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主宰江山 > 第八十章 内心的独白【求收藏】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cz,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砰砰砰……”

    三声炮响连着三声炮响,鲁山县西城外一片寂静。

    城门前大片空地上,一个个绿营兵身姿挺拔的站立当场,刀枪火器,在初春的阳光下泛着让人胆寒的精光。在他们的四周,一面面三角绿营龙旗下是一尊尊让人畏惧的火炮,淡淡的硝烟才刚刚被风吹去。

    阅兵台上——实质上就是一座木头搭的高台。

    保宁傲气的看着两千绿营兵,自从他到任南阳镇以后,对于南阳镇松懈的军纪狠抓一把,现在考验南阳镇的时候到了,虽然还不知道这些兵到了战场上究竟会如何,但只看现在,效果还是很不错的么。

    王俊一边奉承着保宁,赞叹着南阳镇精锐,另一边眼睛留意着台下鲁山县的士绅和官员。果然这群人现在精神振奋了很多。观看了我大清精兵的校阅后,给这些我大清的忠良子民很大的激励和信心。

    那伏牛山中的陈家,最初只是跟官府顶牛,对于鲁山县的乡绅大户并无威胁。可谁料得到,常瑞那家伙一把火烧了土门集之后,陈家人就彻底疯了。先是打破了土门集,虐杀了众多战俘和常瑞本人,接着又冲出了大山,席卷了半个鲁山县,可是把乡绅祸祸惨了。

    陈家倒是不无妄杀人,除了王家和董家,陈家军往来鲁山半壁小一个月时间,就没听说过他们杀人的信儿的。可他们打破私矿,放出了大量的奴工,还抢走了粮食、布匹、食盐等等生活必需品,这就真真的让乡绅感到不安和利益受到了损害了。

    而最重要的是,陈家的名号已经被常瑞捅到了巡抚衙门,整个南阳镇都因之调动了起来。几千绿营大兵开进鲁山县,万幸南阳镇总兵保宁大人是个好官,对军纪约束甚严,不然整个鲁山都会被这几千绿营大兵给祸祸惨了。

    乡绅们本来对陈家的‘遭遇’还有一股‘兔死狐悲物伤其类’的感情在,现在也全部烟消云散了。这些人以徐家为代表,恨不得保宁今日出兵,明天就能报捷。当然,徐鹏春也未尝没有对月长叹,如果世上有一颗后悔药,他那个时候应该会让人去通禀陈家一声的吧。他哪里承想会闹出这样大的篓子呢?

    浩浩荡荡,威威武武,我大清天兵耀武扬威的向着土门集进发了。

    从鲁山县城到西门外,然后是西关,以及饮马河沿岸,都围满了看热闹的人群。柳树吐新,春风拂面,千万条柳丝随风飘扬,散发出早春的气息。这样的气氛和众多的人群中,没人能发现人群中有那么几个人脸上或紧张、或郑重、或凝重,这些与百姓瞧热闹的无知并不相同的神情。

    “大小十二门炮,两千人。”

    短短的一道消息,探察的很清楚,很明了,也很容易。清军根本就没遮遮掩掩,保宁把所有的力量都亮摆出来了,明显是没把陈家当做真真的对手看待。可陈光手下的这些鸽子,如何把消息送回老巢却是个巨大的难题。

    要越过土门集,然后绕道凤凰台后,不是不可以。但道路很艰难,很难走,甚至根本没有贯通的路,要用绳索吊到断岩下,而且‘一路’上不止一次。

    每次向山里传递消息,那就是一次赌命。陈光已经开始着手培养信鸽,但这需要时间。

    陈家军的大部队——以矿工为主力的队伍已经不再铁寨了,而是在一月底转移到了小南沟。这样在接到凤凰台的紧急情报后,可以更方便的增援凤凰台。陈鸣告别了自己的老婆孩子,也随军驻进了这里。

    陈家祠堂里,灵位和族谱已经全部被转移走的空祠堂。这些天陈鸣常到这里。大战来临了,他的心却有些平静不下。

    不是因为土门集那些无辜死难的百姓,也不是因为即将在战争中消亡的人命,虽然自己挑起的‘战争’会让千千万万本可以活下去的生命死亡,但自己为的是中国更美好的将来。那历史上的百年耻辱,中国又失去了多少条人命?

    陈鸣问心无愧,他才不会因之而愧疚。

    陈鸣是为将来的‘无保障’感到不安宁。陈家如果打赢了眼前这一战,那肯定的是要上达天听了。乾隆如果调兵镇压,就豫西这块地盘周边的清军不要太多。伏牛山究竟能不能挡住铺天盖地而来的清军呢?

    陈鸣知道乾隆时期的大小金川之战,满清前后动用了五六十万人马,死了多个总督、大将,耗费了几千万两白银和前后几十年时间,伏牛山能顶得上大小金川吗?

    要知道鲁山是平原、山区的交界处,并不是真正意义的大山之中。它的周边除了各南阳镇,西面的汉中镇,南面的郧阳镇,还有西南的兴安镇总兵,也就是说打南阳镇的背后——郧阳镇、兴安镇、汉中镇三镇人马是一字排开的。

    所以千万不能以为河南绿营兵少,就真的把这里当做满清兵力空虚之地了。只要清政府意识到不对,湖广甘陕四川的人马立刻就能平压过来。清军在河南人少,却把握住了南阳盆地这个出入中原与湖广的交通要点。

    陈鸣隐隐畏惧的就是清军的后劲,源源不断地后劲。万一败了,伏牛山里的老老少少还能活命吗?

    陈鸣不怕死多少战兵,却怕死的是伏牛山里的妇孺老小,那就太悲惨了。更何况,就他这样的军事水平,对付过眼下这场大战后,要真带着部队杀出鲁山去了,究竟能掀起多大的风浪呢?他自己心里都没谱啊。

    眼下的时节,满清国势正盛,大多数老百姓还有一口吃的,还有一条活路,他就是想打土豪分田地,估计都掀动不起来群众。

    时间一步步向着春光明媚走过,就有越来越多杂七杂八的念头涌上陈鸣的心头,甚至这些念头有些根本就是相反的。陈鸣自己的内心也很古怪,他可以认同战兵在战场上成百上千的死去,却很怕山里的妇孺老弱有个好歹,这思维他有时候自己想来也觉得很奇葩。

    所以他来到这个空祠堂。或许是祠堂本身所具有的一种力量,在这里陈鸣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杂乱念头会平静下来,让他能更好的捋清自己脑子里的诸多念头,也能让他更清醒的展望未来。

    既然已经决心颠覆天下,重塑中国;既然已经决心让中国不再重复历史上的老路,那就应该有牺牲一切的决心,也应该有可以牺牲一切的意念。陈鸣明显没有这些,或是说他没有为了天下把老娘老婆孩子都牺牲掉的决意。

    在时代大潮面前,这就是他的软弱。他的软弱在这一段时间里为他引来了千千万万个杂乱思绪。这就像他当初准备劫牢破狱时候的心理一样。

    这是一个凡人面对时代大潮的正常反应,但陈鸣不是凡人,他是穿越者。

    ——他不但要让陈家军的实力强大起来,更要让自己的内心强大!手机用户请访问m.biquge.cz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