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堕风 > 第七十九章 力战筑基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cz,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赵乾一听,心中不禁骇然起来,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本来秘密提取凤血之事,心中竟搞得连御魂宗都派人过来了。

    不怪赵乾这么想,一般世家落败之事,御魂宗是不会去管的,毕竟修真界弱肉强食,适者生存,只要不危害到宗门利益,那么对方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如果能让宗门出动如此众多的人马,那绝对是涉及到极为重要的事,除了提炼凤血,赵乾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当下便高声叫道:“上使饶命,我不过是想将王家的凤血提取出来后,再进献给宗门而已,绝无私心啊!”

    “凤血?呵,当年那个传说还真有人信啊!”公孙岳闻言,心中不由一动,王家当年那位老祖说过他身怀青凤血脉,不过都当成笑谈罢了,没想到还真让赵家从王家族人里面提炼出来了。不过此次前来意在灭掉赵家,当下不由高声喊道:

    “哼,提炼凤血。那王家老祖当年乃是我御魂宗长老,曾为宗门立下过汗马功劳。你赵家不仅没有心怀敬畏,而且还暗杀王家后人,按宗门律法,理当灭族。”

    公孙岳说完,只见其周围将出现了数十道身影。其看了看项天,随即对后者道:“师侄,你带队去灭掉赵家人员,至于筑基期修士,就由我们负责了。”

    “哦?长老,难道不让我们对付筑基修士吗?”项天闻言,不禁愣了一下。

    “你想对付筑基修士?”这一次不仅公孙岳惊讶不已,就连其他金丹修士和一众弟子也不禁望了过来。

    “此次历练,赵家众人就交给其他外门弟子了。至于我们这些亲传弟子,还是去对付这些筑基修士吧!”项天看着对面的赵乾,前者面色一冷,随即转身对众弟子道:

    “御魂宗外门弟子去下面屠杀赵家众人,亲传弟子迎战筑基修士!你们可敢随我一同前去。”

    “我等愿往。”一众弟子闻言,尽皆大声说道。

    其他洞府的亲传弟子的心中俱是傲气非凡,此次与外门弟子一起行动,难免会有一些排斥。心中一听到能与他们分开行动,自然万二分乐意了。

    项天也是看中这一点,所以才想出了这个办法。自己当初与练气巅峰的王旭王松交战,进步非凡,如果继续与练气期修士争斗的话,却是很难再有进步,这才想要挑战筑基修士。

    这些御魂宗各大洞府的亲传弟子,平日里高高在上,心中有些傲气也是在所难免。如今跟筑基期修士争斗,虽然人数上占优,但也很难取胜。项天也是借此来打压一下他们心中的傲气,免得日后惹下一下不必要的祸端。

    其他三位金丹修士的脸上不禁有些担忧,不过公孙岳活了这么多年,又怎能看不出项天此番用意,只见其眼中流露出一丝赞赏之色,旋即道:“你等放心去吧,这里有我等看着。”

    “是!”项天一众弟子领命,下一刻只见众弟子各自展开了遁光散开,将赵家之地内所有人尽是拢了过来。

    “启动护城大阵!”赵乾也是一个果断之人,见得事情已经无法挽回,随即尖叫了起来。

    轰!

    赵家众人一直观察着场中局势,听得家主大喊,众人的法力瞬间暴涌而出,直接将这座城池之外凝聚出一面五彩的光幕。

    “在我等面前还想班门弄斧,给我破!”项天这面,只见一位金丹老祖冷笑一声。当下袖袍一挥,一道黑光伴随这鬼哭狼嚎之声瞬间激射而出,直接将马上形成的光幕震碎开来。

    “哇!”“噗嗤!”

    赵家在城内的一众修士都不过是练气期而已,虽然人数颇多,又有阵法相护,但其防御面积实在太大,加上出手之人更是比他们强上无数倍,当下阵法破裂,众人也受到阵法反噬,相继吐血不止。

    “杀!”

    一声怒吼突然从项天口中发出,只见其手中黑光一闪,百鬼幡便出现在其手中。而后项天单手一摇,百余只厉鬼纷纷从幡中涌现而出,直扑赵乾众人而来。

    “家主,怎么办啊!”见得项天一马当先飞遁过来,赵乾身边的两位老者也不禁上前急声说道。

    “唉,看来事情已经败露,二位长老,还是与我一同杀出去吧!”赵乾低叹一声,旋即眼中怨毒之色一闪,厉声说道:“你们记住,只要我等有一人能逃出去,那就一定要想尽办法对付御魂宗。”

    两位老者闻言,其眼中浮现出了一抹苦涩,旋即摇了摇头。他们也知道,此番逃出去的可能性微乎其微,赵乾这么说,也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

    双方说话之时,项天的鬼卫也尽数欺身上来。赵乾三人虽然被困,但其筑基期的实力也不是盖的,只见三人呈品字状站立,单手一伸,当即大喊一声:“鬼灵焰!”

    三股滔天魔焰顿时自三人手中发出,那些鬼卫的实力最多不过练气五六层,又怎能抵挡住三位筑基修士的攻击。在那三股魔焰喷涌过来是,只听“吱吱”之声从鬼卫口中响起,旋即慢慢的化为了袅袅黑烟消散于人间。

    项天见此,其眼中也未出曾现过一丝慌色,手中百鬼幡一招,那些袅袅的黑烟便迅速的被其吸收,而那幡面的颜色也不禁愈发的深邃起来。

    “以魂养器,这小子倒是厉害,竟能学会这一招。”飞舟之上,一位面容枯槁的中年男子不禁惊疑一声,旋即皱眉道:“这项天好像在丹道上的造诣很深吧,没想到竟然在炼器上也颇有涉猎。”

    “不过是一个基础的手段罢了,也并不能说其在炼器上有多强。”这时,旁边的公孙雪摇头说了一句,“那项天只是将鬼气收回百鬼幡,并没有下一步动作。如果他真会炼器的话,那么他刚才应该直接将其化开。至于他为什么要这么做,无非就是靠这百鬼幡的灵性来自动吸收罢了。”

    二人说话间,项天不进反退,摇着他的百鬼幡就闪到了一边。这时,一众亲传弟子飞身上来,一时间,各种骨制法器,符箓冲天而起,一股脑的就对着赵乾三人砸了过去。

    最让项天在意的,就是谢琳师姐手中的法器了。后者双手中各拿着一只黑布娃娃,布娃娃的五官,此时尽皆流出了血红色的液体,而后化为了一条细如发丝的血色线条,瞬间激射到赵乾三人的方向。

    “师姐手中的那两个物件,应该是拘灵娃娃吧!我记得老祖说过,这拘灵娃娃是我幽冥洞的‘幽冥四宝’之一,既可以当做战斗傀儡使用,又能短时间控制住对方行动能力,据说还有一丝诅咒之力。”

    只见那条细如发丝的血色丝线隐藏在众多砸下去的法器之中,而后光芒一敛,竟悄无声息的钻进赵乾身后的其中一人体内。

    “哼,米粒之珠,也放光华!”赵乾三人未曾察觉血线攻击,而后见得数件法器迎面刺来,不由轻蔑一笑,旋即手中光芒大放,瞬间一道漆黑的魔焰再次涌现,直接将众多法器包裹起来。

    “不好!”一众亲传弟子脸色微白,众人法器与其心神相连,在被魔焰裹住之后,就感觉到这法器所受的伤害比想象中的要强的多,当即手中法决一变,就要将法器收回。

    “桀桀,晚了!”赵乾见此,眼中不觉闪过一丝残忍之色,而后暗自将法力一提,魔焰的态势不禁增强的几分。

    就在这时,半空中的谢琳不禁娇喝一声,旋即手中拘灵娃娃一动,只见此物上血光闪动,诡异异常。

    轰!

    那拘灵娃娃血光大放,几乎同一时间,赵乾身后的那名长老面色竟浮现出一丝不正常的黑气,当即大叫了一声,手中持续的黑色魔焰猛然间爆炸开来。

    赵乾和另外一名老者将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周围的修士身上,根本没有料到身旁那位老者竟出现如此变故。随后二人一时不差,便猛然间被失控的魔焰波及到,顿时哇哇大叫起来,身体也被这股恐怖的劲气震得倒飞而出。

    “就是现在!”飞速后退的项天瞅准机会,左轮直接闪现在手中,而后神识一扫,将那名身中拘灵娃娃攻击的老者锁定,“砰”“砰”就是两枪。

    “韩长老!”

    “老韩!”

    赵乾二人稳定住身形之后,不由的将视线看向了那名老者,只见其眉心、咽喉之处竟破开了两个大洞,正汩汩的冒着鲜血。

    众人见那名老者死后,竟一时停下的遁光,而后将视线不约而同的投向了远处那位身形修长的青年。

    “好可怕的算计!”

    众人心中不禁闪过了这个念头,只见那位身形修长的青年凭空一转,直接化为一道黑气,快速冲入到老家另外那位老者面前,而后双手握拳狂捣而出。

    “混账!”那名老者微微一惊,随即面露一丝恼怒之色,一掌对着项天拍了出去。

    ……手机用户请访问m.biquge.cz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