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主宰江山 > 第五十九章 要表现得像个猪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cz,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ps:第二更。求收藏,求推荐!!

    李钊用手摁压着自己的眉心,他满脸的疲惫。下决定之前就晓得会不容易,谁知道是这么的不容易呢?简简单单的一个民团集结都耗去了半个月时间,银子粮食流水一样花出去,自己之前‘献’的三千两银子根本不值得怎么用就光光的了,如果不是省里对鲁山县衙受暴民冲击一事给出了‘缉拿清剿,以正视听’的决议,让汝州州衙能够光明正大的用上了州库钱粮,说不定他李钊以及常瑞还要继续大出血……

    各县民团汇聚一处了也不安稳,因为各县明天之中多有地痞无赖,以至于闹搅的鲁山县城市井不安,民意沸腾,其民团内部也打闹斗殴如家常便饭,你欺我压如若平常。这才短短半个月,李钊就觉得自己老了两三年。

    到了这两日民团出城,大几百人听从他的号令,这让李钊深切的体会了一把与平日为官大大不同的感触,千军万马果然让男儿心血沸腾。只是他那娇贵的身子骨,就是全坐在轿子里,也腰酸背痛,疲惫不堪啊。

    李钊现在就想睡觉,他想休息。所以他要用手很摁自己的眉心,提提精神。

    外头传来了一阵惊叫喧哗。李钊以手扶额,声调微微加高:“这又是怎么啦?”帐篷外头的长随已经屁滚尿流的爬进来了,“大人,大人,陈家匪寇偷袭……”

    民团宿营地不远的地方,陈大伟带着八个人正在撤退,他们的人只有民团的九牛一毛,可九个人谁也没将身后的那堆垃圾放在眼里,他们就是全是当初陈家私盐队伍的老兄弟,对于身后那堆在枪声下乱成一团的民团,心理面有的只有赤果果的嗤笑。

    “陈大伟,你小子可以啊,两把双管手铳……”

    跟陈大伟走并列的汉子,个头不是多高,三十岁上下,身体却粗壮的很。手里提着八斤重的火枪就像拿着一根稻草一样,腰间挂着一支手铳,却是单管的,身后背着一口大砍刀,腰间挂着四个手榴弹囊空了俩。

    陈大伟跟这些人熟的很,用手一拍腰间的两把双管手铳,脸上尽是德意。“那当然。我是干啥的?我要干的可是保护大少爷的安全。当然要用最好的装备了。”

    而在他们说说笑笑的九个人的背后,乱成一团的民团现在还如一堆找不到头的麻绳。几十号人哭爹喊娘的往营地内部里冲,引带着整个营地都乱了。

    李钊已经傻了。几百号人乱成一团糟,这让他如何是好?

    郑冠伟、魏庆带着人跑来拱护李钊,民团大小头目也在收拢着自己的心腹。

    魏庆很庆幸的说道:“万幸贼人无大谋,只有小伎,是以小队人扰骚。如果用大队人偷袭,适才全军已经大溃,后果不堪设想。”

    都过一刻钟了,陈大伟等人跑回凤凰台拉着箩筐被吊上城头,都已经在陈鸣、陈二宝面前说说笑笑了,民团的混乱才止了住。站在凤凰台炮楼里的陈鸣对于对面的敌人实在是无语!

    他都吃惊民团的骤然混乱,虽然他对民团的废柴早有认知,但这也超出了他的想象。只不过是九个人放了一二十枪罢了,打死打伤了几个人?整个民团大几百号人都快炸营了???

    就是因为全无准备,给打了个措手不及吗?

    民团宿营地里,梁志强看着混乱中被自己一棍闷头的那个青皮正在叫嚣着要报复要报仇,身子不仅卷曲了三分。他也不知道刚才自己是怎么了,听到那惊叫声,看到那人荒马乱后,自己也忍不住慌张惊恐起来,结果跑路的时候这青皮正好就泡在自己前面,一个没忍住顺手就一棍挥出……

    要是隔在平日,那青皮他是绝对不敢招惹的,对方是有大后台的。而且他与那青皮的怨仇也仅仅是中午的一块面饼,自己竟然从背后一棍子敲晕了他。梁志强禁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因为这档子事,民团老实了。到天黑也没再出现在凤凰台下面。

    等吃了晚饭后,陈鸣想再去窥营,被陈二宝拦了下。黑灯瞎火的,他们也不知道民团埋伏下没埋伏下暗哨,陈鸣去太危险了。

    陈鸣回到自己住处,在房间里打了几个转,实在睡不着就给老爹写了一封信,准备明天让人送到铁寨去。李钊太无能了,这家伙在军事上的才敢还比不得他收敛剐财时的一成本事,陈鸣在信中好好地嘲讽了民团一通,对自己老爹立下了保证书,您和老娘还有奶奶等人,就放心大胆的在铁寨乐呵吧。李钊是越不过这道坎的!

    这一日陈鸣睡到了日上三竿,才懒懒的起床来洗漱,他心清清爽爽的,美美的睡了个好觉。

    陈二宝则还守在城墙上。他心里始终不能彻底放心。连陈二宝自己都不明白,就眼前的这堆垃圾一样的民团,有什么让他好担心的。

    所以他现在老老实实的守在第一线,好让自己的心的能够‘放下’。

    陈鸣走上城头的时候,远处的民团似乎还没任何动静。等到民团准备好足够的长梯,时间绝对会是下午,甚至有可能是明天。

    “你跟一群猪打仗的时候,为了让对面的猪认为我们也是猪,我们就必须表现得像个猪。”

    陈鸣一连说了好几个‘猪’字,他相信陈二宝能明白他话中的意思。事实上这样也好,能拖时间。你看,现在不就九月了。再拖几天,等到李钊铩羽而归的时候,天气已经不允许他们再做大规模进剿了。而且民团垃圾无能的表现也能够给刚刚落草和被落草的‘陈家人’带来信心!

    小南沟!

    陈惠正在自家的祖宅里,他并没有在铁寨,昨天下午他就赶到小南沟了。因为这个地方也属于要重点迁移的所在。人口、牲畜、材料、物质、设备,小南沟要迁移的实在太多了。

    这里的人和产业要一块块分散到铁寨、清风寨等地。煤铁已经不再向这里运了,小高炉会将最后一批铁矿石炼完,然后就彻底摧毁捣毁,务必一丁点痕迹都不留下。

    陈惠不清楚自家倒霉之后,没过多久襄县的私铁也断了源头,会不会让有心人将这两件事彼此联系在一起。但防患以未然他还是能做得到的。将小南沟的一切都抹去,所有的痕迹都擦掉,只留下那原生原貌的小南沟!手机用户请访问m.biquge.cz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