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堕风 > 第六十五章 各方动静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cz,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随手挥退了王月嫣,王旭这才恢复了平静,旋即看着面前的老者,低声笑道:“爹,你放心好了,月嫣的事情我自会办托,您就不必太过操心了。”

    “嗯,如此甚好。”王家家主眉头一仰,应了一声道:“旭儿,你要知道,赵家那边可是用三枚筑基丹作为聘礼,如果你和你的儿子有了此丹相助的话,晋级筑基也是极为容易。区区一个外嫁的闺女,舍弃了也就罢了。”

    “父亲说的是,这月嫣的资质本来也不怎么样。虽然是我女儿,但是用她来换取我家族三位有望升入筑基期的子弟,这笔买卖还是很划算的。”青年模样的王旭点了点头,旋即冷冷一笑。

    “旭儿,你要记住,我早年就留有暗伤,大限降至,对你们也已经没有太大帮助了。只要能再次让我王家屹立不倒,那么就算是再大的牺牲也无所谓,知道吗?”老者略显欣慰的看了面前的青年一眼,而后一个转身,消失在了大厅之中。

    ……

    “项大人,如果没有别的事情,小的就先告退了。”

    项天出得大殿之后,那王松便差使一位中年仆人将项天领到客房,自己则是告罪了一声,去往别处了。

    看着面前这位嘴上礼貌之极,行动上却在说‘没什么事别叫我’一样的中年仆人,项天眼睛深处闪过一丝晦色。

    “等等。”项天叫住了刚要退下的仆人,而对方本来有些不耐的神色就要流露出来时,其瞬间就被项天丢过来的一块中品灵玉吸引住了目光。

    “不知道大人有什么事要小的去办啊?”此时这仆人的态度可谓是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大人’两个字那叫的一个亲切!

    项天看在眼里,心中不禁暗叹一声‘有钱走遍天下’,随后不动声色的说道:“你们王家的高层这几年有什么太大的变动吗?我刚来这里,能否跟我说上两句?”

    “这个……”中年男子略一犹豫,随后项天又扔给他一枚中品灵玉。

    “大人,您客气了,……”中年男子一见项天出手如此大方,大喜过望,于是就把这几年王家发生的大事小事都跟项天说了起来。

    两个时辰之后,这位中年男子才一脸谦卑的退了出去。

    “看来这件事情还真是颇为麻烦啊!”项天看着退出房间的中年男子,不由的揉了揉太阳穴,心中也是暗叹一声。

    本来在王月嫣送去宗门时,王家看上去还是一帆风顺的。不过就在其入宗两年之后,诡异的事情就接二连三的发生。

    先是家族中有潜力的子弟在接任务时频频发生意外,后来家族长老出去办事时,也有少部分受了些伤。一来二去,整个王家虽然看似没有大碍,实则已经伤筋动骨,不如从前了。

    就在这段时间内,赵家又开始以与王家“世代交好”为由,开始频繁给家族内待字闺中的女子说媒,就连刚出生的女娃在这一段时间里都被“预订”了出去。王月嫣虽然远在御魂宗,但毕竟其也未有过婚配,而且不知道为什么,赵家竟以重金来保下这段姻缘。

    项天当时倒是想问所谓“重金”是什么,但是考虑到对方可能会在此事上有所怀疑,这才装作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继续听了下去。

    起初王家众人也是颇为反感,但考虑到赵家势大,而且双方又是世交,这才答应了几门亲事,只不过王月嫣的婚事却给否决了。

    而就在半年前,赵家不知道给王家许了什么条件,整个赵家的高层都变得极力赞成王月嫣的这桩婚事,这才让她从宗门跑了回来。

    回想起那位中年仆人的一言一行,项天也不禁心中冷笑:“哼,怎么可能在如此短的时间里,接二连三的发生这么多的怪事。这赵家的狼子野心,我想王家上下也不是没看出来,不过赵家又是开出什么条件才让他们如此顺从呢?”

    “既然赵家敢这么做,怕是早些年间就已经行动了,现在应该到了最为关键的阶段了吧。”

    ……

    远在赵家的那一边,此时其主殿的桌案上,正摆放着一卷卷轴,上面的笔迹不多,但字里行间无一不透露着一个消息——王月嫣回来了。

    “老爷,你说这王月嫣已经回家了。只要我们能让赵浩娶了那丫头,到时候那幽冥洞的老祖也会庇护我们,让我们赵家在这里一家独大了。”主殿下方,一位面容枯槁的老者对面前的儒雅男子道。

    “嗯。”儒雅男子只是‘嗯’了一声,便不再言语。

    那位老者有些尴尬道:“老爷,那句‘王家万载现青凤’也不过是一个传说罢了,那可是传说中的灵兽血脉,您又何必太过较真呢。再说了,他王家立足也不过几百年,这些事情,谁又能真正知道呢!依我之见,目前最要紧的是吞并王家,再扩大我赵家的势力。”

    “怎么?你在质疑我?”这时,对面那名儒雅男子身体一正,面色阴沉的回了一句。

    “这几年,我们赵家一直暗杀王家的嫡系。如今从他们尸体中,我已经提炼出了一丝青凤血脉。只要我们将王家的小妮子拉进赵家,然后不动声色的吞并王家,那凤血自然是我的掌中物。”

    “虽然我不知道王家能不能出青凤,但是我知道,只要我有了那凤血,突破金丹也就指日可待了。嘿嘿,你的眼光只局限在这一片弹丸之地,若是我达到了金丹期,你觉得这点地方还能满足我的胃口吗?”

    “什么?这传说居然是真的!家主你还要用那东西突破金丹?”面前的老者当即吃了一惊,面色豁然大变。

    当初王家那位祖先也曾说过自己是青凤后人,不过他当时也没有体现出青凤一族的天赋,仅仅是发色有些怪异罢了。所以对这一说法,许多人也注意过,不过在此之后,王家之人也没有表现出任何关于青凤的传承天赋,所以他人也就当做茶余饭后的谈资了。

    “不错,当初我修炼了一种功法,可以感应到一些特殊血脉。如今的王家,也只有嫡系子弟,或者一些长老,才能具备那么一丝灵异之血,虽然不敢肯定这血脉到底是不是青凤一族的,但是这东西确实霸道。”

    “那王月嫣绿发碧眼,其血脉浓度绝对比那些普通子弟要强大的多,可惜她是幽冥老祖的亲传弟子,暂时还动不了。”儒雅男子目露贪婪,下意识舔了一下嘴角,颇有一丝遗憾的说道。

    “老爷放心,只要那王月嫣嫁到我门这里来,到时候如何处置还不是我们说了算。”老者奸笑一声,旋即阴森的说道。

    “哦,对了。我听说王月嫣从宗门里带了一位师弟前来,说是她的道侣。这件事就交给你去办了。不过你要记住,你既不能让那小子有事,也不能让王月嫣从咱们手心里跑了,知道吗?”这时那名儒雅男子话锋一转,而后面色一厉道。

    “是。”对面老者心中一苦,可还是躬身答应了下来。

    ……

    御魂宗,幽冥洞。

    “老鬼,我在你这里呆了也有三年多了。算算日子,也是该接我族那些后辈过来了。”只见幽冥洞主殿下方某处,一位身着华袍,蓝色短发微微炸起,而其脸上竟带着一张银色面具的修士道。

    “怎么?你要走?”坐在主座上的幽冥老祖闻言,不禁诧异的看着那位面具男子一眼,旋即恍然道:

    “好啊!我说你小子怎么跑到我御魂宗来。看来你探望我是次要的,想得到去那里的名额才是关键吧!”

    “呵呵,你就别再疑神疑鬼了,我此次前来,一是探望你和……额,反正也确实有向你宗门讨要名额之意。”无象道人顿了一下,旋即清了清嗓子道。

    “……,对了,你们家族这次要派几个人来,如果可以的话,不妨介绍给我徒弟认识。”幽冥老祖看了无象道人一眼,也知道后者对前白豸洞主胡髯的事一直耿耿于怀,不过前者显然也不想在这上面提及,只是稍稍沉默了一下,便轻笑了一声道。

    “呵,你这老鬼。”无象道人摇了摇头,旋即苦笑起来。这幽冥老家伙别的不行,对于男女之事竟如此上心。

    “嗖!”

    就在无象道人还要取笑幽冥那个老家伙的时候,只听一道破风声突然响起,前者眼中精光一闪,不禁轻“咦”了一声。

    嘭!

    那幽冥老祖抬头一瞥,也未见其有所动作,那破空而来之物便在其面前停了下来。

    “幽冥令!看来那两个小家伙已经到了。老鬼,你是不是要去叫一下谢琳她们啊!”无象道人看清飞来之物时,不禁上前说道。

    “不错!虽然我那弟子机智过人,但其毕竟只是一个小小的练气期修士。”幽冥老祖翻手将面前这块幽冥令收了起来,随即快速说道:

    “无象,劳烦你去邪骨洞那里去一趟,把那骨灵儿接来,我先知会门下一声,随后就到。”

    “怎么,这件事你要亲自操刀了?”无象道人看着站起来的幽冥老祖,不禁轻呼一声,旋即惊疑不定的看着后者。

    ……手机用户请访问m.biquge.cz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