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寒门状元 > 第六十一章 家里的新成员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cz,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家里突然多了三个新成员,需要马上安顿下来。这大冬天的,又是晚上,要准备起来很仓促。

    惠娘到自己房里找了半晌,拿出一床被褥,在后院紧靠库房的厢房中腾出来个地方,但只有一张床不够用。

    惠娘有些疲乏,坐下来休息,对周氏道:“也是太着急了,把人接回来之前就没想过怎么安顿。”

    沈溪在旁边提醒道:“娘,咱家里不是有三张床吗?平日黛儿跟我一起睡,空着一张,不如让小玉姐姐到咱家去住吧。”

    周氏想了想,道:“也成,一切先安顿下来再说。那就跟小玉说一声,让她跟我们娘儿俩回去,这样家里多个人晚上也能安生一些,就是……不能常住啊,妹妹也知道,姐姐那里不太方便。”

    惠娘笑了笑,她自然知道周氏担心的是什么。

    跟药铺这边情况有所不同,沈家还有男人,现在沈明钧回宁化县城了,虽然许多时间不在,但总归是要回家住的。家里突然多了个十四五岁的小妮子,难保不会出什么事。

    惠娘笑道:“姐姐多虑了,明天妹妹就叫人把屋子收拾好,让小玉搬回来。”

    周氏这才释然。

    回到前面的药铺,原本坐着的三名少女同时起身相迎,神色之间恭敬而拘谨。

    惠娘笑道:“都说了当自己家里,厨房有灶台,柴禾都是现成的,还有供洗澡的浴桶,你们先去烧水沐浴更衣吧。等漱洗好,我就给你们安排住处。事情仓促,你们就先将就着住下,等明天再给你们好好安排。”

    “谢谢奶奶。”三名少女异口同声道。

    惠娘叹了口气,她听到“奶奶”这个称呼感觉很别扭,但她到底是这个家的主人,这三名少女买回来也确实是当丫鬟供使唤的。她一想这一时半会儿不能让三个丫头彻底融入进来,还是循序渐进潜移默化好,也就不再勉强她们改称呼。

    家里人都没吃饭,三名少女从各自的小包袱里拿出换的衣服,然后去烧水准备洗澡。周氏先回后巷家中准备晚饭,惠娘则去收拾床褥。

    这时候林黛和陆曦儿不知道从哪儿钻了出来……这两个小萝莉在院子里玩累了就上床躺着玩儿,你一言我一句聊着,迷迷糊糊睡了过去,此刻听到声响终于醒了过来,起床后好像小耗子一样摸到沈溪身边。

    陆曦儿看着后院厨房里忙碌的三名少女,问道:“沈溪哥哥,她们是谁呀?”

    “她们是以后陪你玩的姐姐,回头你娘会介绍她们给你认识的。”沈溪笑眯眯地道。

    陆曦儿一蹦老高,欢欣鼓舞:“好诶,以后又多了几个姐姐陪我玩了。嘻嘻,黛儿姐姐,你高不高兴?”

    林黛冷着脸一声不吭,可见并不是很开心。

    按照道理说,林黛也是周氏收留的,本该在家里做活当是下人一样,只是周氏从开始就准备培养她做儿媳妇,才多有照顾。以后多了这三个丫鬟的话,难保周氏不会改变主意,她直觉地感受到了危机。

    过了大约一个时辰,周氏终于把饭菜准备好了。

    家里突然多了三口人,除了沈溪之外虽然都是女人,但这么多张口也要准备不少时间。

    晚餐很简单,蒸的竹笼沥米饭,菜有两个,一个是虎皮豆腐回锅,另一个则是豆豉蒸鱼,都是能见到油荤的菜肴。

    等周氏用食盒把饭菜送过来,有些担心:“这些饭菜怕是不太够,要不我回去再做一些?”

    惠娘看了看,道:“差不多了,后厨还有几块昨日吃剩下的葱油饼,不行的话加热了一并上桌。咱们这儿多是妇孺,照理食量不大,就怕她们在牙婆那儿没吃饱,不免多吃一些。小郎,去叫她们过来吃饭了。”

    “哦。”

    沈溪应了一声,一溜烟来到后院,只见厨房里的灯还亮着,他没多想就走了进去。

    刚进门便听到“啊”一声大叫,原来三名少女一丝不挂,正在用布巾擦拭着彼此的身体。

    沈溪登时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虽然三个少女年岁不大,但也有十四五岁了,已经懂得男女大防,而且身体已经不再是小姑娘一样,多少发育了。

    “什么事?什么事?”

    惠娘和周氏听到叫声赶紧过来,见到眼前状况后才略微松了口气。

    惠娘微微蹙眉,道:“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要大惊小怪……不然的话,邻里还以为咱家怎么了呢!小郎不是外人,何况他还是个小孩子,被他看着怎么了?快些收拾好,该过去吃饭了。”

    三名少女捂着胸部和下体立在那儿,小玉和宁儿显得很委屈,瘪着嘴泫然欲泣,唯独秀儿不太在意这些,反倒安慰旁边两个女孩:“以前家里弟弟妹妹多,这等事很常见,奶奶发话了,咱们快些吧。”

    沈溪退出门外,惠娘摸着他的头道:“家里多了几个女人,小郎你进出要小心些,免得出什么差错。”

    沈溪惭愧地低下头,讷讷道:“哦,我知道了。”

    到一家人围坐一起吃饭时,那秀儿果真是没心没肺,刚来就把这儿当成自己的家,旁若无人,大口大口地吃着饭菜。而小玉和宁儿则显得谨小慎微,只是抱着碗扒拉着里面的饭粒,压根儿就不敢伸手夹菜。

    “吃菜呀,咱家里不是什么大富人家,你们别挑剔。这年景,能吃饱饭就不容易了。”惠娘略有感慨。

    小玉这才试探着伸出筷子夹菜,由始至终都不敢看旁人。而那看起来有几分精明的宁儿却怎么都不碰盘子里的菜,最先放下筷子和碗……仅从这点上,沈溪能看出这少女刚来就藏着几分小心思。

    吃过饭已经是戌亥之交,该到睡觉的时候了。

    小玉在三人中年岁最小,刚到十四岁,她跟着周氏到了沈家院子,宁儿和秀儿则留下来挤一张床。

    药铺这边多了两个女人,周氏临走时有些不太放心。到底秀儿和宁儿初来乍到,要是她们心存歹念的话,难保晚上不会对惠娘和曦儿不利。但惠娘看得很开,既然把三人买回来就很相信她们,让周氏安心带小玉回去。

    回到家中,周氏对沈溪和林黛交待两句,意思是小玉只会在家里住一天,让他们克服一下。

    沈溪自然不会说什么,但小玉到底占的是林黛的床铺,林黛本来自愿跟沈溪睡一张床,盖一张被子,现在却是逼不得已让出自己的铺位,两者有本质区别。她低着头不说话,但也能让人察觉她不太乐意。

    简单漱洗过,周氏进屋去给小玉收拾了一下,这才回房睡觉。

    等沈溪和林黛路过外屋进里屋的时候,林黛突然出言警告:“你……晚上不许到里面来,知道吗?”

    小玉有几分害怕,但还是羞怯地点了点头,站在床榻前连坐都不敢坐。林黛还想说什么,却被沈溪硬扯着到了里屋,并把帘子放了下来。

    “人家刚来,你为何要欺负她?”沈溪略带埋怨。

    林黛撅着嘴:“我……我哪里有欺负她?哼,要不你跟她一起睡好了,坏人。”

    沈溪心想,这小萝莉好没来由,似乎是在吃小玉的飞醋,浑然忘了平日里是谁总是跟他过意不去,除了央求他讲故事的时候会说两句软话,别的时候都是拉长着脸随时都要去周氏面前打小报告的架势。

    “好了,她是孙姨买回来的丫头,以后会帮药铺做事,跟你不一样……你可是我的小媳妇儿。”

    沈溪说着,伸出手揽住林黛的腰。

    “不害臊,谁说以后要嫁给你了?”

    林黛脸上的怨恼顿时消失不见,羞怯地笑了笑,一把将沈溪推开,随后上床躺在了床榻里面,“你睡外边。”

    沈溪无奈地摇了摇头,看来家里多了个“大姐姐”,并不是什么好事啊。他躺下来,这次林黛也不央求他讲故事了,很快就睡了过去。

    沈溪闭上眼睛想心事,许久之后外屋好像有轻微的动静,他不由从床榻上下来,摸黑到了门边。

    只见刚有了新家的小玉,合衣坐在床沿上,鞋子都没脱,正抱着小包袱低声哭泣。

    沈溪看得出,小玉虽然跟林黛一样都无家可归,但小玉没有林黛那么坚强。

    或许是小玉年岁大一些,更加懂事,更清楚未来的凄楚和人生的不易,所以才会哭得如此伤心。

    ************

    PS:今天会爆发三更,第一更送上!

    新的一周了哦,天子求收藏和推荐票支持!手机用户请访问m.biquge.cz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