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纨绔邪皇 > 七十六章 水下换气(求推荐求收藏求点击)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cz,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看着那八玄神君的须足卷来,叶凌雪只觉心中一片寂冷。此时叶山被那巨潮拍飞到千丈之外,秋姨则被那八玄神君另几只须足缠住,都无力救援。而她自己虽是道法通玄,可终究年岁尚浅,修为不能突破到天位,就无抗御这玄天位境之能。

    身后倒是有一个嬴冲,不过叶凌雪毫无期冀。一来这位安国公世子修为也不过武尉境界,在这八玄神君面前,似如蝼蚁。二来她也不以为嬴冲,会拼上性命来出手救她。可能她未婚夫那桀骜纨绔的表面下,确有一颗菩萨心肠。然而嬴冲他也同样野心勃勃,志存高远。似这等样人,虽非绝情寡义,却定然也如她父亲一样,更爱重自己,胜过一切。

    叹息了一声,叶凌雪闭上了眼睛。这一刻多多少少有些悔意,后悔自己为何一定要跟来伏牛山,反正这婚事她既没法推却,也不能抗拒,那么她闭着眼嫁过去不就成了?何必定要来看看这嬴冲到底是什么样的?也后悔方才,自己居然会担心嬴冲的安危,全不顾叶山的劝阻,执意留在了船上,结果身陷陷阱。

    脑海里闪过无数念头,可就在这时,叶凌雪却只一声怒嚎惨嘶,震人耳膜。而那预想中的须足巨力与痛苦,也并未如期而至。

    叶凌雪不由诧异的睁开眼,只见那只伸展来的须足,赫然插满了孔雀翎毛般的箭羽。因翎箭上的剧毒侵袭,须足的前端部分都已染成了墨黑色。

    眼前之景,使叶凌雪不禁微一愣神,这是刚才嬴冲对百骨神君用过的那件机关暗器?这些翎箭,竟然连玄天位境的妖力罡元,也可洞穿?

    不过待她回过神的时候,那庞大须足就又再一次抽击过来。那些孔雀翎箭与箭上的剧毒,只使其停滞了刹那而已。

    “你是想死吧?在发什么呆?”

    耳旁传来了嬴冲的怒骂声,叶凌雪只觉手臂忽被一只钢铁大手扯住,把她往后方带去。同时还有一尊两丈高的魁梧身影,蓦然拦在了她的身前。

    仅仅瞬息,前方就又是一声震耳欲聋的轰鸣,在这水下冲击时尤显暴虐,激起了无数的水浪暗流。

    那具价格高达二十万两纹银的‘飞雷神’甲,顷刻间就被那巨大须足砸成了碎片。

    嬴冲早知这甲不可能抵挡这玄天位大妖的含怒一击,早早就从飞雷神甲的后方弹飞出来。似这种特制的墨甲,除了战力强横之外,另一个好处就是安全,能够最大程度保存驾驭之人的性命,前后都有门,可以随时从甲内脱身。

    ‘飞雷神’甲只能阻住那八玄神君的须足片刻,嬴冲身处湍流之中,五内震荡,口中咳血,却仍是不慌不忙。一手抓着身旁少女的臂膀,一手将那雷走神石拿在了手中。

    这东西之前在武威郡王府中没能用上,如今却成了他的救命之宝。当嬴冲一掌将之捏碎,顿时紫电乍闪,雷光逸散,使得他与叶凌雪二人,几乎化作了一道疾光,飞速后退着。仅仅一个眨眼,就是数百丈之遥。可这雷走神石的作用,也就仅此而已。大约一千七百丈之后,那所有的紫电就已全数逸散消失,二人在水中的身影,也在悄然停滞。

    那巨大须足只需瞬息,就可再次追及。嬴冲不由眉头紧皱,眼神不甘的定定望着前方,苦思着脱身保命之法,孔雀翎填充仍需时间,他手中也再没有另一颗雷走神石。一切能够用上的手段都已使出,似已成绝境。

    对于这次不成功的救人,嬴冲心内并无半点悔意。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他只知那一刻,自己绝没法坐视这少女身亡。这心中的不甘之意,只是不愿就这么放弃而已,哪怕真是绝境,他也想要从这绝境中闯出一条路出来。

    也在这时,那李家小姐的声音,蓦然传至到他的耳旁:“注意抓牢我的手!”

    嬴冲还没反应过来,那女孩的手臂就已传来一股巨力,带着他一起在这深水之中急速游走。遁速虽不及那雷走石爆裂后的效果,却胜在持久,几个呼吸,就又游出了两千丈之遥。

    到了此处,二人都不约而同的轻舒了口气。后方九玄神君的须足,分明已伸展到了极致,速度大幅度的放缓了下来。

    嬴冲偷偷回望,只见大片的光华在身后闪耀着,其中有九玄神君的狂烈妖元,有那青衫剑客的紫青剑光,也有八臂神将管不易的紫金墨甲,以及那位雍州大宗正管权的浩大灵光,甚至赢月儿的那具木元甲,亦混杂其间。

    几大天位强者,此时都是在倾尽全力,与那九玄神君搏杀着,将那巨大的身躯,牢牢阻拦在万丈之外。使周围暗潮四起,罡风气劲不断的往四周扩散。哪怕是在这深水之中,嬴冲已能感觉到那沉重压力。

    嬴冲不禁暗暗叫苦,这水底之下尚且如此,又何况那水面之上?尽管无法亲见,不过他却能猜测得到,这周围方圆数十里,必定已化绝地。所有的一切,都将被那罡劲余波扫平摧毁。此时他嬴冲,若敢在水面之上露头,必定会被那酷烈的气劲直接削平脑袋。

    偏偏他刚才脱离‘飞雷神’的时候,五脏六腑都被冲击,根本就来不及存气于胸。再这般继续下去,即便他这次没被那余波震死,也将窒息身亡。

    嬴冲已觉胸中开始发闷,眼珠乱转,寻思着破局之策。不过这次他的脑袋还没开始转动,身边的少女就又是一声若有若无的轻叹,手臂张开,和身扑来,而后就在嬴冲不可思议的目光中,少女将他的唇紧紧稳住。

    当二人双唇交触的那刹那,嬴冲只觉脑海内一片空白,一阵发懵。他这两年虽是留恋于青楼妓馆,可这阵仗还是首次经历。瞬时一股难以形容的美妙滋味,在他的心底弥漫扩散着。唇舌处传来的温热嫩滑之感,还有香甜炽热的气息,无不都让他心颤不已。嬴冲不由自主的,将想索取更多,用力含住了少女的唇瓣,又温柔地绕住她的舌尖。

    不过也就在这时,嬴冲的腰间传来一阵剧痛,同时他的舌头,也在女孩的小口内接触到一颗玉珠。瞬时就有一丝清凉之气,涌入到他胸腹之内,只须臾就将他的气闷之感,消除的无影无踪。

    ——这是,纳气珠?

    嬴冲不由恍然,纳气珠乃玄门之宝,专为辅助玄门练气士修持气元而炼。不过这时候,也可用来给二人在水下换气。

    原来如此,这并非是少女感激他的救命之恩,主动投怀送抱,而是以这方法,来救他的性命。

    有趣!这真不知是哪家的小姐,虽说事急从权,可这位真不在乎名节了?又或者是天性放荡?

    以现在他们二人的情形,比之前次他在武威郡王府时还要严重。一旦此事传出,这女孩哪怕是叶凌雪那样的家世,也只有嫁给他做妾室一途。

    哑然失笑,嬴冲就想继续与怀中少女再来个深吻。有这样的便宜不占,岂非是白白辜负了他好色薄幸之名?不过这念头还未实施,在他腰间的小手就又重重的一捏一转,使嬴冲倒吸了一口冷气,只觉腰侧剧痛无比,所有旖旎之念全消。

    须臾之后,当少女估测着他已换完了气,就果断的移开了唇。这使嬴冲莫名遗憾,实在是这女孩的贝齿与丁香小舌,滋味实在太过美好,让他情不自禁。

    不过他随即就没心思留恋这些,看着前方,嬴冲眼神疑惑的振气传音:“这是准备去哪?”手机用户请访问m.biquge.cz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