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大国重工 > 第三十三章 钳工比铣工干得好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cz,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余科长,你是哪个大学毕业的?”

    “西北工大。”

    “哇,好牛的学校啊。你是学什么专业的?”

    “机械制造。”

    “好专业,跟咱们厂特别对口啊。”

    “嗯。”

    “你是什么时候到咱们厂来的?”

    “1964年。”

    “我的妈呀,那时候我才3岁呢。”

    “嗯。”

    “这么说,你在厂里工作了16年了?”

    “嗯……”

    一路上,冯啸辰没完没了地向余淳安打听着他的私事,像极了一个充满八卦之心的街边大妈。余淳安对于这个喜欢咶噪的什么副处长真是烦透了,恨不得车龙头一甩,把他扔到路边去。可这也毕竟只是一个想法而已,冯啸辰是厂里的客户,还有一定的级别,余淳安可以冷着脸,但该回答的问题,总是得回答的。

    到了金工车间门前,余淳安停下了车。冯啸辰从车后座蹦下来,饶有兴趣地看着车间的高大厂房以及门前堆着的一些废旧材料,余淳安把车推到一边锁好,然后走回来说道:“冯处长,咱们进去吧。”

    “余科长,你不用叫我冯处长,叫我小冯就好了。”冯啸辰道。

    “这样不合适吧。”余淳安直接拒绝了冯啸辰的客套,其中的潜台词可以理解为:我跟你不熟,咱们没必要叫得那么亲热。

    冯啸辰心中好笑,在余淳安面前,他其实一点心理压力都没有,所以这样上赶着去套近乎,不过就是逗逗这个黑着脸的家伙而已。他到现在也没搞清楚余淳安为什么不高兴,是因为对厂里安排他当导游觉得不满,还是家里老婆给了他气受。总之,冯啸辰自忖没有哪个地方得罪了余淳安,余淳安要给他脸色看,他可不就干脆耍一耍对方?

    “这就是金工车间,有一台龙门刨,一台牛头刨,两台立车,八台卧车,十四台铣床,两台钻床……”余淳安像背菜名一样地向冯啸辰介绍着车间里的装备。他此前已经听人说起过,这个什么煤炭部下来的挂职干部估计从来没有下过车间,此次提出到车间看看,纯粹就是来猎奇的。

    余淳安此人的确是以情商低而著称,得罪过不少厂领导和上级下来考察的领导,所以空有一身能耐,只混到个副科长的职位。这一次,冯啸辰向贺永新申请下车间看看,新民厂派不出其他人来陪同,这才安排了余淳安,而这恰恰是余淳安最反感的事情。他一向认为车间是神圣的地方,不是公园,更不是动物园,不应该让那些狗屁不通的领导去游玩。

    可厂长安排下来,他又无法反对,因此才会黑着脸,只盼冯啸辰的新鲜劲过去,就可以打道回府了。陶宇不是已经和冯啸辰商量好了吗,回头就给他安排去周围玩玩,这才是你们这些小白脸干部该干的事情。

    “好!”冯啸辰对于余淳安的心思一点都不了解,或者说是不愿意去了解。听完余淳安的介绍,他莫名其妙地赞了一声,也不知道是说余淳安介绍得好,还是有这么多设备让他开了眼,所以才好。他迈步向着车间里走去,开始一台机床一台机床地观看工人们的操作。

    “这是车螺杆,这螺杆是液压泵上使用的。”

    看到冯啸辰目不转睛地盯着一台车床看,余淳安不得不上前解释了一句。车床上,工件在飞转,车刀从工件上切下长长的切屑,在空中弯曲成螺旋状的金属卷。余淳安心道,这位冯处长肯定是觉得这金属螺旋卷挺好玩,这才会盯了半天都舍不得挪开步子。

    “嗯,要加油了。”

    冯啸辰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然后便向下一台机床走去了。

    “哼哼。”余淳安冷笑了一声,尼玛,什么乱七八糟的,加油都喊出来了,你以为你是在看足球呢。他跟着冯啸辰走了两步,突然心念一动,回过头来侧耳听了听,不由脸色就变了。

    “吕攀,还不快停车!”

    余淳安气急败坏地冲着操作车床的工人吼了起来。

    周围几台机床上的工人都幸灾乐祸地看过来,他们知道,这位名叫吕攀的青工肯定又出啥妖蛾子,让一向黑脸的余副科长给揪住了。吕攀这家伙是厂里的子弟,顶替父亲的岗位进厂工作的,像时下不少年轻人一样,吕攀学技术不用心,成天不是忙着打牌就是忙着搞对象,因为操作上的问题,被余淳安收拾过无数回了,只是不知道这回又是什么缘由。

    “你的机器加油没有!”余淳安冲到那台车床前,用手背在主轴上试了一下温度,恶狠狠地问道。

    “呃,忘了。”吕攀挠着头皮答道,他的语气倒是挺痛心疾首的,但脸上的表情则透着无所谓的意思,好像就是不小心踩了余淳安的脚,而且还是踩得不太重的那种。

    “几天没加油了?”余淳安看着干燥的主轴,恨得牙痒痒的。

    刚才冯啸辰说了句“要加油”,余淳安的第一个反应是理解成努力的意思,但随即他就注意到了吕攀的车床声音不对,吱吱的切削声里间歇地伴着一两声机轴干转的咔咔声。他不知道冯啸辰说加油是有意还是无意,但他明白,吕攀这台车床绝对是有好几天没有加润滑油了,也不知道机轴都磨损成了什么样子。

    “嗯,上星期吧。”吕攀回忆着。

    “吕攀,你就编吧。”旁边一位老工人冷冷地说话了,“你那个油壶都已经干透了,这是一星期没加油的样子吗?”

    “老李,你处理一下这事。这台车床得做保养,吕攀……你看着处理吧。”余淳安向匆匆赶来的车间主任李敬书交代了一句,然后又狠狠地瞪了吕攀一眼,这才追着冯啸辰过去了。

    “那边怎么啦?”

    听到余淳安的脚步声,冯啸辰回过头,向吕攀那个方向努了努嘴,似乎是很好奇地问道。

    余淳安愕了一下,才讷讷地说道:“呃……我刚才发现那个工人操作车床居然忘了加润滑油,真是混蛋!”

    “是吗?看来真的要加油了。”冯啸辰淡淡地说道。

    余淳安就有些看不懂了,难道冯啸辰刚才那话真的是歪打正着,明明是说句勉励的话,却无意中道出了要加润滑油的真相。可这个解释实在太牵强了,凑巧的事情很多,但哪有如此凑巧的。再说,在车间里说加油努力,本来就是反常的事情,理解成加润滑油反而才是正确的。

    可如果要说冯啸辰是身怀绝技,深藏不露,余淳安又有些不敢相信。切削的声音这么大,要听出机轴干转的声音,得有很丰富的经验才行,自己刚才不就差点没听出来吗?这小子才多大岁数,而且自称是从来没有进过车间,他能听出这样的异常?

    不管怎么想,余淳安再看着冯啸辰的眼神,就不再是那样不屑了,而是带上了几分小心翼翼。冯啸辰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在余淳安看来都似乎藏着深意,让他根本无从猜测。

    “这是在铣键槽。”

    余淳安继续向冯啸辰做着讲解,不过语气已经不是那样坚定了。他吃不准冯啸辰到底需不需要自己去讲解,也许他根本就不是什么菜鸟,而是扮猪吃虎的大牛。贺永新也罢,陶宇也罢,都被这小子被蒙在鼓里了。

    “技术不错啊。”冯啸辰抬眼看了一下操作工,不由得赞了一声。

    那操作工是个女工,或者确切地说,是个女孩子,看起来年龄比冯啸辰还小。她面色白净,有一双灵动的大眼睛,一头短发塞在工作帽里,显得清爽利索。刚才那一会,她正在专注地做着操作,听到冯啸辰的声音,她才抬起头来,扫了冯啸辰一眼,然后又低头干活去了。在她那一束一闪而过的眼神里,冯啸辰看到了一种不屑,那意思似乎在说:就冲你,也有资格评点我的技术?

    “这位是……”余淳安刚想向冯啸辰做个介绍,却忽然感觉哪里不对,他愣了愣神,这才板起脸来斥道:“韩江月,你怎么又跑到金工车间来了?”

    名叫韩江月的那名年轻女工转了几圈手柄,把工件和刀具分开,然后才重新抬起头来,一边抬手拭着额头上的汗珠,一边说道:“我有什么办法,键槽的倒角不够,我们装配精度达不到,不重新加工一下怎么办?”

    “要重新加工,也轮不到你一个钳工来干吧,你不会退回给铣工班来干?”余淳安道,他的口气没有像刚才呵斥吕攀那样强硬,显然是对韩江月有几分爱护。

    韩江月把嘴一撅,道:“退回来还不知道是谁来铣呢,万一又没铣好,我们不又白干了?也就是捎带手的事情,我自己就给铣了。”

    “不错不错。”冯啸辰在旁边拍了两下巴掌,说道:“余科长,看来咱们新民厂真是藏龙卧虎啊,钳工干铣工的活,比铣工干得还可靠,实在是难得。”

    “这……什么,呃,不是这样的……”

    余淳安原本想表示几句客套,细一琢磨,冯啸辰这话听起来不对味啊,什么叫钳工比铣工干得还可靠,这不是挖苦我们的铣工技术不行吗?手机用户请访问m.biquge.cz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