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主宰江山 > 第四十五章 奔波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cz,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次日,时间还不到中午,陈鸣带着任萌、张驰等五人的家室探监刚回来,派人雇马车送她们各回各家,就听老刘说陈岗已经到了。

    陈鸣进到正堂,看见的是一个满脸彷徨、无措的便宜大哥。“百无一用是书生!”

    “大哥。”陈鸣内心里诋毁着陈岗,面上却很亲热的叫道。

    “鸣弟,父亲怎么样?在狱中可受了苦?”陈岗你还别说他废物,至少这人感情是有的。如果眼前的陈岗那一脸焦虑和眼神中无尽的痛苦是作假的话,陈鸣也认栽了。这是比奥斯卡还要奥斯卡的演技!

    “兄长是秀才,年纪也要大过小弟,日后跟官府的周旋打点,就烦劳兄长费心了。”

    陈鸣甩的一把好锅,陈岗内心里也不想跟官府打交道,却也不得不应下。难道自己不出面,要一个十六七岁也无功名在身的弟弟出面吗?

    “南叔,家里账上还有多少现银?那三处产业可有人来过问?”

    “少爷,咱们家中账上现银还有三千七百两。那三处产业倒还没人过问,但想来也快了。”陈南张口回道。陈家账面上本市有四千三四百两银子,送了五百两给常瑞,县衙、牢狱里一番打点,还有任萌、张驰等五人家中又给了一些,现在就剩下三千七百多两。

    “兄长如有所需,尽可支取。要是不够,小弟再去筹措。”陈鸣彻底甩锅,但他人不会立刻离开县城,他要等陈二宝,之前押货去襄县的陈二宝。自从铁寨建成以后,陈家的产铁量急速攀升,现如今每月的钢铁产量已超过六十万斤,比之上半年时候的顶峰月产40万斤足足超出一半,坩埚钢的产量也突破了两万斤。这么多铁为陈家转来了大把的利润,也让陈二宝守卫的陈家武力劳动量大增。当然陈二宝他们忙碌的是高兴和收获,这些人每走一趟货,拿到艘的就是白花花的银子。

    陈家虽然在深山里组织起了200人的护矿队,三个寨落也都有武装队伍,但论道素质最高,忠诚度【陈家子弟密集度】最高,最敢打敢拼,最心狠手黑的人,还是陈二宝他们。现在陈二宝这支武装人数已经扩充到了120人。里头50%是陈家子弟或是土门集人,剩下的是从周边大山里招募的山民,也都是性格彪悍的主儿。

    那些人只要进了队伍,就把家庭接到了土门集,可靠性有很大的保障。更因为从事的任务,这支部队的纪律性、组织性极强,这才是陈鸣对陈二宝最最看重的原因所在。

    明天,最迟明天下午,陈二宝就会赶到县城北关,陈鸣会派人在那里等着他,不让他进城,跟他一路回土门集。

    陈岗梳洗打扮了一遍,下午时候就向常瑞递了帖子,然后又拜见了教谕,并且下帖子邀请县学同窗多人晚上在鲁山县最好的酒楼松鹤居一聚。这是这个时代秀才揽事时的一套固定流程,递帖子,拜访学官,联络同窗好友。

    下午时候,远在鲁阳关的舅舅高鹏起也赶到了县城。

    “舅舅。”陈鸣看着高鹏起内心里很复杂,陈家要是落草了,高家可就给他们坑惨了。

    鲁阳关那要紧地方的差事,高鹏起丢定了。整个高家都要因此脱一层皮,甚至是伤筋动骨。

    高鹏起别的话没有,直接就进入正题。陈鸣便将自己知道的和拜访县衙的过程叙述了一番,高鹏起本就板着的脸一下子就青了。

    “常瑞这是不打算放过你们家了啊。他这是要彻底的把陈家榨干,好歹毒的心肠。”高鹏起破口大骂,陈惠这一俩月中为常瑞‘打开局面’可谓尽心尽力,为常瑞现如今在鲁山的根基可立下大功的。这常瑞竟然拐过头来就把刀子对准了陈家!高鹏起也算是见多识广的了,就没见过如常瑞这般狠的人。

    “舅舅,以我之见,常瑞这狗官怕一到鲁山就已定下了要铲除我陈家的计策了。李天河是什么人?舅舅不知道吗?没有李州同在背后撑腰,他是绝不会掺和进来的。既然他掺合进来了,那就是李州同掺合进来了。不把我陈家剥干榨净,如何能满足了常瑞和李州同的胃口!”

    陈鸣不打算将自家准备落草的盘算告诉高鹏起。这不仅是出于保密,更是因为高家是不可能跟着陈家一块进山的。

    你别看高家只盘踞在鲁阳关,那鲁阳关可是联系南阳盆地与中原腹地的唯一官道。鲁阳关巡检的位置肥的呢,高家当年走通的是知州的路子,这才耗尽家财谋得了这一肥缺。那知州都离任汝州多年了,高家也没同其断了联系,逢年过节都有一份孝敬送到。

    也是配合着那知州的面子——人家现在还在官场上呢,虽然远在广东——再加上高鹏起会做人,该孝敬的孝敬,该分润的分润,高家才能一直把住这块风水宝地,一年下来除干打净,怎么着也能有三四千两银子落到口袋里。这银子是纯‘利润’,高家的收益比起陈鸣穿越前的陈家,丝毫不弱。

    而陈家的收益是陈惠靠着县衙的差事和一千多亩田地,以及整个陈家产业的分润得来的。

    高鹏起在陈家就喝了两口水,拍拍手就出去拉关系了。陈鸣送他出门,说只要是钱财上的事情,让他千万别客气,只管到家里来取。高鹏起把手一摆,快步走上马车。

    陈鸣看着远去的马车暗暗可惜,高家的关系只能通到那位前任知州大人。这位大人现下可是广州肇庆的知府,但他离开河南官场多年,人走茶凉,这影响力已经不堪一提了,只能说还剩下一些关系在。而其他的官儿们,看在他步步高升,还有一份前途的份上,没有难为高鹏起这个遗老,这已经很给面子了。高家要是像真的起作用,还是要拿银子砸,把那些关系用金银砸实了,可这样的路子并不是明面上的陈家趟的起的啊。

    现在站在陈家对面的是常瑞和李钊,前者知县,后者州同,要压下他们至少是知州吧?

    然汝州的知州王俊是出名的老好人,糊涂州官,信奉的‘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之为官理念,你就是把关系打到他面前了,让他为了区区一个典吏与州同和一县知县闹生分,那要出多少银子才行啊?

    舅舅这条路注定是起不到大用的。手机用户请访问m.biquge.cz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