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主宰江山 > 第八十八章 破贼之大好时机!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cz,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ps:求收藏。今天三更。

    最好的防守就是进攻!

    陈鸣早在活剐常瑞的时候就盘算着如何打开先期的局面,思来想去,他发现陈家军要想壮大就必须打出去。因为陈家军不是原时空的那支赤色军队,而且陈家现在在伏牛山中的这点基业也根本就不起满清的认真对付。

    那大小金川的地形地势之险要不比陈家这点基业厉害?莎罗奔、僧格桑、索诺木(莎罗奔侄孙)等人手中的实力之强不比陈家强出N辈?这两个家族统治那片山区已不知道有几百年的根基,藏人一个个都对他们的土司头人俯首听命,忠诚度不比眼下的陈家军高出一大截一大截?

    可就这样的大小金川土司都败在了满清强大的国力之下,乾隆为了对付只有数万人口的大小金川,前后动用了60万大军,耗费了七千万两军饷。如果这样的劲头用在陈家军身上,陈鸣可以对所有人打包票——陈家绝对抗不下来。

    所以陈家军需要化被动为主动,主动出击,扩大自己的实力,为迎战满清的下一波围剿不浪费一分一毫的时间来积蓄力量。

    陈鸣很相信战争的破坏力,这个世界上,战争与那些不可抗拒的巨大天然灾害一样,并列世界破坏力的首榜。只要陈家军将战火烧到鲁山县的外面,烧到汝州的外面,那会像一勺冷水倒入了沸腾的油锅里,瞬间让整个豫西,乃至整个河南爆炸。

    宝丰知县选择了鲁山县一样的做法,禁闭城门,‘坚守不出’。

    但是,打不进县城的陈家军还收拾不了地方的乡绅大户吗?那些土豪们,很多人都已经逃去了县城,宝丰与庐山可是联系很密切的,小道消息灵通的很。但是这些土豪的家产不会长脚,不可能跟着土豪们一块都逃入县城。以眼下规模的陈家军,只是收拾收拾这些土豪们顾不得的家当和产业,就已经能吃的肚子老饱了。

    陈鸣进入宝丰后就目标明确的收集牲畜、粮食、盐糖、布匹等等基本物质,然后就是一个个砸开宝丰县的那些私矿藏。这宝丰县的乡绅豪强们,思想道德一点也不会比鲁山县的同类们高大上了,陈家在鲁山县的一个个私矿里救出成群结队的奴工,在宝丰就一样的重复了这一幕。

    事实上,整个汝州,包括南阳府的叶县和舞阳,这些后世平顶山市辖区所覆盖的地方,或是周边的区域,因为煤铁资源的丰富,各地奴工都是很常见的。老百姓们对此都知之甚详。他们将是陈家军最为追求的‘对象’。

    陈鸣带人在宝丰县城外露了露脸,只用了四天的时间就席卷了整个宝丰县,收集了一万三千多石粮食,五千多匹粗布和二百多匹绸缎,还有一批药材和盐糖。而他们的屁股底下,从当初开入宝丰县的‘11路公交车’,已经进化成了四条腿了。

    不管是驴、骡子还是马匹,都在表明陈家军在宝丰县境里那丰厚的收获。

    另外陈鸣还‘解放’了四百人的奴工。这个数字比鲁山县的收获要缩水一些,这个数字是最终愿意跟随着陈家,走上光明的‘反清’大道的奴工们的人数,换句话说——这批人的怨气都比较重。

    陈鸣也不是第一次接手奴工了,当然知道为什么。他第一次带着宝丰奴工出任务——搞定诸葛庙镇,主要是搞定关家大房。

    奴工们在将关家大房宅院地窖里的最后一个红薯拿出来之后,就自发的一把火将那座占地十余亩的宅院烧成了一片白地。陈鸣可能阻止的了,但没那么用心。

    结果诸葛庙镇因为这把火的蔓延烧掉了半条街。

    当地人肯定是恨死陈家军了,陈鸣心里也有点小戚戚然。但你让他因为那些注定不会跟着陈家军走上反清大道的平头百姓而去怪罪+修理放火的宝丰奴工,陈鸣会毫不犹豫的糊他一脸。

    奴工们所表现出的戾气陈鸣一点也不介意,这些戾气配上矿工自身拥有的组织性,简直就是最好的兵源。历史上的戚继光能够用义乌矿工训练出威震天下的戚家军,陈鸣没信心让这群奴工变成戚家军那样的天下第一强兵。但他也想要一支真正的精锐。

    他就是要这群人的敢拼敢杀,就是要这群人的狠辣!

    自古以来,各朝各代的矿工就没好日子过,我大清自然也是如此。而且因为汝州的煤铁矿资源丰富,鲁山、宝丰、郏县等地长久以来就有开矿的传统。又因为矿井工作的危险性,私矿东家或是出于自己的名声考虑,或是出于利益考量,反正他们是更喜欢用逃荒或是从外地买来、骗来的奴工,而不大规模使用本地人。这会让他们少去很多的麻烦。

    当然,像陈家那样的主儿,鲁山、宝丰几县不能说没有,只能说是比较少见。那些进入了矿藏的人绝对是仇大苦深的先进阶级,一旦被‘解放’,立刻‘反正革命’的比例很高,而那些当地矿工就很少有愿意跟随陈家的人。虽然奴工中有一部分身体伤病的人,但绝大部分的奴工都是绝对的精壮汉子。

    真正的老弱病残根本没有在矿上生存的可能。

    矿场是这个时代最没有人情味的地方之一,老板在使用奴工的时候监管也尤其严格,这些奴工哪个没有受过鞭打苦刑?不知道多少人直接惨死于酷刑惩罚之下,所以他们对矿老板的怨恨,连带着对官府的怨恨,要远比一般人强的多……

    当登封县的民团雄赳赳气昂昂的越过河南府与汝州的边界,进入汝州地界的时候,陈鸣人还在郏县,他派人往许州的襄县和南阳府的叶县进行骚扰,并且从郏县也收集了大量的车马物质。这个时代是满清的鼎盛时候,民间财富的积累也是很惊人的。

    在‘搜刮’过郏县的一个个私矿之后,陈鸣手下的奴工人数已经超过了800人,连上他本身带领的人马,以及各乡镇地方投奔来的无赖地痞和破产农民,总兵力已经越过了1200人。但是武器装备严重短缺,完全还属于斩木为兵的水准。

    登封民团的人数也不是很多,一共三百出头,里头有二三十个脑袋包着头巾的家伙,剩余的人也个个身强体壮。不说真正的战斗力,就说这支队伍的卖相,人数是不多却气息彪悍,加上登封的名头,很能让人有股子安心感。当然了,在汝州他们的鼻孔也是朝天的。

    “哼,果然是群贼人,贪婪无厌!”登封民团那个牛逼哄哄的总教师一脸的鄙夷,起身对王俊说道:“知州大人,此正是破贼之大好时机!”手机用户请访问m.biquge.cz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