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堕风 > 第五十九章 星幻流云珠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cz,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而业力对于项天而言,其本身的的圣修之瞳则可以极度的克制前者。圣修之瞳的修罗瞳不但可以将自身业力吸收掉,还能将其凝练成业力法宝,自由幻化。

    不过现在项天是要采集六精之气,自然不会随便搞些业力来。加上其修为低下,又不想引入注意,自然不会去那种人多的地方。

    二人已经停停走走了数日,项天也是陪着王月嫣一边游山玩水,一边采集六精之气。

    ……

    半个月后,项天二人在一处名为“启灵山”的地方落了下来,旋即找了些柴草开始生火。

    “这六精之气还真是难弄啊,收集了半个月,这才勉强可以用来炼制一套初级六合阵旗了。”项天与王月嫣分开行动收集柴火时,前者这才寻得一个无人之处,叹了口气道。

    项天说完,只见其单手一翻,竟出现了一颗拳头大小的五彩光球。

    “嗯,看来你是要炼制六合阵旗了。”一道淡然的声音突然从项天背后传来,项天心中微微一惊,随即恢复如常。

    “碑灵,如果不是和你在一起久了,想必换成一个有心脏病的人,早就被你吓死了。”

    只见一位年纪在五岁的女童不知何时来到了项天身后,粉嘟嘟的脸上充满了淡然,正是消失已久的碑灵。

    “怎么?你小子厉害了?竟然学会抱怨了。”碑灵小嘴一撅,神色睥睨的看着项天道。

    “哪能啊!像我这样的一个练气期的小菜鸟,你分分钟都能捏死几百个,我又怎敢抱怨呢!你这次出来,难道有什么事要说吗!”项天不动声色的回了碑灵一句,旋即面色有些奇怪道。

    “当然,否则我怎么可能浪费我的宝贵时间。”碑灵撇了撇小嘴,有些不屑道:“你要炼制六合阵旗是要布置六合幻灭阵吧,如果你只是单纯的去为了布阵而炼制阵旗的话,却是有些可惜了你手中的六精之气了。”

    “浪费?那你有什么好主意?”项天看了看手中的光团,不由的手掌一翻将其收起,随后又抬头看了一眼碑灵。

    项天这半个月的时间,每逢日出日落之际,都会暗中利用聚气之术来吸取自然界中的六精之气。只有这么做,才能保证这六精之气的均匀稳定。

    而到了晚上与王月嫣分开休息时,项天又要偷偷的进入到镇界碑中的精炼室内,将六精之气提纯一番,如此小心翼翼的过了半个月,可是将他累个够呛。

    听碑灵的意思,貌似还有更高一级的利用方法,如果碑灵真的肯帮忙的话,那项天自然非常乐意。

    碑灵将项天的动作看在眼中,不由的暗自点了点头道:“嗯,看来你的心性还可以,没有因为材料充足而直接盲目的炼制。作为一个旁观者对你的看法,可以算的上的不错了。”

    “好,看在你心境可嘉的份儿上,我就帮你一次。”碑灵说着,便拿出了一卷卷抽出来,憨态可掬道:“那六合幻灭阵是以六面阵旗为静之阵,生、死、晦、明、幻、灭六种交错为动之阵,二者看似相辅相成,但是明眼人还是可以看出其破绽来。”

    “我这里有一卷卷轴,上面记录着一种名为‘星幻流云珠’的特殊法宝,炼制用的材料多为常见之物,其中主要用到的就是你手中的这六精之气和另外一样东西。此宝虽然看似普通无比,不堪大用,但是你一次性拿出的数量以千计数,那才叫可怕呢!”

    “以千计数!”项天被这个数字吓了一跳,旋即接过卷轴并将其打开。

    “竟然是宝器级别的!”过了半晌,项天这才将目光从卷轴上移开,面色古怪的看着碑灵。

    修真界中,底层修士一般都使用法器,比其高级的就是灵器了,而宝器则是比灵器还要高上一个品级。

    项天在此界见过的众多宝物中,除了化血神刀这种高级仙器外,就只有当初的那根“天辰棍”才勉强算的上是灵器,而且是下品的,至于中品的根本就不曾见过,更何况是宝器级别呢。

    修真界的宝物层次划分极为复杂,但可以归为两类,一种是普通的法器,基本都用在拼斗上,利用价值不大。

    而另外一种是带有自主灵性的宝物,这种宝物最低级的层次也是法宝级别。它们可以自我修复,还有自主意识,独立创造出适合法宝本身的功法。所以两者的差距可谓是萤火皓月,不能相比。

    而宝器这一级别,是介于这二者之间,虽然其本身的功能是属于前者,但它却有进阶成后者的潜力,这才被修士们称作是宝器。

    以先辈的话来说,宝器的存在就像赌博一样。如果它进阶了,那么就是你一夜暴富;如果他没有进阶,那么它的价值也会随着长时间的放置而灵性全无,让你倾家荡产。

    碑灵点了点头道:“不错,这星幻流云珠以星光之力和六精之气为主,所以其炼制出来时虽然只有宝器级别,但它的本身,却可以不停的吸收外界的六精之气和星光之力进阶成法宝,根本没有灵性全无一说。”

    “忘了告诉你,这东西还有另一个名字,叫做‘破灭珠’。因其本身的星光之力同样具有强大的毁灭属性,所以你若一次性催动数以千计的星幻流云珠困住敌人,那么对方便会在三五息的功夫内灰飞烟灭,身死道消。”

    “而它另一个好处,就是无须布阵一般费时费力,可直接利用六合幻灭阵的原理,使敌人困于阵中无法自拔。怎么样?你对这星幻流云珠还满意吗?”

    “咳咳,满意倒是满意,就是这数量太吓人了点儿。”项天摊了摊手中的卷轴,看着对面一脸傲娇的碑灵道:“数以千计啊!不说别的材料,你觉得我手里的六精之气又能做出几颗破灭珠来。”

    “什么破灭珠啊,那叫星幻流云珠,真是没有情调!”碑灵无奈的瞥了项天一眼,旋即道:“几颗你倒是不用想了,就你手中的这些六精之气,只能做出一颗罢了。”

    “……”项天。

    “我靠,你耍我!”过了半晌,项天这才反应过来,对着碑灵怒叱了一声。

    “唉,年轻人就是脾气大。”碑灵略显享受的看着项天的表情,旋即用小指扣着自己的耳朵。

    “这星幻流云珠好歹也是宝器级别的,你以为是大白菜啊,一炼就是一筐。”

    “再说了,以你现在的修为来看,有一颗星幻流云珠就足够让你傲视同阶了,你也就别在那里不知足了。”

    项天深吸了一口气,随即皱着眉头看着碑灵道:“好,希望你说的这东西能有些用处,否则我这半个月的时间真算是白忙一场了。”

    “半个月?你想什么呢?除了这六精之气外,你还得收集星光之力呢。继续努力吧,臭小鬼。”碑灵听着项天话语中的无奈,连忙又加了一把火,而后趁着项天没反应过来,便一溜烟的回到了镇界碑中。

    “啊!天哪,我怎么这么命苦啊!”过了半晌后,项天竟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对天一叹道。

    “师弟,师弟你怎么了?”就在项天哀叹之间,远处的王月嫣竟“嗖”的一声飞了过来。

    “呜,师姐啊!”项天看见王月嫣一脸关心的看着他,前者鼻子一抽,竟一把将王月嫣抱在了怀里。

    “啊!师弟!”王月嫣本来就在不远处捡拾柴草,可谁想一声怒吼声竟突然从项天这边传来,当时就把前者吓了一跳,急忙赶来。

    “师弟,发生什么事了,你怎么突然变成这个样子了。”王月嫣被其抱在怀里,脸上也不禁露出一丝红晕之色,旋即急促道。

    “没什么,只是突然感觉这修真世界竟是这般残酷,想我原来一个三好青年,修真已经杀人如麻了,唉!”碑灵之事当然不能跟王月嫣说,项天低头一叹,这才瞬间想好了应对之策。

    “咯咯咯!师弟,你可真逗啊!好啦好啦,我们赶快回去生火吧!今天我可是要亲自烤肉哦!”王月嫣咯咯一笑,随即推开了项天道。

    “算了,还是让我来吧!”想到王月嫣做的那些连幽冥老祖都忍不住变色的烤肉,项天顿时一个激灵站了起来,迅速的跑向了树林之中。

    “什么嘛!人家还想额外给你做一碗骨汤呢。”王月嫣见项天一个闪身便消失在树林中,不由的撅了撅小嘴道。

    ……

    七日之后,二人一路走走停停,距离王家也不到两天的路程。

    “哈哈,终于要到家了。看我这次怎么把这婚事解除。哼!想动我,没那么容易。”王月嫣一边挥着小拳头,一边蹦蹦跳跳的往前走。

    “师姐,这个地方是哪里啊!我怎么感觉有点不大对劲啊。”这时,旁边的项天突然叫住了王月嫣,神情凝重道。

    项天这一路上可都是在不停地收集着六精之气,自然对其非常敏感。就在其刚到此地不久,便感觉到这里的六精之气比别的地方要浓郁数倍之多。手机用户请访问m.biquge.cz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