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主宰江山 > 第九章 统一战线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cz,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ps:新书上传,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支持!

    秋风萧瑟。秋闱的日子临近了,在陈鸣不知不觉中。当他还在小南沟忙忙碌碌的时候,人可不知道陈家的老太太每日都要坚持步行从家中走到集东口的夫子庙,恭恭敬敬的对孔老夫子的泥胎木雕点上一炷香。

    就连县城的高氏,都按耐下心中的小九九,天天到城里的文庙供奉香火。而整个鲁山县中像陈家这样作为的家庭,还有很多很多。全是有家人参加今年秋闱的。

    主意识被来自后世的灵魂占据的陈鸣,还是轻视了科考对这个时代的影响力,那是更胜过后世高考十倍、百倍的浩大洪流。但秋闱再浩大的影响力也阻碍不了人类对金钱的苛求,对于鲁山县此刻的几家豪强来说,什么乡试秋闱,全是清风拂面。反正他们家族,他们家族的亲戚里并没今科下场之人。

    对于现在的他们来说,从陈家手中拿到骨瓷的更多定额,才是最重要的。抽水马桶那啥玩意没技术含量,鲁山的瓷窑转头就能烧制出来,关键是那骨瓷。高中档瓷器的利润绝对不是低档的粗瓷大碗可比拟的。而且骨瓷这玩意数量有限度,不比那些粗瓷大碗,骨瓷烧制是要用骨头的。陈家实验所用骨粉全部是牛骨,但整个鲁山有能有多少牛骨头呢?

    乾隆中叶的中国是不比唐宋时候那般重视耕牛,但吃牛肉的家也是有数的。陈家在收购牛骨的时候,为了混人耳目,还收购了大量的鱼骨、羊骨、猪骨等,就是为了保密配方。

    这个限制已经是套在陈家窑厂头上的紧箍咒了,不想法子克服它,骨瓷的产量就提高不起。这个问题陈家联系了高氏的娘家人,高鹏起是鲁阳关的巡检,而鲁阳关是整个鲁山县最大的牲口市场,鲁阳关往南隔壁就是南阳府么。

    南阳黄牛可是全国都有名的招牌特产。

    高鹏起今年四十有七,是高氏的大哥。面相并不算衰老,方正脸,一双浓眉,鼻梁高挺,五尺二三的身高,两只眼炯炯有神。

    作为巡检,即使高鹏起早年为秀才出身,多少年的红尘磨砺下来,举止行为间也充满了武人的爽快、干脆。或是更改说他有股子乡间豪强土霸王的作风,也就外观上还剩有三分书生气。

    陈鸣是见过这个大舅的。在陈鸣的眼里,这个大舅并不算是真正的书生文人,四书五经对于这个便宜舅舅来更多是一块敲开官场大门的敲门砖,当发现四书五经并不能达成自己的愿望时,转头就彻底的将四书五经丢在了脑后了。

    “哈哈,好,好,分的好。利益均沾不吃独食,这才是为人处世和泰安平的真本事。”当着陈聪的亲面,高鹏起大声赞叹起自己的外甥来。话语中很有真诚,陈聪自己也觉得‘利益均沾,不吃独食’这八个字大好,如高鹏起所说的那样,是为人处世保家安宁的真本事。

    陈家以骨瓷、抽水马桶笼络整个鲁山县的豪强、士绅,等过段时候甚至能小范围的扩散骨瓷的配方,牢牢地将整个鲁山县的士绅豪强力量变成自己的盟友,那土门陈氏一门在鲁山就真的根深蒂固了。这连带着高家也大能受益。

    更何况陈家的根本利益根本不是产量有限的骨瓷,而是盐铁。在这条路上,高家是关键点,鲁阳关这个口是鲁山县往南的要道。高鹏起在鲁阳关巡检的位置上坐了十好几年,南面的路线打理的很是得力,地方豪强、巡检衙役、甚至南阳镇驻守地方的汛哨,以高鹏起的官位和能量当然不能彻底摆平,却可以牵头搭线。陈家的铁料很多都是由南阳府的地头蛇们拿了去,转手卖到了湖北的郧阳了。

    后者可是明清之际的大火药桶。

    从元朝时候这里就有流民定居,因为郧阳府地势险要,官府恐怕流民聚众闹事,难以辖制,蒙元时期就将这一带作为封禁区,是不许百姓迁入的。明朝建国初,朱元璋延续元制,对荆襄地区仍实行封禁政策,还派遣卫国公邓愈率兵到房县清剿,“空其地,禁流民不得入”。但到了朱明中叶时候,郧阳已经是当时最大的一个流民聚集区了,破产的农民如潮水般地四面八方涌进,流民人数高达一百五十多万。朱明却一个劲的驱散百姓,想将郧阳重新清空,官民矛盾最终引爆了震动一时的荆襄流民举事。

    五年之间前后两次大举义,震动了整个朱明。当朝唯恐坚持前策让郧阳的流民继续暴动,就捏着鼻子设立了郧阳府。这个制度一直持续到眼下时候,郧阳六县至今不变。

    但就像朱明中叶时候一般,眼下的乾隆朝也不是真正的太平盛世,每年都有大量破产的百姓变成一无所有的流民,郧阳府作为山高林茂之地,历来是流民的喜爱之所,到今天里头的流民没有百八十万,也不会少于三五十万了。

    在历史的原来轨迹上。嘉庆元年爆发的川楚白莲教大起义的一个爆燃点就是郧阳流民。眼下郧阳流民的时局还没困顿到起来造反的地步,却变成了陈家铁料的一处上好倾销地。

    陈家没那么大力量直接把铁料送到郧阳,南阳府当地的地头蛇从中转过了一道,但这也是关系陈家经济命脉的一条线。所以,高家人在陈家的影响力,和对陈氏一门的重要性,是不需要多说的。

    陈鸣根本看不上抽水马桶的那点蝇头小利,就是骨瓷他也不觉得会获多大的利。让他看中的是铁料,真正的好铁就是在鲁山本地价格也不会差的。

    ——鲁山产的铁料是不少,但质地普遍低劣。

    用小高炉炼出来的新铁料,其质地之优,简直是亮瞎了整个陈家的眼。

    在出铁的第二天,所有参与新铁炉建造工作的工匠都与陈家重新签订了契约,这法子是绝对不能泄露的。

    所以,有了这个大财源的陈家很明智的就做出了抓大放小,用骨瓷‘团结’整个鲁山士绅地主阶层的决定。搞好统战工作是很重要的么,统一战线‘统一’了敌人,就是强大了自己。

    这次的家族会议上,陈鸣不仅作为陈家的继承人出席会议,更以自身所有的‘才能+威望’,在家族中赢得了自己的一席之地。

    “利益均沾,不吃独食!”八个字就是他在会议上首先提出来的。陈鸣当然不是出于对整个鲁山局势了解的有多么深刻才得出的‘理论’,这是250年后网络铺天盖地的信息告诉他的人生哲理。

    人在实力弱小的时候,在规则完全被对方掌握的时候,该放弃的利益就该放弃。想要做大做强,必须要懂得取舍!

    “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达练即文章。这样的道理不是谁都能懂的。之前怎么就没看出这小子有这样的能耐?”高鹏起送走了目的达成的陈聪之后,回到家里感慨着跟家人说。

    “石头最爱看杂书,姑母还老说他不上进。现在陈家可不就是沾了那些杂书的光了?”陈鸣的表弟,生辰只比陈鸣小二十天的高彦明一边说着一边心里嘀咕:那些书我也多看过,怎么就没见过啥子骨瓷配方?

    “依我看呐,石头那是被姑母老虎当成了家猫养。现在人到来了外头,可不就是锥处囊中,其末立见了。我……”

    高彦明话还没说完,尥(尥)腿蹦起,就见高鹏起抓起手边的痒痒挠冲他扔了过来。边骂道:“兔崽子东西,学会拐着弯儿念叨了是吧?给我滚回去看书。明年再过不了童子试,看老子不打断你的腿!”手机用户请访问m.biquge.cz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