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主宰江山 > 第七十二章 三个混账的下场【求收藏】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cz,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ps:第三更。求收藏,求收藏。

    寒冬时节,大雪纷飞的日子里,陕州河陕汝道道台衙门小花厅内,汝州知府王俊面对着欧阳永裿这个以温雅名闻整个河南官场的道员,额头上一颗颗汗珠子却接二连三的从脸颊划下。

    欧阳永裿,广西柳州马平县人,早孤,奋发向学,18岁补诸生。雍正十三年拔贡。乾隆元年不入官场,为官一任造福一方,官声至今传播甘肃。他当年只是一个小小知州【甘肃岷州知州】,名声却直达乾隆的耳朵里。可以说若非身体不好,早已经是封疆大吏了。

    欧阳永裿已经接到了吏部的调令,将要履新广东布政使,他请王俊来陕州的时候,道台衙门已经是封印了的,新上任的道台正在与他做着政务交接。但就是这个时候,巡抚衙门传来了河南巡抚阿思哈的一封亲笔书信。欧阳永裿不愿意再多事,他眼看着就要走人的人了,何必再在河南生事呢,可阿思哈把事儿摁到了他的手里,欧阳永裿是想不出头都不行。

    别以为这位爷的官声好,也确确实实的为老百姓某了不少福利——官河南盐驿道时,欧阳永裿任上正值黄河决口,泛滥40余州县,以朱仙镇受灾最为严重。欧阳永裿命在高处扎棚舍,安置灾民,并及时籴米,救济了数万灾民。就以为这位爷是个眼睛里容不得沙子的青天大老爷,欧阳永裿与青天大老爷可是真的不搭。否则河南官场上也不会说他‘待人接物,从无疾言厉色,所到之处,兴修书院,以教育士子为要务’。看看这评语,这像是一个铁面无私的人么?他只是一个能员干吏!处理政务很有一手,可该守的一些规矩,欧阳永裿守的比谁都规矩。

    王俊对陈家之事的处理,欧阳永裿可以体谅。但问题是巡抚大人不想体谅。欧阳永裿对阿思哈这位前上司的评价很低,对这位河南巡抚的为人也有清醒的认识,鲁山县令直接把事儿捅到了阿思哈那里,阿思哈派人查实后,没上奏朝廷拿了王俊、李钊的官帽子,却把消息转到了自己的手里,阿思哈想打的是什么算盘,欧阳永裿清楚地很。

    王俊、李钊是又要大出血了。

    不过这事儿碍不着欧阳永裿。他下个月就会去广东,欧阳永裿要的只是王俊乖乖的识趣。

    “你回去给李钊说一声,自己知趣一些,递个辞呈,回家去吧!”

    作为一名有职业操守的官员,欧阳永裿可以对王俊容忍,但决不能够对李钊容忍。就像常瑞说的那样,朝廷的威严何在?官员的体面何在?

    土门集已经生意兴旺了,这事儿瞒得过一时瞒得过一世吗?不早晚会被鲁山百姓甚至汝州百姓知道的么?到时候丢的是大清朝的脸。

    所有参与这件事里的官员,就李钊最不值得体谅。人家常瑞也贪,可常瑞对大清的忠诚有目共睹,要不是他的一片赤心,这件事还真就给汝州盖下去了呢。

    王俊呢?也值得体谅。手下县境发生了这档事情,官员捂盖子是很正常的么。而且他也调集了民团去围剿了,只是贼人太强,没有成功。

    许世连也不会有好下场。身为军人,带领着大清的经制之兵,竟然打不过区区一家豪强,如此军官不处置何以振奋军心?但许世连的事儿会有南阳镇来处理,道台衙门管不了绿营的丘八。

    最后就是李钊。贪婪之心人皆有之,欧阳永裿不是圣人,该收该拿的钱他也不会少一分的。但是当官最重要的是要为朝廷尽忠,李钊这算什么?

    色厉胆薄,见小利而忘义,干大事而惜身!

    说重一点,李钊这人就是对朝廷不忠!

    王俊头儿的汗珠流淌下的更快了。“大人放心,李钊自从鲁山回返,就一直身体不好。下官会说服他的。”

    “那王大人就回去吧。大雪天气,本官也不留你。路上小心。”

    “谢大人体谅。”

    “回去吧!明年官军进剿,要用心做事。”

    “下官敢不尽命。下官告退!”

    从小花厅出来的王俊浑身都汗津津的,被外头冰寒的凉意一激,人瞬间打了个寒颤。这是如释重负的寒颤。天知道王俊在来陕州的路上是多么的提心吊胆,忐忑不安。夜不能寐,食不下咽的滋味他是尝到了。

    而现在这一切都过去了。

    倒霉的会是李钊和许世连,自己当然也有影响,但至少屁股底下的官位不会有动。王俊候在外头的随从连忙为他披上了厚实的披风,一刻也不想在道台衙门多呆,一刻也不想在陕州多呆的王俊,快步向外走去。

    他回到汝州的第一件事就会去找李钊,然后努力筹措五千两银子,借着冰炭的名义给巡抚大人送上孝敬。当然还有欧阳大人,这位要走的道台在下个月一定会受到王知州厚厚的程仪的。

    马车冒着风雪驶出了陕州的城门。王俊已经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车厢里火盆散发着热量驱散着寒冷。

    ……

    土门集外。一队车马一样在冒着严寒风雪驶出了集市。

    自从官府松开了土门集的禁止,大批的粮食物资都蜂拥而来,换走了一车又一车的好铁。

    现在已经没人怀疑陈家真的是襄县私铁窝点的供应商之一了。陈家的铁质绝对一等一的好。并且量也是很可以的。当然,对于一些豪强,甚至是对于某些上不得台面的人来说,陈家的刀枪和火枪也是很可以的。

    所以,背着官府的允许,硫磺、硝石被小批量却又源源不断地流进凤凰台。陈家的规矩是,想要铁料,粮食牲畜食盐调料就ok,但是想要刀剑火器,那就用硫磺、硝石来换吧。

    这些拿着硫磺、硝石过来换刀枪火器的人家,很多人的来历陈家并不知道,这种犯忌讳的事情人家要保密也是可以理解的。

    要知道,除了徐家外,在暗中的交易里,陈家还另外卖出了三门铁炮。重量在百斤左右,威力与虎蹲炮相当,那是一种外销型的虎蹲炮。

    鲁山县衙。常瑞愤怒的看着眼前的白役,“废物。给本官滚回去。要再有火器从土门集流出来,本官扒了你们的皮!”常瑞实在怒不可遏。那些从土门集奔出去的车马队伍,他竟然也没查出来都是谁,只在一次硬干的过程中发现是兵器和火器。手机用户请访问m.biquge.cz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