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堕风 > 第八十七章 玄剑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cz,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这部法决玄妙异常,可里面还是有几处不对劲。”项天这边,碑灵将神识探进玉简半个时辰,最后放下玉简,对项天皱眉道。

    此时,天已大亮。在阳光的照射下,这山中的水气开始升腾起来,远远看去,竟显得有一丝仙家的飘逸。

    “我就知道这里肯定有鬼,碑灵,你要不帮我把它扔了吧。”碑灵前面,只见一位身形修长的青年,此时正一脸愤恨的看着碑灵手中的那枚玉简。

    碑灵单手一翻,并没有按照项天所要求的那样把它扔掉,而是直接收起来道:“如果那样的话就太可惜了,这枚玉简中的法决虽有纰漏,可你忘了我是谁啊!”

    “你是谁?你不是碑灵吗?”项天眼中红白之色连闪,口中没好气道。

    “谁问你这个了!”碑灵摇了摇头,口中却道:“这法决纰漏虽有,可其本身还是不错的。我身为镇界碑的碑灵,观摩的法决浩如烟海,区区一部法决而已,我把它改过来也是个轻松活。”

    碑灵这话说的也没错,其已经不知活了多少岁月,跟其前主人见过的东西也有不少,仅仅一部法决,她还是能处理的。

    “改?怎么改?要是你瞎改的话,你认为我敢练吗?还有一点,既然你知道的法决浩如烟海,为什么直接给我几个合适的。”见碑灵把那枚玉简收起,项天也是没好气的看了她一眼道。

    “呵,你倒是好算计!”碑灵冷笑一声,目光紧紧的盯着项天:“先不说我给你法决的好坏,如果我直接给你的话,你敢练吗?”

    “我阅览的法决是多,不过能被我记住的,那修炼起点可不是你现在就能接触的,所以你想要我给你的话,那你就快点把修为提上来。”

    “我再告诉你一点,你的修炼之路,身为碑灵的我的确可以给你提供帮助,但最关键的还是要靠你自己。一味的帮助你,只能让你产生惰性,你的道心既不能巩固,又不能让你成为真正的强者。”

    “你自己的路,只有你自己来创造。我能帮助你的,就是镇界碑中那些功能,还有在一旁指点,看着你不要走上歪路。”

    项天闻言,双眼再度恢复成了黑色,随即无奈的撇了撇嘴,悄悄嘀咕了几声。

    碑灵这些话说的不错,修炼之路只有自己去闯,那才是自己的。如果遇到什么事全指着碑灵,说句不好听的,那项天也就变向成为了镇界碑随意指使的奴隶。

    “好啦,此事我已知晓,那我问你,那部《万念金身决》的纰漏你何时才能修改过来?你可别告诉我一百年之后啊,那个时候兴许我就不在意这法决了。”项天也是叹了口气,随即问道。

    “这个你大可以放心,三天之后,我便把它交到你手中。”碑灵也看出项天暗自焦急,不由的安慰道。

    项天点了点头,而后好似又想起了什么。只见其单手一翻,竟出现了一把巨大的斧头。

    “哦?战神铁,这个斧柄好像是颗种子啊!”未等他说话,碑灵竟看着那柄斧子,抢先说道。

    “战神铁?种子?”项天看了看碑灵,旋即有看着面前的斧子道:“这是我在灭赵家时,宗门高层赏赐我的。当时还有一面镜子,威力好似不低,但是我却觉得这斧子有问题,这才把它拿了出来。”

    “有问题?怕是你小子的圣修之瞳感应到的吧?”碑灵似笑非笑的看着项天,朱唇微启道。

    项天闻言,不禁愣了一下。当初自己选这把斧子时,完全是因为上面的材质看不出来,怎么又跟圣修之瞳扯上关系了?

    “我在选它时,圣修之瞳也没有反应啊!怎么,这东西难道与圣修之瞳有关?”项天思前想后,却是不记得有这回事,当下问道。

    “什么!圣修之瞳没反应!不可能啊!给我看看。”碑灵听道项天解释,不由的诧异一声,旋即将项天手中的巨斧讨要了过来。

    碑灵将那巨斧拿在手中之后,仅仅是略微掂量了一下,随即用葱指弹了几下,顿时一阵金戈交错之声响起,震的整个山间回荡起来。

    “原来是这样啊!”碑灵螓首轻点,而后看了看项天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你先从这里出去,到世俗间找一家村落,到时我再告诉你。”

    碑灵说罢,只见其身上一阵氤氲散发开来,随即化为一道流光进入到项天体内。

    项天见此,不禁眉头一皱,旋即沉吟半晌,最后竟一跺脚,直接飞遁而起,消失在了天际。

    ……

    两日后,数十里外的一处村落,树上的喜鹊呼吸着新鲜的空气,看着枝头不时滴落的几滴露珠,不禁欢快的叫了起来。

    就在这时,离树不远的古道上,迎面走来了一位布衣青年。这位青年头带锦帽,手拿一白纸扇,一副浊世佳公子的模样。

    “这位少侠,不知您来我村落这里有何要事?哦,对了,鄙人姓施,是这个村落的村长。”布衣青年行走间,对面一位坐于木凳之上的老者双目一睁,看着面前要过来的青年,急忙上前询问道。

    “原来是施村长,您好!”布衣青年白纸扇一折,对老叟微微欠身,随即道:“在下玄……玄剑,行至此处有些口渴,特来讨一碗水喝。”

    “哦?这样啊!少侠请跟我来。”老叟和蔼一笑,便转身引路。一边走着,一边对面前的青年说道:

    “少侠不知,就在昨天下午,我们村子里突然出现了许多凶兽,一个个体硕庞大,模样狰狞。许多村里的青年聚集起来去打它们,却有好些个都被它们打伤了,若不是最后关头出现了一位和您年纪差不多的少侠,我这里可能就又是一副景象了。”

    “凶兽?少侠?这位老丈,不知那少侠现在何处,我也好见见。”布衣青年闻言一滞,旋即笑道。

    施姓老叟不疑有他,坦然说道:“哦!那位少侠啊!他昨天跟凶兽搏斗时受了点伤,此时正在我家疗养呢!”

    “受伤了?”布衣男子愣了一下,旋即伸手指着一处房子道:“那位少侠可是住在那里?”

    “唉?你怎么知道?”老叟脚步一停,惊疑不定的看着面前的布衣男子。

    “哦,老丈不要误会,在下年幼时,颇喜阴阳之术,如今也小有成就。适才感觉到那里的气息要远胜于村落的其它地方,这才瞎猜了一句。”布衣男子面色一变,随即解释道。

    那名施姓老叟闻言,不由的看了看面前的布衣男子,只见其单手一摆,却是指了指另外一个方向道:“既然少侠口渴,那里就有水,少侠打上一舀喝就可以了。至于这面见恩公之事,我看还是算了吧。”

    看着面前这位和蔼老丈慢慢的收敛起笑容后,布衣青年也知其意思,当下不好意思的笑了一声,旋即尴尬道:

    “老丈,我没有别的意思。行走江湖,就是要行侠仗义,快意恩仇。我闻那人竟有如此侠义之心,这才想要结交一下。刚才如有冒犯之处,还请老者见谅。”

    老丈上下打量着这位青年,而后者也知其对他产生疑心,当下去舀了一瓢水喝了起来,随即告辞一声,就要起身离开,竟没有丝毫留恋。

    “少侠且慢!”施姓老叟一伸手,却是将前面的青年叫住。

    “不知老丈还有何要事?”前面青年一顿,便将身子转了过来,不由疑惑道。

    “呃。”这老者也是面色闪过了一丝犹豫,最后摇了摇头,回身进了屋子。

    过了不久,那位老者从屋子里走了出来,手里有一包裹。待其走到布衣青年面前时,老者这才道:“我看少侠身无干粮,而这附近又无其他人家,恐路上饥饿,这里有些大饼,虽不值钱,却可充饥。”

    布衣青年还以为那施姓老者同意其见见那位少侠,没想到最后还是没让他见,而是给了他一些干粮。

    其心中郁闷可想而知,可面色却丝毫未露,当即拱了拱手,从袖口拿出一锭拳头大小的银子道:“那在下就先谢过老丈,我出门在外,也无他物,这银两就当是老丈的饼钱了。”

    “哎呦,可使不得啊!”老者何曾见过这么多钱,连忙摆手道:“我这干粮也就值几个铜钱,少侠还是把银两收回吧!”

    “施老丈,你就收下吧!那小子身份不一般,这点钱可不放在他眼里。”

    未等布衣青年开口,只听老者房屋外面传出了一道轻笑声。布衣青年抬头一看,只见对面之人身形修长,面容俊朗,双手负于背后,浑身散发着一种君临天下的气势。

    “在下玄剑,见过道友!”布衣青年眼中精光一闪,而后抱拳道。

    “原来是玄道友啊!在下张天夏,在这有礼了。”那位身形修长的青年眉头一挑,眼底闪过了一丝惊疑之色,旋即拱手道。

    就在这位张姓青年拱手说完后,布衣青年与其竟同时在心中说了一句话:“筑基修士!”

    ……

    起点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a>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a>手机用户请访问m.biquge.cz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