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堕风 > 第五十三章 昔日旧友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cz,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难道是飞儿那枚留音玉符起的作用?”项天看了看一旁低头沉思的燕飞儿,当下猜测道。

    “可能是吧!反正最后这件事,是我幽冥洞占忧就是了。不过师尊可能是怕那白豸洞主留有后手,所以才没有撤销我等禁止外出的命令。”谢琳无奈的撇了撇嘴,说道最后,其本人也有些抓狂。

    ……

    其实众人并不知晓,这幽冥老祖成为最大受益者,竟是沾了项天的光。

    早在项天获得丹道宗师的资格后,其身份便秘密的传到了高层耳中。那丹天洞可是宗门重地,自然不会有此纰漏。虽然白豸洞有两位金丹级老祖,可幽冥洞这面能以一敌二,加上一个成长潜力极大的丹道宗师,宗门自然晓得如何处理这件事情。

    当然,这些事情项天是并不知晓的,而幽冥老祖也懒得去问为什么,这才让后者错过重新定位项天的时机。

    待谢琳说完之后,项天又与三女聊了几句,便告罪一声,准备回去闭关了。

    此次闭关非同小可,项天也是经过反复的深思熟虑才最终决定的。经过檀贺山脉一战,项天已经充分的认识到了自己实力的不足,若不是有燕飞儿的“嘴炮”牵制,这胜负还很难说。

    而击杀林昆用的阵法,正是当年余化师父留下的“万天四魔象阵”,可惜项天参悟时间太少,威力也未能发挥其万一。

    所以,此次闭关,项天要开始研习一下余化的左道之术,以及炼器,阵法,炼丹等诸多问题,虽然不可能一口气全部吃下,但最起码还是要了解个大概。

    看着面前堆积如山的材料,数不清的上品灵玉,项天大致估摸了一下,随即感叹道:“看来这次闭关,恐怕时间不短啊!”

    ……

    春去秋来,项天已经闭关有三个年头了,这里的凡人奴仆也是换了一批又一批。在这三个年头中,无论是郭雄王筹,还是三位师姐的拜访。众人到了项天的修炼的地方后,就只能看到洞府外的闭关令牌高高悬挂。

    轰!

    这一日,洞府的大门在一声轰鸣中打开了,只见一位身形修长的白衣男子从里面缓步走了出来,正是项天。

    和三年之前相比,项天整个人清瘦了几分,让身上的白袍显得宽大了些许,清风徐来,倒是有一种修真之人的飘逸之态。

    不知是否由于常年不见光的原因,此刻项天的皮肤显得有些病态的苍白,眼神中却是少了几分稚嫩,多了几分沧桑与稳重。如果仔细观察项天的话,就能看到其双瞳中偶尔还能转化出时而柔和的白瞳,时而阴冷的血瞳。

    “三年啦!终于闭关结束了!”项天看了看自己有些苍白的手掌,不禁感叹了一声。

    “真是没想到,我用尽了大部分灵药来修炼,到头来只达到了练气九层。看来苦修的路子是行不通了,以后还是通过历练为主比较好。”

    ……

    在这三年当中,项天倒是没有所谓的寂寞孤独,因为在其闭关半年之后,碑灵竟然主动出现在他的面前。

    碑灵出现后,直接将自己所解析的禁制交给了项天,并言明这些禁制都属于封印术一流,对于修士间的拼斗并没有太大的帮助,所以劝项天还是多将精力花在其他地方上。

    项天对此倒是没有感到可惜,毕竟封印化血神刀的禁制根本不可能是其它性质的法术,所以其当时只是“嗯”了一声便不再言语。

    就在出关之前,项天特意来到镇界碑空间中央,查看了一下记录项天实力的那块石板。

    镇界碑主人:项天。

    天赋:圣修之瞳。

    修为:练气九层。

    气血强度:练气九层。

    法力强度:练气九层。

    神念强度:筑基一层。

    肉身强度:练气八层。

    属性倍化丹:九。

    命符数:一。

    项天看完后,不禁有些愕然,自己的神念竟然一马当先到了筑基期,可是肉身怎么还差上了一筹啊?

    碑灵见项天在那里兀自不解,当下对其解释道:“你闭关这三年,所研究的阵法一途,需要有强大的精神力来支撑,所以你神念才能暴涨至此。但是因为你过于修习神念领域,虽然法力也在持续的加强,肉身却没有得到很好的锻炼,所以才稍差一些。”

    “那我现在该怎么办?”项天在出来之前,不禁向碑灵询问道。

    碑灵看了他一眼,郑重道:“待你修炼到筑基期时,会有肉身的修炼之法,这些事情你无须担心。现在最主要的就是让你的修为马上提升到筑基期,以免在此之前被人给害掉。”

    项天“……”

    ……

    既然已经出关了,项天当下也是略一沉吟,旋即决定先去幽冥老祖那里请个安,毕竟后者也是他名义上的师父,自然出关这件事请,于情于理也必须要让后者第一个知道。

    项天寻思了一番后,便一脚踏出离开了洞府。

    一盏茶的功夫后,幽冥洞主洞附近的一处厅堂中央,幽冥老祖坐在主位上端着一杯香气扑鼻的灵茶,并时不时的抿上几口。

    在其对面,一名身着白衣服饰的青年束手而立,面色有些清瘦,自然就是刚来到这里的项天了。

    “嗯,你花了三年的工夫,就修炼到了练气九层,倒是在我意料范围内。不过你身上的气息有些特别,恐怕不止是提升修为这么简单啊……”

    幽冥老祖其实知道,当年最后见到项天时,他已经到了练气七层初期。以项天中上等的灵根资质,能在三年中达到练气九层也是实属正常。

    不过这项天进入九层之后,身上竟然泛起了一丝极为淡薄的血煞之气,幽冥老祖修为以致金丹级,有如何看不出来?

    “师父明鉴,弟子在闭关时在天地法则上有所顿悟,如今看来,弟子藏于体内的天地法则已经开始觉醒了。”项天见得幽冥老祖看出了些端倪,不由心中一凛,躬身说道。

    “哦?真没想到,你觉醒的也这般迅速,那么此法则是融于你身体的那个部分?威力如何?你且说与我听听,看看为师能不能帮上什么忙。”幽冥老祖眼前一亮,旋即摸了摸胡须道。

    项天想了想,这才说道:“老祖明鉴,弟子体内的法则,觉醒于我的双眼之中,不过这法则时而圣洁高雅,时而血腥残暴。而大多数时候,这两种感觉会一起影响我的神智,弟子常常控制不住,感觉自己脑袋快要炸开了一样。”

    项天说得倒是句句属实,因为圣修之瞳并存,两种截然不同的理念也会时不时的出来干扰项天的意志。好在项天如今神念已达筑基期,加上没有外界事物的困扰,这才忍受的住两种理念所造成的冲击。

    “天生道眼吗?这倒是不错,能直接拿来运用。不过你的这种感觉也属正常,毕竟我当时也感觉到了你身上两种截然相反的法则。如果你能完全的将其控制住,那么你的实力绝对会远超同级修士,就连越阶杀人也不是不可能。”

    幽冥老祖寻思了一下,倒也没什么头绪,只能安慰项天几句。最后,幽冥老祖又问项天在修炼上还有哪里不懂,前者也能对其解释一番。

    幽冥老祖修为已入金丹期多年,修炼一途的理解不知比项天强多少倍,项天见有如此机会,便将这几年修炼上遇到的问题一一告诉了幽冥老祖。幽冥老祖听完之后,也是兀自寻思了一阵,才慢慢的解答起来。

    “师父,弟子在闭关过程当中,感觉这九层瓶颈没有丝毫松动,故而想要外出历练一番,万望师父恩准。”二人交流了一个时辰后,项天这才心中一动,突然说道。

    “哦?你想出去历练?”幽冥老祖闻言也是不禁有些诧异,随即失笑道:“呵呵,也对,当年的事已经过去这么长时间了,白豸洞洞主也已经换了人,你也是该出去磨砺一番了。”

    “这样吧,你先找你三位师姐或者师弟们小聚一番,我去找个人来让你见一下,之后你就可以外出了。”

    “见一个人?”项天心头急转,却是没有头绪,当下躬身告辞了。

    ……

    “我说项师兄,你也太逆天了吧!三年不见,你如今都达到了练气九层了!佩服!佩服!”王筹看着项天接近筑基期的威压后,便“咔嚓”一声把嘴合上,惊叹的说道。

    一旁的郭雄也是呆立半晌,面色复杂的说道:“不错,我当初也没有想到,曾经在外门艰苦挣扎的我们,如今已是模样大变。尤其是项师兄,如今你不仅是幽冥老祖的亲传弟子,就连修为也可排的上我们这一期弟子的前面了。哈哈,日后我们这些兄弟,可就要以项师兄为首了。”

    “呵呵,我这点修为不值一提,至于两位今后若是有事的话,便可直接告诉我,毕竟我们也是过了命的兄弟,没什么不好说的事情。”项天看着面前的两位青年,不禁拍着胸脯保证道。

    三年了,郭雄和王筹也从当初的少年郎,变成了如今的大小伙子了。如果项天不是对二人非常熟悉,差一点就认不出来了。

    ……手机用户请访问m.biquge.cz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