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主宰江山 > 第七十六章 恨!恨!恨!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cz,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ps:今天还是三更。第一更,继续求收藏。果奔的娃伤不起啊/(ㄒoㄒ)/~~

    已经被付之一炬的陈家老宅原址,被收拾出一个大大的广场来,中间搭了一个高台。上面站着陈惠、陈鸣父子,陈聪和五堂叔陈权等人,还有双腿被打断的陈季卿,他坐在一张椅子上,脸色煞白。

    彻底控制了土门集的陈家军在七公和五堂叔的院子里发现了土门集的幸存者,人数不到六百人,陈季卿作为陈家的重要人物被单独关押,浑身血迹斑斑,两条腿尽断。显然在此之前已经遭受了严刑毒打。

    在高台的周围,是握着刀枪的陈家军兵卒,高台的下面,一个比晒麦场要大一些的场地里,一百三十七名被俘虏的绿营兵和差役,不管有没有伤,只要还活着一口气的,全被双手绑住扔到了这里。

    在他们的另一边是土门集这次浩劫中幸存下来的五百多名乡亲。一千多人的土门集只剩下了五百多人,不保证深夜里没有人逃脱生天,但那肯定是少数。也就是说,汝州营的这群王八蛋还有鲁山县的差役,一夜之间祸祸了四五百条人命!

    “乡亲们,没什么好说的。有怨报怨,有仇报仇。看清楚脸了,报仇!!!”

    咣啷咣当,一大批腰刀被陈家军兵卒们扔到了土门集幸存者们的眼前。

    陈鸣眼睛看着台下,接下来的这一幕可说是陈家与整个大清朝决裂的分界点了。他不需要去想土门集这些百姓悲惨的遭遇全是因陈家而带来的,这些人家在土门集受陈家余福照应几十年,一因一果,没什么好说的。

    眼下这些人只要杀人报仇,那他们就再度跟陈家紧紧地绑在了一起。

    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当先走了出来,陈鸣隐隐听到人群中有人叫她‘安子家媳妇’。女人的眼睛陈鸣看不到,但从她那撕扯的凌乱的衣服能够看出她之前遭受的是怎样的悲剧。安子家媳妇也没去捡地上的刀,而是手里抓着一根簪子,簪子头掐着一朵小花,很简单的样子,簪子是银色的。

    现场的声音不知道什么时候停止了。静的只有风声和鸟鸣。

    女人脚步踉跄的在俘虏群中走过,所到之处,所有的俘虏,不管是不是有伤,伤势有多重,全都不顾一切的躲开,趴着躲开,滚着躲开。偏偏他们所有人又都不敢唧唧一声。周遭人群那充满杀气的目光让他们谁也不敢出声打破现在的寂静。

    终于,安子家媳妇在一个灰头土脸的绿营军官面前停住了,这人应该是个把总吧?他的顶戴已经被没收了,那可是素金的,人被外表看不出什么伤,被五花大绑的扔在地上。

    安子家媳妇发出了一声凄厉的叫,也不知道是笑还是哭。

    “啊……”两腿之间的小弟弟破碎的凄厉惨叫没有让在场的几百号男人心里发寒,所有人内心涌起的只是无尽的畅快。安子家媳妇也没用簪子扎破那人喉咙,而是用自己的牙咬断了他的喉咙,在那人凄惨的叫声中手指硬生生的扣出了一对眼珠。

    这种疯狂的恨意,疯狂的发泄,让陈鸣心头的畅快戛然而止。黑色的长发淋漓着鲜血,十指就像传说中的鬼爪,猩红无比,还有那沾染鲜血的下巴,整个就是一厉鬼。这女人已经完全被复仇支配了。但是这种恐惧在安子家媳妇一阵畅快之极的大笑声中,她用那根簪子毫不犹疑的刺破了自己的喉咙那一刻,陈鸣内心所有的惊意和反感全都化作了一股淹没人心灵的悲伤、悲哀……

    “报仇——”

    “报仇——”

    “报仇——”

    根本不需要人再去鼓动,五百多土门集幸存的乡亲就如奔涌的洪水,湮没了所有的战俘。

    高台上的所有人脸色没有一个挂着不忍的。就是最初坚决反对落草的五堂叔陈权,也知道陈家只能、必须走上这条不归之路了,而他也不可能与陈家剥离。

    就像屠宰场的肥猪嗷嗷叫一样,现场的一幕可不就是案板上宰割鱼肉。陈鸣眼睛向后看了一眼,常瑞,这个陈家的生死大敌毫无意外的被陈家军生擒活捉。此刻嘴里被堵住的常大知县,依旧没有半丝的驯服,一双眼睛瞧着陈家人恨不得把所有人生吞活剥了。

    ……

    汝州州衙。

    逃过了一劫,但也元气大伤的王知州这些日子里一直都躲在州衙疗伤,今天也不例外。

    一本闲书,一壶好茶,暖暖的火盆,暖和的皮绒,缩在书房内的王大人日子过的还是很舒服的。比之被扫地回家的前任州同,他现在的日子已经是天上的生活了。要知道李钊这家伙,丢掉的可不仅是自己的官位,为了让巡抚大人高抬贵手,他还掏空了自己大半的家产。比如他在宝丰诸葛庙镇谋得的一些产业还没有捂热乎,就不得不丢出手去。

    期间还有一个小笑话,那个被他当做把柄要要挟关和泽的何华章,在关和泽低头认输后是作为管事来为李钊打理诸葛庙镇的产业的,结果李钊失事之后,嗅觉敏锐的何华章在关家听到消息之前卷了账面上的钱,带着父母家人一溜烟儿的跑之大吉了。

    当然,这只是一个小插曲。就是李钊本人的境遇,对于现在的王知州来说也无心留意。

    新任已经火速到任,是原先汝州首县的知县,到任速度自然是快。王俊之前放权给李钊,现在放权给他——胡汝霖。

    胡汝霖现在干嘛呢?手握汝州大权的他正广邀汝州各县士绅,主要是首县的士绅商贾大户,积极为鲁山的平乱大业做出贡献。就是现在,胡汝霖都在温泉镇宴请宾客。

    温泉镇历史悠久,始建于西汉初年,称温汤;南依外方山,西掖广成泽,襟崆峒而带汝水,枕伏牛以望嵩岳,山川秀丽,风景如画。东汉为皇帝游猎地,隋设温泉顿及马牧,唐改称温塘,亦称汤王街。

    自古这里就是文人墨客的留恋之地。东汉大儒马融,宋代的欧阳修、苏轼苏辙兄弟,都有文宝留下,而且温泉镇地处襄洛古道要冲,交通便利,时到满清时候也是汝州境内首屈一指的商业重镇。

    “张参戎亲到鲁山,小小陈家,土鸡瓦狗矣……”手机用户请访问m.biquge.cz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