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堕风 > 第五十二章 闭关躲灾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cz,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幽冥老祖听罢,双目微微闭合,脸上无悲无喜,看不出任何表情。

    燕飞儿见此,上前又加了一把火道:“老祖明鉴,师弟所言句句属实,我这里有一张留音玉符,可以为师弟作证。”

    “哦,这样啊!把玉符拿来。”幽冥老祖的脸上不由的闪过了一丝诧异的神色,随后单手一招,就将留音玉符摄了过来。

    “项天,如果你杀了我,白豸老祖一定会知道,到时候你就算有九条命,也不够老祖杀的。识相的赶快放了我,你还能有一线生机。”

    “白豸老祖只是说杀我,还是连我师姐一起杀?”

    “当然是……额,这个我不太清楚,只知道老祖让我杀光檀贺山脉中所有的修士。”

    “……”

    “对,就是袁阳那小子告诉的老祖,他和你们幽冥洞的胡静本来是青梅竹马,所以才从她哪里骗得的情报。”

    燕飞儿手中的玉符忽明忽暗,而项天与林昆二人的对话句句清晰。

    过来半晌后,幽冥老祖不动声色的将玉符放下,阴鸷的看着项天道:“项天,我问你,那司徒契可是你杀的。”

    “老祖明鉴,那司徒契想杀我夺宝,最后才被我反杀了。”项天知道,这事如果继续瞒着幽冥老祖,以后的事情会越来越多,不如一并招了,免得麻烦不断。

    “据我所知,那小子身边,平时可是跟着一帮弟子啊。他们知道吗?”幽冥老祖见项天主动承认,面色也不由的为之一缓。

    “他们都知道,所以弟子那天将他们都给灭口了。”项天闻言一怔,旋即老老实实地回答道。

    “哈哈哈,很好,不愧是我幽冥老祖的亲传弟子。项天,这件事你办的很好。”那幽冥老祖在听完项天的话后,竟不怒反喜,当即哈哈大笑起来。

    ……

    “师尊,您这是?”项天被幽冥老祖的笑声弄得有些摸不着头脑,不由的出声问道。

    “哼,我幽冥洞中虽然只有我一个金丹级的坐镇,但我弟子也不能在外面被人欺负啊。既然那司徒契想害你在先,那你杀了他也无可厚非。至于胡老鬼那里,也就是你们口中的白豸洞洞主,就由我来出面吧。”

    幽冥老祖露出了一丝难看的笑容,看着项天道:“不过我劝你以后还是在外小心点为妙,那司徒契可是胡老鬼的私生子,这件事宗门中没有几个人知道。你把他儿子杀了,若是他真有证据的话,他早就亲自出手把你杀了。”

    项天闻言,冷汗瞬间就冒了出来,面色有些不太好看道:“私生子?原来如此。那老祖,既然那白豸老祖没有证据,为什么要置我和三位师姐于死地呢。于情于理,怕是很难说得过去暗啊。”

    幽冥老祖瞥了项天一眼,哼了一声道:“这些事本座自会解决。项天,你和你三位师姐从今日起,最好还是不要离开幽冥洞府吧。尤其是你项天,从下一届小比开始,你就无须参加了,至于你所能得到的奖励,我自会让刘辉给你送去。”

    “你们四人若是想要购置一些东西的话,可直接让外门弟子帮你们传递,如果有必要的话,你们还是多将心思放在修炼上。”

    “为师这么做是为了你们好,胡老鬼因为当年的一些事情,而将对为师的愤怒发泄在你们身上,如果你们再出去的话,我也怕他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来。”

    谢琳听着幽冥老祖的教诲,不禁有些不忿道:“师尊,难道白豸洞主对我们所做的事就不予理睬了吗?”

    “哈哈哈,你啊!你啊!好吧,既然你们执意要知道这些事,为师就告诉你们。那白豸洞的洞主当年与我有些恩怨,如今你们被其所谋多少也有些关系。既然他敢将主意打到你们身上,那我也不能坐视不理,否则我还开这幽冥洞府干什么?”

    “你们现在的首要目的就是增长修为,以免在弱小之时被其有机可乘,而我则去要跟他好好算一下这笔账。”幽冥老祖说道最后一个字时,周身的杀机竟不再掩饰。一股浩瀚的灵力从其体内席卷而出,将项天诸人笼罩了进去。

    “好强!这就是金丹级修士的威力吗?”项天感受到幽冥老祖的实力,心中不禁惊骇异常。

    ……

    两天后。

    “师弟,你是说你要闭年关?”谢琳诸女大吃一惊道。

    无怪乎谢琳等人吃惊,这闭年关的,要不就是冲击瓶颈的高级修士,要么就是炼一些高级的丹药、法宝。不过这些都要有一个条件,那就是能耐的住寂寞,一天两天还可以。能一个人独自呆上一个月,对他们这些入门不过年许的弟子来说,还是有些困难的。

    “不错,小弟长期在外面奔波,修炼用的丹药倒是已经攒了不少,加上此次事件之后,老祖也禁止我等外出,所以我想先闭关三五年再说。”项天看来她们一眼,又转过头对王月嫣说道:

    “月嫣,这里我最不放心的就是你。在我闭关后,你要是遇到了什么困难就去执事殿找一个叫叶轮的执事。我在那里交代过了,看在我的面子上,叶执事也会或多或少的帮助你的。”

    如今二人关系还处在保密阶段,所以项天也只能用这个理由来堵住其他两位师姐的嘴了。不过他的想法虽好,可还是让燕飞儿抓住了语病。

    “月嫣?小天,你什么时候跟你三师姐关系这么好了,竟然叫的这么亲热?”

    “师姐。”那王月嫣也没什么心机,听得燕飞儿说话后,俏脸不禁泛起阵阵嫣红,嗲声嗲气道。

    小天闻言也不由的一愣,好在多年为人处事让他也知道怎么去应付,当下轻笑一声道:“如果二师姐不喜欢我这么称呼你的话,那我就叫你飞儿,额,你看怎么样?”

    “飞儿?好吧,算你勉强过关。”燕飞儿听到项天这么称呼,眼中也闪过一丝异彩,旋即前者的看了看一旁有些失落的谢琳,不由的再次说道:“小天,你叫我飞儿,叫师妹月嫣,那师姐呢?你总不能厚此薄彼吧。”

    “师妹,我看算了,师弟叫你二人的名字的时候,也只是去掉了姓氏,我若将姓氏去了,那不就成一个字啦。”谢琳虽然矢口否认,但其通红的脸色却出卖了她心中的想法。

    “师姐,其实相互叫一下名字倒也显得亲切,免得让别人看见,显得我们有些生分。不如这样吧,如果师姐不嫌弃的话,我就叫你琳琳,或者琳儿,你看怎么样?”三个美少女可都比项天要小,让项天一直“师姐”“师姐”的称呼,自己也感觉有些不太对劲,不如今天全部解决,省的麻烦。

    谢琳低头寻思了一小会儿,而后眼睛眯成了一道弯弯的月牙状,轻快的说道:“既然如此,师弟私下里就叫我‘琳琳’好了,不过相对的,我也要叫你的名字。嗯……飞儿一直叫你‘小天’,那我就叫你‘天天’吧!”

    什么“天天”,我还“向上”呢!

    项天在心中诽腹了一句,不过面色却丝毫未露,点了点头道:“好吧,既然师姐如此说了,那就这么定下了。”

    四人在称呼上探讨完了,燕飞儿也在这时说起了正事:“小天,你知道吗?就在昨天正午,咱们师尊竟然带着一众筑基修士打到了白豸洞,据说双方几乎没怎么交涉就动起手来了。”

    “什么!师尊竟然这么快就找上人家了!”项天闻言,不禁大吃一惊。

    这时谢琳点头道:“这件事情我了解的比较多,虽然白豸洞有两名金丹级老祖,可是师尊竟然以一敌二不落下风。后来不知道又从哪里钻出来了一位带着银白色面具的修士帮老祖助阵,很快那白豸洞的两位金丹级修士双双败下阵来。”

    “我靠,师尊他老人家竟然这么强!”项天不由的再次吃了一惊,没想到自家师尊竟然如此厉害,连挑两位同级修士不落下风,而对方也是一洞之主,实力也不会差到哪里去,可见师尊的战斗力非同一般啊。

    谢琳倒是对幽冥老祖的实力极度肯定,不由的傲然说道:“不错,师尊当年的凶名就是以少打多著称,而且我幽冥一脉所修习的功法对白豸洞一脉也具有优势,所以师尊能有此战绩,怕也是留手的结果。”

    “那后来呢?”这一次不止项天,就连燕飞儿和王月嫣也被吊起了好奇心。

    “后来嘛,因为师尊出去的时候浩浩荡荡,已经惊动了高层,最后由几位长老亲自劝解,这才让双方熄了火气。”谢琳说到此处时,不禁神色有些怪异道:

    “不过最后高层的评判倒是有些喜剧性,先是充当和事老,而后又以师尊明目张胆欺负同宗为由来治师尊的罪。可后来不知怎的,高层不仅没有责罚师尊,还将白豸洞洞主的职务给罢免了,罚他去面壁洞思过一年。至于他的洞主一职,就让另一位金丹级长老来担任了。”

    ……手机用户请访问m.biquge.cz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