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堕风 > 第六十七章 家族!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cz,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哈哈,贤侄客气了。”王旭见此,心中不由一动,当即拿起酒杯来,和颜悦色对项天说道:“贤侄,你且在此地呆些时日,待我与家主说清此事之后,你与月嫣的婚事再议不迟。”

    ……

    “大哥,你难道真答应那小子了!要知道,赵家的聘礼可不轻啊!”酒宴散去后,王松看着正与大长老交谈甚欢的项天,不禁拉着王旭走了出来,急声说道。

    “哼!你以为我真想答应那小子吗?”此时的王旭再无酒宴上那种风轻云淡的样子,只见后者满脸阴狠之色,恨声道:

    “我与项天一共见了两次面,第一次我倒是观察了一番,觉得其不过是一个鲁莽之辈。父亲大人当时没问其几句话,那小子便失去了耐心,所以我认为没什么威胁。不想今日我本打算借此酒宴之际,让大长老那些反对月嫣亲事之人闭嘴,却没想到那个臭小子冷不丁的给我们将了一军。”

    “当初父亲也有过疑问,此子灵根不过中上,为何能得到幽冥老祖的青睐,现在看来,我也能猜得个大概了。如果他在三年之前过来,那我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将女儿许配给他,可如今赵家的筹码实在是太高了。”

    “筑基丹啊!而且是三颗!哪怕真如那臭小子所说,幽冥老祖会照拂我王家一脉,但又能拿出比筑基丹还要好的东西吗?只要赵家的那三颗筑基丹到手,你、我还要你侄儿都可以借助此物冲击筑基期,比幽冥老祖那里要强的太多了。”

    王松听到王旭解释,心中也不禁一松,旋即有些担忧道:“大哥,那你还答应项天?你不会是想趁此时间里将月嫣那孩子嫁出去吧!若是项天那小子在幽冥老祖那里说上几句坏话,那绝对不值啊!”

    不是王松他们执意要把王月嫣嫁出去,而是这筑基的机会对他们来说实在太重要了。要是仅仅停留在练气期的话,那修士的寿命最多也不过一百五十岁左右。

    当然,如果到了筑基期的话,那么自身的寿命也会达到五百年,足以在世俗享受一番了。两种层次的寿元相差数倍,所以在这种利益的驱使下,哪怕王旭身为王月嫣的亲生父亲,也不惜为此将女儿葬送掉。

    一个是五百年的寿命,一个是止步于一百五十年的寿命,如果项天听到王旭二人的谈话,恐怕其一口老血就喷了出来。

    我靠啊!不就是几颗筑基丹嘛!我这里无论是天品级别的丹药,还是万年年份的灵草,只要你开口,我绝对会给你啊。那筑基丹虽好,不过最多也就值个十几万灵玉,你大可去买些回来。要是我那万年灵药拿出来,一株都能换你几十颗筑基丹了。

    可惜,项天注定听不到这些话,而王旭他们也注定享受不到了。

    “哈哈,你放心好了,这件事情赵家已经知道了。刚才酒宴期间,就有人告诉我,说那赵家的韩长老已经到了家主那里,现在你我二人前去,兴许就能碰见呢。”王旭奸笑了一声,旋即瞥了王松一眼道。

    “哎呀!大哥,你怎么不早说呀,害的兄弟白白担心。我等现在还是快点过去吧,免得耽误了这次机会。”王松一拍大腿,不禁激动的笑了起来。不过他那豪迈的脸上竟露出了如此奸佞的笑容,却是让王旭看得分外别扭。

    一刻钟后,二人快步便来到了主殿中,毕竟二人身份在那里摆着,所以也没有仆人前来阻拦。

    “爹。”

    “父亲。”

    “嗯?你们两个怎么来了?”只见大厅主座之上,那名王家家主正端着一杯茶水,时不时的抿上几口。而在其旁边,则坐着一位秃头老者,这名老者双眼浑浊,皮肤干枯,像一个垂暮老人一般坐在那里。

    “爹,原来韩长老也在这里啊!”王旭看着旁边的那位老者,看似有些惊异,不过其眼中不禁闪过的一丝喜色却出卖了他。只见其上前抱拳说道:“韩长老,久违了。”

    那名秃头老者看到王旭二人前来,原本浑浊的老眼不禁一亮,心中暗道:哼!王家也算是快败落了,这王家家主心疼儿子,让他们身居高位。可是这两个小辈却是一点脑子都不长,亲眼看着自己女儿送进我们家竟还在那里欢天喜地。看来是天要振兴我们赵家呀!

    这位韩长老思考不过瞬息之间,随即便轻笑了一声道:“哈哈,没想到王家主的两个儿子竟然已经修炼到练气巅峰,看来不日就要突破桎梏,晋级筑基了。”

    “韩长老谬赞了,我这两个小子日后能否进入筑基期,还要靠赵家鼎力支持啊!”王家家主呵呵一笑,意有所指道。

    “哦,你我两家世代交好,这个忙我自然要帮。只是……我们家浩儿的婚事。”那位韩长老打了个哈哈,旋即探身说道。

    “韩长老放心,月嫣近日已经回到家中,与你家那位子弟的事情也差不多成了。不过嘛……”这时,一边的王松上前拍了一下王旭,后者微微一愣,旋即不再言语了。

    “哦?不过什么?竟让三长老如此重视,不让你大哥说呀?”韩长老看着面前两兄弟的动作,不由的眉头一皱。

    “没什么,只是月嫣此次回来时,竟从宗门带了一个师弟,而且那小子好像对月嫣有点意思罢了。”王家家主看着面前的两个儿子竟然演起了“双簧”,心中也是暗喜起来,旋即轻咳了一声道。

    “我早就听我月嫣那个女娃貌美无双,能带回一个师弟也实属正常。”

    那位韩长老也活了百余年,论起辈分来还有比王家家主高上一辈,又怎能不知后者话语中的意思。只见其眉头一挑,竟从袖口中拿出一个锦盒放于桌前。

    “这锦盒里面的东西名为‘浑元散’,无色无味。普通人服下后,倒也没有什么效果;不过若是修士喝下后,其体内的真气会在一段时间内暴涨,但却因为杂质太多,而失去再次晋级的机会。”

    说到这里,那位韩长老不禁含笑看着众人,直接将锦盒一推,便假寐起来。

    “……”大厅内其他三人你看我,我看你,都不禁愣在了那里,气氛也一下子冷了起来。

    “此药服下后,自然消散于体内,非万年灵药不能自救。既然人都废了,御魂宗那边也不会因为一个废人怪罪下来。”韩长老看着三人都愣在那里,双眼不由的微眯起来,旋即起身道:

    “族里还有些事情要我打理,老朽就先告辞了。跟你们交个底儿,那三颗筑基丹实在太重要了,家里不少眼睛都在盯着。我要是不妥善保管一下,出了些差错,那我可担待不起。”

    “韩长老,呃……五日之内,我等必将月嫣送至赵家。”听着韩长老说到了“筑基丹”的字眼,王旭却是顾不得那么多了,只见其走过去将那锦盒一把收了起来,满脸郑重道。

    “哈哈哈,好!那我就静候佳音了。”那位韩长老见王旭略显鲁莽的动作,竟不怒反喜,朗声笑道。

    ……

    “旭儿,我知你心系筑基一事,不过那项天好歹是幽冥老祖的弟子,若此事传了出去,那我王家可就要遭受灭顶之灾了。”待韩长老走后,王家家主阴晴不定的看着王旭,一脸叹息道。

    那王旭兀自一咬牙,只见其面色狰狞的看着面前的王家家主,不由道:“父亲,成大事者不拘小节,若是连这点儿险都不敢冒的话,那我又如何能晋升筑基。韩长老说得对,御魂宗断然不可能因为一个废人为难我等。更何况这件事若是做的干净,又有谁能知道呢?”

    “唉!想我王家当年何其风光。没想到啊!到了我王安这一代,竟要靠如此下作的手段才能苟活。罢了,若此事真的被揭露出来,那就由我这把老骨头来顶着。”王家家主负手而立,抬头望向这大厅的顶棚,面色竟露出了一丝决然。

    “父亲!”王旭、王松不禁惊呼了一声。

    “无碍的!用我这一把老骨头,换来族中三位筑基修士,值!”王家家主咂了咂嘴,径直穿过王旭二人走出了大厅,只是其身板竟显得有些佝偻。

    噗通!

    没有任何人指引,也没有任何人告诫,待王旭二人反应过来时,竟不约而同的对着王安的方向跪了下来。

    “爹,孩儿不孝,这些年都不能替您老分担族内之事,今日又要让您蒙受如此大的冤屈。”

    “这一跪,非是做作,而是真心感谢您老对家族的贡献。若我兄弟几人争气,又何以至此啊!”

    “如今爱女即将罹难,您老又要承受罪过,孩儿对此无能为力,也只有这一跪来表达我的歉意!爹,对不住了!”

    步伐蹒跚的王安闻言,身体猛然一顿,不过其并未转身,只是有些颤抖的说道:“要知道,我也是王家的一份子。只要我王家能再次鼎盛,哪怕是再受百倍的屈辱,我这把老骨头也心甘情愿。”

    ……手机用户请访问m.biquge.cz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