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大国重工 > 第六十七章 东西方之间的技术转让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cz,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为代表团寻找合作公司,是冯啸辰委托这几位德国亲戚的第二件事情。在他详细介绍了冶金局方面的思路之后,晏乐琴第一个表示了支持。她对于在引进设备的同时引进制造技术这一点十分认同,认为能够这样做的国家,是一个有所作为的国家。中国政府能够采取这样的政策,说明这个政府是充满上进心的,而这也正是她和冯维仁当年所期待的。

    冯华夫妇主要是从可操作性上进行了评估。冯华认为,如果有足够的利润,一些制造商是不会拒绝把自己略微过时的技术转让给中方的。当然,如果能够在不转让的技术的前提下得到同样的利润,他们自然是会选择后者,所以,中方如果想得到技术,态度上就必须足够坚决,不能给对方留下任何侥幸的期望。

    冯舒怡盘算了一下自己认识的一些咨询服务公司,提出了几家作为备选,表示如果由自己带代表团去洽谈,有一定的可能性会说服这几家公司接受中方的委托。当然,这几家公司是否能够说动设备制造商,又另当别论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晏乐琴发话了,她的学生遍及整个德国的冶金和机械行业,有一些已经是企业里的高管,属于有一定话语权的人。她表示,冯啸辰可以先与咨询公司洽谈,等涉及到装备制造企业的时候,她再出马,给在相应企业有一定职权的学生打电话,请他们帮忙。

    一切都已商量妥当,所以今天一大早,冯舒怡便租了一辆车,前往卡尼酒店来接罗翔飞一行。她如此积极地操办这件事,除了帮冯啸辰的忙之外,还有另外一层用意,那就是希望能够借此与中国官方建立起联系。

    这些年前往西德从事各种商务活动的中国代表团越来越多,这些代表团也都会有一些法律事务需要委托当地的律师事务所来办理。如果鲁滕伯格事务所能够在中国官员中形成口碑,她获得的好处将是无法估量的。在这样的收益预期面前,租一辆车的费用也就是普通的公关支出罢了。

    冯舒怡给代表团介绍的咨询公司名叫乔尔公司,公司的规模不大。对于这一点,冯舒怡也向罗翔飞做了解释,她认为与其找一家管理模式已经僵化的大公司来提供服务,还不如找这种灵活性更强的小公司。小公司的管理成本相对较小,因此在收费方面也会更加优惠,这对于中国这样的发展中国家是比较合适的。

    至于说公司提供的技术服务是否合格,冯舒怡认为不必担心。一来,乔尔公司也是一家有30多年历史的老牌公司,资质齐全,技术水平是可以相信的。此外,中国代表团这边也不是没有专业人员,罗翔飞他们这一次来只是与公司进行初步的接触,未来正式的谈判会有国家冶金设计院那边的专家参加,不至于上当受骗。

    冯舒怡的说法,得到了罗翔飞的认同,他开始意识到,有一个懂行的人来指导他们,的确是非常重要的。大使馆方面对这件事倒是挺用心,但他们毕竟不是专门搞商业的,有些商业规则和惯例并不清楚。相比之下,冯舒怡作为德国本地人,又是做专利代理的执业律师,见多识广,的确能够让他们少走许多弯路。

    乔尔公司是一家家族企业,现任的总经理是公司的第二代,被称为“小乔尔”。冯舒怡与小乔尔比较熟悉,她出发之前就已经给小乔尔打了电话,预估了一行人到达的时间。中巴车开到乔尔公司所在的写字楼下时,小乔尔已经带着他的助手科尔森在门口等着了。

    “我的美丽的姑娘,我们又见面了。”

    看到冯舒怡带着人从车上下来,小乔尔笑吟吟地走上前去,先和冯舒怡来了个拥抱礼,嘴里还絮絮叨叨地抱怨着:

    “为什么你只有在谈生意的时候才会来见我,难道是因为我太老了,没有魅力了吗?”

    “哦不,在我眼里,小乔尔先生永远都是18岁的帅小伙。”冯舒怡娇笑着答道。

    冯啸辰在一旁看着,也只能无奈地耸耸肩膀,这或许就是人家的礼节吧。这位所谓的小乔尔其实也已经有50来岁了,是个极具德国人特征的胖大叔,身高八尺,腰围也是八尺,想必三叔冯华不会吃他的醋的。

    “这是我的委托人,来自于中国经委冶金局的罗翔飞局长先生。”

    冯舒怡与小乔尔拥抱过之后,开始给他介绍罗翔飞以及其他代表团成员。小乔尔在中国人面前倒是显得矜持一些,他与众人一一握手,说着一些欢迎之类的话。

    介绍到冯啸辰的时候,冯舒怡亲热地把一只手搭在冯啸辰的肩上,向小乔尔说道:“乔尔,这是我的中国侄子,你看他是不是长得非常英俊。”

    “欢迎你,小伙子。”小乔尔对冯啸辰果然更加热情,他伸出一只手与冯啸辰握手,另一只手则在冯啸辰的手臂上用力拍着,像是一个长辈在勉励晚辈一般。

    “很高兴认识您,乔尔先生。”冯啸辰用流利的德语回答着。

    “怎么,你的德语竟然这么好!”小乔尔吃惊了,他刚才与中国代表团的各位互相问候,都是需要何莉莉在旁边做翻译的,没想到这个代表团里最年轻的小伙子居然能讲德语。

    冯舒怡笑道:“乔尔,你知道吗,他是我未见过面的公公亲自教出来的,我公公从前是慕尼黑大学的工科博士,在德国的冶金界也曾经是非常有名气的。”

    “我知道我知道,你婆婆晏教授在我们这个行业也是大名鼎鼎的。”小乔尔说道。晏乐琴在波恩大学当教授,桃李遍地,小乔尔自然也是知道她的,而且对她还颇为尊重。

    寒暄完毕,小乔尔在前面带路,把众人带到了自己的公司,在洽谈室里坐下。又说了几句口水话之后,冯舒怡把话头引入了今天的议题:

    “乔尔,我今天陪同罗局长先生一行到乔尔公司来,是为了一项有关热轧机采购的项目,我想请罗先生先向你介绍一下。”

    “有请。”小乔尔向罗翔飞点点头,示意对方可以开始介绍了。

    做介绍的顺序是早就安排好的,罗翔飞先谈了冶金局方面的大思路,然后是冀明详细提出技术要求。何莉莉和冯啸辰接力做着翻译,冯舒怡坐在小乔尔那一边,闷头做着记录,并不插话。小乔尔和他的助手科尔森也在认真做着记录,有听不明白的地方,还会问上一两句。

    对于中方提出的帮助设计一套热轧机方案的要求,小乔尔没有犹豫,直接就答应下来了。这里说的设计,其实并不是从头开始设计每一件设备,而是根据中方的要求设计一个系统集成的方案,提出哪件设备用什么型号,相互之间如何衔接等等。这种组合集成的工作,对于不熟悉西方轧钢技术的中国人来说,有相当的难度,而对于德国的冶金咨询公司,就是小菜一碟了。

    待听说中国方面除了想采购设备之外,还想同时获得相应的制造技术,小乔尔的眉毛就皱起来了。他的这种反应,对于罗翔飞一行来说并不觉得陌生,在此前他们所接触的那些德国咨询公司,也往往都是在这个环节感觉到为难的。

    “乔尔,这不是很正常的技术转让吗?难道你们没有做过类似的项目吗?”冯舒怡诧异地向小乔尔问道。她是做专利代理的,这些年经手过的技术转让项目很多,她实在想不明白小乔尔为什么会觉得为难。

    “冯夫人,你不知道,对东方阵营的技术转让,并不是这么简单的。”小乔尔说道“德国企业对于向东方阵营国家转让技术,有一定的担忧。”

    “难道是因为巴统的缘故吗?”冯舒怡问道。她说的巴统,正式名字是“输出管制统筹委员会”,是1949年由美国提议秘密成立的,因为总部设在巴黎,所以又称巴黎统筹委员会,简尔为“巴统”。巴统的宗旨是限制西方工业国家向社会主义国家出口战略物资和技术,这是中国从西方引进先进技术时遇到的最主要的障碍。不过,这一次中国要引进的热轧机设备,并不属于巴统限制的战略技术,这些西方厂商是没理由因为这个而拒绝与中方合作的。

    小乔尔摇了摇头,道:“不是的,1780毫米热轧机并不是什么尖端技术,此前中国也曾从德国引进过类似设备。德国制造企业不愿意向东方阵营国家转让技术的原因,在于这些国家并没有专利保护方面的技术,他们习惯于无代价地复制西方的产品,这会让西方的制造商蒙受巨大的损失。”

    他与冯舒怡的这番交谈,完全是用德语进行的,罗翔飞等人一时还听不懂。何莉莉在旁边低声地做着翻译,等她翻译完,罗翔飞、杨永年、冀明等的脸都变了颜色,看起来尴尬无比。

    冯啸辰也在心里长叹了一口气,出来混,总是要还的,自己做事的时候不讲究,还真不能怪别人对你歧视了。手机用户请访问m.biquge.cz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