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主宰江山 > 第七十五章 血债血偿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cz,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ps:第三更,求收藏!

    “贼人连大炮都铸了,还会怕造甲么?”常瑞毫不客气的打断了那人的话。声音尖厉的刺耳朵,恐惧深深地支配了他的神经,心脏乱怦怦的跳着。

    张大中脸上也没有了刚才的豪强和勇毅,因为死亡的威胁真的触手可及了。陈家军所表现出来的战斗力超出了他的想象。

    作为一名标准的绿营太平军官,在生命有保证的时候,张大中是绝对的英武果毅的。可情况要是危机了,那就是另一幅样子了。

    这些贼人配了不少的手铳,比张大中这一生见过的手铳还要多的手铳,还有那种能够爆炸的炸弹,更重要的是他们人人都着甲,这样的武备比他的随从和鲁山县的衙役强大太多了。清军的反击能够给陈家军造成致命创伤的几率很小很小。而陈家贼的攻击,刀刀都要命啊。

    “啪啪……”手铳放响。伏在二门后的陈鸣听见里面不停响起的惨叫响起,嘴角冷冷翘起。这次出击,每一个陈家军都披挂上了胸甲,就眼前绿营、衙役的破烂装备,怎么来跟陈家军比?

    满清为了抑制绿营的战斗力,在消除了三藩威胁后,就再没给普通的绿营兵着过甲。除了军官,全国六七十万绿营都是一水儿的穿号衣。

    “哈哈,狗官,我看你往哪逃!!”陈二宝虎吼声起,接着院子内就‘呜’一声欢呼起来。

    李天河被砍了,陈二宝亲自一刀枭首。

    作为陈家的仇人之一,这一刀让陈鸣大敢畅快。

    “二宝叔威武!再接再厉,做了常瑞和那个狗屁参将!”从俘虏的清兵衙役口中陈鸣已经知道围墙上那个蓝宝石顶戴是何许人也了。南阳镇荆紫关协boss——参将张大中。

    不过,张大中他翻不起风浪来,别说他是参将,就是南阳镇的总兵,也要跪!

    九公这座被尸体和鲜血染红了的院子里陈家军胜券在握,解决只剩下一个时间问题,陈鸣并没有把全部的心思放在这里,即使里头有常瑞这个陈家的死敌。陈鸣现在更关注宅子外的战斗。

    ——从东西北三方汇集来的绿营兵和衙役与陈家军的交战。

    噼里啪啦的火枪声塞满陈鸣的耳朵,装填了颗粒火药的手榴弹喷呲着白色的烟雾,在空中化过一道道优美的弧线,落进清军的冲锋队列中。

    秦猛大呼小叫着驱使着士兵杀上。他眼睛里全是闪烁着精光,参戎大人可就在南门呐,如果直接给参戎大人解了围……,自己的前程将一片光明。但是汝州营的士兵却没几个愿意用自己的性命染红秦猛的顶戴的。

    他们的都司许世连刚被张大中拿下不久,军心正震荡着呢。有几个愿意给秦猛火中取栗?

    雷鸣般的爆炸声在耳边响起,秦猛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一阵气浪从掀翻在了地下,帽子都掉的远远地,摔得头晕目眩。等他爬起身来,轰鸣的爆炸声依旧在他的耳朵里响彻,两耳朵嗡嗡的,像是有一百只小蜜蜂在耳朵不停地闹着里一样,外面什么声音都听不到。但他能看到清兵正在后退,边上的尸体里可以找到他那两个惨叫着的亲兵身影。扯着脖子,秦猛厉声吼叫道:“不要乱,大家不要乱,不要退!”汝州营这么一退他还怎么在参戎面前露脸?只是秦猛的声音中那一股惊慌却是怎么都掩不住的。

    他又不是傻瓜。汝州营堂堂官军,竟然打不过一窝土匪草寇。这次可是人家进攻,自己防守的啊。这是怎么啦?

    猛冲猛打的陈家军凶戾的面孔已经离他不远,他们心头的怒火并没有半分的消退,自看到土门集里一处处焦黑的房屋废墟,陈家军心头的怒火更加旺盛了。

    杀,杀,杀!

    杀尽一切穿绿皮,穿公服的!

    这里可是有一百多户人的啊,土门集一半的人跟着陈家上了山,剩下的人里有一部分逃去了周边村寨,但在陈家跟官府达成双边和平协议后他们又纷纷从周边山寨回到了土门集,在这里,有上千口人命啊。几十年来与陈家子弟朝夕相处的上千乡亲!

    血债就要用血来偿还。“杀——”

    “杀——”

    一张张面孔凶戾狠辣,秦猛的心头被一阵恐惧掠过……

    自大的汝州营和张大中没有将任何一门堵死,这是他们自寻死路。

    之前的两场战斗力,陈家军只是小荷才露尖尖角,所表现的实力远不是陈家军真真的力量。

    ——陈家人数是少,但陈家的战斗力是建立在他们那超多的钢铁产量上的。每个陈家兵丁身上的钢铁,远超过这些大清朝的所谓经制之兵。

    张大中根据之前两战陈家的表现来准备战斗,这一仗清军不败就天理难容。

    没人去搭理秦猛的叫喊,这个时候谁会有这个闲心?从围墙上包抄南门的绿营已经被连连的排枪打的屁滚尿流,汝州营的首脑又被堵在了南门,他们可以说是群龙无首。秦猛只是一个队官焉能让大半个汝州营听命?

    被陈家军猛冲猛打的站不稳根脚的清兵,脑子里可没有拼命救援的心思,被手榴弹和手铳乃至刀枪肉搏打的灰头土脸的汝州营人马炸营一般的向后逃去开。错乱纷扰之中谁还有空去理会你一个千总队官?

    手榴弹连连的爆炸声以及陈家贼的‘刀枪不入’,已经让这些清兵吓破了胆!

    天见可怜这些绿营兵们从爷爷辈开始就只剩下了号褂,面对陈家军这群披着铁甲的贼人实在昂扬不起高亢的战斗意识,而且一枚枚手榴弹的覆盖,爆炸声仿佛要翻天覆地了一般,这些安稳依旧的绿营兵有谁心里能承受得了?

    如果张大中能够后退,他也早退了。

    抽出腰刀,‘唰’的一刀砍下了一名惊慌失措的亲兵首级,张大中抓着血淋淋的脑袋向四周厉声喝道:“谁敢再退,斩立决!”

    “都给本官顶上去,顶上去。手中已经沾了陈家的血,就以为那群乱贼能放过你们吗?都听本官将领,凡有擅退者,杀无赦!”

    周边的衙役和亲兵像是见到了厉鬼一样纷纷散开,如果后门没给陈家军堵死,这群人肯定会溜之大吉。但就算如此,这些衙役和亲兵也从张大中的身旁绕道往后溜!

    就像那一句话说的:我不需要跑得比老虎快,只要跑得比同伴快就行。现在的清兵和衙役也是一样:我只要比同伴退的更往后就成。

    张大中又急又气,正不知如何是好之际,几颗手榴弹被远远地甩落在他身边。

    轰然爆炸,土沙飞溅中壮悍的张大中像一片枯枝败叶般崩飞了去……手机用户请访问m.biquge.cz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