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主宰江山 > 第六十四章 南阳镇荆紫关协汝州营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cz,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ps:第一更。

    九月二十。汝州营都司衙门。

    汝州营都司许世连面上带着牵强的笑,将汝州知州王俊送出了府外。

    “他娘的。一千两银子就让几百爷们给他卖命,真打的一手好算盘。”反身回到书房,许世连心烦意乱。

    “来人,召集各队队官,各汛主官,让他们都过来。”许世连脑袋疼,他可知道陈家手里有大炮的,不是容易啃下的软骨头。王俊之前召集各县民团去汇剿,号称800人,也过被人家两炮崩死了好几十人。之后一直停顿在那个凤凰台下,动也不动。

    如果可以自主选择,他一定不会去鲁山的。只是比王俊还早到一会儿的,还有南阳总镇衙门的一纸公文,责令汝州营尽快剿灭陈氏贼人。总兵大人的命令,许世连是不敢不能不听的。

    王俊绝对是盯着都司衙门的,总镇的公文才发到,他人也就到了,还带来了一千两银子的承诺。是的,这一千两银子只是承诺。许世连动员兵力多少都没个数呢,王俊可不会傻到就把一千两银子拿出来。

    汝州营本部是四个队,满编人数只三百四十人,整个河南的朝廷经制大兵才一万八千七百人,这可是三个镇:河北镇、南阳镇、归德镇,还有巡抚抚标左右营,以及开封城守营。

    南阳镇的人马拢共才五千出头,镇标左右两营,以及荆紫关、信阳二协,汝州营属于荆紫关协下属营头,本部兵马三百四十人,外加三个地方汛的兵力,四百六七十人,已经是荆紫关协中数一数二的大营头了。

    满清的绿营兵也是世袭制的,父死则子继。所以汝州营在汝州地面上的关系网是很密切的。民团在鲁山打成了什么狗样儿,谁不清楚?被陈家两炮蹦死了几十号人,这要放到汝州营里可了不得。

    “大人,那陈氏贼人所处位置狭窄,正适合土炮逞凶。如果,如果是让我军进攻,俺秦猛说句老实话,如无大炮助阵的话,情况也是堪忧。”左队队长是汝州营里除了许世连以外官职最高的千总,秦猛第一个发话。

    “在座的都是自家人,大家有什么说什么,不用藏着掖着。总镇发来的公文你们也都看了,这一仗咱们是一定要打的。那怎么样才打的更好,伤亡最小……”许世连顿了一顿,目光看着在座的所有人,“这是本官想要看到的。相信也是在座各位都想看到的。”这可不是他们上回去进剿青条岭。这会要真打!

    “大人,先不提王知州那区区一千两的银子,就说陈家贼的那凤凰台,想要打破,必须用大炮。”长阜镇汛的主官杨家亮道出了在会所有人的心声,大炮,要破陈家贼,要破凤凰台,必须用大炮。

    汝州营有自己的大炮,炮子跟火药一应俱全。但许世连如果没记错的话,仓库里的火药除了被倒卖出去的,剩下的早就凝成了固体,不堪用了。

    所以呢,王俊给的那一千两银子是绝对不够的。当初陈家请他们汝州营到青条岭下做一阵,都花了多少银子啊?期间还一直顾着他们二三百号人的吃喝。现在王俊想那小小的一千两银子就把汝州营打发了,也太想当然了。

    铁寨一处安静的地方。

    李小妹圆溜溜的大肚子,陈鸣看着都吓得慌。时间越来越临近,陈鸣已经没有了开始时的喜悦和惊奇,有着只是无尽的担忧。

    这个年代可不比21世纪。就算是胎位不正,也可以早做预防,甚至直接剖腹一刀。

    这个时代女人生孩子就是过一道鬼门关啊!

    陈鸣从凤凰台回铁寨后,就做了两件事,第一是训练刚刚从护矿队转职为陈家军的部队;整个陈家并没有这方面的人才,甚至搭边的都没有,陈鸣呢,好歹还受过军训,电视、电脑、书本上杂七杂八的很看到过一些,这个职位只能由他来担当。陈家上上下下除了陈鸣以外依旧没谁想着要造反,可是以陈家现下的态势,训练队伍明显是极必要的。

    第二就是陪伴老婆;下了训练处,就窝到住处,或是陪着李小妹在房子周边走一走,活动活动。女人怀了孕并不是全然不需要走动,而是要适量的保持运动。

    李小妹也清楚的知道自己丈夫在担忧着什么,但她自己并不以为意。在她人生的周边,她的母亲、嫂子、婆婆,谁不是这样走过来的啊?是女人就免不了要生孩子。这种孕育骨血的喜悦感远比未知的危险对女人更有吸引力。而且李小妹她娘、她婆婆、她嫂子,还有下人里的老妈子,一个个不都活的好好的么。这点上反倒是她拐过头来宽慰陈鸣。

    对于自己老婆乐观的精神,陈鸣不得不承认,生孩子这一点女人确实比男人坚强。

    但是话题若是转到了李家,那就该陈鸣来安慰李小妹了。

    在乡下打转的李家和家主都跑去州城为陈家活动的高家,都被陈家坑了。他们跟肯定知道一些内情的黄家不一样,这两家属于绝对的无辜。但既然掉进了深坑里就不是说你嘴皮子碰一碰就能爬出来的。

    李小妹对陈鸣的选择没什么埋怨的,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中国传统如此,这个时代的女人在嫁人了之后,生死荣辱,全系男人一身。可对于自己的娘家,李小妹要说不担忧他们受牵累,那是不可能的。

    时间已经临近初冬。每天清晨,白霜就会给枯草黄叶图染上一层薄薄的冰晶。

    在很多很多人还没有起床的时候,陈鸣已经穿着整齐的来到兵营。哨声响起,哗啦啦的隔间兵营宿舍里就响起一片咣当嘈杂声音。

    兵营的人并不多,陈家二百人的护矿队,在上次清洗之中并没有受到什么损伤。加上各山寨的护卫队伍,以及陈家事发后组织起来的子弟兵,总兵力达到了400人。此外还有陈二宝带领的陈家骨干部队。那些人被分别留在了凤凰台和小南沟。铁寨里也不可能把400人全都召齐,煤矿、铁矿需要护矿队的镇压,清风寨等三处山寨也需要一定人力的震慑。陈鸣几做分割,抽调到铁寨的也只是200人。而这200人里头还有一部分要作为夜间执勤和巡哨部队,所以一阵喧杂后出现在陈鸣面前的只是150人。

    “立定,向右看——齐!”

    “向左——转!”

    “跑步前进!”

    ……

    “一二一!”

    “一二一!”

    “一…二…三……四!”

    “一二三四!”手机用户请访问m.biquge.cz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