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大国重工 > 第四章 必须推倒重来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cz,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要说起来,这件事还真没法怪陆剑勇等人。南江钢铁厂这一次引进轧机成套设备,采用的是成套引进的方式,由RB三立制钢所负责设备的集成,南江省方面只提出能力方面的要求,具体用什么设备,以及用哪家的设备,都由三立决定。

    在三立制钢所提出的方案中,是包括了轧钢车间厂房设备的,这一点乔子远、罗翔飞都知道。三立方面给出的理由也非常充分:厂房的供电体系、起重机、工位安排等等,都有专业要求,如果日方不提供厂房的全套设备,由中方自己建设,如何能够与轧机完美配合?

    陆剑勇曾经与三立方面的技术人员进行过交涉,但很快就败下阵来。三立方面的技术人员随便提了一个钢结构共振方面的问题,陆剑勇就傻眼了。热轧机是有自己的工作频率的,如果厂房的钢结构振动频率与热轧机相同,那么在热轧机工作的时候,厂房就会出现振动,甚至有可能导致坍塌。中方不掌握这方面的技术,如何能够完成钢结构的建造呢?

    可是,陆剑勇万万没有想到,在日方这种冠冕堂皇的借口背后,隐瞒的是一系列的商业欺诈。日方提供的一整套厂房图纸中间,除了那些中方无法建造的部分,还有豪华的更衣室、厕所,连抽水马桶都是电子控制的。那台负责控制马桶冲水流量的计算机,也报出了近一万美元的高价。

    另一个时空里的罗翔飞,正是因为在设备投产之后看到宝贵的外汇居然变成了厕所,这才感到痛苦与愤怒。他让人找日方理论,日方的回答是那样傲漫:

    所有的图纸都是你们审过的,这是你们自愿进口的,还有,我们RB的工人就是用这种马桶解决生理问题的,他们的屁屁得到了精心呵护,所以才能够心情愉快地从事操作,才能保证钢材的品质……关于这一点,要不要我向你们推荐几位RB的工业心理学专家给你们科普一下?

    屈辱啊,罗翔飞体会到的,就是无尽的屈辱。落后就要挨打,这是亘古不变的真理,技不如人,就只能让人家把一个抽水马桶结结实实地拍到你的脸上了。

    “通知日方,鉴于他们此前提供的信息存在隐瞒,已经达成的原则协议全部作废。对方必须重新修改设计,以符合我们的要求,否则的话……我们宁可不引进!”

    罗翔飞把巴掌重重地拍在会议桌上,对着一屋子人,斩钉截铁地说道。

    乔子远和刘惠民互相交换了一个眼神,然后重重地点了点头。谈判了这么长时间,他们当然不愿意推倒重来,以RB人的气焰,如果自己这方提出推倒重来,对方完全有可能直接就拂袖而走了,南江钢铁厂的设备引进,起码要耽误一年以上的时间。

    可是,罗翔飞给出的理由太强大了,强大到乔子远他们也发自内心地认同。引进轧钢机需要同时引进厂房,这一点大家勉强可以接受。可你在厂房里布置着一个超级豪华的厕所,这算是什么事?的确,大家还没有看到其他的图纸,不知道这个厕所的规格如何。但从一个马桶就可以窥见一斑了,中国工人的屁屁没那么金贵,我们再提什么人性化管理,也奢侈不到为轧钢车间配一套抽水马桶的程度。

    “只能是这样了。”乔子远转头向陆剑勇说道,“老陆,你辛苦一下,带人把图纸认真审一遍,把这些花里忽哨的东西都挑出来,作为和RB人交涉的依据。要向RB人说清楚,我们中国现在还很穷,不能完全照搬他们资本主义的那一套。”

    “谈的时候,要坚持原则。如果日方坚持不改变错误的立场,我们可以考虑从其他方面引进技术,我们绝对不接受任何形式的讹诈!”罗翔飞郑重地说道。

    这个会已经没必要再开下去了,陆剑勇叫来自己的手下,与侯守鹏带来的几名京城工程师一道,开始去翻看图纸目录,准备从中整理出可能存在问题的部分,用来与日方对质。

    乔子远等人陪着罗翔飞向会议室外走,一边走一边恭维道:“罗局长真是宝刀不老啊,陆工他们看了这么久都没有发现的破绽,你随随便便找张图纸就看出来了。对了,罗局长是什么时候知道这个问题的,怎么上午的时候没听你提起来?”

    “我也是凑巧吧。”罗翔飞敷衍着回答道,他转向负责接待工作的刘惠民,像是不经意地问道:“对了,老刘,我们中午出去吃饭的时候,你们还有谁留在会议室里吗?”

    “留在会议室里?”刘惠民一愣,想了想,摇头说道:“没谁啊,怎么,罗局长丢什么东西了?”

    “没有没有。”罗翔飞赶紧说道,“就是我放在桌上的笔记本给挪了个位置,其实也没啥秘密的东西。”

    “哦,可能是服务员清理烟灰缸的时候动了吧。”刘惠民道,他也知道这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不过既然罗翔飞专门提起来了,他当然要过问一下,于是转头对着会议室门里喊道:“小冯,冯啸辰,出来一下,我有话问你。”

    冯啸辰应声而到,他头上沁着汗滴,还有点气喘吁吁的样子。刚才陆剑勇等人去查图纸,他负责帮大家搬图册,出了不少力气。

    “这是小冯,后勤处的临时工,中午的时候,就是他在会议室里收拾屋子。对了,其实老罗你也应该认识他的,他是冯老的孙子。”刘惠民向罗翔飞介绍道。

    “冯老?你是说,冯维仁老先生?”罗翔飞有几分惊奇地问道。冯维仁是南江省冶金厅的老工程师,早年是在德国克虏伯工作过的,在冶金系统里也算是数得上的权威。罗翔飞在十几年前曾经与他打过交道,在他面前是执弟子礼的。这些年国内运动频繁,罗翔飞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听说冯维仁的消息了。听刘惠民说冯啸辰是冯维仁的孙子,罗翔飞有几分恍然,难怪刚才看冯啸辰的时候,感觉有些熟悉的样子。

    “是啊。”刘惠民道,“冯老已经去世了,运动的时候受了点冲击,运动之后刚落实政策,人就不行了。啸辰就是因为这个关系,才到冶金厅来工作的。”

    “可惜了。”罗翔飞叹道。

    说完冯维仁的事情,刘惠民又转向了冯啸辰,问道:“小冯,中午是你在会议室收拾桌子吧,你是不是动了罗局长的笔记本?”

    冯啸辰抬眼看了看刘惠民,又看了罗翔飞,点点头道:“是啊,我看到罗局长的笔记本下面沾了烟灰,就拿起来擦了一下,其他人的桌子我也是这样做的。”

    “你没翻开看吧?”刘惠民又问道,其实这话就是说给罗翔飞听了,罗翔飞能够扔在会议室里的笔记本,估计也没啥不能看的东西。别说一个勤杂工根本不会有兴趣去看什么笔记本,就算看了,又算什么事情呢?

    “没看。”冯啸辰肯定地回答道。

    “呵呵,没事没事,我只是随便说说。我就是因为看到笔记本下面的烟灰被擦掉了,才觉得有人挪动了笔记本。”罗翔飞笑呵呵地说道,在刚才那一瞬间,他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冯啸辰在回答说自己没看笔记本的时候,用飞快的速度与罗翔飞交换了一个眼神,这个眼神里的意思,罗翔飞觉得自己是非常清楚的。

    “刘厅长,如果没啥事,我回去工作了,陆总工他们等着我帮他们找图纸呢。”冯啸辰一脸人畜无害的样子,对刘惠民说道。

    “没事,去吧。”刘惠民挥了挥手,像轰一只苍蝇一样。

    冯啸辰跑开了,刘惠民转头对罗翔飞说道:“唉,真是虎父犬子啊。冯老那么大的本事,到他儿子冯立那里,还能剩下一点,到这个冯啸辰这里,连个影子都没有。这家伙,成天不学无术,跟着一帮小年轻抽烟喝酒倒是一把好手。厅里别的子弟照顾进来,怎么也能安排个收发室、图书馆之类的位子,好歹算是坐办公室的。这小子连自己的名字都写不好,只能在后勤做勤杂了。……不过,罗局长你放心,他虽然文化水平不怎么样,品性还好,偷鸡摸狗这种事情,他是绝对不会做的。”

    “是吗?”罗翔飞笑着应道,对于刘惠民的评价,他多少有些持怀疑态度。他没有考校过冯啸辰的学识,但从他的眼睛里,罗翔飞能感觉到一种书卷气,这绝对不是一个不学无术的小年轻能够具有的。就刚才冯啸辰向他传递的那个眼神,分明就在暗示他正是那个写下了“KBS-3720”图号的人,只是不愿意在厅长们面前承认而已。一个能够给自己这么重要启示的人,会是不学无术之辈?

    “对了,老刘,冯老的家在什么地方,如果方便的话,安排一个同志带我去看看。我过去向冯老学过不少东西,他去世了,我无论如何也得去凭吊一下的。”罗翔飞说道。手机用户请访问m.biquge.cz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