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纨绔邪皇 > 七十七章 初次交流(求推荐求收藏求点击)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cz,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当嬴冲脑子里的旖旎念头全数打消,才发现他们二人的身影,一直都未停下过。正由怀中的少女牵带着,往那清江上游处潜行。

    此时他们早已脱离开把九玄神君与几位天位大战之所,不过少女却并无停顿的意思,也没有回到水面上的打算。

    少女本是一言不发,直到见嬴冲在尝试挣脱她的怀抱,才小声解释着:“这附近应该就有九玄与百骨神君的洞府,可以躲避那九玄。你杀了百骨,那位神君不会放过你的。它记得你的气息,我们逃不太远。秋姨管不易修为不够,管中正则重伤在身,他们其实撑不了多久。”

    嬴冲一头雾水,这后面几句他倒是听懂了,自己亲手诛杀百骨,那九玄必定不死不休。可为何一定要去寻九玄与百骨神君的洞府?那是九玄的老巢,他们赶过去岂非自投罗网?

    不过他虽是疑惑,却并不怀疑少女的用心。此女若真要害他,那么刚才只需将他抛下,独自逃走就可,又何需如此麻烦,甚至不惜向他奉献香吻?

    想到那个吻,嬴冲就又觉心中一荡,不由自出的又往那少女樱唇看去。

    也不知是感应到了他目光,还是早就已如此,少女那露在面纱外的下半边脸,赫然泛满了红晕。

    而此刻嬴冲的心内,也油然升起了一股强烈到极致的冲动。想要掀开少女的面纱,看看这女孩隐藏的面貌,那必是动人心魄的绝色,极致难以言述的美丽。

    他素来就是雷厉风行,杀伐果决的性子,想做就做,立时就伸手往那面纱探去。只是嬴冲才刚动作,就又觉腰间剧痛,更有一道气元强行刺入了进来,使他手臂忽然酸麻,再不能动弹。

    嬴冲不由苦笑,这位李家小姐,看来是早防着他这一手呢!而且看来修为也远来他之上。仔细感应那气息,居然已至七阶!金丹已聚,元神初成,分明只差数步就可问鼎小天位境界,也就是上古时的仙人果位。以这少女的年纪,简直是匪夷所思。

    要知那玄门练气士虽寿元更长久,可修行之速,却要远逊于武修。一般武者哪怕资质再怎么平庸,也只需二三十年时间就可踏入四阶武师的境界。可换成玄修,花上这许多时间,可能才刚入门。

    嬴冲观这少女的身形与语声,分明还不到十五。这样的修行速度,简直是骇人听闻。

    不过玄门修士的年纪,很难判断。且这李家小姐始终蒙着面,嬴冲并不能亲见,所以这只是他的大致猜测。也可能他怀中佳人,已经三四十岁了也不一定,自己不是没可能被老牛吃嫩草了。

    脑里面胡思乱想者,嬴冲任由女孩带着他的身躯在水底游动,不多时少女就蓦然转过方向,带着他进入到水下一处洞穴中。眼见着前方已是绝路,少女的唇角处却现出了些许笑意,放开嬴冲后就手结灵决,口中念念有词。

    “到了!”

    也不知她念了什么咒语,嬴冲只觉眼前一亮。那前方的石壁上,赫然现出一个门户。左右红木为柱,雕饰美奂美轮,而那淡金色的牌匾上,正是‘百骨神庭’四字。

    少女当先就走入了进去,而嬴冲犹豫了片刻,也同样跟随入内。

    这里外面是大河,可门户之内,却是一片还算空旷的空间。遥目远望,可见此间足有三百丈方圆,庭院错落有致,建筑则无不精致华美,仿佛是一座小型宫殿。

    “看这里还真有些上古仙家气象!”

    嬴冲一边往前走,一边啧啧赞叹着:“也不知到底怎么建成的,那位百骨,竟还有这样的能耐?”

    “这非是出自百骨之手,而是他寻得这处上古仙人遗府之后,用数百年时间改造而成。”

    叶凌雪摇了摇头,同样四下扫望着。而后她目光,就锁住了一座在半空中悬浮的高台道:“你在这里疗伤,我去去就回。”

    她又使了个道法,而后身形就凌空飞起,直趋那空中高台。

    嬴冲眯着眼,望着她的背影,神色若有所思。原来如此!正因是上古仙人洞府,所以他在这里,反而能寻到一线生机么?

    这女孩多半赌得是那百骨神君,并无法完全掌握这座洞府。赌得是这洞府内的上古仙人禁法,能够为他们所用。这李家小姐虽还只是一个小小的七阶修士,可本身却是玄门正宗,手段见识,都绝非那百骨一个妖修能比。

    并未多想,嬴冲直接踱步到了那水府中央的大水潭旁边坐下,服用了一颗伤丹之后,就静坐入定,催运大自在玄功疗养伤势。

    之前杀那百骨神君之时,他就已受伤不轻。后来‘飞雷神’甲粉碎时,他虽及时逃出,可也仍被那九玄神君的须足巨力冲击波及,五脏六腑尽皆震动。好在这伤势若久拖不决必成大患,可如能及时疗养,则旦夕可复。

    静坐之初,嬴冲还有些担心外面那九玄神君追杀袭来。不过当想到他们已经别无退路,且整整两刻时间,外面都无什么特别动静,嬴冲就又逐渐静下心来。

    而这一入定,就是数个时辰之久,嬴冲渐觉浑身清爽,体内的各处隐痛也全数消除。

    就在他将武脉之内,最后一处气血淤积之处疏通之时,就忽觉体内气元潮涌,高涨澎湃。

    心中微喜,嬴冲毫不迟疑,立时就以意念引导这些气元,往那坤脉冲击。

    仅仅须臾,嬴冲就无法自禁,发出了一声清啸。此时他体内已水到渠成,坤脉顷刻畅通。而后一身气元又散入四肢百骸,浑身筋骨,都发出如炒黄豆般的爆裂声响,不断的舒展着,感觉竟是说不出的舒爽惬意。

    嬴冲却不敢就此轻心,仍旧收摄心神,静坐运气,催展玄功,稳定着那才刚被打通的坤脉。

    直到他感觉一身修为境界,都已稳固下来,武脉没可能再次闭锁,这才又睁开了眼。然后嬴冲就见那位李家小姐,正端坐在他的面前,那面纱之后的双眸,略含深意的扫望着他。

    “恭喜世子,今日踏入武宗之境!武脉被废之后,尚能有此成就,实为罕世难见。人都说世子失爵在即,可如今看来,那摘星神甲分明已是世子掌中之物。世子藏得好深,想必一月之后,那咸阳城内满朝上下,都将跌落一地的下巴?”

    “那需得先活着离开这里再说——”

    嬴冲一声哂笑,对女孩语中的嘲意毫不在乎,只目光探究着看对面少女的面上:“李小姐难道不觉得你我之间,有些不公?你知我身份来历,甚至修为根底,我却对你一无所知。你随我至伏牛山,就真只是为查看那里的田庄?”

    叶凌雪闻言,不由又唇角微勾:“不是对你说过了,我是马邑郡丞家的女眷——”

    然而她话音未落,就被嬴冲强行打断道:“李小姐何需再欺我?那李家不过一介四等世家,如何能供养得起一位中天位强者?且我观你那些随从,也都非弱者,武力不俗。而随身用度看似简朴,可其实奢华内蕴。所以当日遇见之后,我便已遣人查探过小姐你的跟脚,故而知那李家,并无姑娘你这号人物。”

    叶凌雪不由错愕,原来当日刚见面的时候,她就已被这家伙识破了。怪不得,那天会被他那样鄙视。

    不过叶凌雪随后就又是一笑:“那不知世子可曾查到,我到底是何身份?”

    “不曾!”

    嬴冲心中无奈,只能一声冷哼。他曾猜过眼前少女可能是出身王族,也曾想过,她就是武威郡王府,自己那位未婚妻叶凌雪。可最后夜狐那边查探的结果,却都使他大失所望。手机用户请访问m.biquge.cz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