍,一股股恐怖的劲气如暴雨一般纷纷激射到林昆的身体之上。

    ……手机用户请访问m.biquge.cz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