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纨绔邪皇 > 七十五章 八玄神君(求推荐求收藏求点击)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cz,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今日管大人所见所闻,俱为嬴冲隐秘。事后还请大人,能代嬴冲遮掩一二,切勿告之旁人。”

    ——无论是那孔雀翎,还是那邪樱枪吞噬妖元的异能,嬴冲都不欲让人得知。

    好在这管权乃是当世大儒,既能修成浩然正气,就必是守信君子。只需能得其一诺,就可从此放心。

    最为麻烦的,应该是远处立着的那位李家小姐。此女身边,能有一位中天位强者随身护卫,那么其出身不是七姓三十六家,就是儒墨法道四教的名门大派。

    以嬴冲的估计,那位李家之女,多半是出身玄门大派。毕竟她那身纯正道元,也只有玄门的那些正传弟子才有。

    似这样的人物,他根本就没法威逼,安国公世子的身份,估计起不到什么作用。只能事后再想办法,看能不能利诱。

    而就在赢冲正思忖着善后之法时,管权也神情呆楞的目望嬴冲手中的长枪,眼神波澜起伏,神情震惊莫名,也含着几分猜度之意。

    他不知这枪是何来历,为何能有吞噬妖元之能,却知这必是一杆传自上古的兵器无疑。

    还有方才嬴冲施展出的枪势,使他都感觉背脊发寒。若有同境强者施展此枪,淬不及防之下,便是他也未必能躲过。且不出意料,这式枪招应该还有着极可怕的后续。

    身边除了笼络有一个小天位强者之外,嬴冲本身,竟还有着这样的手段!

    这就是安国公世子,那个众人口中的纨绔?

    忽然听得嬴冲一声轻咳,打断了管权的思绪。心知对方可能是因自己的‘迟疑’而不满,管权神情颇为无奈:“世子若不欲今日之事被他人得知,管某自然能守口如瓶。然而此事只是小节,眼下最重要的,还是这百骨神君死后遗祸。世子可知,这位百骨神君以大天位之身,却能在咸阳附近肆掠数十年之久,使人无可奈何之因?”

    嬴冲剑眉微扬,做出肃容倾听状。之前他听管权出言阻止,还以为是这位雍州大中正是妇人之仁。可如今听其言才觉不对,管权说的话也确有道理。

    百骨神君乃是大天位境的大妖,已可算得上当世高人。然而在强者如云的咸阳城附近,却根本不算什么。有实力将之斩杀之人,超出百位以上!

    可到至今,这百骨神君依然活蹦乱跳,在众多强者的眼皮底下活得好好的,使当今秦皇对其视而不见,绝非无因。

    “这百骨神君其实不足为虑,然其一死,必定连累这清江两岸——”

    话才说到一半,管权口鼻中就涌出了一股血沫,这是之前被他压下的伤势再次爆发。那血沫之中,赫然已夹杂着些许内脏碎片,分明已到了极其严重的程度。

    管权不得不暂时收住了话音,急忙将一枚玉瓶取出,而后一口饮尽。那瓶中当是一种伤药,此药一服,管权的浑身气息,就已安宁了不少。只是仍不能说话,皱眉不语。

    不过却有人接过他后面的言语:“传闻这百骨神君一死,清江必定有大水生发,波及清江两岸,使无数人受灾横死。这传言看似荒诞不经,可据我所知,数十年前我朝国师守正曾特意出手将百骨擒拿,可事后却又将之纵走,连镇压都不可得,所以不能不防。”

    那说话之人御风而来,只片刻就已到了嬴冲身前。一身道袍,身姿如弱柳扶风,只是依旧蒙着面,看不清面容,只露出一双眸子,灿若星辰。

    “此妖一死,两岸必有大灾?”

    嬴冲也觉荒唐,不过这李家小姐既然提起了国师守正,而那管权亦神情凝重,那就不得不信,

    也就在这刻,船上方那暗色光球中,也已决出了胜负。那八臂神将管不易终将那光球打破,驾驭神甲遁出,当望见下方情景之时,顿时喜不自胜:“老爷,你没事了?”

    只是当他遥目四望,却并未看见那百骨神君身影。

    光球破碎,可那黑水神君也同样安然无恙。似顾忌管不易驾驭的紫金神甲,光球一破,这黑水就急忙遁出了数十余丈,远远拉开距离。这位同样往船舱内看了一眼,发现管权只是重伤,而百骨神君不知去向之后,顿时面色微变,可随即这位又似乎感应到了什么,眼现不可思议之色:“百骨死了?你们居然杀了百骨?”

    接着那黑水既不恼怒,也不痛恨,反而是哈哈大笑,身形变化,化为一头纯黑蛟龙:“有趣!有趣!你们居然敢杀了百骨元君,既是如此,那就等着受死吧!”

    嬴冲正不解其意,就听‘昂’的一声怒啸,带着无尽的哀意,声传数千里之遥。更有一股无比的浩大的意念,往四面八方碾压。

    嬴冲只觉脑内‘嗡’的一声轰鸣,不但意念近乎晕眩,口鼻耳目里都同时溢出了血丝。整整数息,脑海都似锣鼓齐鸣,而后又听那黑水神君笑声:“昔年百骨与八玄神君结为道侣,同修三百年后八玄神君欲突破玄天位,却因妖丹有瑕而功败垂成。其时百骨神君拼死相救,以秘法镇压八玄神念,虽是保住了道侣性命,可也令八玄神智全失!在下佩服诸位,这百骨杀得好,死得真妙!就不知今日,尔等能残存几人——”

    话音未落,就有一只庞大无比的须足,猛然从上方砸落。不但势如万钧,更坚韧异常。此时空中同时现出数道青蓝色剑光,皆是快若光电,犀利无比,却都只是在这些须足之上斩出数道创口,并无法将之斩断。

    “八玄神君?”

    嬴冲喃喃自语,然后他忽然就明白了过来,猛然转头,难以置信的看向了船舱之外。黑水神君口中神智全失的八玄,该不会就是那头墨鱼?怪不得以那青衫剑客高达中天境的修为,又驾驭地元神甲,也始终拿之不下。那墨鱼既是一位玄天位,又怎可能被青衫剑客轻易斩杀?

    只是这念头才刚掠过,那八玄神君的须足就已砸落了下来,这艘本就到了沉没边缘的三牙官船瞬时粉碎,碎木片片崩散。

    嬴冲驾驭‘飞雷神’仓惶闪躲,倾尽了全力,才勉强避开了那须足重砸。不过此时他连人带甲,都已沉入到了水中。

    而就在这水底之下,八玄神君那剩下的几条须足,也正疯狂的追袭而至。

    当嬴冲再看远方,只见那月儿与张义,都被刚才拍来巨浪砸飞到了远处,与他远远分离。而近在咫尺处,则是那位一身道袍的李家小姐,另有一条巨大须足正席卷过来,只差二十余丈,就可将那女孩的身影卷住。手机用户请访问m.biquge.cz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