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主宰江山 > 第四十一章 该做的!【求收藏】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cz,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你这傻孩子,怎么这么不听话。你还回来干嘛?!”

    城南的陈家大宅已经被阴云彻底笼罩,陈鸣赶到家的时候,整个宅院静悄悄的。母亲高氏坐在正堂,手中的帕子都湿透了,边上还有他的老岳父。

    李秀才也是愁眉不展的。昨天还如大山一样牢靠的亲家,今天怎么就倒了呢?李秀才很担心这种事连累到李家,理智告诉他这个时候最好别来陈家。可人从来都是感情动物!

    李琨和李家的将来,李老头很牵挂;李玥却一样是他的孩子,李老头一生没啥大本事,疼孩子这方面却很真诚。不分男女,都真心的疼爱。所以他现在坐在李家的正堂里。

    “娘,自己老爹有难,做儿子的岂能避而逃之?儿子要那样做,还算是人子吗?泰山大人,您说是不是?”陈鸣脸上挂着笑,笑的很真诚。就像刺穿了云层的阳光,让整个正堂、整个陈家宅院密布的阴云开始消散。

    陈鸣的话带着一股坚定的力量,那是种给人支持和信心的风采。高氏从儿子话中听到了自己可依靠的臂膀,李秀才从女婿的话中听到了坚定不移——那种老天塌不下来,因为我顶着呢的决绝。

    李秀才赞许的笑了笑。他因为女儿敢硬着头皮趟这趟浑水,当然不希望自己女儿嫁给的是一个贪生怕死,危险时候连爹娘都不要得混蛋小人了。而且这女婿很稳妥的将老婆送回了老家,让提心吊胆为女儿担忧的李秀才心情甚好,甚好。

    “娘,究竟是谁跟着常瑞下的黑手?要把我爹丝毫风声不漏的抓下,可不是一个刚来乍到的常瑞能做得到的。”常瑞抓陈惠,至少要有拿得出手的把柄。没有鲁山本县势力的帮助,就常瑞眼下的力量,想查出把柄又半点不被陈家知道,那是不可能的!

    “是李天河那畜生。还有黄杓、江阳、捕头周天艺,刑房的冯章。”高氏说起这些名字来,咬牙切齿。

    李秀才的脸色生硬生硬。他通过县里教谕的关系,了解了一些县衙的消息,陈家通过自己的老关系也知道了经过,陈惠被请君入瓮,他手下的几个心腹全被常瑞拿下,手段真的狠辣无比。

    “那狗官是准备要你爹的命,要整个陈家的命!”

    李天河,那背后就是李钊李州同了。陈鸣脸上依旧挂着笑容,在回县城的路上他已经想了很多。眼下的陈家,扯起造反是找死,但要是落草为寇呢?那就是另一说了。

    陈惠在县衙,现实世界也不存在什么劫法场,陈鸣敢自己打进县城,杀进县衙,只要不把常瑞这狗东西当场给宰了,那就算不上杀官。常瑞就是向往上报说陈家反了也不会得逞。陈家只是‘落草为寇’,谁要是看常瑞不顺眼,还能在那四个字前挂一个‘官逼民反’!

    心理面已经在做着这般主意的陈鸣还会没自信,没底气面对即将到来的一切吗?

    “南叔,立刻派人去生铁铺、布庄和杂货铺通知各主事的,让他们带着现钱回土门集。店里的伙计是自家人的都带回去,其余的留在店里看家。然后给我放出消息去,咱家在城里的这三处店面,准备贱卖!”

    “娘,我已经通知大哥了。明天他就会到。我今晚上去一趟县衙,您给我准备五百两银子,再多整几个食盒。”陈鸣要去县衙走一趟,即使很大可能见不到常瑞。但县衙里的态度也能让他体会一二常瑞等人的决心。

    “泰山大人,程教谕那里您就再去拜访一趟。”管家,也就是南叔,已经拿着一包银子在旁边候着了,陈鸣接过放到岳父手中,在这个时候李家不仅不避嫌,还能出把力,这份情他会记一辈子的。“您从程教谕府上回了家后,如果可以的话,那学堂就先关了吧。您们一家人没事儿就去乡下亲友那里走一走,逛一逛。

    秋高气爽,正是散心的好日子。”

    “姑爷这说的就是见外的话了。何为姻亲,这都是应该做的。你们家现在正要用银子,这银子老夫如何也不能收。”李秀才坚决不要银子。李家对比陈家是穷了一些,但也不至于走趟教谕府上就倾家荡产。话说李小妹的聘礼是很给力的,而李家在李小妹嫁过去了之后,尤其是李小妹传出喜讯之后,家产又丰厚了一扎!

    “李天河背后是州里的李州同李大人,与常瑞联手之人很有可能就是他。如果真的是李钊在背后使坏,那汝州之事就也不难解释了。你要救亲家,就你爹,可不止要在县里使劲,还要在州里,在道台衙门使银子。”李秀才知道陈鸣要他去乡下是什么意思,那是要李家远远地躲开这个麻烦。李秀才很感激女婿这份体贴,现在他亲家的本分已经尽到了,要是再继续的往下参合儿,那落在常瑞等人眼中,他就要变成对头了。李秀才可以不为自己着想,但他不能不为自己的儿子孙子着想。就如他为女儿着想,坚定的在事发之初站到了陈家的立场上来,尽了亲家的本份!

    为了儿子和孙子着想,他也会现在就抽身离去。

    心意尽到就是了,可不能把整个李家都搭进去。

    陈鸣走出大门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陈鸣就带着老孙和刘武俩人,马车上装着一个大礼盒,车轮压在城里的青石板路上,发出轱辘轱辘的声音。

    鲁山县衙。

    两个大红灯笼挂在县衙门房左右,陈鸣轻叹了一声。就在上次他来这里的时候,凭着自己这张并不帅气的脸,也能进入县衙如入无人之境。可现在……,但愿今天能见到常瑞。那至少表示着常瑞短期内不打算用剧烈手段,铲平整个陈氏家族;那代表着常瑞两只眼睛已经完全瞄向了白花花的银子,而没有在关注陈家的力量!

    县衙门口守门的衙役陈鸣熟悉的很,一个与他是本姓,另一个姓王。

    “鸣少……”两个人看到陈鸣的第一时间叫道,但随即都闭上了嘴,甚是尴尬的笑了笑,目光转到了别处。

    “两位大哥。烦劳通报县尊大人一声,陈氏陈鸣,拜见知县大人。”手机用户请访问m.biquge.cz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