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大国重工 > 第五十一章 大局已定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cz,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完了!

    这是贺永新从内心深处涌起来的一个念头。

    如果早知道徐新坤做了如此充分的准备,贺永新是绝对不会在李惠东面前态度如此强硬的。他把自己的责任推得一干二净,甚至还自作聪明地夸奖徐新坤自学成才,用话语挤兑徐新坤上台去介绍经验。

    如果徐新坤真的狗屁不通,在讲台上出了丑,那么贺永新自然是可以坐在下面看笑话的,而李惠东也会理解他的苦心和无奈,认为他是一个有自知之明的人。

    可现在情况恰恰相反,徐新坤的表现令人感觉惊艳,反过来,贺永新所说和所做的一切,都成了小丑之举,令人齿冷。李惠东此时的心理一定是对贺永新充满了失望和鄙夷,死了张屠夫,不吃混毛猪,这恐怕就是李惠东将要对贺永新说的话吧。

    如果早知如此,自己就该表现得更积极一些,摆出一副与徐新坤同进退的姿态,这样即便徐新坤出了风头,自己也不至于落一个挨耳光的结果。

    可是,有这样的可能性吗?徐新坤从一开始就是带着要坑贺永新的心态来布局的,他会让贺永新察觉到真相吗?

    “哗!”

    雷鸣般的掌声响了起来,与徐新坤刚上讲台时候那稀稀落落的掌声相比,简直是戏剧盘的反转。徐新坤站起身,向众人频频点头,拍着掌以示感谢,接着,他又转过身,向着主席台上的各位省厅领导点着头,那副表情分别在说自己已经不辱使命。

    “新坤同志,讲得太好了!”

    李惠东主动站起身,走到徐新坤面前,与他握着手,向他表示祝贺。看到李惠东的举动,台下的掌声更响了,徐新坤能够得到李惠东如此礼遇,足见其讲述的水平极高,让一向要求严格的李厅长都表示首肯了。

    在会场的一个角落里,冯啸辰微微地笑了,大局已定,自己也算是不辱使命了。

    现场会一共开了两天。在听完徐新坤的经验介绍之后,参会代表们又来到了车间进行实地考察。这一回徐新坤就没法再忽悠了,换成了余淳安给大家讲解具体的实施细节,当然,这是指未来落实这份全面质量管理方案之后的情况。

    李惠东全程参与了考察工作,不时向陪同在自己身边的徐新坤进行求证。徐新坤恶补了几天生产技术,也就仅能说个大致而已。李惠东不以为忤,反而鼓励他要继续努力,尽快成为一名合格的企业管理者。李惠东作为一厅之长,这点管理意识还是有的,他并不在意徐新坤是否懂得具体的技术细节,只要徐新坤愿意积极开展工作,就是一个可用之人,谁说管理工厂就必须是技术专家呢?

    参观完车间,最后的半天时间被安排进行经验交流和总结,前来参会的各厂领导纷纷表示要学习新民厂的经验,回去之后加速推进本厂的全面质量管理工作,并盛情邀请徐新坤前往指导。机械厅宣传处的处长找徐新坤要走了讲话稿和其他各种资料,已经在酝酿着向机械部和国家经委上报材料的措辞了。

    现场会隆重结束,按照蔡德明在结束会上的总结来说,这是一次成功的大会、胜利的大会、团结的大会、勇于进取的大会,是机械厅在整个1980年最大的成绩……,大家注意到,他并没有说“之一”两个字。

    在这两天之中,贺永新没有再露面,他实在无脸去面对同僚们诧异和怜悯的眼神。能够当上厂长的这帮人,也都是比猴还精的,从贺永新此前的讳莫如深,到安排徐新坤上台介绍经验,再看到徐新坤那惊人的逆转,谁猜不出新民厂的党政一把手之间发生了什么?以往与贺永新关系好的,对他自然是充满了同情。而与他有过一些嫌隙的,那可就是满脸幸灾乐祸了。

    贺永新告病了,症状是阑尾炎复发。他甚至动了到县医院去真的切一刀的念头,以便让大家相信他不是在找借口,而是真的……

    省机械厅党组在新民厂召开了一个非正式的临时会议,说它不正式的原因在于并非所有的党组成员都到新民厂来了,实际上参会的只有李惠东、蔡德明和胡蕴石三位厅领导,还有人事处、生产处、宣传处的几名处长,徐新坤也被要求参加了会议。

    会议的第一项议程是有关新民厂的人事安排,鉴于新民厂在全面质量管理工作中取得了极大的成绩,未来将成为机械厅系统的排头兵,会议决定安排厂长贺永新到省行政学院参加为期半年的企业管理培训,以便其具备更强的能力,来领导新民厂的质量管理工作。

    在贺永新学习期间,由党委书记徐新坤暂行厂长职责,主持新民厂的党政全面工作。

    第二项议程,则是要求新民厂尽快落实全面质量管理方案中的措施,要求新民厂大刀阔斧进行改革,允许新民厂的领导班子可以在人事、奖惩、经费使用等方面有更大的自主权。换句话说,只要是打着推行全面质量管理的旗号,哪个工人或者干部敢不听话,徐新坤有权让他停职反省,扣发工资以及给予其他各种处罚。

    这两项议程的结果还需要等李惠东等人回到省厅之后召开正式的党组会议来决定,但悬念已经不大了,因为李惠东、蔡德明和胡蕴石三个人基本上就能够代表机械厅党组的意见,其他党组成员不太可能否决他们的动议。

    胡蕴石在会上没有提出不同意见。他知道这两个决定意味着贺永新在新民厂的职业生涯已经结束了,在行政学院结业之后,贺永新也不可能再回新民厂,更可能是由机械厅安排一个闲职,让他等着退休。胡蕴石找不出理由来帮贺永新开脱,时下“改革”是最大的政治正确,改革大潮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贺永新这两天的种种表现,正与诸多改革小说里写的那种“老顽固”如出一辙,他的命运自然就是被冲到沙滩上成为鱼干了。

    “老徐,新民厂我就交给你了,别让省厅失望。”

    临离开新民厂之前,李惠东握着徐新坤的手,郑重地嘱咐道。

    “李厅长放心吧,我会努力的。”徐新坤应道。

    李惠东拍拍他的手臂,说道:“你是一个老同志,思想觉悟和工作热情方面,省厅是完全放心的。但在生产管理上,你还是一个新人,这一次你的经验介绍非常出色,但我知道,这是你能够虚心向技术人员学习的结果,与你自己掌握了这些知识还是不同的。现在省厅给了你权力,你要一如既往地团结、依靠身边的技术人员,不能搞官僚主义。”

    “还是李厅长了解我。”徐新坤嘿嘿笑道,他知道,这点事能瞒得过各厂的厂长,却瞒不过李惠东的眼睛。他徐新坤在技术上有多少斤两,李惠东是一清二楚的。不过,他也并不试图去隐瞒这一点,因为李惠东看重他的原因,本来也不是源于技术,而源于他的开拓精神。

    蔡德明和胡蕴石也先后上前来与徐新坤握手,然后各自登上自己的吉普车,带着同来的那些处长们离开了。李惠东坐着专属于他的伏尔加小轿车,最后一个离开新民厂,待到回头已经看不到新民厂的厂门时,李惠东向司机吩咐了一声,道:“前面那个路口,靠边停一下。”

    司机没有问缘由,把车开到路口,停了下来。只听车门一响,一个姑娘不知从哪钻出来,拉开门坐进了车后座,随即关上了车门。坐在前排副驾位子上的李惠东让司机继续开车,然后回头笑着问道:“丫头,怎么没到礼拜天,你就溜号了?”

    那姑娘笑嘻嘻地说道:“我帮着徐书记整理资料,又是画图又是跑印刷厂的,加了好几天夜班了。这是余科长亲自给我批的假,让我回家休息三天,我可以回家好好睡上几天了。”

    说话的这个姑娘,赫然便是新民厂装配车间的小青工韩江月。她自幼随母姓,又因为几乎不在机械厅露面,所以很少有人知道她是李惠东的女儿。她初中毕业后就进了机械技校,后来又分配到了新民厂。但就算是贺永新,也只知道她是机械厅子弟,至于是谁家的孩子,贺永新就不知道了。因为机械厅的厅、处两级领导中都没有一个姓韩的,贺永新也就没把她当一回事,否则没准早就把她调到厂部机关去坐办公室了。

    李惠东早年是在企业里当过厂长的,懂一些生产技术。运动时期,他曾被打倒,发配到工厂去当工人。韩江月也就是在那个时候迷上了机械,跟着厂里的师傅们把车铣刨磨之类的技术都粗学了一番。或许是因为李惠东遗传下来的基因,她对机械技术颇有一些悟性,学什么像什么,年纪轻轻,已然是身手不凡。

    “爸,我给你的情报没错吧?徐书记这一次在会上的表现,是不是把大家都给惊呆了?”韩江月看着父亲,兴冲冲地邀功道。手机用户请访问m.biquge.cz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