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堕风 > 第六十九章 私奔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cz,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咔擦!

    项天手中的玉符完好无损,可另一只手上的酒壶却出现了一丝裂痕。

    “如果你不是月嫣的父亲,我真想一刀把你剁了!”项天看着对面摇晃着的王旭,心中不禁暗怒一声。

    今日酒宴之上,这王旭虽然对项天的恶意也有一些,但后者并没有想到,他竟然会这么快就对自己动手。

    “对付我?那……伯父是如何用这酒来对付我的?”项天看了看还剩下的半坛酒,旋即疑惑的看了王旭一眼。

    “哦!我们无非是在这里掺了一些浑元散罢了。”王旭咂吧了一下嘴,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说道。

    项天听着其言语中流露出的信息,心中不由急速转动,这涣神散的服用量没有太多,恐怕过不了一会儿,那王旭就能醒来。项天当下眼珠一转,旋即快速说道:

    “浑元散?那是什么东西?”

    “这东西又是谁给你的?”

    “除了你以外,这件事都有谁知道?”

    “……”

    “对于这件事,他们的态度如何?”

    “你们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

    “事成之后,你们的后续手段都有哪些?”

    “……”

    “月嫣现在怎么样了?”

    “她现在在哪里?”

    项天一口气竟连续问了十数个问题,毕竟时间不等人,谁知道这王旭何时能醒过来。

    “浑元散可以短时间增进修为,但事后无法再次晋级;这东西是赵家的韩羣霖给我的,意图葬送你的修真之路;这件事除了我二人意外,父亲和二弟都知道;……我们商量了一段时间之后,觉得此计可行,最后则由我父亲顶罪……”

    王旭毕竟身中涣神散,除非其有金丹级别的神念将其摒弃掉,否则他只能等待这药效时间过去。

    而此时,王旭对项天的疑问也是一一解答出来,不过这药效还未曾过去,项天也趁着这段闲暇时间稍稍整理了一下。

    过了一刻钟后,王旭本来有些摇晃的身形慢慢稳定下来,只见其晃了晃脑袋,不由的看了看对面的项天。

    “伯父,不知道我这白竹酒,您是否还满意?”只见项天一边摇晃着酒壶,一脸颇为期待的看着王旭,好像刚才所发生之事全部都是幻觉一般。

    “额,哦!不错,不错。”王旭这时咂吧了一下嘴,发现其口中也没残留多少酒味,只是礼貌性的点了点头。

    “既然伯父喜欢,那这壶酒就送于伯父了。”项天看着王旭的咂嘴动作,心中也不由的一突。

    刚才自己将王旭送来的酒和自己拿出的那壶药酒都掉了包,本以为一切都很完美,没想到还是忘了王旭喝酒这一环节。不过好在王旭没有在这里起什么疑心,看得项天暗中松了一口气。

    “那就多谢贤侄了。”王旭看着项天递过来的酒壶,也没有矫情,直接收了下来。

    二人又坐了一会儿,而项天也不为了让王旭起疑心,便当场将那坛掉包了的酒全部饮下。王旭见此,心中不禁大定,旋即又与想项天闲聊了一会儿,便起身告辞了。

    “没想到,连赵家都开始对付我了,五天之后师姐就要嫁人了吗?如果我计算没有错的话,宗门差不多在一到三天就能赶到了。”送走了王旭之后,项天便在房中来回踱步。过了半晌,只见眼神一厉,似是下了什么决定一般。

    “不行,宗门那里一直都没有消息,我不能将所有希望都寄托在宗门上。月嫣,你等着我,我马上就来!”

    不到片刻功夫,项天的房门“吱呀”一声被其打开,而其好似一脸无所谓的样子在房门上挂了闭关令,随后就一摇一晃的回到了屋内。

    “嗯?项天今天竟要闭关?”

    “废话!少族长刚才拿了一坛增进修为的灵酒,项天如今已是练气九层巅峰,自然要借此冲击第十层了。”

    “……”

    暗中监视项天之人见此,不禁悄然议论起来,不过他们没有注意到,在房门关闭的一刹那,项天的身影竟消失在房间之中。

    ……

    两个时辰后,王家的某处庭院内。

    现在已到夜晚,天上如今也是繁星点点。星辉散落,庭院内各色各样的花朵绽放其中,娇艳异常。这些花的种类虽多,但其清香之气却不冗杂,摇曳的几片叶子更是郁郁葱葱,偶有一滴露珠低落,噼啪之声甚是清脆。

    在这一片美景之中,一道倩影幽然的倚在栏杆之上,让这本来如画一般美丽景色突显出了一抹寂寥。良久之后,那道倩影才发出一声似哀似怨的哭泣之音。

    “父亲,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五天了,你把我囚禁在这里都五天了!我可是你的女儿啊!你难道就这么希望我当人家的炉鼎么?”

    “项天,你在哪里,快来救救我啊!我快被他们折磨疯了,呜呜呜,再这么下去,我可就要自杀了!”

    在月光的映照下,那道倩影绿发碧瞳依旧,只是眼中却死寂一片,而面庞看起来没有一丝血色,就像病入膏肓一般。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带项天来到王家的王月嫣。原本活泼的王月嫣,此时如同被别人丢弃的木偶一般,就那么直挺挺的倚在栏杆上。一双灵动的眼眸中充满了血丝,本来柔顺的秀发如今也像鸟窝一般蓬松。如果不知情的人来此,绝对以为她是一个疯子。

    自从王月嫣被王旭命人幽禁在这片死寂的地方,相比于身形的清瘦,前者在精神上的冲击才是最为激烈的。一连五天,每天都只能在这一块小小的空间活动,每天都会有人定时送饭,可对于娇生惯养,活泼好动的王月嫣又怎么能够受得了。

    再次回到这个家之后,这里的一切都变了。父亲没有了往日的慈爱,而且看自己时的那种眼神,就像是打量某样货物一样,原本疼爱自己的二叔也是如此。就连自己的爷爷,也就是王家的家主,他对于王旭下达的命令竟然没有阻拦,而且后续的监视工作也是由他一直在进行着。

    这还是自己的父亲吗?这还是自己的二叔吗?爷爷?别开玩笑了,哪有自己的爷爷对自己孙女不管不问,还落井下石的。

    王月嫣每天都一动不动的倚在栏杆上,就那么呆滞的看着面前的花花草草。随着一天一天的过去,自己本来那颗纯净而又火热的心也蒙上了一丝阴霾,渐渐冷了下来。或许,只有同在王家的某一处的项天,才是其内心中最后一丝寄托了吧。

    “项天,你在哪里啊?赶快带我离开这个家吧!只要你能带我离开这里,你要带我去哪里我都愿意。”王月嫣眼眸微垂,好似自嘲一般道:

    “呵,王月嫣啊王月嫣,你还真是痴心妄想啊!我如今都是被秘密看管着,师弟又怎能找到我呢?”

    “哦?那他找到你怎么办?”这时,一道略显的惊诧的话语传入到王月嫣的耳中。

    “大不了以身相许喽,反正我早晚是他的人。”王月嫣听到这道声音时,一时间倒也没有反应过来,便下意识的将其心中所想全部说出。

    “这样啊!月嫣,那你不可要食言哦?”随着王月嫣的目光再次出现了生机,一道修长的身影伴随着轻笑之声显露了出来。

    “啊!师……”看到面前的人影时,王月嫣不禁轻呼了一声,可随即就被前者捂住了嘴巴。

    “嘘!我的好师姐,五天的时间啊,你怎么就弄成这幅样子了。”看着面前俏丽之色尽敛,一副蓬头垢面模样的王月嫣,项天的心中不禁微微一抽,鼻子竟有些发酸。

    “嗨!没什么。师弟,你怎么到这里来了?难道是我爹让你来的吗?”看到项天的到来,王月嫣本来死寂的内心不禁重燃起了一丝希望。只见其一个箭步冲到项天面前,双手抓住后者的手臂颤抖不停。

    项天看着一脸期待之色的王月嫣,心中不禁闪过了一丝黯然与不忍,旋即说出了一句让他后悔三千多年的话来。

    只见项天强笑一声道:“对啊!如果不是你父亲他们,我又如何能知道这里,带你逃跑呢。”

    “我就说我父亲不是那样的人嘛!嘻嘻,对了,你来找我逃跑?这话是什么意思?”王月嫣先是一喜,随后又有些疑惑道。

    在王月嫣年幼之时,母亲便在一次执行任务中意外身陨,整个家族中也只有父亲最为疼爱自己。虽然二叔他们对自己也不错,可那是看在自己是家主孙女的份上。

    虽然王月嫣平日里疯疯癫癫,但其心中早就有了明悟,所以在其心中,王旭才是前者在王家最为重要的人。

    现在看来,当日自己的父亲虽然看似冷酷无情,可毕竟在心底还是疼爱自己的,一念至此,王月嫣心中也不禁流淌过一丝暖流。

    项天将手放在了王月嫣的头上,轻轻的抚平后者的秀发道:“我这次来的目的,就是要带你离开。如今王家上下一致认同你嫁到赵家,就连你父亲也无能为力。所以我这次才过来要将你带出去,只要等到宗门援兵到来之时,我们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剿灭赵家,让你从中摆脱出来。”

    ……手机用户请访问m.biquge.cz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