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主宰江山 > 第六十章 李钊用兵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cz,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ps:第三更。求收藏!!

    二十多张木筏,承载着一百多义兵,这是来自汝州首县的乡勇,还有李钊本身从州衙带来的二三十个捕快衙役。带队的人是郑冠伟!

    岸边的魏庆用羡慕妒忌恨的眼神打量着持刀横立船头【木筏】,宛如带军出征的大将军一样的郑冠伟。就因为郑冠伟大刀耍的出名,在这次竞争中他赢过了擅用弓箭的魏庆。这支人马是要沿河而上,绕到凤凰台后头登岸,与凤凰台前的主力合力夹击陈家暴民的。

    李钊觉得那带头之人需更很武勇、英勇,耍大刀的郑冠伟明显比弯弓射箭的魏庆形象分更高更符合。所以这次岗位竞争,郑冠伟胜,而魏庆败。

    魏庆身前,李钊也踌躇满志的看着湖面上慢慢滑动的义兵。这是他想了好久,又跟各县民团首领们商议了一番后才定下的策略,分兵绕道,前后夹击。

    民团的总兵力当然不够800人,但是600人是有的,而陈家能有多少人呢?陈家在凤凰台这里又会放置多少人呢?100?200?李钊不认为对面的凤凰台会有多少人,不然他们不会只有那么一点人来扰骚了。

    在过去的两天里,陈家每天都派人用火枪向营地射击。倒还真让他们打死了一个。

    自从在凤凰台外安营扎寨,民团就一直在砍树,他们要制造进攻用的长梯,他们还要制作木筏子。两天的时间他们赶制出了二十多张勉强将就的木筏,赶制出了三十架长梯。

    三十架长梯当然不可能一次性投入进攻正面,小小的凤凰台,总宽幅都才十五六丈。这还是因为这里是三股溪流交汇之地,是饮马河上中游分割的一个节点,从这里继续往西,道路只会越来越窄。

    只要是战斗,就有可能会损坏,这三十架长梯还包括了候补。

    凤凰台上,陈鸣、陈二宝,所有的人都在用一种看白痴的眼神打量着下游划来的二十多个小木筏。李钊想不到陈家人手中有炮的吧?虽然凤凰台配备的火炮是连着炮座加一块都才四十斤重的虎蹲炮。

    炮首尾2尺长,周身加了7道铁箍,炮头由两只铁爪架起,另有铁绊,全重36斤。

    这是明朝戚家军手中的虎蹲炮。

    陈家铸造出来的虎蹲炮比戚继光手里的虎蹲炮有了些改进,主要是炮座,可以上下调高低,比之明朝时候的虎蹲炮要好不少,所以重量不减反增,更大了一些。

    虎蹲炮每次发射可装填5钱重的小铅子或小石子100枚,上面用一个重30两的大铅弹或大石弹压顶,发射时大小子弹齐飞出去,轰声如雷,杀伤力及辐射范围都很大,可以说是一特大号的霰弹、枪。

    如果用来轰击密集的作战队形,会比两斤炮更加有效的抑制敌人的人海攻势。

    射程很短,杀伤力主要集中在十丈以内。放到别处,这是连手榴弹都比不上的短腿,可在凤凰台这破地方,十丈的有效杀伤已经可以封锁饮马河面了。现在饮马河河面已经缩水了一半,这并不是只从哪一面缩水,而是两边都缩水,等于是先天上就又帮了陈家一个忙。民团水面上可活动的范围更狭了。

    陈鸣都替这些木筏子上的义兵可惜的慌,你说等会儿他们死的要有多亏啊?

    凤凰台只需要放这些人划到近前,然后八门虎蹲炮‘砰砰砰’,一通炮下去,怕就能把二十多张木筏清理个七七八八。在将李钊等人吓得胆颤心惊的时候,顺带着也跟州城的百姓结下死仇了。

    这是一百多条人命呢!

    陈鸣不想立刻热闹满清绿营兵的围剿,和开封省城那些大员们的注视。所以这个坑他只准备用上两尊虎蹲炮,以及一批火枪和猎弓。

    后者是陈二宝这批猛男们自行装备的武器,他们往来襄县和鲁山,陈家给他们所有人都配上了胸甲和一部分火枪、手铳的。但不少的人还是没放下猎弓。

    土门集属于山区,周边的山民上山打猎不是很正常的么。这里的人,就算不会使用猎弓,也都见识过这种山民自制的低劣武器。比起绿营正规的军用弓,猎弓射程短,准头不行,还容易疲劳,也就是使用寿命短。陈二宝这些人至今还背着猎弓,只能说他们使用习惯了。

    “鸣少,民团攻过来了!”

    就在饮马河水面上的木筏奋力向着凤凰台逆流划来的时候,民团的大部队也出动了。陈鸣举起单筒望远镜,已经能够看到走在前面的义兵抬着的长梯。

    等了两天,李钊终于发大招了!

    陈鸣无所谓的看着一步步向凤凰台靠近的民团,他们的速度比河里头的木筏队伍还慢。木筏队伍在抵到凤凰台前百十米的地方停了下,一直等到民团主力到达。

    陈鸣从深意里分析这一幕,民团如此做可以动摇凤凰台守卫们的信心,在民团看来,他们是绝对占优的一方,分兵包夹当然会让他们的敌人作战意志动摇。此外还能让他们自己人真切的认识到自己的优势。只是这一面李钊等究竟能不能想到,就说不准了。更大的可能是木筏队伍贪生怕死,想靠着陆地攻势吸引去守卫部队的精力,他们好趁机突破凤凰台,不然的话他们是要受到凤凰台守军的拦截的。

    一股豪气在郑冠伟的胸膛聚集,当他再度挥舞起大刀,下令所有的木筏向前划动的时候,他脑子里只有两个字——立功参军。这次进剿暴民完毕后州衙肯定会向上面请功的,他郑冠伟绝对会是其中之一,借以机会从军入伍定能得一个官做,统带大兵的滋味绝对不是乡间习武练拳可比。

    这一刻的郑冠伟觉得自己是寻找到了人生的真谛。只是当他脑袋里的荷尔蒙冷静下来后,他还能不能保持现在的情怀,就是另一说了。

    男人不能抗拒‘挥剑决浮云’的爆感,但这个世界里同样不能抗拒的事情还有很多很多。

    郑冠伟冷静下来后就会首先发现——自己的年龄已经三十有五了。

    “轰轰……”晴天两声霹雳,两团硝烟弥漫在凤凰台短小的城墙上。手机用户请访问m.biquge.cz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