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主宰江山 > 第三十八章 请君入瓮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cz,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ps:支持,求支持。收藏太差,感觉下周的推荐正在逐渐远去,大伙儿救一把啊。

    常瑞的到来,新任知县的正式履任,整个鲁山县迎来了新的篇章。

    非常出人意料的一幕,那常瑞先是将整个鲁山县的上上下下狠涮了一把,可在接下来的交接、审核中却是走个过程一样,顺顺利利的就过了。连过来充当第三方鉴证的汝州首县知县郭明阳都赞叹岳文海的好福气,碰到了常瑞这样一个不在乎钱的接班人。

    陈鸣的老爹陈惠作为前任知县大老爷的心腹,在很恭敬的给新任知县孝敬了100两银子后,水到渠成的变成了新任知县大老爷的心腹,户房典吏的位置做的稳如泰山。连第一个投靠了新知县的黄杓,说话都没有陈惠的分量重。

    “陈家在县衙经营数代人,根基深厚,可不能操之过急。”但整个陈家谁都不会想得到,就在距离户房不多远的签押房里,常瑞与黄杓在做着这般的对话。

    “事情要一步步来。本官首先要知道整个鲁山县里谁跟陈家关系死硬,谁又能跟着本官铲平了参加,然后再对陈家动手。这才有十足把握!”常瑞内心里很不屑黄杓,果然是个笨蛋,被上任知县压了四年不是没道理,连这点再简单不过的道理都不动,真是读书读死脑子了。

    那陈家几十年经营,整个陈氏宗族几百号人,附带牵扯的百姓农户更多,是简单单的一句话就能摆平的吗?稍有不慎,被陈惠察觉了到,反噬起来谁能扛得住?

    跟他常瑞合谋要赚整个陈家的只是李钊李州同,不是王俊王知州。以陈家的蛮气,常瑞都不敢去赌陈家敢不敢倾家荡产、破釜沉舟的来跟自己杠一杠!汝州之上更有河陕汝道的道台大人,这些人可不会买自己的面子,只要陈家的银子能够使到。陈家至少能得一个‘公正’!

    “竖子不足与谋!”挥手让黄杓退下后,常瑞整个人宛如一个好好先生,端坐在书案后,拿着手中的书本,津津有味的看来。常瑞并不知道,他的这种谨慎做法与陈鸣有着同工异曲之妙,都是小心谨慎,一步步来。

    正所谓:路要一步步走,饭要一口口吃。步子迈得太大,容易扯到蛋。

    常瑞这个八旗子弟和陈鸣都深谙此道,所以陈惠也好,陈鸣也罢,这两个六七月里天天在县衙里混迹的父子,竟都一点没察觉出常瑞常县老爷那深深的恶意。只能说常瑞常大老爷在京城衙门里的十年修行也不是玩笑的。

    岳文海的马车在七月中旬驶出了鲁山县城,带着自己的家眷,带着自己的行礼,还有三个师爷、长随与下人们,离开了那块他生活了六年的地方。至此,鲁山县的头号boss常瑞开始了自己独掌乾坤的百里侯生涯。

    鲁山县衙平渥异常,黄杓对新任的县老爷俯首低头,李天河【李典史】也出乎意料的对常瑞一百个配合,再加上常大老爷没有冲动县衙三班六房的利益,整个县衙衙役小吏阶层,在看到黄杓、李天河二人的低头后,也不会有哪个****想去挑战常瑞的权威,衙役、小吏也全都认从了常大老爷的权威,整个县衙可以说已然被常瑞掌控了。

    再加上这段日子里常瑞与鲁山士绅、地主等等大户的友好交流,常瑞这位新上任的县太爷就以一种令人吃惊的速度在鲁山县站住了根脚。

    八月里,天气已经转凉。陈鸣回土门集要把媳妇儿接回县城来。在土门集,他见到了高彦明和陈继功这俩小子,自从在汝州丢尽了脸之后,年纪小脸皮还薄儿的这两位,死活不愿意再回到书院去读书。倒是没彻底放弃科场,而是转到了土门集,跟着陈岗在一块读书。

    两根手指头拎着一本《大学》,陈鸣的脸上荡漾着万分前奏的淫、荡,让对面的高彦明、陈继功恨得牙根直痒痒。“哈哈哈,明年县试,哈哈哈,来年二月,哈哈哈……”陈鸣真的要笑崩了,眼前俩小子是什么样儿的人他可是门清。高彦明和陈继功就是后世学校里那无数的落后生,他们对于考上大学一点也没信心,可你要叫他们不上学,他们也坚决不愿意。那就是为了上学而上学的人,拿到这个年代,就是为了‘读书’而‘读书’的人。考功名在这俩小子心中,与读书是两码事!

    结果汝州一事出来后,这俩小子先是被各自长辈提溜回家里将养,高彦明和陈继功从柳巷胡同出来后,是又气又急又怒,还臊的羞于见人,气怒攻心之下,全都病倒了。在家里养了小一个月,身子骨才补了回来。

    但他俩人也不敢在外面乱逛,同窗来访都恨不得避而不见,他们在汝州的事情都传遍整个鲁山县了,俩人连外出见人都不敢。最后还是陈鸣提议把高彦明也接到土门集来,让他俩做个伴,结果做着做着,高彦明和陈继功就面临人生的一大选择了——还要不要进学!

    这俩小子吃不得苦,心底里也着实不愿意放下科考,于是就被陈高两家长辈决定——闭门苦读,来年一雪前耻。

    整个土门集里就只两个秀才,一个是陈岗,另一个是土门集学塾的老师,高彦明和陈继功当然就被踢到陈岗那里去了。

    陈鸣并不怕高彦明和陈继功这两个年级相近的小弟被陈岗拉拢过去,因为陈岗本身是个死读书的人,听老宅的人报来的消息,陈岗对于坏在女色身上的高彦明、陈继功二人是很瞧不上的。那俩小子整日里在陈岗家中‘苦读’,三人的关系不仅没开始亲近,反而更加拉远了。

    现在高彦明、陈继功俩人的最终判决被上头发下来了,他们要在陈岗这里‘闭门苦读’到来年的二月,再试科场。一想到俩人还要在陈岗这所不大的院子里待上半年,陈鸣就乐不可支。

    这该是多么大的痛苦啊!

    高彦明、陈继功对陈鸣的幸灾乐祸当然万分不满,但是陈鸣给他们两人带来的厚厚一摞话本、小说,足以打消两人全部的怨气。死死被困在院子里的两人,也只能靠着话本和小说打发时间了。

    县衙里,正午时分。一帮衙役四散吃饭

    陈惠拿着一卷前几日淘来的前明寒梅图,步伐轻松的往县衙后院行去。今日知县老爷请客,还是非亲近不可有的家宴,陈惠真心是有些受宠若惊了。连忙让人会府上去了这幅上百两银子的寒梅图,一上午内心都没平静下来……手机用户请访问m.biquge.cz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