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主宰江山 > 第六十九章 敢逃跑的,一律皆斩!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cz,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PS. 奉上五一更新,看完别赶紧去玩,记得先投个月票。现在起-点515粉丝节享双倍月票,其他活动有送红包也可以看一看昂!

    ps:果奔一周啊。悲催……

    硝烟在山风的吹动下,很快就消失的无影无踪。清军炮手在熟练地给大炮装填弹药。对比他们三天前的动作,现在清军炮手已经熟练很多很多。他们炮组中的每一个人,这三天里都将相同的一套动作做了上百遍。

    “进攻!”许世连用看肉中钉子的狠劲看着凤凰台上屹立不动的左右两炮台,这真真的是屹立不动啊。被两门大炮轰了三天,不说汝州营的炮手有多么的精准,几经试验后两门威远将军炮打两个个头那么大的固定目标,准确度还是有七八成的。这两座炮台每个都挨了六七十炮,一枚枚铁弹打的炮台外面的铁筋水泥坑坑洼洼,但对炮台根本却是隔靴挠痒。

    两个炮台始终屹立炮火之中!

    许世连都已经准备着付出一定的伤亡代价了。在两门土炮的威胁下进攻两丈高的凤凰台,汝州营必须要流血了。就是因为那两颗该是的钉子!

    如果眼光能够摧毁一个东西,凤凰台上的左右炮台早就被碎尸万段了。现在它们好好地耸立在那里,静静的等待着给汝州营一个难忘的教训。

    “最后一次检查。记住了,十颗石弹,剩下的全部是泥弹,泥弹!”

    凤凰台两个炮台里全都叫嚷着相同的话。泥弹,炮筒子里装的绝大部分都是泥弹,只有十颗小小的石子。

    为什么要这样做?不过是陈鸣的最后一搏罢了。他还是没有放弃最初的‘落草’理念,他不想跟汝州营结下死仇,他希望能与汝州营打一场和睦的友谊赛,而不是真正的战争。那会引来南阳镇的,那会引来河南巡抚的注视的。

    陈鸣也说不好有多大的希望,他就是要搏一搏,抓住最后一缕机会。

    一队清兵躲在盾车后面一点点的向凤凰台靠近,上百名民壮义兵为他们推着沉重的盾车。这可是最原始的木头车啊,最当先的盾面全是用大腿粗细一丈宽的树干连成的,高度也在一丈以上,光这个盾车的盾面就有好几百斤重,再加上外面蒙着一层浇湿了的棉被,还有连在盾面后头的长梯,以及车上压重用的石头。只是少少的六辆盾车,上百民壮义兵推起来都走不快。

    光从清军本阵出发到凤凰台,一路上道路倒算的上平坦,可距离却在一里地以上,劳力不配足如何能行。

    “这叫盾车。满清入关之前跟前明打仗时,这玩意儿就是他们防炮击打近战的招儿。我估计就是两斤炮也打不动他们,虎蹲炮更不行。咱们接下对人不对物。他们竖起长梯总是要爬人的。人少了用枪打,人多了再放炮。”反正凤凰台里有足足八门虎蹲炮,还配了长短枪五十多杆,陈鸣带队下铁寨的时候,也带上了三十人的火枪兵。

    就凤凰台这狭窄的一逼的战场,清兵再多人添进来,只要后方弹药能够支持上来,陈鸣也不怕跟清军卵上。

    梁志强卖力推着车子,要腰间只挂着一口刀,作为被选中的炮灰,梁志强早就被炮声震得两腿发软,可他们这些民壮义兵背后有绿营那帮孙子的刀枪顶着的,不敢跑,不敢不用力啊。

    “快点,快点……”

    “用力推,用力推……”这样的催促声时刻响亮在耳边。

    清军的两门小炮不再攻击左右炮台了,而是轰击城墙,尽可能的对凤凰台形成压制,精神上的压制。

    “大家别紧张。等到绿营那群丘八近前了,他们就不敢继续放炮了。”

    炮台里挤满了陈家军,陈鸣让人大声吆喝着。他知道这个时代的老百姓对于火炮的恐惧。这种恐惧并不是汝州营大大方方的将火炮亮出来,轰了几天,大家也听了几天香饵就能消除的。从部队定义上看,陈家军还是一个笑话,还是一撮没经历过血与火淬炼的土匪。

    陈鸣也不知道怎么打仗的,他只能做自己想到的一切,尽一切的努力去领导陈家军面对这场意义不俗的战争。这种叫喊他也不知道能不能真的有用,可这是他能想出的最好法子。

    在六辆盾车距离凤凰台只剩下十来丈的时候,清军的小炮果然停下了。

    许世连、李钊都在紧张地注视着,李钊额头上都渗出了一层明汗。

    凤凰台没什么沟壕,也没有护城河啥的,六辆盾车直接推到了凤凰台城下,然后六架长梯全都顺利的搭上了城墙。

    枪声响了起来。

    带头向上的绿营兵和义兵噼里啪啦的往下掉。许世连的脸瞬间白了,这什么情况?“贼人怎么会有这么多的鸟枪?”

    左右炮台的射击孔里,彼此交叉的枪口下,六架长梯上就没人能安安稳稳的爬上一半。

    “贼子,贼子。果然是包藏祸心。竟然私造了这般多火器!!!”李钊‘气’的浑身发颤,手指着凤凰台一副与贼人不共戴天的模样。

    许世连冷眼看着他的表演,眼睛里闪过的全是厌恶。真是最废物不过的废物了,这么长时间竟然连陈氏贼人有多少火器都不晓得。这可是几十杆火枪的分批攒射啊,陈家能造出这么多鸟枪来,他们手中不要说只有两门土炮,就是再多出两门也顺理成章。

    “大人。事不可为,让弟兄们撤下来吧……”

    “凤凰台太小了。贼人设施得利,继续攻下去,只是徒增伤亡。”

    凤凰台下,梁志强整个人都缩在了车轮下,腰刀都被他扔到了一边,他不敢出去,他不敢出去。出去就是死!

    绿营兵已经不敢往上爬了,他们就让义兵和民壮往上冲,做替死鬼啊。

    那一个个从长梯上跌落的绿营兵和义兵,或是当场死了,或是哭爹喊娘。刺耳的声音堵着耳朵都堵不住。梁志强就是被一个落在他边上的尸体给彻底吓崩溃的。前一刻还是个凶恶的丘八,拿着刀才向长梯爬了一眨眼的时间,就变成了一具尸体了。

    那胸前的血窟窿和刺鼻的血腥让梁志强这个老老实实的农民怎么不崩溃。

    “扔两个手榴弹下去,然后炮组注意啦。”

    陈鸣对着一根铜管说话,铜管的另一头在另一个炮台。技术缺陷啊,没办法的陈鸣每一次发布命令都需要扯着嗓门大喊。

    “轰轰……”

    黑色的硝烟里传出了清兵凄厉的叫声。躲在车底的梁志强看到一个壮实的绿营军官大叫着往回跑了,手中的腰刀都丢了。这个人梁志强认得。如果他没有记错,这个高大壮实的绿营军官还是一个把总,是这场进攻战的指挥。开战前他抽出刀子对所有民壮和义勇威胁说——敢逃跑的,一律皆斩!

    【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这次起-点515粉丝节的作家荣耀堂和作品总选举,希望都能支持一把。另外粉丝节还有些红包礼包的,领一领,把订阅继续下去!】手机用户请访问m.biquge.cz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