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主宰江山 > 第三十五章 旧知县,新知县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cz,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ps:新书上传,兄弟们求支持。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

    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朱升。

    这是元末群雄争霸时期,朱升为朱元璋献的计策。用后世网文的话说,就是‘种田’。

    后世的人有很多不喜欢种田文,他们想看的是一出场就大打大杀的激情文。可前世只是小说,现在陈鸣要面对的却是现实。他现在连小小的陈家都掌控不住,拿什么去造反?

    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

    朱升的这句话放到任何时候都有着大大的道理和意义。陈鸣现在的所做所为,实际上也是这三句话。在他的推动下,陈家开始在伏牛山深处修建寨落,开始在深山中造枪造炮,开始囤积粮食和物质,而不是让白花花的银子死死地躺在自家地窖里。

    清风寨的那门两斤炮,炮弹足足飞出去五百八十米,超乎了陈鸣的想象。虽然这个距离是借助了清风寨的高度,但平地放炮,怎么着也能有300米吧?

    小小的两斤炮有如此射程,陈鸣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清风寨作为陈家最后的退路,如今已经储备了一千多担的粮食和豆子,除了四十人的陈家家丁队伍,和上百人的工匠及其家人,还有小百人的农民。这些人是陈家在去年冬天招募的难民。

    乾隆二十八年,黄河在河南境内决堤15处,大溜趋贾鲁河,全省受灾52州县,山东曹州处河决,全乡等5县皆大水;安徽水灾严重;山西水灾20余州县,汾河决堤,丹沁水涨。

    虽然已经过去了两年,但流民依然不少。要不是保密起见,再多十倍的人口陈家也能招到。

    这小百人的流民全是被什么手艺的,陈家下手时已经太晚,水灾已经过去了小两年,很多人都回了老家,那些有一技之长的流民也早被有心人招去了。陈家弄到手的流民除了卖力气就只有种地了。清风寨的这二十来户流民,最大的任务就是种地。在清风寨所在山头山下,河谷两边土地相当肥沃,寨子里面积限制,顶多是房前屋后种几颗菜,想自力更生,就必须把河谷地带的土地利用上。那些工匠家属,想要种地的也可以申请。只要你种的了,随便你去开荒。

    整个清风寨拢共二百来人,陈家又运进来了一些牲畜,如果经营的好的话,在人口不大增的情况下,两年后粮食起码能够自给自足。

    陈家在伏牛山中的这四个寨子,除了铁寨意义特殊,不存在种地这么一说,其他的三处寨落:清风寨、虎头寨、牛头寨,规模大小都差不多,也都是在种地。区别只是立意不同。

    清风寨不仅能铸造枪炮,还囤积着大量的粮食和火药、布匹、药材、盐等等,可以说这里是陈家为自己准备的最终基地。而虎头寨和牛头寨,就是将来为防万一而准备的两面盾牌,这两个寨子坚固、能扛,再直白点说就是打仗第一。他们的任务就是清风寨的防火墙。

    每个寨子也是二百多人,除了五十人的家丁外,剩下的全是农民。两年之后,这里的粮食或许能够自给自足,但药材、布匹、铁器、食盐等等生活必须物资,却全要靠陈家的支持。而且虎头寨和牛头寨的家丁是一个月一调换的。他们跟清风寨的家丁不一样,后者四十人中有不下十个的陈家子弟,这些人不一定姓陈,却是整个家庭都牢牢绑在陈家这艘船上的。

    陈鸣这次的脚步踏遍了四个寨落和两个私矿,又在小南沟窝了大半个月,玻璃总算是倒腾了出来,就是透明度还有待改良。时间就不知不觉的走过了五月,来到了六月。

    “少爷,岳文海已经封了大印,准备齐全了。老爷忙活了好一阵子,总算轻松下来了。就等着新县太爷到任了。”

    “岳文海把账本就抹平了?”

    “老爷废了好大的功夫的。主要是岳文海准备的早,这是个会做官的人,早有准备,才临事不慌乱。虽然累了老爷半个月的工夫,但账面一水儿清。”

    从五月下旬到六月初,陈惠最操心的已经不是查无可查的汝州一事了,而是如何把县里的亏空给抹平了。作为六房最肥的户房一把手,陈惠必须涉入其中的,和这岳文海岳大老爷那三位水准之上的师爷,忙忙碌碌半个月。

    “新上任的县太爷是哪路神仙?有得信儿没?”

    “老爷也打听这事儿呢。一点信儿也没得。”

    “岳文海就一点消息也不知道?”陈鸣那便宜老爹对岳文海可是很够意思,准备在岳文海离任时送上100两的程仪的。

    “老爷说,岳文海要是有本事早知道信儿,他也不至于下任还是个县令了。”

    陈鸣沉默了半响,老爹说的这话有道理。岳文海别看在鲁山县衙坐着的时候威风八面,但在大清官场上他就是一个入不了人眼的小虾米。在来鲁山之前岳文海就做了一任知县,鲁山县连续两任知县坐下,现在都第四任了还是个知县,他在官场上的背景就可想而知了。

    陈鸣现在就只能求老天爷保佑,下一任鲁山县令是一个守规矩的人,不然……事情就不好说了。户房是一个很敏感的位置,尤其是前后任交接的时候,那比后世财政局长的位置都让新官扎眼。盖因为现在的满清朝廷的规矩和潜规矩,对于官员接任时候的账本、亏空,都有‘自扫门前雪’的意思。

    在我大清,官员离任移交与审计的内容、程序以及相关规定等,比之前历朝历代都更为丰富和细密。择其概要,约有以下几点:凡钱粮仓库等财经事务方面的移交审计,限定在两个月内完成,“旧任官造册以二十日为限,新任官查核转送以四十日为限”;“仓粮在五万石以上,钱粮在五万两以上,展限一月;十万两以上,展限两月”,依此类推。我大清的做官教科书中,都将抓紧审计前任账簿,作为新官到任马上就得展开的首要之务。

    新官完成接盘审计后,必须在规定期限内“造具册结”,就是出具旧官离任移交结束、查核无误的证明一式多本,逐一签名盖章后,报送上级州府。上级州府应于文到五日内派员核实无误后,加盖印章,一面报送本管道再加查核,一面报送布政司转呈巡抚、总督,最终送户部存查。为杜绝现场监交和层层复核过程中的渎职舞弊,眼下的乾隆老儿就给各行省当局追加规定:州县交代清楚,取结送部时,应将监盘委员职名一并送部存查。如果发现问题,比如钱粮亏空,而监盘之员意存偏袒,勒令接收,督抚必须据实参奏。

    这种事情,每一个户房典吏都会深深地陷入其中。如果两边顺利的交接,那也罢了。要是新任知县非要较真,‘鸡蛋’里面挑骨头,就算是岳文海这样的老鸟,又如何能一点手尾不漏?那样一来,陈惠在新任知县心目中又会是什么一副模样?手机用户请访问m.biquge.cz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