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主宰江山 > 第七十四章 逆贼竟然都着甲!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cz,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土门集的西面,陈家军出现在了地平线上。

    常瑞站在土门集的围墙上,他的身边是一个陌生的绿营军官,一身戎服马褂与身后的其他军官没什么区别,但他棉帽上的顶戴却是蓝宝石的,这是一位正三品参将,荆紫关协boss张大中。南阳镇的大军头之一。

    张大中傲慢的看着前方的那条黑细线。作为统带千军的正牌参将,他根本不把对面的陈家军放在眼里。在拿下许世连之后他也询问了一些人,平心而论那个凤凰台确实很难啃。地形对于进攻一方太不利了,如果没有重炮直接将其左右两炮台摧毁,填进去再多的人也是一个死。但现在是陈氏贼人主动来攻,换成他们汝州营防守了,在这样大雪封山的气候里,还需要考虑失败吗?

    汝州营直接剿灭了土门集,杀人不少,抓人也很多,土门集更被他们一把火烧红了半壁天,为的就是引陈家贼来攻啊。

    激怒陈家贼,让他们放弃自己有利的防守,转守为攻。汝州营不见得能趁此机会一举歼灭,但打个胜仗还不是手到擒来?自然能一举洗清往日之颓气。

    张大中是乾隆十七年壬申科的武进士,虽然当年名次排位低了一些,可年不过四旬就做到了一协参将的位置,正值年富力强就统带一两千人,张大中也足以自傲了。

    二百多陈家军列队整齐的开到土门集外,陈惠看着围墙上悬挂的一溜脑袋,整个人都要炸了。还好他有自自知之明,在从凤凰台出发前就将指挥权交到了陈鸣手里。

    让人小心看住要爆炸的老爹,陈鸣举着望远镜,看着土门集围墙上露出黑黝黝炮口的两门威远将军炮,看着一副趾高气昂的姿态对着自己这边指指点点的常瑞和一群绿营军官。

    “你去南面看看,那边围墙上是不是也有炮口。”

    两斤炮的射程比起威远将军炮要小一些,两者间的体积差距很大的么。陈鸣是不会拿宝贵的陈家军人命来跟两门威远将军炮比拼的。清军如果只有两门炮,他们安置在了西边,那他就转头打南面。

    队伍里的陈家子弟兵每一个人胸口都燃烧着愤怒的火焰,围墙上挂着的脑袋让他们的怒火化作了实质。但是营地里的训练让他们还懂得保持沉没和克制,要爆发也要等到命令。

    侦察兵很快就来回报,南面围墙上并没发现炮口。于是整个陈家军在张大中和常瑞惊疑的目光中迅速的转向了南方。

    “轰轰……”

    陈家手中的两斤炮开始发射。一队队火枪兵快步冲到围墙前十五丈远的地方,一排一排的向着围墙城头轮番射击。不过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抱着炸药包直冲南门的爆破组。

    土门集的围墙只有一丈半高,上面把手的绿营兵在陈家军火枪兵冲进的时候,也立刻开枪回击。只是十五丈的距离啊,那就是五十米了,就绿营手中握着的鸟枪,还是各打个的,他们打得中吗?

    就是陈家造出来的火枪,还有成排齐射的火枪兵,都没怎么着城头的绿营兵。那么从城头上往下打来的准头就更可想而知了。

    只有一个人的爆破小组就趁着城头鸟枪打响后的机会,死命的冲过十五丈的距离,将炸药包放好点火,然后利索的翻滚进门前的沟壕里。也不管那沟壕中是否还有水了。

    张大中已经到了南门内的清军驻地——一幢三进的院子。老土门集人都知道,那是陈九公的家。听到外面的枪炮声音,眉头皱的死死地。这可不是土炮,外面的炮声是真正的火炮。

    “狼心贼子!”张大中神态有了一点变化,气势更加犀利了。这造几门土炮和铸造真正的火炮间的差距,可是质的不同。

    “常大人真的好眼力。”张大中夸奖这常瑞,“这等私造火器,蓄养党羽的贼子,断不可姑息养奸,必须要早以铲……”

    “轰……”一声巨大的爆炸声音湮没了张大中的话尾,头顶上的沙土哗啦啦的往下掉。

    “呸!”

    张大中呸了一口,顾不得去拍自己身上的浮土,叫道:“怎么回事?快去查明。”这一声响比炮声响亮的太多了。张大中直觉就有中不妙!

    “参戎,参戎,陈家贼杀进来了……”

    站在一旁还在拍打着身上尘土的常瑞如被人猛击了一拳,猛抬头脚下一个踉跄。

    张大中的脸上全是不敢相信的‘笑’,这怎么可能呢?才刚刚多久,陈家贼就打进土门集了,汝州营和土门集的围墙是纸糊的么?

    “参戎,陈家贼用火药炸开了大门,人直接就冲进来啦。参戎快……”

    “滚开!”

    “传我军令,各处守军立刻前来南门支援。南门所有人等,胆敢后退者,斩!”堂堂大清官兵还有打不过一波人数远少过自己的土门么!?

    张大中一按腰间的挎刀,大步流星的走出门去。

    “杀,杀,给我杀——”

    陈惠大声的叫着。他本人却牢牢地被两名壮汉摁在了南门外头。陈鸣可不敢让他亲自下场。

    南门内,几十名清军像积雪一样被滚沸的陈家军轻松冲垮,报仇心切的陈家子弟兵挺着刀枪猛冲猛打,那涨红的脸庞上浮杀机盈野,杀气腾腾。

    “杀——”

    陈二宝一把当先,一手挥动着砍刀,一手握着一把双管手铳。他的身后是军心鼎沸,好似烈火燃烧的陈家军,对绿营兵满心的仇恨让他们在这一刻根本无畏死亡。

    围墙上的清兵已经丢枪而逃,陈鸣立刻命令火枪兵进入,占据了逃跑的清兵鸟枪兵的位置。

    李天河大声吆喝着,带着一帮差役竭力抵抗者陈家军的冲击。南门内清军驻地的位置距离南门口太近了,张大中刚大步流星的走出驻地就被涌进土门集的陈家军堵了住,最后不得不再退回这幢院子里。常瑞当然也在这座院子里,变成了常瑞一条狗的李天河当然也在这幢宅子里。

    “轰轰轰……”

    手榴弹的爆炸声此起彼伏。明明上百人马的衙役和张大中亲随,在手榴弹和手铳的打击下,竟然被当面不到他们一半数量的陈家军压着打。

    “参戎,这群逆贼竟然都着甲!!”手机用户请访问m.biquge.cz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