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主宰江山 > 第一章 穿越250年前……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cz,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乾隆三十年(西历1765年),汝州(直隶州)鲁山县城。

    城南陈家。

    大门外就是鲁山县的南大街,早已经车水马龙,人来人往,热闹不已。可大门内却安安静静的,连下人说话都不敢提高嗓门。

    陈典吏,陈大老爷的独子,年纪才满15周岁的陈鸣陈大少爷,六天前在小院乘凉的时候人突然晕过去了。这下子可把陈大老爷和陈夫人给急坏了,第二日连土门老宅的老夫人都急忙忙的赶来城里。

    陈典吏为了救儿子是不遗余力的,在鲁山的大夫不顶用时,快马加鞭派人去州城请来名医,结果州城的大夫人还没到,被鲁山县的大夫一连倒腾了三天也不见好转的陈大少爷,在第四天的时候自己醒了。陈家连忙再让刚刚赶到的州城名医与县里的大夫联合会诊,一群人揪断了自己的胡子,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可也不能向陈典吏胡诌诓骗,陈大老爷陈惠,祖上三辈起就在县衙讨活,执掌鲁山县户房十年,在鲁山县里说句话的份量没有县大老爷的七分重,也可比的五分,鬼知道自己这边胡咧咧了,转首是否就有‘内鬼’出告了,别没吃到羊肉还惹得一身腥。

    最后一众名医大夫据实已告,只能开出一剂安神补脑的温养方子,然后要陈家人小心照料,并且告诉陈家人禁勿喧哗。

    所以打那之后的这三天里,陈家连看门狗都给宰了。

    太阳照到了屁股上,陈鸣一脸懒样儿的从床上爬起来。这年代的屋里可没表,看着外头的阳光,估计是到九点后了。

    外屋候着的小厮、丫鬟听到动静后连忙进来,或是赶紧伺候着少爷穿衣服,或者端着铜盆,拿着毛巾,还有青盐和牙刷,是的,满清中叶是有牙刷的,这玩意儿刷新了他脑子里对满清的印象分。

    “今天可又有亲戚到?”

    “回少爷,老家的七公大老早就到了,正在跟老夫人和夫人说话。老爷也在。”

    “哦?父亲今天没去县衙?”

    陈鸣略感惊奇。穿越已经三天了,三天的见闻结合脑子里就有的记忆,他已经能清楚的知道陈家在鲁山的份量,也知道现今自己的这个爹是什么样的一个人了。

    这是一个与前世的父亲很相似的人,不善于表达自己的感情,虽然看起来温温和和好说话,实际上却是职业赋予的外表,内在是一个用行动来表达感情的人。这让陈鸣对陈惠多出了一份舔犊之情,加上记忆的同化,陈鸣对今世的这对便宜父母倒还接受。就是不知道前世的父亲母亲接到自己身亡的通知后会多么的悲伤,万幸自己还有个大哥。

    或许,这个时空的陈鸣也有可能‘穿越’到21世纪自己的身上去了。

    再多的思念陈鸣也只能埋在脑海里,或是从记忆中陈惠的做派里找到父亲的一丝身影。

    陈惠对待儿子很严厉,女支院赌场从来不让进,还施行严格的财务管制。可另一方面,每逢生日年节,陈鸣又总能收到老爹一份厚礼。

    ——不是金银,而是不可变卖的实物。比如玉石棋子、古玩雕饰,或是好马!

    15岁的陈鸣已经跟着自己老爹学习了七年算账的本事,并且打三年前开始跟着老爹见习——算是很见识了一番社会的黑暗面。

    陈鸣通过‘回忆’,发现****真正是好啊。前世的当官的再黑也没有这个时代黑。21世纪好歹还有个约束,现在呢?真正是王法也打不过老爹的一张嘴去。

    如今之县衙,没那么多的局啊、科的,一共三班六房,其中户房最贵,刑房最威。陈鸣的老爹是户房的一把手——典吏,只要户房与刑房做好了沟通,在于地方保长一类的地头蛇略略的分润一二,待到收缴税收之时,把那不长眼的肥羊缴纳之税消减上一二,然后说其瞒报产业,逃避国税,刑房的衙役直接就能去拿人。

    苦主倒是能去告状,先决条件是你能把状纸递上去,然后你告个状又要用多少钱?不知道衙门是有名的‘衙门八字向南开,有理无钱莫进来’?

    你吃那么大苦,费那么大的力,花销那么多的钱,还不见得能打赢了官司。何苦来哉跟户房一帮人顶牛?被勒索的时候,直接把钱给了户房不就什么事儿都没了吗?那银钱上的开销还十有八九要比打官司来的少。

    陈惠户房典吏的位置已经坐了整整十年,在这之前他在衙门里熬了十六年。陈家从陈鸣老太爷那一辈起就在县衙里当差,先是白役,20年才补上了一个正缺。从陈鸣的爷爷那一辈起摸到了典吏的位置,前后长达三十年时间,纵然陈鸣的爷爷死的有些早,中间隔断了六七年,陈家在鲁山县衙也是真正立稳了脚跟。那也是鲁山土门陈氏发达的奋斗史啊。

    所以别看县城里的陈惠一家,一不沾手家族的店铺生意,那是五堂叔在经营;二不打理山里的矿藏和土门的瓷窑,那是他亲二叔在打理,这位亲二叔是庶子,住在土门老宅,平日里还有个老佛爷死死地压在一家子头上,很够悲催的;但陈惠是土门陈氏当之无愧的族长,当家主事人,整个陈家的八百亩公田的地契,店铺的地契,瓷窑矿藏的文书,全都在他手心里握着。并且作为陈氏主脉,陈鸣还知道自家自身还有着整整一千五百亩地。整个陈家也没人会说一个不字,这就是一个‘典吏’的震慑和影响力。当然,这里面还有陈鸣的大哥一份力气,他的大哥是庶长子,陈鸣他老娘过门八年才生下了他,在陈鸣之前,陈惠只有陈岗一个儿子,小妾纳了四五个,就出了一个陈岗,连个闺女都没有,照陈鸣的想法这绝对是陈惠自己身体有毛病。

    陈岗在十二岁的时候被陈惠过继给了族兄陈庆平,这位陈鸣的族叔可是陈家少有的文化人,17岁高中秀才,19岁媳妇过门还不到一年就病死了,也没留下一个后来。陈鸣那族婶带着嫁妆回娘家了,陈家不是什么高门大户,且陈庆平连个一儿半女都没留下,没道理让那族婶苦守。

    陈惠过继陈岗给陈庆平一支,时间已经间隔了七年,说的好听的是继承香火,让陈庆平后世清明还能吃上一份贡,省的在地下也过苦日子,实际上是接着陈庆平秀才的名头给大儿子洗脱了衙役之后的污点。

    是的,自从雍正帝赦免了十大贱籍之后,衙役之后也能考功名了。但这出身日后即便真的有了出息,也会被人‘另眼相看’。甚至影响到士林声誉,让陈岗再好的天分也走不到北京。

    说起来也是陈惠的一片慈父之心。

    陈岗过继出去的时候,陈鸣才五岁,现在跟这位大哥的感情说不上亲近,但也不太疏远。

    反正人都过继出去了,对于陈家的家业一点继承权都没有了,对陈鸣造不成半点威胁。并且陈鸣他老娘高氏一家,他的亲舅舅高鹏起,早年捐了监生,掏光了高家的家底,谋得了鲁山县鲁阳关巡检的位置。那可是鲁山县里的一霸!陈家要不想跟高家翻脸,变亲家为仇敌,陈鸣这份家业那是稳如泰山。

    所以很确切的说,陈家在鲁山县就是一个根深蒂固的坐地虎。只要不出天塌地陷的大乱子,陈家的富贵还能再延续上几十年上百年。如果陈岗能够真的金榜题名,陈家日后甚至可以摇身一变成为书香门第,步入鲁山甚至是汝州的台面。

    今天陈惠没去县衙,那是今个是县衙旬休。当官的也是人么,是人就要休息么。

    陈鸣洗刷干净,穿戴整齐,外屋桌子上已经摆好了早餐。并没有什么大鱼大肉,他现在需要温养,大鱼大肉之类的跟他没缘了。一碗熬的金黄的小米粥,一叠咸菜,一个拌黄瓜,一个拌双耳,鲁山这里可是出了名的木耳之乡,再有一个切开了的咸鸭蛋,蛋黄红红的直流油,让人看着就有食欲。当然还少不了两道点心。

    陈惠这个人在十年前,也就是大儿子陈岗过继出去,自己坐上户房典吏的宝座之后,人的思想观念可能有了改变。也可能是他为了树立形象,反正‘口味’变淡了,连吃饭都要餐食清淡,陈鸣这么一病,他的早餐就更加清淡了。这样的早餐对于陈家的家势来说,简直简朴到朴素了。如果是原先的陈鸣,一连多日这样的饭食早就厌了。但陈鸣已经换了内核,对于来自21世纪的陈鸣来说,这绝对是美味!

    21世纪街头早点摊子上的小米粥哪有这味道?

    他始终搞不懂原陈鸣怎么就一下子昏过去了,他自己在21世纪也没被雷劈,也没摸电门,怎么就穿了呢?还是清穿?

    这是乾隆三十年啊,满清的国势还处在一个顶点。自己家里又是如此富贵……

    陈鸣一边念着‘清穿不造反,菊花套电钻’,一边内心暗暗纠结。这不是清末,那个时代造反是大势所趋。甚至不是乾隆末年,那时还有一个白莲教做盟友。

    在乾隆中叶,满清王朝国势最胜的时候,想造反,更要造反成功,谈何容易!

    现在陈鸣的家势多好,多棒?一千五百亩地,其中四百亩是昭平湖岸边,那可是整个鲁山县最好的地段了。四百亩全是上等的水田。

    在鲁山,在这个七山一水两分田的鲁山县,全县鱼鳞册上载录的田亩不过三十万六千余亩,算上大山沟里开垦的私田和豪强地主家瞒下的隐田,全县田亩不超过三十五万亩。在乾隆中叶这个满清王朝皇权的巅峰时期,鲁山县竟然还能瞒下一成多的土地,陈鸣也不知道该如何判断了。说这是满清末路的征兆?见识不广,更不高深的陈鸣在这点上没有发言权。但是整个鲁山县最上等的水田只有一万三千亩。全部在昭平湖边,人人肉眼可见。陈家能在其中占据四百亩地,也就可见陈氏在鲁山的地位了。

    有这样的家势家产,如此的富贵,21世纪辛苦打拼多年月薪还不满六千大洋的陈鸣是拒绝不了的。人都是贪图安逸、贪图享受的。如果他不知道历史,不知道百年后中国的耻辱史,这样安安静静的享受一辈子富贵也是很不错的事情。

    陈家还有自己的瓷窑,汝州千年以前就是瓷器的生产重地。现在是没落了,可陈鸣知道骨瓷的配方啊,让陈家的工匠照着配方去做,总能搞出来的。这东西在陈鸣认知里,应该有一定的市场的。未尝不能一鸣惊人!

    而且他还知道怎么土法上高炉,大炼钢铁的,虽然也是嘴炮的功夫,全是奇点给他点开的天赋,但鲁山这地方陈鸣是知道的,前世他在漯河【河南】工作,漯河离鲁山很近,这里属于平顶山!鲁山这个地方是有煤也有铁,而陈鸣原有的记忆也映证了这一点。

    陈家在鲁山西北方的山区里就开有两个小矿,一家挖煤,一家挖铁矿石,距离并不远。同时明面上陈家还开着一家小煤矿。在陈氏真正的老家——土门西边的小南沟,陈家的炼铁厂和打铁铺子就都在那里。那是陈家真正意义上的老巢。

    整个小南沟一百来户原住民,80%都姓陈。所以打陈鸣的爷爷那时起,办铁铺开私矿,地方就放在了小南沟这个陈家人放心的老根据地里。

    陈家从外头拿私盐,通过自身的关系打通与山沟沟里那些村寨,甚至在官衙册子上根本就没记载的村寨,用食盐、布匹、粮食等人生活所必需品,来跟这些村寨换铁料、皮毛、药材,再把这些所得向外运转去,甚至一部分自身能够吃下的铁料在铁匠铺子里转了一转,出来的就是价值倍增的菜刀、剪子、铁锅、镰刀、铲子等等。一来一往陈家获利不下五倍!即使上下打点分润一番后,陈家也能赚的盆满瓢满。

    陈鸣有自信让陈家在自己手里变得更加兴旺,对了,他还知道炼玻璃。

    所以,安安稳稳的生活,陈鸣自认为会过的很舒坦的。要是陈岗这个大哥能考中举人,再接着考中进士,纵然会影响到陈鸣在陈氏的地位,陈家在鲁山却更稳当了。这样的生活对于陈鸣这样来自后世的**丝来讲,是很有吸引力的。

    不过一辈子跪在地上给人当奴才,陈鸣品品,也怪不是滋味的。还是走一步看一步吧!

    现在陈家还是他老爹陈惠在当家做主,陈鸣想的再嗨,也是白日做梦。走一步看一步,想干什么事儿,手上至少要有实力。他是一个很实际的人!

    所以,陈鸣不会忘了历史,他要改变全中国的命运,这是最低的底线!但也不会狂妄自大,目中无人。现在他要做的,就是一点点积累力量!

    PS:新书上传,各位书友多多支持。求收藏,求推荐,求一切支持!手机用户请访问m.biquge.cz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