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大国重工 > 第三十五章 噪声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cz,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接下来便是开席了。

    陶宇首先代厂长们表示了歉意,说他们有各种公务缠身,不能陪两位处长用餐。彭海洋和冯啸辰当然知道这只是一个说辞,真实的理由是他们俩要在新民厂呆一段时间,人家厂长、副厂长不可能天天都来陪他们,这也是规矩了。今天这顿饭由陶宇和谢成城作陪,再往后估计就是由葛齐这种小角色来陪了。

    饭菜的标准也不算高,四菜一汤,基本上就算是比较丰盛的工作餐而已。不过,四个菜中有两个是荤菜,而且份量颇足,能够让冯啸辰那缺油已久的肠胃得到充分的润滑,他开始意识到出差在这个年代里也算是一个好待遇了。

    彭海洋和谢成城即便在吃饭的时候也没停口地在聊着技术问题,陶宇对此并不在意。谢成城虽然是技术科长,但因为性格上有些迂,在厂长那里并不算是什么红人,地位与陶宇不可同日而语。谢成城能够把彭海洋陪好,让彭海洋有点事情做,厂长那边就非常满意了,至于他们聊的东西是什么,有什么意义,陶宇就管不着了。

    看那边聊得热闹,而冯啸辰却闷声不语,陶宇便与他拉起了家常。他先是问冯啸辰上午去车间的情况如何,得到的是冯啸辰一番不着边际的感叹,其中倒都是好话。接着,陶宇又问冯啸辰下一步如何安排,却听冯啸辰表示下午还要继续参观车间,说有很多东西还没有看够,需要再认真看看。

    “还看?”陶宇大感意外,他看了一眼彭海洋那边,发现那两个书呆子早就进入物我两忘的状态,丝毫没有心思关注他们这边在说什么。陶宇于是压低声音问道:“冯处长,真的不需要我们另外做些安排?”

    “呵呵,有机会的,有机会的。”冯啸辰打着哈哈道。

    “上午……老余这个人不太好打交道吧?”陶宇又问道。

    冯啸辰道:“不会啊,余科长很热情的,他还用自行车载我呢。”

    真是见鬼了,这个小年轻到底是真的缺心眼,还是假装缺心眼呢?陶宇百思不得其解。不过,冯啸辰说还想继续看车间,他也不便反对,只是敷衍着说了些场面话,同时琢磨着要找谁问问,看看余淳安到底带冯啸辰看了些什么,两个人又聊了些什么。

    吃过饭,冯啸辰拒绝了葛齐给他带路的要求,以已经熟悉新民厂的情况为由,自己来到了车间。他找了个工人一打听,知道余淳安正在装配车间,好像是在处理什么液压泵的事情,便径直向那边走去了。

    走进装配车间,冯啸辰四下张望了一下,便发现了余淳安,他正站在一个装配台前,跟几个工人在说着什么。工作台上,摆着一台已经被大卸八块的机器,看样子是一台液压泵。在那几个工人中间,冯啸辰还看到了上午见过的韩江月的身影。

    “余科长,忙着呢?”

    冯啸辰走上前去,向余淳安打了个招呼。

    “冯处长,你怎么就来了?”余淳安似乎没有想到冯啸辰会突然出现,有些觉得意外。他抬手看了看腕子上的手表,问道:“冯处长吃过饭也不休息一下?”

    “处长?”除了韩江月之外,其余几名工人都颇为诧异,他们上下打量着冯啸辰,又转头看看余淳安,似乎是想确认一下自己有没有听错。处长比科长官大,这一点工人们都是知道的。他们见冯啸辰如此年轻,居然就是个什么处长,而余淳安一把岁数了,还是科长,不由得便感到好奇了。

    “各位师傅好,你们别听余科长瞎叫,我这个处长是冒牌的,当不得真。”冯啸辰向众人笑着拱了拱手,说道,“我是来向各位师傅学习的,大家不必客气,就叫我小冯好了。”

    “冯处长太谦虚了!”几位老师傅都纷纷说道。

    “哼!”

    在所有的恭维声中,冯啸辰隐隐听到一声冷哼。他转头看去,只见那个漂亮妹子韩江月脸上带着一丝不屑,眼睛却是看着别处,也分不清这声哼哼是不是这丫头发出来的,抑或只是冯啸辰的耳鸣。

    事实上,这声冷哼就是韩江月发出来的。听到师傅们都在和冯啸辰客套,她就忍不住想发难,可在场的众人要么是领导,要么是老师傅,哪轮得到她说三道四,最终她只能把一肚子不爽转化成了一个鼻音,没想到还让冯啸辰察觉到了。

    韩江月也说不清自己为什么对这个年轻处长如此看不惯,也许是同龄人的攀比心理吧。上午的时候,她在金工车间铣键槽,被余淳安批评了几句,而冯啸辰却是站在边上说大话的那个人,这就让韩江月觉得不舒服了。

    上午那会,余淳安没有介绍冯啸辰的身份,但韩江月能够看出余淳安对冯啸辰似乎还有些忌惮的样子。刚才听说冯啸辰居然是个什么狗屁处长,比余淳安的级别还高,这就更让韩江月不痛快了。在整个厂子里,韩江月是最敬重余淳安的,见冯啸辰在余淳安面前装大尾巴狼,便颇有些打抱不平的意思。

    “冯处长,我给你介绍一下。”余淳安估计也听到了韩江月的那一声哼唧,或者是心灵感应,感觉到了这一点,他赶紧引开冯啸辰的注意力,向他介绍道:“这是何桂华师傅,这是叶建生师傅,邹苏林师傅。”

    冯啸辰也懒得去和韩江月计较,开始跟着余淳安的介绍,与那几位工人打招呼寒暄。几位工人都是厚道人,多年的工人经历也让他们养成了对上级领导无条件承认的习惯,一个个陪着笑脸向冯啸辰还礼,说一些诸如“请指导”、“辛苦了”之类的客套话。韩江月在一旁看着,难免又把一张樱桃小口撅成了牵牛花的模样。

    余淳安介绍完,把头转向那几位工人,说道:“要不,何师傅,叶师傅,你们先琢磨着看看该怎么弄,我陪冯处长去金工车间,他要看看镗床生产的情况。”

    看镗床生产是冯啸辰上午说过的话,余淳安再不情愿,也不便不陪他去。他向几位工人叮嘱完,便打算带着冯啸辰离开了。

    冯啸辰却没动窝,而是笑着摆了摆手,道:“余科长,看镗床生产的事情不急,我其实也没什么正事,就是随便看看。你们现在拆开的这个,是液压泵吗?你们刚才正在研究什么,我能不能旁听一下?”

    余淳安踌躇了一下,说道:“这个嘛,恐怕一时半会也弄不清楚个所以然来,还是让何师傅他们自己先看看吧。”

    冯啸辰没有搭理余淳安,用手指了一下那个液压泵,向名叫何桂华的那位工人问道:“何师傅,这个液压泵怎么啦,您能跟我说说吗?”

    何桂华是几个工人中间岁数最大的,已经是五十四、五的年龄了,在装配车间是个老资格,经验颇为丰富。听到冯啸辰向他问话,他看了余淳安一眼,想知道自己是不是该说。余淳安轻轻叹了口气,不置可否,何桂华便知道余淳安是妥协了,于是向冯啸辰说道:

    “冯处长,这个液压泵也没啥大问题,就是之前用户反映说噪声太大了,他们不喜欢用。技术科那边也没什么好办法,余科长找我们几个,让我们出出主意,看看能够从什么地方下手,把噪声降低一些。”

    听何桂华没有把前因后果说明白,余淳安只能自己来解释了,他说道:“其实这种轴向柱塞式液压泵的噪声一直都是比较大的,国内其他厂家生产的产品噪声和我们差不多少,过去很多年也就这么过来了。可这两年,有些厂子进口了RB生产的柱塞泵,说噪声不到我们的一半,要求我们改进产品,否则他们就转去使用进口的柱塞泵了。这个情况我们生产科向技术科反映过,但技术科那边说找不到什么好办法,这件事就搁置下来了。”

    “哦,谢科长他们也没办法吗?”冯啸辰问道。

    “没办法。”余淳安道,“噪声大的问题是早就存在的,我们过去生产液压泵,不太考虑噪声的问题,所以对这个问题也没人懂。如果不是有RB的泵作为对照,我们也不会想到要解决这个问题。”

    “可是,技术科都没有办法,你们又打算从哪着手来解决呢?”冯啸辰饶有兴趣地问道。

    “那是因为技术科那些老爷根本就不懂技术。”韩江月在旁边冷冷地来了一句。

    余淳安赶紧拦着她,说道:“小韩,你怎么能这样说,谢科长可是老牌的大学生,技术非常过硬的。”

    “余科长你不也是老牌的大学生?依我看,你当技术科长比老谢强多了。”韩江月好不容易逮着开口的机会,便放连珠炮一般地说开了。她这话明着是冲谢成城那帮人去的,其实却是因为看不惯冯啸辰而憋出来的。

    余淳安更窘了,呵斥道:“又胡说八道,也不看看有没有外人在场!”

    “没事没事,我这个外人从来不传小话。”冯啸辰声明道。他心中暗笑,余淳安很欣赏韩江月是个爱钻研技术的多面手,而韩江月又觉得余淳安比谢成城更适合当技术科长,这俩人还真有点惺惺相惜的味道哦。好吧,其实,以余淳安的岁数,都够当韩江月的老爹了,莫非韩江月是他相中的儿媳妇?手机用户请访问m.biquge.cz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