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大国重工 > 第三十二章 不和情商低的人计较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cz,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冯啸辰交给彭海洋的这份资料,其中有一小部分是他从资料室摘抄过来的内容,更多的是他能够回忆起来的后世的一些经验。当然,说是后世的经验,其实也是基于当前的技术条件所能够实现的那些,他不会把诸如激光切割、纳米材料之类的内容写上去,否则就是纯粹的纸上谈兵了。

    由于历史的原因,国内的工业技术与国外产生了较大的差距,很多在国外已经得到普遍使用的技术,在国内甚至还处于闻所未闻的状态。在此后的十几年间,中国大量引进国外先进技术,同时派出大批人员到国外学习,这才陆续地实现了技术概念上的国际接轨。至于这些技术的消化、吸收直到为我所用,那又是十几二十年后的事情了。

    冯啸辰的这份资料,相当于提前把中国花了十几年时间吸收进来的知识呈现出来了,许多想法是彭海洋一看就能明白,但此前却绝对无法想到的。彭海洋是个懂行的人,所以才会如此激动,觉得自己简直就是挖到了一个宝库。

    “小冯,你懂得这么多,明天的论证会,你也一块去参加吧。你能够把这些资料整理出来,而且写成如此条理清楚的综述,绝对不是不懂技术的人。我先前真是太小看你了,不是不是,我的意思是说,我这个人……唉,你就别跟我一般计较了吧?”彭海洋颠三倒四地,都不知道该说啥好了。

    在这之前,彭海洋对于冯啸辰的确是非常不屑的,甚至觉得带冯啸辰到新民厂来就是一个累赘,没准还是一个猪队友。可看过这份综述之后,他意识到了两点,首先,冯啸辰的技术底子非常厚,即便是在挖掘机这个领域里不能和他彭海洋相比,至少在有关液压件的问题上,冯啸辰应当是更胜一筹的;其次,冯啸辰的工作态度是极其认真的,否则何至于在等他去京城的短短几天时间里,就整理出了这样一份详细的技术综述。

    有技术,而且工作态度认真,这就是彭海洋眼里优秀同事的标准。就这短短几分钟时间里,彭海洋就把冯啸辰从一个混饭吃的废物划到青年才俊的行列中去了。

    冯啸辰摆摆手,道:“彭处长,技术论证的事情,有你一个人去参加就足够了。我想去他们的车间里转转,看看有没有什么新的发现。”

    “你想看车间,还用在新民厂看吗?”彭海洋把冯啸辰去车间的动机解释成了开眼界,因为冯啸辰此前就是这样对贺永新他们说的,他说道:“我们林重的车间比他们大10倍都不止,我们的龙门刨床,那才叫大玩艺,咱们这两个屋子都装不下……”

    冯啸辰哭笑不得,这位老兄还真以为自己没见过世面了。两间屋子装不下的龙门刨床算个什么,当年某厂研制的大型立式车床,相当于8层楼高,能够加工直径28米、重量800吨的大型工件,车床落成时候的剪彩典礼,不就是冯啸辰主持的吗?

    当然,这种超越常识的事情,冯啸辰是没法拿出来向彭海洋炫耀的,他笑着打断彭海洋的话,说道:“彭处长,你误会了。我在会上说我想去车间开开眼界,只是一个借口而已。我是想去查看一下他们的生产流程,看看有没有什么可以优化的地方。产品设计自然是很重要的,但如果生产过程的控制不合理,同样会出现质量问题。”

    “你懂生产流程?”彭海洋瞪着眼睛问道。

    “略懂。”冯啸辰也懒得和这个书呆子较劲了,刚刚你觉得我不懂技术,我直接甩一份技术综述,就把你给打懵了。现在我说我要去看生产流程,你居然记吃不记打,又来问这种幼稚的问题,真是不怕再被打懵一次吗?

    “嗯,也好。”彭海洋浑然不觉得自己说错了话,他说道,“我去盯着技术这边,你去盯生产环节,这样咱们就把新民厂的生产全过程都看到了。你在现场那边如果发现什么问题,要及时回来跟我讨论一下,这方面我还是有一些经验的。”

    “嗯嗯,一定的,一定的。”冯啸辰连声应道。

    彭海洋搞技术还是颇有一套的,冯啸辰给他的技术综述,他当天晚上熬了一夜全部看完了,还产生出了不少心得体会。冯啸辰的知识面广泛,但要论深度,那是远远不及彭海洋的。他在综述里提出的一些技术策略,仅仅停留在思路上,而彭海洋则能够迅速地将其与当前的技术水平相结合,形成一套可行的方案。

    在看过所有的资料之后,彭海洋对于第二天的论证会有了充足的信心,他相信,新民厂的人再想忽悠他,就没那么容易了,甚至他还有可能提出一些让新民厂的工程师都叹为观止的好主意。

    第二天上午,技术科来了一个副科长,陪着彭海洋前往技术科去参加技术讨论,彭海洋踌躇满志地跟着来人走了。冯啸辰呆在招待所里,等着陶宇前来。

    “冯处长,久等了吧?”

    陶宇人还没进屋,笑声便先传进来了。冯啸辰赶紧起身相迎,看到陶宇的身边还跟着另外一个中年人,个子比较高,脸色黑黑的,也不知道是生来就这个颜色,还是带着什么情绪。

    “来来来,冯处长,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们生产科副科长余淳安,老牌子大学生,有本事,技术那是顶呱呱的,厂里安排他这几天陪你转转。……老余,这是林北重机的冯处长,是煤炭部下来挂职的,年轻有为。”陶宇给双方互相地做着介绍。

    余淳安嗯了一声,用懒洋洋的目光扫了冯啸辰一下,并没有什么表示。冯啸辰倒是热情,走上前伸出手去,说道:“是余科长吧,这几天就麻烦你了。”

    余淳安这才伸出手,与冯啸辰握了一下,道:“没什么麻烦的,反正我平常也要到车间里转,你想去哪,跟我说就好了。”

    冯啸辰从余淳安的表情和话语里听出他对于安排给他的差使颇有些不情愿,但也猜不出是什么缘由。自己是林北重机派来的人,而且还以讹传讹地戴着一顶煤炭部挂职干部的帽子,贺永新这些人虽然对自己颇为戒备,但至少也是带着几分恭敬的。这个余副科长一副丧气脸,似乎也不怕得罪自己,这就属于比较另类了。

    不过,退一步想,作为一名老牌子大学生,一把岁数了,在这个省属小厂子里还只混到个副科长的职务,而且能够被人逼着去干自己不愿意干的事,说明他的情商的确是有些问题的。要知道,早些年知识分子不吃香,这几年从上到下都在谈尊重知识,一个老牌大学生在企业里可是香饽饽,哪会像这个余淳安这样潦倒。

    唉,跟一个情商低的人打交道,自己就别再计较什么了,冯啸辰自己安慰自己道。

    “冯处长,今天你就先跟老余到车间去转转。我们厂子也不大,总共就四个车间,有个小半天时间就转下来了。彭处长那边搞技术,可能三五天都没个结果。冯处长如果闲了,想去周围换换空气,我跟贺厂长说说,给你安排一下,很方便的。”陶宇又提起了旧事,在他看来,冯啸辰在彭海洋面前不便接受出去玩的邀请,现在彭海洋不在场,他或许会半推半就地接受吧?

    冯啸辰笑了笑,说道:“那可太感谢陶科长了,这样吧,我先跟余科长去车间看看,如果时间富裕,我再请陶科长麻烦一下。现在嘛,还是工作为重嘛。”

    冯啸辰这番话官味十足,既体现了政治正确,又隐含着某种暗示,陶宇一听就觉得自己听明白了冯啸辰的意思。余淳安从鼻子里轻轻哼了一声,明显就是对冯啸辰的人品表示不屑了。陶宇听到了这声闷哼,脸色微微有点难看,他偷眼看了一下冯啸辰,发现冯啸辰无动于衷,好像耳朵早就失去功效了,陶宇也就不再说什么了。

    打发走陶宇,冯啸辰转头对余淳安说道:“余科长,坐下喝点水吧,真是抱歉,我这里也没有茶叶,没法给你泡茶。”

    “不用了,咱们还是去车间吧。”余淳安很不给面子地说道。

    “你不辛苦吗?”

    “刚上班,辛苦什么?”

    冯啸辰被噎了一下,尴尬地说道:“呃呃,是啊是啊,那余科长先到外面等一会,我换件衣服就出去。”

    “嗯。”余淳安应了一声,转身就往外走。冯啸辰换上了一身从吴锡民那里领来的林重的工作服,锁好房间的门,走出了招待所。他看到余淳安在招待所门前已经上了自行车,一只脚踩在地上,等着冯啸辰出来。

    “车间不远吧?”冯啸辰上前问道。

    “不远,骑车五分钟的事情。”余淳安道。

    冯啸辰又问道:“要不,我坐余科长的车后座去?”

    “嗯。”余淳安又是用鼻子回答了一句,让人怀疑他的声带是长在鼻腔里的。

    余淳安脚一蹬,自行车向前驶去。冯啸辰小跑两步,侧着身子跳上了余淳安的自行车后架。手机用户请访问m.biquge.cz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