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堕风 > 第八十三章 神秘僧人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cz,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师弟,你大可以不必这样的。”谢琳轻叹了一口气,看着眼前自怨自艾的项天,而后又将头望向了飞舟之外的景色。

    “或许有其它的方法,不过这个方法却是最有效的。”项天耸了耸肩,显得无可奈何,如果真有其它方法的话,他也不会这么做了。

    周围的景色迅速的掠道飞舟之后,项天也不禁有些触动。只见其左手一抓,一件青色长袍出现在其手中,将其披在谢琳身上。而后项天倒退几步,旋即黑光一闪,却是百鬼幡出现在其脚下。

    “既然月嫣之事已经了结,那我也该按照当初的计划出去历练一番了。相信过不了多久,我等还会再见面的。师姐,保重了。”

    咻!

    项天说完,只见百鬼幡黑光大盛,直接将项天从舟中载起,百鬼幡遁光一闪,载着项天飞遁到飞舟数丈之外,而后又是一个晃动,带着项天迅速飞离开来。

    就在项天走后不久,谢琳忽然伸出一只玉手,轻轻的抚摸这项天披在其身上的那件青色衣袍。而前者不知何时转过头来,目光望着远方那道开始模糊的身影,心中也是升起了一种复杂的意味。

    “师弟,你就这么走了吗?你知不知道这么做,却是伤害了多少人。月嫣师妹如此,飞儿师妹如此,就连我这个大师姐亦是如此。”

    “这么做也好,至少在这段时间里可以让我们都各自冷静一番。师弟,保重!”

    狂风呼啸间,项天的身影已经远去,只有舟上那道倩影静静伫立,失去了项天法力所化的光罩,谢琳的秀发不禁随风飘舞,可那诱人的身姿却已无人欣赏。

    ……

    月嫣之事一共用了不到十天的时间就全部解决,可项天觉得仿佛过了一个世纪一般。回头想想,还真是有些头疼啊。

    就在项天走后不到一个时辰的时间,一种从心底传出的孤寂之感油然而生,使其产生出调头回去的冲动。

    “我这是怎么了?当初闭关的时候都没有过这种感情,外出捕捉鬼怪也不会觉得烦躁。难道,这就是孤独的感觉吗?”

    回想起当初的一幕幕,项天不由的闭上了双眼。自己当年还在地球上时,就是一个觉得人世间充满着无聊的普通大学生。

    一切是那么的单调,寝室、图书馆、教室、食堂……无尽的枯燥感,侵蚀着项天的内心,本来一股觉得此生已经碌碌无为的他,也开始变得麻木起来。

    老天可能就是喜欢和他开玩笑,就在已经对生活不再抱有期望的他,竟然来到了这里,一切都无法用科学解释的地方。

    飞剑、修仙、灵根、镇界碑、封神之战……这些本来存在于小说中的东西,突然出现在项天面前的时候,本来那颗原本沉寂下去的心不禁再次燥动起来。

    本来的那个宅男,已经满手……额,左手血腥,一个又一个强大的妖魔鬼怪,以及敌人在其面前相继陨落,造就出一个知道愤怒,知道悲伤,知道高兴的他,周围的一切又重新焕发出来色彩。

    此次解决月嫣师姐的事,项天也从中感受到了世间的冷暖,也懂得了背负。或许,现在的他,才是一个真正活着的人吧。

    夜色不知不觉的来临,项天也跟随着本心飞遁到一片茂密的丛林之中。

    “嗯?我怎么到了这么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这是哪里啊?”看着周围陌生的景象,项天不禁四处打量了一番,旋即看了看天上的点点繁星,这才惊觉原来已是晚上了。

    “哪里?你不是一直吊在御魂宗飞舟后面飞遁吗,怎么还不知道这里是哪里了?”一道沧桑的声音突然自项天身后响起,项天闻言,不由得闪电般转过身来。

    “什么人?出来!”以项天如今筑基期的神念,竟是没有周围有人,虽然其有些恍惚,但也应该能感应到周围的一些事物,现在的他竟然没有发觉,那只能证明一件事——对方也不是普通人!

    只见数丈外的一棵大树下,一道黑影坐在地上,而在其前面则是一个火堆。在其听到项天叫喊声时,这才将目光转了过来。

    四目相对,相比于项天眼中的那一丝警惕,对面的那人却是满眼笑意。

    “呵呵,施主。贫僧不过是一云游的僧人,不是什么大人物。今看施主好似有些迷惑,这才叫喊了一声。”项天仔细看时,却是一位僧人坐在火堆旁边。后者不过一中年模样,看起来倒也颇为和善。

    项天眉头微皱,旋即沉声道:“哦?既然在此烤火,又怎知我追赶御魂宗飞舟?都说出家之人不打诳语,你这和尚却是犯了清规。”

    “阿弥陀佛,施主观察好生敏锐,贫僧佩服!”那僧人道了一声佛号,旋即笑道:“施主一身邪功护体,怕与御魂宗也拖不得干系。只是贫僧观施主功德之光隐现,业力丝毫不沾,这才唐突一声,还望施主见谅。”

    “唐突?大师言重了,若刚才大师动手的话,在下也不可能完好无损的站在这里了。”项天一边说着,其神识却是不断的探测这名僧人。只观其周身宝光充盈,内藏一丝凶煞之力,隐而不发。当即暗自催动法力,已防不测。

    “相逢既是缘份,这林间的夜晚可是冷的很,施主不如到这边来烤烤火吧。贫僧这里虽无酒肉,却是还有些斋饭。”对面僧人好似浑然不觉,只见其单手一摆,直接对项天做了个“请”的手势。

    “呵呵,在下吃了这么多年的酒肉,却是很少吃这素食,既然大师热情相邀,那在下就却之不恭了。”项天眉头一挑,心中急速转动,旋即轻笑了一声,便直接走过去坐了下来。

    “贫僧这里有些葱饼、斋饭等素食,不知施主喜欢什么?”见得项天大大方方的坐了下来,对面僧人眼中不由得流露出一丝赞赏之色,旋即道。

    “斋饭无味,葱饼最香,我就要葱饼了。”项天坐下之后,便似笑非笑的看着对面的僧人,俯身上前。

    “阿弥陀佛,看来施主已被这味觉之象所蒙蔽,这葱饼虽有滋味,却无斋饭那般白净通透啊!”对面僧人摇了摇头,手中却是出现了一张葱饼,递于项天。

    项天轻抿了一下嘴唇,而后便将那张葱饼接过。嗅着葱饼那种独特的香味,项天不禁食欲大开,一边吃着,一边看了一眼对面的僧人。

    “我被味觉所蒙蔽,那大师又为何被视觉所蒙蔽?天地万物的存在,自有其价值,何必自行褒贬,又强加于他人呢?”

    对面僧人闻言一滞,旋即道了声佛号,口中说道:“施主大智慧,贫僧佩服。不知施主名讳,可告于贫僧?”

    “名讳?大师不着于皮相,又何必在意,如果大师执意要知道的话,叫我‘堕’就可以了。”项天眼皮微垂,盯着手中已剩半张的葱饼,继续道:

    “堕,是堕落的堕。堕落于世俗之间,体会人间百态;堕落于修行之间,体会天道不仁。我虽堕落,但却超然于众人。”

    僧人闻言,不禁再度失色,随即双手合十:“施主之言,如醍醐灌顶,贫僧佩服。诚如施主所言,贫僧入佛门、净六根,却是畏于世俗了。”

    二人对话寥寥数句,对面那僧人想用佛法来渡项天,却不想被后者反将一军,僵在了那里。

    “今日得见施主,贫僧真乃三生有幸,既如此,贫僧也堕落一回。不知施主可有酒肉?”过了半晌,见项天已经消灭了手中的葱饼,僧人这才又拿出一张递与项天道。

    项天闻言,当下笑着接过了葱饼,神色微微一松道:“你这和尚好买卖,两张葱饼换我的酒肉,也罢,今天就依你。”

    项天说完,直接从储物袋中拿出了些许酒肉,递于对面僧人。

    僧人接过,面色浮现出一丝矛盾,旋即张嘴咬了下去。

    “大师,味道如何?”项天看着对面僧人的模样,眼中也是闪过一丝惊色,没想到对方还是个真和尚,却被他给带坏了。

    “人间美味!”僧人吃了一口,不由得赞叹一声:“修行百余载,却是白活了。看来以后,还是当个酒肉和尚比较好。”

    项天闻言,面色不变,可心底却是不由得大惊起来。

    修行百余年?对方气血还是如此充盈,恐怕其修为最少也要筑基巅峰。

    “适才大师问了在下名讳,我却是忘问大师法号了。”看着吃着酒肉的僧人,项天略微斟酌了一下,随即低声问道。

    “贫僧?”那僧人闻言,口中的动作不禁微微一顿,旋即沉吟半晌,一眨不眨的盯着项天道:“贫僧法号告诉你也无妨,堕道友,贫僧智贤,至于俗家的名讳却已忘记了。”

    那僧人说完,项天一脸无所谓道:“原来是智贤大师,久仰了?”

    “久仰?”那僧人看着项天那一副“你是谁啊”“我又不认识”的样子,前者的嘴角不禁一抽。

    ……手机用户请访问m.biquge.cz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