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主宰江山 > 第六十二章 咱爷俩【求收藏】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cz,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ps:感觉还好的,求一个收藏。作者七百二十度空翻感谢+鞠躬!

    铁寨里,一间清静的佛堂。

    观世音菩萨跟前,老太太、高氏跪坐在棉垫上,低头默默的拨着手中的念珠。佛堂里再没有别的什么东西,檀香缭绕。

    这两位陈家的主母不是在为凤凰台祈福,而是在为大山中正在进行的清洗消罪孽。

    陈惠为什么去小南沟了?真的因为小南沟的价值吗?那是为了甩锅。把锅子甩给了陈聪、陈权等人。

    自从陈家倒霉的消息传到山里,与铁寨联系最紧密的煤铁两个私矿就变得有些浮动,尤其是陈氏落草的消息传来,煤铁两个私矿的劳工简直是要罢工了。他们可不想当贼寇,即便其中很多人出身流民、乞丐,本身一无所有。

    一场清洗就也不可避免的到来了。

    陈鸣也略有些不忍,可为了自己着想,这种浮动必须镇压下去。这些人也正好让护矿队和另组建的护卫部队的菜鸟们见见血。

    当然,这种清洗不是彻彻底底的大清洗,陈家经不起那样的折腾,所谓清洗只是为了镇压。

    到现在半个多月了,也就是前天才统一砍了几十个脑袋,再把另外一群人打成了苦役。震慑了下面的,也震慑了陈家内部!!

    几十条人命就这么没啦,老太太和高氏两个妇道人家怎么能安心的下。她们可不是见惯了生死,视人命为草芥的达官贵人。老太太和高氏这两日就整天在佛堂里为陈家老少爷们祈福消灾。这事儿,她们还瞒着李小妹。后者没多少天就要生了,可不敢吓着了她。

    陈岗躺在床上,额头上系着根带子。他病了,被吓病的。陈鸣从大牢里将他救出来时,他就担惊受怕,战战兢兢。因为他突然间从秀才先生变成土匪了,这比常瑞威胁着他摘掉他功名还要让陈岗害怕。要知道,陈岗大秀才是相信朝廷有清官,相信当今的皇帝是圣明人君。他的秀才功名即使被常瑞革掉了,只要陈家有朝一日翻案【整个陈家估计也就陈岗一个人相信,陈家的案子结论定下后还能翻案。或许他知道他爹屁股底下一堆屎,却情愿去相信陈惠的清白。】他就依旧有恢复功名的希望。可陈鸣打破县衙,劫狱救人之后呢?他就是反贼了,就再无堂堂正正做人考功名的希望了。陈岗整个人就跟一下丢失了最最重要的东西一样,整个人都要不好了。前日,陈家又一气砍掉了几十颗脑袋,就彻底把这位秀才吓尿了。陈岗彻底的认识到自家再无回返之日了,回家都是被搀着扶回来的,然后人就病了。

    陈惠当然知道陈岗生病的消息,但他在来小南沟之前并没有去看陈岗一次。人,就要面对现实!

    陈惠不知道二百多年后那位姓周的先生说过的——真正的勇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这句话,但这并不意味着他没有这个意思。

    在衙门里见惯了黑暗的陈惠,骨子里的狠劲和辛辣要比温室中的陈岗胜出许多许多。既然无法回头,他也就不准备回头。

    陈岗作为他的大儿子,在陈鸣已经提出来开办学堂,并打算要陈岗去做老师,这种让陈岗靠边站的潜意思之后,陈岗自身要是还没有振作,还没有认清现实,那陈惠也只能对他放弃了。

    或许,以陈岗的性格,老老实实的教书育人,更适合他。

    凤凰台开始了静默战。

    总数只有五六百人的民团,一下子死伤了小八十个,整个民团都稀了。李钊如果敢逼迫着民团首领们去攻打,估计就有人直接带着队伍回家了。

    那凤凰台的横面就十几丈宽,一南一北各有一个马面【城墙凸出的墩台】,还是封闭式的,陈家手握着两门火炮,只要把人放到城下,待到长梯竖起,人往上爬的时候,一南一北交叉一轰,全完蛋。

    现在已经没人敢去再打凤凰台的主意了。

    很多人内心阴暗处还在暗自感谢首县的民团,如果不是他们吸引了凤凰台的注意力,让陈家把两门火炮转到了河对面,他们这些路上发起攻势的队伍可就惨了。

    于是,凤凰台安静了下来。

    陈二宝依旧不敢疏忽大意,坚持守在城墙上。一天、两天,他没什么变化。第三天,他给对面民团喊了声话,将饮马河里捞到的二十多具尸体以及四名俘虏送还给了民团。嗯,四个俘虏全是垂垂欲死的。凤凰台的守兵已经抓到了六个活口,陆上的民团跑的太快了,给了凤凰台守兵充分的时间去打捞战果。其中四个被石子打成重伤的,以陈家现在的医疗手段是绝对救不活的,另外两个倒是生龙活虎的,所以不能放。

    然后时间又过去了两天,那两名俘虏也被首先民团首领拿粮食赎回去了:一共五十石粮食。

    陈二宝派出去的人手没有发现民团有砍伐树木的迹象。

    然后陈家给自己老爹去了第二封信,老爹可以彻底安心了,民团已经放弃了。李钊根本就掌控不住下面的民团。他第一次发大招就玩完了七八十人,让李钊的声望直接坠入深谷。

    陈鸣不想待在凤凰台了,民团打仗的手艺太槽,根本让他感觉不到那股激烈感和刺激。他要回山里训练队伍。

    “这群废物有什么难对付的啊?要不是咱们不想引得官府警惕,分分钟就灭了他们。”

    “凤凰台有二宝叔坐镇就足以确保无忧了。我回山里看看。”

    陈鸣充分的表达了他对二宝叔的信任。但他并没有走成,因为他那便宜老爹来了。

    “爹,现在就跟他们谈这个是不是为时过早了啊?”

    “咱们刚落草啊。”

    陈鸣脸上带着吃惊。陈惠却不以为意,“这有何不可。为父是没想到咱们陈家能这样的强,打的五县民团不敢露头。不然你爹我早就联系对面了。”

    “州衙、县衙都将我们陈家定为暴民,没把造反的帽子扣到咱爷俩头上,为什么?不是他们不能,是他们不敢。他们要顾着自己头顶的官帽,不然让上头怎么看?

    哦,别的地方都是太平盛世,怎么你鲁山、汝州就有人闹造反了?

    当今圣上明照万里,爱民如子,大清盛世太平,断然不会有百姓无故造反,那是不是官逼民反?这责任在谁?”

    “州衙调集各县民团,如果能将我们镇压下去,那是他们的功劳。可现在已经不能了,那就要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咱们跟对面接触,也不是立马就要谈成生意。只是先接触接触,彼此做一沟通了解。”

    “真真做买卖,还要看明年的风头。”手机用户请访问m.biquge.cz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