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大国重工 > 第六十二章 提前进入四化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cz,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其他团员没有参加领导们的会议,众人凑在一起,把这件事当成最有趣的八卦聊了起来。这两年,国门打开之后,海外关系这个词已经由过去的贬义变成了褒义。

    在以往,谁家里有海外关系,那就意味着会有无尽的麻烦,大大小小的运动都会涉及到你,家里的孩子要想入党、参军、提干、升学,都要比别人困难十倍不止。

    而现在,有海外关系却成为大家羡慕的对象,这意味着你会有来自于海外的华侨汇款,有各种各样的新鲜玩艺。据说在海外的华侨都是腰缠万贯,随随便便就能送你一台电冰箱、一台彩电啥的,能够让你一夜之间就提前进入四个现代化了。

    当然,以官方的眼光来看,海外关系还是一个不稳定因素,是需要提起警惕的。但这种观点也就是在正式的会议上说说,私底下,那些局长、书记啥的,不同样要找这些人拉关系、换外汇吗?

    “哈哈,这个小冯,真是好人有好报啊。他把自己的外汇零用钱都借给我了,弄得我还挺不好意思的。现在可好了,有个在德国的亲奶奶,他还能缺外汇吗?”郝亚威笑着说道,他这几天脸上露出的笑容,比在冶金局的时候一个月露出的都多得多,这显然是得益于那台物美价廉的莱卡相机了。

    冀明也道:“可不是吗,下一步,咱们都得找小冯换外汇了,我估计他奶奶肯定会给他一大笔零花钱的,这可是从来没有见过面的亲孙子啊。”

    “零花钱算啥,冰箱、彩电、收录机,这些东西肯定会给他配齐罗,就算不疼孙子,她还能不疼儿子?”杨永年说道。

    何莉莉有她自己的关注点,她说道:“如果我是小冯,我就会提出让我奶奶帮我联系在德国留学。我爸爸单位有个副处长就是这样的,他爷爷是在美国的,前两年才和国内联系上,那个副处长立马就辞了公职,到美国留学去了。别看一个副处长在国内挺值钱的,跟能够去美国留学相比,算个……”

    她本想说个鄙夷的词汇,话到嘴边,突然想起这一屋子人都是处长、副处长,自己似乎不适合这样打脸,于是赶紧停住,代之以一个“你懂的”这样的表情。

    杨永年听出了她的潜台词,却并不以为忤,他说道:“本来就是这样,如果我有海外关系,能把我弄到国外来留学,我也能把这个副处长给扔了。”

    “一个副处长算个鸟啊!”冀明道,“我打听过了,人家德国一个普通工人的工资都有1000多马克,当个小学老师起码是2000马克起,一年还能涨个30、50的。老郝,你是正处,工资才多少?不到人家的十分之一吧?人家一个月的工资就能买一个莱卡,你天天抽黄金叶,连包前门都舍不得买,临了还买不起一台相机,你说这个处长当着有什么意思?”

    “怎么说开我了?”郝亚威有些窘,他省烟钱买相机的事情,在冶金局的中层干部里也算是公开的笑话了,可这里还有外事局来的何莉莉呢,这种丑事让一个外单位的年轻姑娘听去,岂不丢人?

    “莉莉,你可得有心理准备哦,小冯这一认亲,没准后面的工作就指不上他了,咱们团就剩你一个翻译,你等着哭吧。”杨永年帮郝亚威岔开了话头,拿着何莉莉开涮了。

    何莉莉把头发一甩,说道:“那有啥办法,让领导去头疼呗。反正你们冶金局的那些专业词汇,我是弄不懂的。”

    “唉,罗局长和胡书记他们,估计正在头疼呢。”郝亚威同情地说道。

    所有的人都坚信,冯啸辰要一步登天了。相比他在冶金局的临时身份,能够出国留学无疑是一条金光闪闪的正道。各单位里都有过类似的新闻,一些平常不学无术的烂仔,都能被海外的亲戚弄出国去,冯啸辰精通德语,而且还有一定的专业基础,再加上一个在德国的亲奶奶,想出国还不是一句话的事情吗?

    “啸辰,要不要我帮你联系一下,到德国来学习两年?”

    在宾馆的小会谈室里,急匆匆带着德国媳妇赶过来的三叔冯华这样对冯啸辰问道。

    关于冯维仁已经去世的消息,众人都已经知道了。在哭过,伤感过之后,大家把话题带回到了现实。晏乐琴对于远在中国的两个儿子和一干儿媳、孙子自然是充满着牵挂,冯华对于两个已经毫无印象的哥哥也有着一种血浓于水的感情,并且愿意为两个哥哥家里做一些能做的事情。

    通过交谈,冯啸辰了解到了这几位在德国的亲人的现状。晏乐琴此前一直在波恩大学任教,研究方向与冯维仁一样,都是冶金和机械的内容,前几年才退休下来。冯华学的是金融学,目前是德国明堡银行的一个高管。至于德国婶子冯舒怡,则是学法律出身,目前是一家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和执业律师。

    堂妹冯文茹就没什么可说的了,一个11岁的小孩子,还在读小学的阶段。

    对于中国的经济现况,晏乐琴和冯华都是有所了解的。这几年到德国来的中国人也不少了,他们偶尔会和这些人接触一下,除了打听冯维仁的消息之外,余下的就询问中国的经济、社会等等。他们知道,一个中国工人的月工资只相当于50到100马克,虽然两个国家有商品价格方面的差异,但这点钱能够维持起什么水准的生活,他们还是能够想象得出来的。

    在见到冯啸辰之前,晏乐琴就曾无数次地与冯华聊过,说如果万一能够联系上在国内的冯维仁、冯立、冯飞等人,一定要给他们多寄一些钱,帮他们买一些中国人稀缺的大家电,让他们过上富裕的生活。因为知道周围有其他一些华侨帮着在国内的子侄联系赴德留学的事情,冯华也早就和母亲商量过,如果两个哥哥家里的孩子想出来留学,他会尽全力提供帮助。

    冯华有这样的想法也是很自然的,在他很小的时候,就曾羡慕过其他的小孩子有哥哥、姐姐。那时候,母亲晏乐琴总是跟他说,他有两个哥哥,都在中国,有朝一日中德之间的关系缓解了,他可以回中国去找这两个哥哥。这么多年来,两个哥哥的形象在他心里扎下了根,今天乍一见到外貌酷肖自己的大侄子,冯华都有一种忍不住要落泪的感觉了。

    “啸辰,你的德语这么好,而且你还说跟爷爷学过冶金和机械,那你到德国来留学是很容易的事情。奶奶在德国的教育界还有一些朋友,我明天就给他们打电话,给你联系一个好学校,上一个好专业。学费、生活费之类的,你完全不用操心。”

    晏乐琴满脸慈爱地对冯啸辰说道。她在心里想象着冯啸辰戴上博士帽,一脸帅气的样子,并且把这个样子与50年前冯维仁的形象叠加到了一起。

    “奶奶,叔叔,留学的事情,还是从长计议吧。”冯啸辰微微笑着,婉拒了两位长辈的好意。如果他不是一个穿越者,那么这么好的机会,他是肯定不会拒绝的,国内有许多与他同龄的年轻人,在国外攀上一个八竿子打不着的远房亲戚,都要哭着喊着让人家帮忙联系留学。可如今这个冯啸辰是有着两世经历的,留学这件事对他没有什么吸引力。

    见侄子一脸的风轻云淡,冯华心里微微一凛。老实说,他是做好了国内亲戚抱着他的腿要这要那的心理准备的,无它,因为这种事他已经见过不少了。眼前这个侄子,不过就是19岁的年龄,面对着如此的诱惑,脸上没有丝毫的激动和失态,仅凭这份定力,就不愧是他冯华的好侄子了。

    “怎么,啸辰,你有什么别的想法吗?”冯华问道。

    冯啸辰道:“三叔,你和奶奶的苦心,我都明白。不过,我现在是国家机关工作,我这一次到德国来,是来谈一项重大的装备引进项目,这个项目谈好了,能够让中国的冶金能力和冶金装备制造技术提升一个档次。这个时候,我还真不能去想自己的前途问题,还是先把工作做好,再考虑其他不迟。”

    冯华听罢这话,狐疑地看了母亲一眼,又转回头来,对冯啸辰问道:“你刚才不是说,你在这个代表团里,只是一个普通的翻译,而且还是一个临时借用人员吗?项目谈得好不好,和你有什么关系呢?”

    “这毕竟是我的工作吧,工作做到一半就放手,总不太好。”冯啸辰解释道。

    “你完全可以辞掉这份工作。”冯华说道,“以你的才华,到德国来留几年学,你奶奶就是冶金和机械的教授,她亲自指导你,你拿一个冶金学或者机械工程的博士学位也不是难事。到时候,德国产业界所有的工作你都可以随便挑选,还需要在乎你现在的这份临时工作吗?”

    冯啸辰笑了笑,说道:“可是,三叔,我并不打算在德国工作啊。”手机用户请访问m.biquge.cz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