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主宰江山 > 第八章 小白文里写烂的梗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cz,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ps:新书上传,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支持!

    在陈鸣的嘴炮指点下,小南沟里竖起了第三座高炉。之前就有的两座高炉并没有动,要做陈鸣就做个新的来,改旧炉,陈家还不缺这俩小钱。何况旧炉一停,直接就耽搁了陈家的赚钱了。现在的旧炉可始终在产生着利润的。

    从打基,到烧制火砖,足足用了二十天,新鲜出炉的高炉才竖立在了小南沟铁厂。与传统的两座高炉不一样,新的高炉有一个堪称巨大的储热室,增加了一只巨大的水利风箱,原本一次只能出铁百十斤的小高炉,现在至少能一次出铁五百斤。

    当然,在陈鸣的认知当中,这样的高炉还是绝逼的小不点。只因为是第一次搞,没有经验,不敢盲目的贪大。并且这二十天里,陈鸣还根据山里面的煤矿挖出来的原煤,建立了一个规模不大的洗煤厂。

    他不清楚这时候的中国有没有洗煤这么一说,但却知道洗煤是煤炭深加工体系中一个不可缺少的工序。从矿井中直接开采出来的煤炭叫原煤,原煤在开采过程中混入了许多杂质,而且煤炭的品质也不同,内在灰分小和内在灰分大的煤混杂在一起。洗煤就是将原煤中的杂质剔除,或将优质煤和劣质煤炭进行分门别类的一种工业工艺。

    洗煤过程后所产生的产品一般分为有矸石、中煤、乙级精煤、甲级精煤,经过洗煤过程后的成品煤通常叫精煤,通过洗煤,可以提高煤炭的质量。这是最基本也是最重要的小国。、烟煤的精煤一般主要用于炼焦,而鲁山所在的地区属于日后的平顶山,平煤正是中国的炼焦煤之王!

    而炼铁炼钢,直接的原煤根本不能用,只能用焦炭。陈鸣一边倒腾小高炉,另一边就是想建立起一个洗煤厂,然后炼一批焦炭,也甭管利用率有多高了,只要能成就万事大吉。

    他这种作风还是很有‘改革试点’的学生样的,然而落在陈家的长辈们,落在陈惠、在陈聪的眼中,陈鸣这就叫做‘稳重’。拿不准的事情就先打小处着手,成功后再推广开来,很得陈家管事阶层的认可。

    要是一般的小年轻,有了骨瓷和抽水马桶的‘胜利’打底,再插手炼铁,可能心就变大了,但陈鸣依旧‘小心谨慎’,不激进,不自大自傲,这种心性在陈家一帮主事人眼中的得分一点也不比骨瓷、抽水马桶的胜利所得要少。只是陈鸣不知道罢了。

    ……

    陈鸣对高炉如此改进,就一点不同的声音都没有吗?那绝对是不可能的。

    这个时代的工匠都很有职业精神,或者说他们都死心眼一样‘膜拜’着他们已经认知的知识,就像尊敬神一样,不容得任何的更改。陈鸣要搞的小高炉在他们眼中简直是‘大逆不道’。

    所以,从开工起,一个个工匠,甚至是满头花白,五六十岁了的老人,说起来都是为陈家劳动一辈子的功臣,都恰着腰的跟陈鸣放对,让陈鸣心里很呕的是这些人言辞心意里都表现着一种‘为你好,为陈家好’的大义凛然,甚至这种‘大义凛然’并不是虚心假意,而是真真的出自一片为陈家好的忠心!这让陈鸣内心里感觉很古怪,又有些对这个时代‘精神’的更深次的感悟。他并不厌烦这些与自己放对的工匠、老人们,与前世那些拿了钱后要怎么干就怎么干的工人比,这样的工人似乎更让人放心。这群非常具有‘主人翁’精神的工人!

    这可不是现代社会,不是现代中国,兔子们还没降临这个位面的。这是中国传统社会的‘忠义’思想结出了一朵奇葩!

    陈鸣对此暂时保留意见,但现在就他个体而言,他是很喜欢的。

    当然了,偶尔的恼火也是免不了的。因为这些工匠不仅是在口头上反对,还另有实际上的动作——在屡次劝阻无效,见大少爷真的不听良言之后,这些工匠直接反应上高层去了。

    当时的陈鸣脑子里很可笑的冒出了‘越级上访’这四个字。这些人还会玩‘越级上访’了?

    陈鸣实在是佩服这些工匠们的操守,什么是工厂的主人翁精神,这他娘的就是啊。

    只是工匠们的‘上访’全被陈聪压了下来。对于陈聪的坚定支持,陈鸣还是有些小感激的。自己下乡快三个月了,这个便宜二叔是真真没有拖过他一次后腿。

    此次小高炉上马成功了的话,功分100,陈鸣可以占一半,工匠们占剩下的一半的一半,另外四分之一就该属于陈聪这个便宜二叔。是他一手‘镇压’了工匠们的骚动和上访,并且扛住了小南沟这块陈氏祖地几个老辈分的压力。

    年纪越大越固步自封,还喜欢倚老卖老。陈鸣可以对陈家的工匠工人们强硬,但不能对这些长辈们强硬。谁都有老的一天,谁也不希望自己年老的时候被小辈甩脸子丢面子,陈鸣要是敢这样做了,后果会影响‘深远’!

    所以,陈鸣现在是越来越喜欢他这个便宜二叔了。或许陈聪只是一个中庸之才,但他下能对陈鸣放权,上能给陈鸣成风挡雨,这就是最适合陈鸣的‘上司’。

    陈鸣对小高炉信心很足,别说技术是有一系列的改进,就是啥也没动,只靠着用焦炭炼铁,得出来的铁料质地也必胜过之前很多啊。速度上相应的也会快上不少。

    届时再用那出炉的新铁料炼成熟铁,会比之前的劣铁方便、快捷、省料、省力很多,然后熟铁生铁就可以坩埚出钢水了。

    当然,炼钢炼铁技术革新到这一步后,陈鸣脑子里的货也掏个差不多了。毕竟他人不是学冶金的出身,能知道炼焦上小高炉,也全是拜奇点的历史穿越文所赐。这样的手段在奇点历史文中已经给写烂了。

    陈鸣现在所做的一切,就是把奇点历史文中诸多被写烂的梗全都拿出来再重复上一遍。情况允许的话,他日后还会试着造香皂、肥皂,试着卖卖卷烟。穿越前陈鸣看过的一本明末神书里,主角搞得就是卷烟,记忆深刻。

    还有玻璃,玻璃镜,这个穿越者的大杀器在这个时代应该还能管用的。反正陈鸣在陈家是没见过玻璃镜子,陈家用的还是传统的铜镜。在乾隆年间,玻璃镜应该还是奢侈品,还没普遍到陈家这样的乡下土豪能用到的程度。那曹雪芹写的《红楼梦》里,就较多地提及了玻璃制品,尤其是贾宝玉房间里的西洋大玻璃镜。可见玻璃镜这玩意才普及到贵族权宦之家。

    感谢那些小白文,陈鸣脑子里装了不少的好玩意,好点子。

    再有那炼铁炼钢,造枪造炮,在诸多的历史小白文中,这八个字是完全连接的。但很可惜,这却不是陈鸣现在能够做的。

    他可以造枪造炮,甚至可以光明正大的囤积火药,鲁山县现在还有几个人不知道陈家再用火药开山铺路,在用火药开矿炸矿,用得着火药的地方太多了。而造枪造炮在这个时代的豪强之家也一点不稀奇。

    但这一切都有一个前提,不能过线,过了线儿,就等着整个陈家的反对反噬吧!手机用户请访问m.biquge.cz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