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纨绔邪皇 > 七零八章 图已渐穷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cz,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你说无生剑玄蝉与赤玄雷仙常贞已经战死?”

    薛云凰万分错愕的,看着秦可人。她初时以为自己弟子说错了,也感觉此言,近于天方夜谭。多达六位伪开国联手,其中还有神微澜与赵宣觉这二大伪开国中接近巅峰的存在,怎可能会有意外。

    可仅仅须臾之后,薛云凰就不这么想了。只因那北面方向,已有两波隐隐约约的元力波潮,从咸阳城的上空中扫过,

    这顿使薛云凰的神色,难看无比。旁边的嬴瑾瑜,则更面如土色。

    都知这是顶尖权天修者意外身亡之后,内天地与外界虚空碰撞之后,所引发的异像,

    许久之后,薛云凰才稍稍凝神:“究竟发生了何事?那秦武安王难不成已晋皇天之境,踏足开国层次?”

    ——这自然是不可能的事情,可无生剑玄蝉与赤玄雷仙常贞等人皆非弱者,也都各自有保命之法,

    六人不求伤敌,只求将那武安王殿下阻拦在池春之北,怎可能就这么死在嬴冲那竖子之手?

    何况此时,嬴冲应该还未至冀宛二州才是。

    “那位箭术无双,二十里外只一箭即将无生剑玄蝉诛灭。又兼其胯下翻羽龙马神骏,可日行一万四千里。如今不但玄蝉常贞二人身亡,便是塔尊庄寒天,情势亦危如累卵。赵宣觉与神师姐全力阻拦,亦无济于事,”

    秦可人魂不守舍,只是本能的答着:“庆阳那边的人说,这次是他们靠的太近。”

    薛云凰一声轻哼,这次在庆阳威慑嬴冲,正是出自她的授意。

    此时薛云凰也能想象到那边的情形,嬴冲有一箭必杀之能,更兼骏马神速。

    那边的几人,战则必死无疑,逃则无济于事,庆阳又是一马平川之所,并无地势可以利用。

    居然还是错估了那位秦武安王的实力,原本是为施加压力,却反而使玄蝉等人,成了那位的猎物么?

    ——丢人倒在其次,可这次的损失,却真叫人痛彻肺腑,

    需知哪怕是身为圣宗的静池剑斋,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调集二三十位伪开国的。

    此番为那无面天君,她们付出的代价之大,几可相当于剑斋平常时候三十年的用度,

    心中郁结,薛云凰随即就又深吸了口气:“传信于你烟师姐,让她即刻北上。尽力赶在三个时辰内,赶至庆阳。再命袁白,让他无论如何,都要救下庄寒天的性命,一定不能让庄道友身亡在嬴冲箭下。”

    “烟师姐?师尊这是要放弃围杀昆不羁么?”

    秦可人知晓薛云凰说的,乃是静池四神女之二‘神火仙子’烟云霞。心想此刻她那烟师姐如得知此信,必定会极其不爽。

    为杀昆不羁,烟云霞已在剑门关附近潜伏准备了六日之久,眼看就快要到建功之时。可却又不得不放弃,以烟师姐的脾气,必定要大发雷霆不可。

    而之后的‘无论如何’四字,则更使秦可人触目心惊。那也就是不顾任何代价,不惜人命之意,

    不过她却未有丝毫异议,底层的那些天位死伤的再多,也比不得一个塔尊庄寒天.放弃诛杀那南海天鲲虽是可惜,可总比那庆阳郡,完全沦为嬴冲的猎杀场要好些。

    秦可人担忧的是,那位武安王会在斩灭塔尊之后,继续朝她的师姐神微澜下手。

    ——堂堂六大伪开国,却被嬴冲以一己之力强行杀散。秦可人完全可以想象得到,那将在这秦境之内,掀起怎样的波澜。

    静池剑斋权威大损,那武安王则将踏着玄蝉几人的尸骨登顶,成为声望可与夫差抗衡的绝世强者,由此使北地那遥遥欲坠的人心,再次恢复稳定。

    甚至今次,薛云凰苦心数载的谋划,直接就可结束了。

    未有半分迟疑,秦可人直接领命:“弟子这就去——”

    话音未落,她就又临时止住,游目往窗外看去,只见此时正有一位素白衣袍,身姿聘婷的女冠,领着身后一群女子,行入到了下方院中,

    秦可人顿时瞳孔一缩,随后便默默无言。薛云凰的脸上,则透出了些许喜意,心想这位终究是未有爽约之意,总算是到了。

    嬴瑾瑜同样压下了方才他胸内腾起的惊惶之念,定定看那几位女修中,那个面白如纸,神色凄惶的身影。

    须臾之后,他不禁心中暗叹,想道既有此女在,也活该那嬴冲会输在剑斋的手中。

    又暗暗冷哂,所谓的当世圣宗,也不过是如此德性。劫人妻女,这种许多江湖人物都不屑为之的事情,却被剑斋视为平常。

    不过此时,他更多的却是幸灾乐祸。心想今日事后,无论剑斋能否成功得手,都必能一挫那武安王府的气焰。

    嬴冲如能就此死去,那自是最好不过,是大秦社稷之福。即便那位侥幸生还,亦将结下静池剑斋这一生死大敌,日后十载之内,估计都无力转顾其他。

    ※※※※

    嬴月儿得到嬴冲在庆阳连斩二大伪开国的消息时,比之那静池剑斋,还要更早半刻时间,

    三年来‘玄雀’的财力充裕,在大秦十三州持续深耕,与雍秦之战时已不可同日而语。尤其是在北方一带,因各地宗党的配合,玄雀耳目之敏锐,甚至还要更胜过绣衣卫数筹。北方四州各处一草一动,玄雀都能准确查知,并且在一到两日之内,将其中一些较为重要的消息报往咸阳武安王府。

    而仅仅又一刻时间之后,那本是在吹吹打打,喧闹声不绝的一品阁,忽然间就没了声息,

    还要更大宴宾朋,可真正有胆去赴这场宴会的,并没多少。然后当庆阳那边的消息传开,那楼中的客人更是稀稀落落,少的可怜。

    嬴月儿毫不觉意外,听闻之后只嘲讽的笑了笑,就不去在意。

    还要更在一品楼的宴会,既非是为他新纳的侧室,也非单纯只为讽刺奚落。

    那其实是竖旗,竖起针对武安王府的‘反旗’。以这场别开生面的大宴,来招聚志同道合之辈,

    可在她嬴月儿眼中,那就是一群无胆鼠辈,墙头草而已,所以她从始至终都没将这些人放在心上。

    三年来武安王府权倾朝野,北方宗党之势,令所有人噤若寒蝉。

    直到他们在北方显出了崩盘之兆,这些人才有胆量站出来。可当庆阳的消息传回之后,这些鼠辈缩回去,亦是理所当然,

    ——至少现在看来,静池剑斋亦未必就能奈何得了她的父王。而一旦武安王府缓过气来,那么今日出现在那一品楼中的一切人等,都可能成为武安王府打击报复,秋后算账的对象。

    需知父王的恶名,至今都仍可在雍秦二地止小儿之夜啼。在雍州与东河郡斩下的十数万人头,许多人都仍历历在目。

    “那裴家居然没有遣人去恭贺?”

    魏征倒是微觉意外,他以为那裴家之人,这次即便不站出来,也会在一定程度上参与才是。

    可之前咸阳城内不少世家,都有遣旁支子弟前往赴会。却只唯独这裴家不见任何的动静。

    嬴月儿则是默然无言,想着裴矩这个人物,眸里现出几分莫测之色,

    而仅仅须臾之后,嬴月儿就没心思去想此事。武安王府门外,有人送入了一封信笺。不但指明了是给王妃叶凌雪,且那送信之人,也是长生道弟子。

    换在往常的时候,这信笺会由府内玄修仔细检查一番。确认没有危险之后,再送至叶凌雪的面前。

    可这次因叶凌雪仍在晕迷,嬴月儿却将之强行截下。而当她拆开看后,先是面色错愕,随即怒意勃发,身周的一应家具碎为粉尘,脚下的地砖,亦寸寸粉碎!

    足足半刻之后,嬴月儿才勉强压住了心绪,却依旧目透怒火,杀机难抑,

    她有心将这信毁去,却又知此举并无多少用处,长生道的传信之法,可不止这信笺一途。

    再当想及嬴冲离开之前的言语,嬴月儿只略略凝思,便默然行至那内院,在叶凌雪的居室内等候。

    这一等就是足足一个时辰,直到天近子时,叶凌雪才悠悠醒转。

    当望见床边不远的嬴月儿,叶凌顿时眼现喜色:“月儿?你回来了?”

    她下意识的,就抓向了嬴月儿的手腕。嬴月儿却吓了一跳,忙退后数步。

    这并非是排斥不愿,而是因自身的缘故。她如今虽是已适应了这个时代,能够以真身现于此世。可毕竟还未能完全融入,此身周围的时序虚空之力,仍有微小的异常,

    所以当初才刚从炼神壶内出来的时候,她甚至都不敢入门,生恐会影响到叶凌雪。

    而以叶凌雪的道法修为,也随即就发现了嬴月儿周围的异常,可她却更是惊喜:“是月儿你的真身,从壶内出来了?好漂亮——”

    其实之前嬴月儿的身体,她也在壶内见过。尽管那具身体的精致,远胜过之前月儿使用的那些代体。可没有嬴月儿的精神核心,那不过是一件死物。

    而在此刻,嬴月儿给她的感觉,却是惊艳。(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biquge.cz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