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堕风 > 第六十八章 浑元散对涣神散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cz,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大哥,这浑元散你难道真的要对项天那小子用吗?”看着王家家主,也就是自己的父亲那略显孤寂的身影,王松的心中也不禁一阵抽搐,旋即看了看王旭手中的锦盒,满脸纠结道。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王旭的脸上也有着一丝凄凉之意,转头看向王松:“二弟,你我都是父亲的希望,而且我们已经没有时间了,再不这么做的话,恐怕今生只能止步练气巅峰了。”

    “父亲说的没错,我等都是王家的一份子,只要能让这个家族兴旺,任何代价都是值得的。”

    “况且那项天虽然有些心机,但其资质一般,只要再加上这浑元散,那么他这一生都会是个废人罢了。”

    “这……”王松看着有些疯狂的王旭,心中却是闪过了一丝不忍,不过这个念头只是在心底盘旋了一下,旋即便隐匿下去了。

    “大哥,此事易早不易迟,我看不如今天晚上就行动吧。到时候我只要将这浑元散掺入酒中让其服下,那项天也就算是废了。”

    “不可,你今日的表现已经让项天起了疑心,他又怎能不怀疑你拿来的东西。”王旭低头沉思了半晌,摇头道:

    “还是我去吧,今日我在酒桌之上与其说话也颇为投缘,今晚我只要用月嫣之事为由,他必然就范。至于这浑元散嘛,我自有办法让他心甘情愿的服下。”

    “大哥,你可要小心啊!”王松听罢,倒也觉得合理,当下也只是嘱咐了一句,旋即不在言语。

    ……

    “吱吱,吱吱。”

    “这样啊!那后来呢?”

    “吱吱!吱吱!”

    因为今日的酒宴之事,王家之人也对项天有了改观,暗中的一些没必要的监视也陆续的撤销了。项天神识已至筑基,又怎能不知道。没过多久,项天便将留在王家外面的一只鬼仆悄然召了回来,随后便一直在问这些天外面所发生的事情。

    面对着项天的盘问,那只鬼仆上蹿下跳,手舞足蹈的在那里一个劲儿的比划,倒是有一番别样的喜感。不过项天对其动作倒没有取笑,而是其每做一番比划,前者便低头思考一番,旋即再问下一个问题。

    两个时辰之后,房间中只剩下了项天一人,至于那鬼仆早已被其收进镇界碑中。

    这几天内王家外面所发生的事情,鬼仆每一个细节都会观察到,每一个人的走动,鬼仆也会详细的记录。五天多的时间,鬼仆用了仅仅两个时辰便将五天时间中所发生的事情全都梳理完成。

    “真是没想到,那赵家来人竟然这么快,就在宴会之间,那赵家就派了一个筑基期的修士过来。”项天沉寂了半晌,忽然喃喃道。

    项天之所以这么肯定来人是赵家派的,那就是因为这一带的筑基修士少得可怜,而且多为散修,断然不会来这御魂宗的附庸家族。而家族之间,这种筑基修士的来往,也只有赵家的人才能干出来了。

    “算算时间,想必那赵家过来之人已经走了吧!我还是将在另外那只鬼仆召回来问问吧!”项天将事情再次梳理了一遍,还是觉得有些不妥,当即就要催动法决,将外面最后那只鬼仆召回来。

    咚!咚!咚!

    就在这时,门外一道敲门声响了起来。项天眼珠一转,便将手放了下来,随后说道:“外面来人是谁?”

    “贤侄,这么快就把我忘了?”一道熟悉的声音从门外响了起来,项天听得那道声音竟是月嫣的父亲王旭,当下不禁微微一愣。

    吱呀!

    项天开门之后,便见到那王旭身着锦袍,面含微笑,手中竟拎着一坛酒来。

    “原来是伯父啊,请!”项天看着王旭的酒坛,眼底深处闪过了一丝异样,便将身子侧了过来,笑着说道。

    王旭呵呵一笑,便一跨而入,走进了项天的房中。

    “贤侄啊,这几天你还住得惯吗?”到了项天房中,王旭将手中的酒坛轻轻的放在了茶桌之上,回身对项天道。

    “有劳伯父挂心了,这几天一切安好,与在幽冥洞时也相差不大。”项天闻言,随即打了个哈哈,心中却不禁有些疑惑起来。

    “不知伯父来此,有何要事?”二人落座之后,项天不着痕迹的舔了一下嘴角,斟酌的说道。

    “哈哈,自然是为贤侄之事而来。”王旭看着项天,眼中也是笑意十足:“贤侄,今日在席间,我听你说修炼到九层巅峰,再难寸进,是否真有此事啊!”

    “这件事?”项天倒是没想到王旭竟然跟其讨论这个话题,不过后者也未曾在此隐瞒什么,坦然说道:“没错,我达到练气九层巅峰已有四个月之久了,始终难以寸进,这才准备出来历练一番,不想竟跟月嫣师姐来到此地。”

    那王旭侧着头看了项天一眼,旋即哈哈笑道:“贤侄修行时间也短,倒是有些急功近利了。不过这件事情我已跟父亲讨论了一番,父亲知道后,特命我拿出这坛酒来。”

    王旭说着,便将这酒坛上的盖子一掌拍开,这酒坛开启之后,项天顿觉清香满屋,不由的赞叹一声:“好酒!”

    “哈哈,酒是好酒,这作用更是我等修士梦寐以求的啊!”王旭低笑了一声,旋即介绍道:“此酒乃是家父所赠,对练气修士突破瓶颈有着极大的功效。不过此酒,一生只在第一次饮用时才会有效,至于第二次嘛,却是无用了。”

    “哦?竟是这样!想必伯父已尝过其味道了,虽然没有效果,不过再饮一些也无妨吧!”项天恍然了一声,而后接过酒坛,拿起茶杯倒了起来。

    “且慢!”不想项天刚刚说完,那王旭竟条件反射般制止了下来。后者看着前者眉头微皱,心中也不由一紧,强笑一声道:“贤侄,这酒喝的越多,突破的效果就越好,我已经享受过一次了,就不必再喝了。”

    看着面色有些变化的王旭,项天的眉头却是不经意一皱,当即心中急速思考起来。

    “好,难得伯父抬爱。既然如此,那这酒在下就独饮了。”项天拇指轻轻摩擦起酒坛的坛口,随即将酒坛一仰,就闷头喝了起来。

    咕嘟!咕嘟!

    “贤侄,味道如何?”看着项天连喝了两口,王旭心中也不由的一定,旋即笑着问道。

    “人间佳酿!”项天看着一旁微笑着的王旭,心中不禁嗤笑一声。虽然不知道后者是什么心思,但绝对不是什么好意。刚才从王旭的角度来看,项天的确是将这酒给喝了下去,不过其并不知晓,其实项天在喝酒之前,便偷偷的将那镇界碑中的分解之力凝于喉结处,只要一经咽下,那酒便被咽喉处的分解之力分解掉。

    随后,项天好似突然响起了什么,只见其从储物袋中拿出一壶酒来,又取了一个茶杯给后者满上道:“伯父如此好意,在下无以为报。我这只有一些宗门的白竹酒,虽然味道上差点,但也不可多得,还望伯父品尝一二。”

    “白竹酒!我倒是听月嫣说过了!既然贤侄好意,那我就尝尝。”这白竹酒产量稀少,一般也只有御魂宗这样的大宗才能有的喝,若是其他世家,哪怕是有灵玉在身,也不知去哪买。

    这王旭显然也是爱酒之人,只见其端起茶杯,将这杯中酒水轻嗅了一下,旋即一个仰头喝了下去。

    “嗯!好酒!”王旭喝完白竹酒之后,不敬双目微闭,细细品味起来。

    “呵呵!”项天见此,不禁轻笑一声,不过其看上去轻松异常,实则在暗中一直用神识探测王旭的精神。不过片刻功夫,项天就感觉到王旭的精神有些混乱,一副昏昏沉沉,像没睡醒一般。

    “丹青子那里淘来的涣神散,还真是有效啊!”项天看着已经开始迷离的王旭,心中微微一喜。

    “伯父,这酒滋味如何?”项天一边观察着王旭的神情,一边用神念探测其身上每一处细微的动作,项天已经打定主意,只要王旭有一点清明,那么项天就不会再继续问下去。

    “味道只能算得上是中等,不过能够减少心魔作祟,那我就得多喝点。”王旭心中整个人已经开始摇晃了起来,并没有项天想象中的其它现象,后者见此,脸上紧绷的神色也不由的松弛了下来。

    “中等?那伯父送我的这坛酒,其滋味又是如何?”项天看了看王旭,手中不知何时竟多出了一张留音符来,在前者的催动下,竟发出了淡淡的白光。

    “我送你的这坛?哦!这坛是我从族内宝库中拿的,味道绝对不差!”王旭虽然修为要高过项天,但其心机还是差了一筹,终究还是着了后者的道。

    “哦?伯父刚才可是说过,这酒你是喝过的。怎么听伯父现在的意思,这酒你貌似还没喝过?”项天冷笑了一声,随后好奇的问了一嘴。

    “这酒哪怕是在族里也没有多少,如果此次不是为了对付你,我又怎么舍得拿出来啊!”

    ……手机用户请访问m.biquge.cz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